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他乡岁月(二十九 虎门意外撞见三根)

  • 作者: 葉戀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4
  • 閱讀7689
  •   明年黃昏,在衆目睽睽之下,栾佛接過小店老板向莊家討來的錢。小4000人民幣。栾偉當場買了些爪子水果,在場的人人有份。老板是一箭三雕,吃了莊家,吃賭家。中獎的人,還在他的店買東西以表心意。老板爲了鼓勵打工的多下單,他把栾偉當個不花錢的廣告,他當衆對栾偉道:“我在這開店多年,你是第一個用硬碰的方法打中特碼的人。”吳媽嗑著瓜子接嘴道:“栾偉當個線長,太屈才了,早該當主管了。乒乓球打得好,多才多藝。沒想,還會解特碼詩,這麽高深的學問,我看今後叫他栾博士得了。”

      有人附和:“是呀,要是他吃不准,會下二佰多塊嗎?”

      吃了人家的嘴軟,自然揀漂亮,好聽的說。但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李愛國嘴上不說,臉色鐵青失了往日的歡笑,他上期把兔子給斃了。他暗自道:“別得意的太早,不就3000多,有什麽了不起,我下次殺准點,下個二仟的單。”

      李愛國遇冷,那是自然不過的事了。讓人不解,老板娘聽到一片贊揚栾偉的聲音,她不舒服了。她慫吳媽道:“大姐,什麽博士不博士的,要不是我給他一個23號的狗,他能一下贏那麽多錢嗎?”

      “不要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要看得准,爲什麽不跟著人家下注。”

      大家這才知道老板娘爲什麽不開心。她後悔沒買兔,失去一次難得輕松來錢的機會,正爲此耿耿于懷,偏吳媽不識相,惹她肝火怒發。

      “吳姐,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幹脆今晚就帶姓栾的去你那狗窩,不,兔子窩。”

      “兔子才不吃窩邊草呢!不像你,人家老婆沒死,你就給人當小了。”兩個四川女,你一句,我一句相互揭短。惹得杜宇等末婚青年雙眼亂轉,不知說誰好。管它誰是誰非,就讓這倆女人吵罷,讓枯燥的打工生活因她倆的互怼而添點樂趣。

      老板是潮汕人,當年丹鳳眼打工時與他相識,一來二去勾搭上了。她不願在廠上班,羨慕女店主。沒想,一場意外車禍,她如願接了人家的班。

      “死吳姐,我講不過你,不跟你討罵。我只勸你別再去勾引姓栾的,小心挨揍。老梁,你家媳婦不守婦道,快點領回去,別在我這丟人現眼。”

      怎回事?吳姐回頭一望,媽呀,自家老公什麽時候黑著臉伫立在小店門口。吳姐老公瘦高個,整臉菜色一看就知是一個沒外水的低層人士。“嚇人呀,來也不打聲招呼。老公,別上這個女人的當,我與栾線長就像蔥與豆腐,一青二白。不信,你問下杜宇?”

      杜宇聽吳媽要自己出來作證,他比兔子跑得還快。我才不去作什麽證呢?我誰也不想得罪。

      “吳媽,你和栾線長上過床沒上過床,我那知道,我又不是跟屁蟲。”杜宇老遠喊。

      “不要你作證,兔崽子,不會說話就不要開口。”

      今晚上,小店演了一場免費戲。老梁才沒耐心看,他也沒心情追究老婆的“奸”事,他拽著吳姐一心就想先放他媽的一炮再說,實在憋得難受死了。

      “栾愽士,明晚開什麽特碼?”廣西仔畢躬畢竟的問。

      “一邊去,你以爲我真是什麽神仙博士,會掐會算。上次叫你買兔,你偏不聽。”

      “媽得,什麽爛博士。還好意思講什麽:我拿到銀行鑰匙了,牛屁哄哄,你真有那本事,還它媽的在這打什麽工?”

      2003年的非典,阻礙了五金店的籌建。栾偉在廠裏,並沒受到什麽影響,工廠平常就像座設防的監獄。打工的人,該幹嗎還是幹嗎!

      一次,楚平與栾偉來到威遠炮台。栾偉向楚平道:“拉登厲害,競敢在美國本土來這麽一下。

      “阿富汗穆斯林男兒有血性,第一鴉片戰爭,英帝打得清庭無還手之力,而在阿,英帝卻吃了大虧。他征服了全世界,就是沒能征服阿富汗。蘇聯侵阿,死傷殘重狼狽的撒退。我看美帝也一樣沒好下場。”

      “外界輿論一向指責塔利班無視女權。我原先也覺塔利班做得太過,摧殘女性。現在,我有了新的想法了,一個小民族,若陰盛陽衰,男兒沒了血性,那是要面臨滅種的危機了。”

      楚平笑了,但笑得有點免強。那是一種藏著某種不可言說笑。哦,他深有體會,李珊能幹,他還得看老婆臉色行事。栾偉道:“你知足罷,男人最大的投資,就是找了一個好女人,別像我。”

      楚平以爲栾偉知道了老婆的岀軌行爲,他本想挑明,怕他受害更深。即然他已知道,就沒必要說了。栾偉再次錯過一次命運的轉折。

      時光已入04年了。李愛國暗中還在同栾偉較勁,他在等待時機,但這樣說也不全對,李愛國最近在網上交了個深圳妹子,他感覺錢不夠花了,他急需毫賭一次,贏得女友的芳心。一天傍晚,他騎著一輛鈴不響,那兒都響的自行車,滿世界找下單的地方。栾偉拖著他的車,問他是不是去下單,他下單的碼。見栾偉擋著去路,他不說不行,等他講出號碼,栾偉認爲沒有希望,純粹浪費錢。李愛國那能聽得進去,買碼就是這樣,49個號全是特碼,每人站在自己的角度看。栾偉攔他不住。只得放手,眼睜睜見他在身邊的店下了2佰元的單,他一共跑了十家,共計2仟元。

      9點多開獎,李愛國痛失2仟。

      栾偉心痛這2仟,他想替人家扳回點本錢,也想給當地莊家放點血。他還不知這行的水深水淺。他知道解特碼太費勁,那就解平碼罷。他有次下了一仟包一個生肖平碼,1比7,老板娘都替他擔心,勸他下一佰玩下,別跟莊家叫板。那想開獎,他競打中平碼生肖。

      第二天,領錢時,老板娘道:“莊家想見你,他感到好奇怪,什麽人如此厲害,若本錢再下大點,我還能在這一帶做莊?”

      栾偉騎上老板娘的摩托,在她的指引下,在一家商店見到莊家。見到莊家,栾偉吃了一驚,這不是周三根嗎?

      “三根,你怎麽到虎門來了?”裏面一個天生不用化妝的皮膚白晢的女人迎了出來。媽的,好女人全讓壞男人給占了。三根將老婆價紹給栾偉。栾偉誇贊道:“三根上世修來的福,找了你這麽漂亮的女生,”阿莉最喜歡人家講她漂亮,她生怕生育改了她的形象,聽栾偉誇她,歡喜地泡茶去了。三根告訴栾偉:“深圳侍不下去,原來的下線,在深圳碰上他,要找他算帳,只好跑到虎門來了。”

    待續


      本文標題:他乡岁月(二十九 虎门意外撞见三根)

      本文鏈接:/content/328637.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