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紫貝風雷(41-42)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5
  • 閱讀7672
  •   四十一、空手而歸


      曾指導員把我們帶到軍官食堂,招待我們坐下以後,就把吳雄帶走了。我們等待了一會兒,幾名戰士擡來了一筐筐的飯菜,正冒著熱氣,油條、饅頭、包子、肉粥、湯面,應有盡有。我們餓極了,也顧不得面子,一齊擁上去,放開肚子吃了起來。


      吃完飯以後,曾指導員又來了,他叫我們跟著他走,走著走著,後來他竟把我們帶進一間陰暗的發著馊氣的倉庫裏休息,連電燈也不讓打開。我們感到莫名其妙:軍營裏有的是明亮寬敞的招待所,爲什麽把我們帶到這個鬼地方來?曾指導員看到我們一付不高興的樣子,便搶先告訴我們:暫時委屈著點,這裏也不太安全,軍營裏有聯總派的耳目,如果暴露了目標,會給我們雙方都帶來麻煩。經他怎麽一說,我們也就消除了怨氣,乖乖地坐在潮濕的地板上休息。


      一會兒,吳雄回來了,他緊繃著臉對我們說,沒事了,回去吧。聽他的口氣,覺得他的情緒很不好。有人問他事情辦的如何,被他厲聲頂了回去。我們想到剛才的事情,也不好說什麽,悄悄地走出去。


      走上碼頭,曾指導員和幾名戰士在等著我們,部隊的首長一個也不出來接見我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反正事情辦的很不順利。吳雄跟曾指導員握手告別,我們便默默無言地下船去了。


      小船慢慢地離開了軍艦,船艙裏堆滿了很多麻袋,我以爲是海軍給我們的武器裝備,我用手一模,結果大失所望:麻袋裏除了兩袋是裝手榴彈的以外,其它的全是壓縮餅幹和大米。看來,我們這次來的希望,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在船上,同學們紛紛詢問吳雄跟海軍協商的情況。透過一絲燈光,我看見了吳雄那張可怕的臉龐上怒氣未消,看來他也是一肚子氣。他惡狠狠的對我們說:“跟他們協商個屁!海軍壓根兒就不想武裝我們,只是裝裝樣子給聯總們看,不守信用,出爾反爾。指揮部那幫混蛋把希望全寄托在四四一一身上,我看總有一天要吃大虧的。要保住紫貝嶺,還得靠我們自己!”他望著海軍營地,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看到頭們這個沮喪的樣子,我們也個個滿腹怨氣,覺得非常難受,剛來時那種激昂的情緒就抛得無影無蹤了。大家都低著頭,沒有一個人說話,都在各自思量著自己的心事。


      事情就這樣明擺著,四四一一部隊並沒有履行自己的諾言,出爾反爾。他們的觀點是支持井系旗派的,他們希望井系旗派獲勝,壓倒對方,以獲得支持革命左派的桂冠。可是,他們並不想在這場政治大賭博中下更大的賭注,他們害怕自己的手粘上鎮壓群衆的鮮血。嚴格來說,他們並沒有把握准誰是革命派,誰是保守派,萬一支持錯了,將來是要付出代價的。


      但是,我們這些所謂徹頭徹尾的革命造反派,卻完全信賴我們偉大的海軍,認爲他們會永遠的、始終如一的跟我們團結在一起,戰鬥在一起,勝利在一起。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們的身上,把他們看作是我們堅強的後盾和救星。在文化大革命這場政治大賭博中,從我們的大頭頭到一般群衆,都認爲四四一一部隊會跟我們一起戰鬥,打敗聯總派的猖狂進攻,或者在我們最危急的關頭,可愛的海軍會挺身而出,把我們從深淵中拯救出來,這一切是多麽可悲可笑呀!


      這時,我回憶起四四一一部隊大表態時的歡樂情景,我們的宣傳隊到處唱著:


      鑼鼓響,迎親人,毛主席派來了四四一一。


      支持革命派鬧革命,支左支工又支農。


      四四一一,和咱是一家人,和咱是一家人-------


      現在還是“一家人”嗎?


      原來,四四一一部隊裏也有兩派,一派主張全面徹底武裝井系旗派,用武力打垮聯總派的進攻,另一派是溫和派,要盡力制止武鬥,用和平的方式解決紫貝縣的問題。武裝紫中井崗山只是部隊支左領導小組個別人的意見,並沒有得到部隊黨委大多數人的支持,他們認爲,武裝紫中井崗山不會解決實質問題,只會在井系旗派內部添亂,並爲聯總派加快鎮壓井系旗派制造新的借口。當天晚上,部隊黨委召開擴大會議,否定了支左小組的決議。


      漁船在黑色的波濤中浮動著,我們的心情也像冰塊一樣,沒有一點生氣。人們有的躺著,有的坐著,有的望著幽深的星空發呆,好像星星會來安撫我們心中的憂愁。


      月亮升起來了,把海天照得分外明朗,遼闊無垠的海面上空蕩蕩的,沒見船影。遠處水鼓的燈光有節奏地閃爍著。海面是平靜的,水波不興。


      面對著這無限美好的月夜,海闊天空,我卻無心欣賞,想到將來的處境,我的心一陣陣楸緊。一陣寒風吹來,我的身子在擅抖,困倦也襲了上來,我靠近掌舵的船工,緊抱著外衣躺在甲板上。後來,我竟睡著了。


      四十二、八門槍聲


      “叭叭叭”,睡夢中我被一種奇怪的聲響驚醒了,我像被毒蟲猛咬了一口,霍地爬起身來,睜眼一看,嚇得魂飛神散,只見分外明朗的天空中飛著一串串閃光,格外醒目。我揉了揉幹澀的眼睛,睡意頓時消失,發生了什麽事?我的思維未能及時反應過來,又有一串火光向我們小小的漁船飛來。


      這是我一生中最驚險的一幕,我永世難忘!


      “我們遭到襲擊了!”我心裏暗暗叫苦,頭皮一陣陣發麻,突如其來的襲擊使我驚慌失措,手忙腳亂,我知道死神在向我靠近,那飛蝗一樣飛來的子彈是會把人帶到上帝那裏去的。我必須趕快找一個藏身的地方,把自己隱蔽起來。


      我知道船艙是最保險的地方,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連滾帶爬地向船艙靠近,探頭一看,小小的船艙裏已經擠滿了人,連一只腳也難插進去。“怎麽辦?”我正仿惶間,又一陣子彈向我們飛來,小船旁邊的海面上掀起一朵朵水花,船上的木板也被子彈打得“撲撲”直響。


      “怎麽辦呀?”我感到束手無策,腦子裏亂成一團,艙面上光禿禿的,一點遮避的東西都沒有,我已經成了聯總派射擊的靶子。這時,我突然聽到“嘩嘩”幾聲水響,我轉身向船後艙看去,甲板上已空無一人,兩位掌舵的船工已跳下水去了。我腦瓜一轉:快跳下水去!留在船上只有死路一條!


      說時遲,那時快,我橫著心,沿著船邦向下一滾,眼前一片黑暗,海水裏立即淹沒了我的頭頂。我一連喝了幾口海水,真鹹,我感到難以忍受,但我顧不了那麽多,我憋著氣浮起身來,向著有水草的地方遊去,正好小船傍著岸邊走,我僅動了幾個手腳,終于抓住了岸邊的水草。


      說是河岸,僅是水淺了點。由于漲潮,海水已經把河堤漫過去了。我全身都淹沒在海水裏,僅留個腦袋。我睜開眼尋找我剛才跳水的地方:在雪亮的月光底下,我們的小船正順著海水的流動,慢慢地向上遊移去,在不遠的海面上,有幾艘小船緩緩地向它劃來,船首閃著火光,一串串曳光彈向我們這條無人掌舵的小船飛來。


      “幹什麽的?”


      “快把船開過來!”


      “我們投手榴彈啦!”


      一陣陣吆喝聲比槍彈聲更加疹人。


      “投手榴彈?!”我心裏一驚,我們船上還有幾百顆手榴彈呀!萬一聯總派把手榴彈投過來,其爆炸的威力會有多大啊!那船上的二十多位同學不是全毀了嗎?


      我慶幸自己得到了解脫,我對剛才那種果斷的行動感到滿意。盡管吃了苦頭,但畢竟還是保存了自己。如果我現在還呆在船上的話,那-----我簡直不敢去想像那可怕的後果。我爲那些還滯留船上的同學擔憂,我想去解救他們,但卻無能爲力,如果他們跟我一樣逃離小船多好啊!可是他們卻呆在船上,眼巴巴地等待災難的降臨。


      月光是那樣的明亮,照得海水一片銀白,天底下一艘孤獨的小船象一片樹葉漂浮在海面上,我的同學被困在上面,危在旦夕,而我卻束手無策,連呼喚他們一聲的權利都沒有。


      “啪啪”又有幾聲槍響,在空曠的海面上顯得格外刺耳,震人心弦。我以爲槍彈是向我這個方向打來的,就馬上潛下水,憋著氣,好一陣子的時間才敢露出頭來呼吸。水格外冷,整個身子淹沒在海水裏感到非常難受。我的手腳也差不多快要麻木了。


      槍聲還在響,吆喝聲此伏彼起,小船還在月光底下緩緩地浮動著,我的位置離小船不遠,我覺得呆在這個地方很不安全,隨時可能會被聯總派發現,我必須立即離開這裏,至于船上的同學們,還是讓他們聽從命運的安排吧!


      我緩慢地向陸地爬去,我不敢直起身來走路,因爲那樣容易暴露目標,在四周沒有一點遮蔽的情況下,如果被發現了,要想逃脫是相當困難的,因此我必須吃更多的苦,即使全身快要麻木了也要伏在海水裏。


      大海茫茫。這裏原來是防潮的海堤,可是由于海水不斷上漲,已經漫過了海堤,原來的陸地已經變成了海洋。我只能憑著那些差不多被海水淹沒了頂尖的紅樹林,才辯別那裏是陸地,那裏是海洋。


      我在海水裏泡了好久,直到看不到那條小船了,那些追逐小船的聯總派船只也沒見了,我才敢挺直了身子,向岸邊慢慢走去。這時我的衣服全濕透了,身上濕瀝瀝的,牙齒不斷地打仗,難受得要命。海灘裏滿是淤泥,又有很多坑窩窩,走不了幾步要跌一跤,直起身走比泡在水裏爬快不了多少。最惱火的是剛才丟了鞋子,光著腳板在滿是蚌殼、石頭、樹根的海灘裏走著,劃破了腳,痛的鑽心。但我還是咬著牙關,不停地向前走著、爬著、滾著。


      我記得這裏是紫貝河通往八門灣的出海口,我第一次上紫中讀書的時候,曾坐船從這裏抵達縣城。那裏有一個從海底冒出來的雷打石,我還向它跪拜了幾次,祈求神靈保佑我一生平安,榮華富貴。這裏岸平沙白,紅樹成林,曲港跳魚,鷗鳥結隊,環境非常優美,是個漁米之鄉。現在,聯總派竟把這個地方變成了殺戳之地!我們成了被獵人追殺的兔子!


      本文標題:紫貝風雷(41-42)

      本文鏈接:/content/328646.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