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隨時光消逝的約定:第四十一章:誰是最愛(四)

  • 作者: 華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5
  • 閱讀7984
  •   “紫瀾……”齊安迪不顧一切地追出去,丟下心力交瘁的Anne無人問津。

      徐紫瀾不停猛跑,她眼裏早已不禁包淚,手背不斷地反複擦拭,淚依然奪眶逃出。

      齊安迪不言放棄,逆難而上,窮追不舍,努力傳音過去,話聲摻和在空氣中伴風闖進徐紫瀾耳裏“當初我跟你說Anne的事你還說不介意,現在幹嘛又生氣,我從沒瞞過你。”

      話語敲打耳膜,徐紫瀾沒因此而頓步,也沒搭理他,更沒回應他,反而加快步伐,心底負氣與他作對,誰說你沒瞞我,Anne過來的事你就瞞著我不告訴我。

      齊安迪加快步子跑到前面截住她,可她一扭身,又往另一頭走去,他又攔住她,她再次轉身欲走,他匆忙拽住她纖臂,不許她再跑。

      “你聽我說。”

      她根本聽都不想聽,認定他騙了她,手在用力甩著,想甩開他,可怎知,他抓得越發緊了。

      “你爲什麽不理我,電話不接,信息和微信也不複,弄得我好擔心啊。”

      她全不理會,手還在甩著,鼓起兩個腮幫子,生氣地把臉轉向一邊,沒看他。

      “我知道你在生氣我不告訴你Anne過來的事,可我不是還來不及告訴你你就知道了嘛,我又不是故意不告訴你。”那個聲音又在刺激著徐紫瀾耳裏細胞。

      她的手還在甩呀甩,你就是故意不告訴我的。

      他手一松,她馬上逃之夭夭,他沒有再跟隨,只是原地不動隔空傳話“我會去我們那次放孔明燈的海岸上等你,你要是不來,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什麽都沒發生過。”

      徐紫瀾不知不覺已緩下步子,仍小步走著,心裏很不是滋味,自己該怎麽辦?

      原諒他,她放不下架子來,邁不出這一步,沒理由就這麽算了,這也太便宜他了,不原諒他,恐怕以後就沒機會後悔了。

      在房中來來回回踱步,心裏極度空虛,總在猶豫不決,去見他吧,可腳剛擡起就很自然的卡在半空,當打消念頭時,雙腿又不聽使喚地想要跨出房門口。

      一直徘徘徊徊、來來去去、重重複複……

      跑到陽台上朝外望,烏黑天邊一望無際,想著他一個人在海岸邊等待的背影,她胸前突然一陣抽痛,如果不去見他,恐怕以後就沒機會了。

      掙紮再掙紮,還是投降,終于踏上了尋他之路。

      來到海邊,齊安迪正困手站立在海岸旁,海風陣陣,他淡金的頭發被風吹得翻起。

      她沒過去與他見面,而是躲身在一面牆後,探出腦袋出神地看著他,看著他孤單的背影,她的淚早已泛濫泛濫。

      好想過去與他會合,可腳卻有千斤重,怎麽也走不動,無奈欠身蹲下,偷偷的看著他……

      不知過去多久,她走神間,他已坐到鄰近一張石凳上,她忽然胸口一緊,狠心離開。

      回到家中,內心始終不能平靜,宛如澎湃的海水激起層層洶浪,真害怕他因爲等不到自己而離開。

      又不甘願去見他,唯有默默祈禱他千萬不要離開。輾轉反側,她倒身躺下,用被子裹住自己,以求心中得到平靜。

      躲在被內漫長的數著時間,每過一秒就如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不知何時,一聲雞鳴預示著新的一天已經到來。

      她翻身坐起,天已經亮了,不知他走沒?

      終究還是放不下那份牽挂,放不下對他那份情,激烈的思想鬥爭後,再次重返海邊時,可惜,再也看不見他身影。

      徐紫瀾緊繞海岸一路尋尋覓覓,前路茫茫,覓不見他身影。她急得直掉淚,後悔,害怕,傷心,懊惱頓時湧上心頭,都怪自己要強,不肯來見他,現在後悔已經沒用了。

      無助,絕望,不斷敲打著心窗,她的淚又滲出多一些,脆弱地彎膝蹲下,用膝蓋蒙住臉龐傷心地哭起來。

      突然,感到有腳步聲在靠近,她以爲是陌生的路人過來想安慰她,連忙擦幹淚,蓦然回首,欣喜若狂。

      安迪!

      徐紫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動得不知所措,一把撲進他懷中,背對著齊安迪,她高興得熱淚縱橫。

      ·未幾,她一把推開他,雙臉緊繃,擺出一副生氣模樣。

      “你不是走了嗎?”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所以沒走。”

      徐紫瀾對天哦聲,恍然大悟“原來你沒走,你是故意躲起來想讓我著急,太壞了你。”

      她握起雙拳,不停捶打他胸口處,他竟然敢耍她,他又騙了她一次,打死也是活該。

      “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如果我不這麽做哪會看到你來找我。”

      徐紫瀾嘴巴一扁“是啊,你是開心了,難爲我,以爲你走了,害得我傷心。”

      “好了,我以後不再騙你了。”他把她深情抱進懷中,再也不放開。

      天色漸漸轉亮,海岸上一對情侶席地而坐的畫面多麽浪漫,巨浪拍打礁石的聲音形成一段特殊的曲子。

      “你給我從實招來。”

      齊安迪一怔,該怎麽說呢,如果說謊,她知道後一定很傷心的,如果說實話,她會不會更傷心?

      “我是在法國認識她的,因爲我們的趣味相投,這樣一來二去的就熟了。”

      “真的嗎?”徐紫瀾眼神盡含懷疑,總覺得這話答得太過應付。

      她並不介意他過去有過什麽,她在乎的是現在和將來,只要他心裏有她,她什麽都不計較。

      她的聲線變得嘶啞“也許Anne說得對,我不僅不能照顧你,還會拖累你,我是不是該離開你?”

      他怒色過頰,大斥“你既然這麽想,那還說這麽多幹嘛,我們分手好了。”

      “不要啦。”徐紫瀾從背後一把摟住他的腰,胸口緊貼他後背“開玩笑而已。”

      齊安迪怒氣瞬間消退,轉身將她深壓懷中“以後不許說這種話了。”

      海岸上,巨浪旁,藍天下,礁石中,她說“我不介意你的過去,如果你再騙我,就是我這個極品女甩你這個蒼蠅男了。”

      “啊?”

      “聽不懂就算了。”

      ……

      一只手覆蓋在她手背上,然後與她十指相扣“看來我得好好感謝你媽才行。”

      “爲什麽?”

      “要不是她把你生下來,我哪有機會認識你,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感謝她?”

      “討厭。”

      “你笑了。”齊安迪也開心地笑了。

      “你這樣算道歉了?”

      “不然你想怎樣?”

      “道歉是不是應該送點禮物更顯誠意?”徐紫瀾癱平手掌。

      禮物,他沒准備啊!

      齊安迪眼睛邪惡一眨,一個主意在腦海中生成“閉上眼睛。”

      她知他一定要送自己神秘禮物了,安然閉上雙眼,怎料,收到一個意外甜吻,羞得她霞過頰邊……

      不遠處,有雙眼睛一直在留意著他們,那是Aaron,看到他們在一起,他自然替他們高興,可是,他的心怎麽就那麽痛呢?

      也難怪,自己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這已經讓他夠難受了,可他又不想違背自己的良心,進退兩難,敢問,怎能不心痛?

      本文標題:隨時光消逝的約定:第四十一章:誰是最愛(四)

      本文鏈接:/content/328660.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