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走向新岸(12)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6
  • 閱讀7896
  •   十二、文中老師不好當


      八十年代初,文昌中学校園还是老模样,除了新建的一栋教学大楼外,所有的建筑物还是我六十年代读文中时的旧校舍。一条旧校道把校区分成两块,东校区是初中部的教室和学生宿舍,图书馆、教师会议室和学生饭堂都在这一块。西校区是高中部的学生宿舍,科学馆和音乐室也在这里,高中部的学生教室在教学大楼上。现在招收的学生多了,学校把高中部的一些教室辟为宿舍,供学生住宿。


      我是新來的教師,學校安排我住在教學大樓底層的一間大教室裏,同住的還有一位剛剛聘請來教英語的老先生林老師,兩個人各占一個角落。教室太大了,顯得很空曠,也不雅觀,裏面還有一些破爛書架,我便把它們排列起來,給我留下一部分空間,作爲我的臨時宿舍。學校只給我一張睡床和學生用過的課桌,連椅子也沒有,我只能坐在睡床上看書和備課。找學生來談話的時候,也只能叫他們站在課桌旁邊。


      這時改革開放才開始不久,百廢俱興,國民經濟相當困難,上面撥來的教育經費很少,學校非常困難,連學生用的睡床床板和課桌板凳都要由學校木工組自己制作。


      學校二十多年來沒有建過一棟新房子【教學大樓除外】,教師的住房相當困難,老教師才能分到一間小房子【最多不超過十平方米】,鄒校長和吳校長等學校領導也一樣,廚房還要自己蓋。年輕教師兩個人住一間房子,新調來的教師只能住教室了。


      跟我一樣,文中大部分教師的愛人都在農村裏務農,我們都成了“單身漢”,那個老師的愛人來學校了,另外一個老師就要搬到別處去住了,我們戲稱“軍嫂來了”。


      我在文中上任幾個禮拜後,教學關順利地通過了,但我還要時時刻刻接受著“班主任”關的考驗。因此,我絕對不能放松自己,除了繼續認真備好課,上好課外,還全力以赴的做好班主任的工作,努力把學生管好,爭取不出問題,唯有這樣,我才能在文中站穩腳跟。


      我來學校上任時,文中已經開學有三個星期了。學校領導安排我擔任初一[3]班的班主任,接陳士然老師的班,陳老師調去當初一【1】班班主任。


      幾位班主任背後對我說:“黃老師,你接士然公的班,危險啦!”


      我當時不以爲然:“不會吧!他能管好這個班,我就不能管好?他有三頭六臂?”事後我打聽,心中大驚:陳士然老師是全校最優秀的班主任,他五十年代文昌師範學校畢業,當了二十多年的班主任,無論在哪個學校,無論在哪個班級,他都把學生管得服服帖帖,他管的班是學校裏最優秀的班級。我剛從學校畢業出來,羽毛未豐,一點經驗都沒有,我能有他那樣的水平,能把這個班管好?


      第一次見面,這個班的學生就給了我一個立馬威。晚上六時,我帶著花名冊,走進初一【3】班。我故意站在門口,不馬上進入教室,我從窗口看去,教室裏有點亂,裏面傳來吱吱喳喳的笑聲,偶爾還夾雜幾句粗話,表達著見面的喜悅。哎,這就是我要接的班級,還是個先進班呢!


      我凝神屏氣,推門而入,學生“啊”的一聲叫了起來,表情中充滿驚歎、奇怪、疑惑、好奇,似乎在問“這是誰?爲啥會來這裏?我們的班主任呢?”我看看地板,包裝紙、紙屑到處亂丟,掃把也趟在地上,唯一可喜的是黒板上寫著“歡迎”兩個字。我故意不說話,也不介紹自己,繞著教室走了一圈,好讓學生們欣賞自己。


      教室裏慢慢地安靜下來,看到學生們的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到我的身上,我便開了腔:“同學們,我是你們的新班任,接士然公的班。”接著我指著黒板上“歡迎”兩個字開了玩笑:“教室裏有點亂,地板上也不太幹淨,看來你們對我的歡迎有點不太友好。”學生們“哇”的一聲笑了起,教室的氣氛緩和下來了。


      我隨機應變,在黑板上寫上自己的姓名,簡單介紹了自己的情況:“我海師畢業,二十多年前在這裏讀過書,讀了六年,也是文中的學生,我跟你們是同學嘛!”學生們又笑了起來。“同學”兩字一下子拉近了我跟學生的距離。我趁熱打鐵:“能考上文中很不容易,有人說,考上文中就等于考上半個大學,我同意他的提法。”學生們議論紛紛,互相交頭接耳,看來他們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我繼續發揮下去:“文中的學生是優秀的學生,文中的老師也是優秀的老師。沒有優秀的老師,就培養不出優秀的學生。”接著我有意把話題轉移到陳士然老師身上:“我知道你們喜歡陳老師,因爲他是文中最優秀的班主任,最優秀的老師!但是,你們說,單靠陳老師一個人,能不能辦好文中?”“不能!”學生們不約而同地說。“要辦好一個學校,靠的是全校教職員工整體的力量,搞好一個班,靠的是全班同學的努力。陳老師有很多優點,有豐富的管教經驗,我要向他學習,他做到的,我也要努力做到!那麽,我當你們的班主任,你們歡迎不歡迎?”“歡迎!”“喜歡不喜歡?“喜歡!”學生們一齊喊了起來。


      看到學生們的情緒很高,我非常滿足地離開了教室。


      第二天,我給初一【3】學生上語文課,這是我在文中當老師的第一節課,也是最關鍵的一節課,如果這節課上砸了,今後的戲就難唱了。爲了上好這節課,我准備得非常充分,花了大量的時間。在課堂教學中,我盡量發揮自己的優勢,從板書到教材分析,從語言的節奏和手勢的動作,都達到了完美的境界,整個課堂氣氛熱烈有序。下課鍾一打響,我的教學任務也就圓滿地完成了。當我看到學生的臉上似乎都寫上“滿意”兩個字,知道自己初步獲得了學生的“合格證”。


      當過文中教師的人都說,在文中當老師很辛苦,當班主任更辛苦。事實上也是這樣。


      從我來到文中工作的那一天起,我感觸最深的就是兩個字:一個是“忙”,一個是“苦”。


      早上,起床鍾還沒打響,我就趕往學生宿舍去。那些孩子還小,剛從鄉下來,沒習慣文中的緊張生活,還賴在床上,我必須一個個的把他們從床上拉起來,趕緊排隊,向操場奔去,我不想看到鄒校長的冷眼:最後一個到場的班級肯定會受到他的嚴厲批評。我匆匆忙忙吃完早餐後,又要趕往教室,學校規定:早讀課班主任必須在場。


      中午,我要在學生宿舍“堅持”一段時間,督促學生午睡,這時,值周班來了一撥又一撥,哪個班午睡紀律差,哪個班學生午睡時間離校,一一記錄在案,作爲評定先進班級的依據。


      下午,學生的活動內容最多,勞動、打掃衛生、課外活動,班主任都要到場,並積極參加學生的活動,和學生打成一片。


      晚修最難辦。每當鍾聲一響,我准時到位,占據了教室裏最佳的位置:講台旁邊的一張課桌上,堆滿了學生的作業本,下面一覽無遺。我當然不會浪費時間,學生的作業都是在晚修時間批改完成的。一邊批改學生的作業,一邊監視學生的學習,一舉兩得。晚修有兩節課,中間還要眼健操,時間是長了一點,學生的耐力有限,忍受不了長時間的寂寞,第二節課不久,教室裏有了一些嘈雜的聲音,我的“喇叭”便響了起來:


      “離下課時間還有十多分鍾,請大家再堅持一下,堅持就是勝利------你們的作業做完了沒有?做完作業的要複習功課,段考很快就到了,不認真複習就會吃虧的-------時間是寶貴的,希望大家不要浪費-----”我的話很快“鎮住”了學生,教室裏又恢複了常態。


      窗口出現了鄒校長的身影,他總是在這個時候巡視教室,哪些班主任離了崗,他一清二楚,第二天免不了會受到一頓批評。


      當我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到宿舍時,已經是十一點多了,但我不能馬上躺下,明天要上新課,我必須看教材,編寫教案,新教師上課千萬馬虎不得。


      文中班主任的生活是瑣碎繁忙的,充滿了辛酸苦辣,每天累得只想倒頭搭睡,但是看到學生的點點進步,都會由衷的高興,很有成就感,更愛自己的職業。


      跟其他班一樣,初一【3】班是個普通班,大部分學生是考進來的,成績不錯,思想素質也很好。但也有一些學生是“照顧”進來的。


      八十年代初的文中還沒有招收“高價生”,只要你有點“關系”,誰都可以來文中讀書。當時文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在文中工作的教職員,都可以“照顧”一個生源。至于縣委、縣政府、教育局等上級部門,要“照顧”的指標就更多了。這些學生我們叫“差生”,這些學生中的大部分,不但成績低,思想素質也差,他們在學校裏無心好學,胡作非爲,我們班主任對這些學生感到非常頭痛。當時的文中也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


      開學後不久,在一次排球比賽中,我跳起攔網,腳被對方隊員踩中,腳跟被扭傷,不能走路,我只得向學校告了假。幾天後,我的腳傷慢慢好了起來,我恢複了工作。我知道,這幾天我不在班,那幾個搗蛋鬼肯定在大鬧天宮,心裏很焦急,便急急忙忙的趕往教室。


      剛到教室,那裏已經砸了鍋,一陣陣哄笑聲沖天而起,兩個搗蛋鬼正在搞一場惡作劇:講台旁邊立著一張椅子,上面貼著一張白紙,寫著“班任”兩個大字,兩個搗蛋鬼正在伏在地板上跪拜,口中唸唸有詞,一群同學圍在四周起哄,我知道他倆是沖我而來的。


      我按奈心中的怒火,慢慢的走進教室,假裝什麽都不知道。我態度和藹,沒有發火。


      學生們看到我突然走進教室,都趕快地溜到座位坐好,那兩個搗蛋鬼也爬了起來,溜回到他們的座位上。那張白紙來不及撕掉,孤零零地貼在椅子上,顯得很難看。


      我走進教室中間,明知故問:“你們在搞什麽活動啊?教室裏那麽熱鬧,笑聲很遠都可以聽到。”學生們誰都沒吭聲,一雙眼緊緊地瞪著我。兩個搗蛋鬼把臉埋在桌子上,頭都不敢擡起來。


      學生們都以爲我要爆發一場暴風雨,卻不料我輕輕地踱到椅子旁邊,把那張寫有“班任”兩個字的白紙撕下來,把它卷了起來,丟在垃圾桶裏,然後輕描淡些地問:“你們是搞集體拜神活動吧?既要拜鬼神,又不點香燭,也不上供品,你們是拜哪路的鬼神?”學生們“哇”的一聲笑起來。我進一步說:“你們拜的是我吧!我可沒有那麽大的能耐,我既不是神,又不是鬼,不值得拜。”學生們又一齊大聲笑了起來。那兩個搗蛋鬼把頭壓得更低了。


      後來我的神色嚴肅了起來:“學校已經把學校的規章制度原原本地交給了你們,開學前每個學生都寫了保證書,文中每個學生都應該嚴格遵守學校制定的規章制度,絕不允許出現違反校紀校規的現象。你們對我有意見,可以當面向我提,也可以向學校領導反映。個別同學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是不可取的。它破壞了學校正常的教學秩序,損壞了廣大同學的利益,希望大家吸取教訓,不要再犯這方面的錯誤。這幾天我腳部受傷,耽誤了同學們的一些時間,我要盡力補回來,請同學諒解。”最後,我又給學生們開了一個玩笑:“拜神仙拜鬼神才靈,我不是神仙,也不是鬼神,我是凡人,你們拜我是不靈的,請你們不要再拜了!”一場師生糾紛在學生們的笑聲中化解了。


      我在初一【3】班當班主任還不到一個學期。30年後,該班學生聚會,邀請我參加,我跟他們開玩笑說:“我當你們的班主任還不到一個學期,只能算半個班主任。”他們都說:“半個班主任也是班主任,你是我們的好班任。


      82年學校安排我當初一【6】班班主任,這個班幾乎有一半學生來自縣城,我們叫“縣丁”,其中許多是“照顧”來的。他們的紀律很差,遲到、早退現象很嚴重,我感到很頭痛。


      1980年6月,中央領導同志充分肯定了無錫第34中學關于開展語言、儀表、行爲美的審美教育活動的經驗,明確指出,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社會風氣要來一個“五講四美”。


      1981年2月15日,團中央、全國學聯等九個單位,聯合作出【關于開展文明禮貌活動的倡議】,在全國人民特別是青少年中開展文明禮貌月活動,大興五講四美之風。五講即講文明,講禮貌,講衛生,講秩序,講道德。四美即語言美,心靈美,行爲美,環境美。中宣部、教育部、文化部、衛生部、公安部等發出通知,支持開展這一活動。


      五講四美活動是共青團在黨中央的指引下,在新的曆史時期首創的群衆性活動,是20世紀80年代最數字的典型口號。這一口號一提出來,很快就成爲廣大人民群衆所接受,成爲社會主義生活中一個公認的指導原則。


      在80年代初,文昌中學大張旗鼓開展“五講四美”活動,非常注重學校的校容和校貌建設。學校要求要美化和淨化學校,不但要求教室和學生宿舍保持清潔整齊,還給各個班級劃分一定面積的衛生區,規定學生每天把衛生區打掃得幹幹淨淨。這一項工作的任務很重,班主任必須親自到場,要動員全班同學共同參與才行。起初我認爲這是一件小事,不會影響大局。有時我借故有事,只是把任務交代給班幹部後,就離開了現場。


      從學校辦公室到體育館,相隔一百米左右,再從大校道到東校道,也有七八十米,這一大片沒有建築物的紅泥地,都是初一【6】班的衛生區。最主要的是,這一片地都種了很多風景樹-----非洲苦練樹,這樹長得快,也很好看,但容易落葉,每天早上,地面上都鋪滿了枯黃的樹葉,這裏林蔭蔽日,是學生們經常活動的場所,他們丟下不少包裝紙、紙屑等垃圾,要把這塊地打掃幹淨,要花費不少工夫。


      由于我很少到場,學生打掃不認真,地上還留下很多垃圾,每次學校的衛生檢查我們班都落在後面,鄒校長對我進行了嚴厲的批評:“黃班任,怎麽搞的?你的衛生區亂七八糟,到處都是垃圾,下一次再這樣,我可要在全校通報你了!”


      鄒校長給我敲響了警鍾,我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我找來了班的衛生委員,共同商量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她對我說:“班主任,每次打掃衛生,班裏許多同學都不參加,一下課他們都跑了,這麽大的地方,單靠我們幾個人怎麽行?”


      這時我才知道班裏衛生搞不好的主要原因,問題出在我身上:班主任不到場,學生能認真得了?第二天,我把全班同學都領到衛生區來,我先講一通“五講四美”的重要意義和學校對我班的批評後,然後對學生開玩笑說:“現在搞改革開放,在農村實行生産責任制,包産到戶的政策,農民的勞動積極性提高了,農業生産發展了,我們衛生區也要采取包産到戶的辦法,再也不能吃大鍋飯了,吃大鍋飯沒飯吃啦!”學生們都笑了起來。我采取了“分田到戶”的方法,先把衛生區劃爲幾大塊,分給各個組,再由組長具體分到各位同學,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的“自留地”,我自己也分到一份“自留地”。我當時宣布: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的一份“地”,我也有一份。每個人都要在規定的時間裏把自己的地處理好,我也不例外。每天下午六點鍾我要去檢查,我的那份由班長檢查。班長首先檢查我的,然後我檢查你們的。搞不好,誰都要受到批評,我也不例外。我一連說了兩個“我也不例外”,一下子把同學們都“鎮住”了。


      講到做到,每天下午五點半,不管有多忙,我都要拿掃把到衛生區去,先把我的那份地打掃的幹幹淨淨,然後才去檢查其他學生的衛生區。同學們看到班主任帶了頭,誰都不敢怠慢,自覺的把自己的那份地清理幹淨,然後才離開學校。


      第二天早上,我到班裏的衛生區走了一圈,結果都打掃得幹幹淨淨,連一支樹葉都沒見到。


      接連好幾個禮拜,我們班的衛生檢查都獲得了第一名。鄒校長翹著姆指誇我:“黃老師,你有高招!”


      本文標題:走向新岸(12)

      本文鏈接:/content/328669.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