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走向新岸(10)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4
  • 閱讀7647
  •   十、聽從母校的召喚


      1980年底,我在海南師範專科學校學習了三年後,畢業了。面對著即將到來的畢業分配,我又高興又擔心,高興的是我即將走上新的工作崗位,有了鐵飯碗。我擔心的是,我已經有了家庭,如果被分到邊遠的山區,一輩子呆在窮山辟野,我的愛人怎麽辦,我的孩子怎麽辦?


      有人說,除了生和死,不由人的意志爲轉移外,人生就是不斷選擇的過程。獅子選擇了無邊的曠野,肆意奔騰。鯨魚選擇了遼闊的海洋,遨遊無際。雄鷹選擇了蔚藍的天空,展翅翺翔------不一樣的選擇會帶來不一樣的成就和不一樣的快樂和幸福。


      “黨叫幹啥就幹啥。”“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選擇。”“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一直是大中專畢業生畢業分配時最響亮的口號。到了八十年代,我們再也喊不出這樣飄亮的口號了,我們已經從理想主義者變成了現實主義者了。


      班裏的同學都爲自己的分配問題而操心,人人都使出渾身數解,爭取最理想的分配結果,我也不例外。當時的情況是,我班裏有6個同學都是從文昌縣考上來的,按照海南行政區教育局的分配指標,不可能全部都分回文昌,會有兩三個人分到自治州各縣,而且是邊遠的山區學校。于是,我們文昌的同學進行了一場竟爭。


      畢業考試後,我們三年的學習生活算是結束了,我離開了學校,“專駐”區教育局,住在一位老同學的家裏,用整整半個月的時間來“打通關系”。我四處奔走,托人情,走後門,千方百計的尋找自己最理想的工作單位。


      首先,我想在海口市找一個學校當教師。我們都是現實主義者,當時,很多同學都希望自己能留在城市裏工作,不願意被分配到下面的鄉鎮去。城市發展空間大,環境好,生活舒服,對子女的教育非常方便,工資待遇也較高。而下面鄉鎮的學校工作條件差,生活艱苦,沒有發展前途,對自己子女的教育也不方便。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當然要考慮子女將來的教育問題。


      我托人找了海口的幾所學校,他們都不同意接收我,理由是我沒有海口戶口,他們只能接收海口籍的畢業生。後來我想,班裏還有8位海口籍的同學,他們都應該分回海口市,我是不是找錯了門路?


      有朋友替我介紹了一所學校,那是海南行政區司法局管轄的工讀學校,也在海口市,條件很不錯,他已經跟學校領導打通了關系,問我去不去,我當然同意去。過了幾天我跟朋友去找了那位學校的領導,他第一句話就問我有沒有海口市戶口,我說沒有,然後就沒有了下文。


      有一所学校是我本人不愿意去的,那是海南农垦局的农垦中学,这所学校也在海口市。那时候我对农垦没有什么概念,总是认为它很落后,学校也一样。有一天我的同学带我去农垦局教育处,谈了我分配问题,教育处的领导同意我到农垦任教,分配我到农垦中学。我的同学跟农垦中学的校长很熟,他向校长介绍了我的情况,校长对我很热情,并带我在校園里走了一圈,我看到学校里破破落落,校道上杂草丛生【八十年代初学校都是这个样子】,一点儿不象一所学校,心里感到很不舒服。校长问我想不想来,我说我回去考虑一下,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学校。


      後來我再也沒有跟農墾中學聯系。


      我在海口活動了十多天,到處碰壁,白費工夫,一事無成,留在海口市工作的希望落空了,于是想回老家文昌去,我又找那位老同學幫忙:


      “老同學,這些天來頭都碰破了,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留在海口的戲難唱極了。我想回文昌去,你再幫一下忙吧!”


      “回文昌去沒問題。不過,只能幫你一個。文昌籍的同學太多,誰都想回去,教育局不會同意。”老同學也姓黃,比我高一屆,文化大革命站同一派。他文昌師範畢業,分在區教育局工作。我在海師三年跟他來往頻繁,成爲最親密的朋友。


      12月底,教育局的分配方案終于定了下,我被分到了本縣,我爲自己的勝出而高興得流出了眼淚。


      根據高教處的規定,師專的學生由區教育局分配,大陸籍的同學全部分回大陸,海南籍的同學分回各縣市去,再由各縣市教育局具體分到各個學校。海口8位同學都回到海口。分配到各縣市的同學又開始了第二輪的活動,大家各自找門路,跑關系,走後門。反正在海口找不到單位,能夠回到老家去工作,也感到心滿意足了。


      在這次分配中,絕大部分同學都感到滿意,沒有什麽意見,但文昌籍的兩位同學卻鬧成笑話。本來,在畢業分配期間,是我們心情最緊張的時刻。在大部分同學都在緊鑼密鼓地活動的時候,他倆卻穩如泰山,紋絲不動,畢業考試一結束,他們都跑回家去了。他倆還對我說:“我們都是黨員,畢業分配的事不用我們操心。我們一定分到好的單位。”結果事與願違:在畢業分配方案公布的前一天他們才趕回學校來,一個被分在毛陽兵工廠【五指山】,一個被分到尖峰嶺林業局。他倆急得欲哭,連夜跑到教育局去找領導,好說歹說,教育局才收回成命,放他們回文昌。“黨叫幹啥就幹啥”“到農村去,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這些我們在六七十年喊得最多的豪言壯語,現在再也喊不出來了。在八十年代,人的思想觀念發生了變化,“我要幹啥就幹啥”已經成了我們這一代人的座右銘。


      據我所知,在分配的頭一兩年,絕大部分同學都被分到了學校,在教育陣線上工作,只有兩位同學轉了行。


      王大川同學曾對我說:“我說話有點口吃,不適宜上講台,當不了老師。我應該在行政單位工作。”結果他被分到了區紀檢會。我們小組的鄭同學,他的父親是南下老幹部,也被安排到行政區秘書科當秘書。“邢大哥”留校,當了校黨委辦公室主任。


      幾年後,我的許多同學都跳出了教師這個槽,有些同學轉行進了黨政機關,有些同學下海當了老板,他們幹得風風火火,過得潇灑自在。幾十年後,在教師這一行幹到退休的同學,都沒有幾個人了。


      在離校的前一天,海南籍的同學爲大陸籍的同學開了個歡送會。歡送會開得非常熱烈,許多同學當場朗誦了自己的送別贈言,感情真摯動人。我的送別贈言是:“走過的路,愛過的人,笑過的美,都在時間的河流中沈澱,在斑駁的記憶中保持了。三年飛逝,畢業分別,願你前程似錦!”三載同窗,即此別離,以後天各一方,同學之間見面的機會就很少了。


      第二天,我也離開了學校。


      1981年春節過後,我到縣教育局報到。縣教育局裏有一位工作人員是原文昌中學的,跟我是同屆同學,不同班,也有過一面之交【文革中站同一派】。他告訴我要填寫志願,我說怎麽報志願,他說你想去哪個學校就報哪個學校,由高往低報,報四個學校。我當時想留在縣城【已托人走了關系】,我對他說第一志願報僑中,接著是東郊中學、清瀾中學和聯東中學,後這三個學校距離家鄉較近,好關照家庭。


      我的那位同學瞪著我一笑:“你就不想到文中當老師?留在文中不是更好?”我也報他一笑:“我想,但那是夢想。”我當時連想都不敢想到文中去當老師。


      在我的那位同學的堅持下,我還是在第一志願上填寫了“文昌中學”四個字。


      一個星期後,我來縣城找我父親,他告訴了我一個天大的喜事:“文中昨天打來電話,叫你馬上到文中去報到。”


      天哪,我竟被文中要去當老師了!我當時感到天旋地轉,高興得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我連飯都沒有吃,連走帶跑地到文中去報到。路上我百思不解:我在海師學習成績不是太突出,而文中卻是一所名校,我因何能分來此校?


      在開學後的一段時間裏,我帶著疑惑詢問了當時主管人事的吳副校長。


      他笑呵呵地告訴我:


      “我到教育局查閱了你的檔案,知道了你在文革中也是井系旗派。你在海師表現不錯,成績也可以,我們都是同一個戰壕裏的戰友,我不要你要誰呀?”


      原來如此。


      八十年代初,文昌中學僅有兩個校長,正校長鄒福如主持學校全面工作,副校長吳叔光主管人事。當時文中的教師政策是,吳副校長管“要人”,鄒校長管“留人”。新學期開始,吳副校長去教育局要人,查閱人事檔案,知道了我的底細:


      三年前【即1977年】,鄧小平上台,恢複了高考招生制度,我有幸參加了這場“史無前例”的高考,這距離我高中畢業已經有整整十年的時間了。當時華國鋒還在台上,他堅持兩個“凡是”和“三個堅持”,所謂“三個堅持”,就是堅持無産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堅持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非常及時,完全必要,堅持反右,反對反左,左的思想非常嚴重。縣招生辦要求考生在政審個人表現一欄中必須如實填寫本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表現。我心有余悸,認真填寫了自己在文革中的表現:


      “我積極參加文化大革命運動,但由于自己政治思想覺悟不高,在運動中站錯了隊,參加了井系旗派,犯了嚴重錯誤-------”


      我跟吳副校長有過一面之交。十多年前,在一場荒唐的“紫貝嶺保衛戰”中,他是縣委紅旗的成員,我是文中井崗山的學生,我們在同一個戰壕裏戰鬥,成了生死與共的戰友。


      十多年過去了,我並不知道吳副校長在文中工作,也更沒有想到要去跟他打通關系,因爲我連想都沒有想到要到文中去當一名教師。是吳副校長這枚鈎釣上了我這條魚。


      我真沒想到青年時代荒廢了學業的一段不知所謂的“革命曆程”,竟悄悄地改變了我教書育人的機遇,也許是我自從青少年時代在文中讀書的時候,就與文中結下了綿綿的緣分吧!


      本文標題:走向新岸(10)

      本文鏈接:/content/328628.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