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誰來伺候媽(25)

  • 作者: 藍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2
  • 閱讀8060
  •   淑蓉每次到娘家都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頭戴遮陽草帽,太陽鏡和口罩是必不可少的,又加上一層防曬絲巾。走在外面誰也認不出來。她說:”我要是不這樣打扮,這周圍的人看見我都跟我說話。“媽媽說:”他們跟你講什麽?“淑蓉說:”他們問,‘拿媽自己能不能喂能喂能下地走?現在誰伺候?’我聽了腦瓜子老大。”

      提到育成車禍,淑蓉說:“他沒有醫保,全自費,花了一萬塊錢啦。”淑蓉的心裏一直向著育成。

      這天下午,好久沒有回家的淑惠敲門進來。

      “你去醫院看育成了?”媽媽問道。

      “我沒去,我來家看看你。”淑惠扯謊不像淑蓉那樣自然,讓人在不知不覺之中落入她的陷阱。淑惠的謊言經常會被人聽出來。

      媽媽說:“育成這次腿撞斷了,我給了五百塊錢。”

      淑惠說:“這就不少啦!”

      媽媽說:“育成他對我不好,不然,我還會多給一些。”

      淑惠又重複了剛才說的話。

      媽媽提起淑美,說道:“自從淑美兒子進部隊以後,淑美對我始終待理不理,有時候還拉著臉子給我看。”我聽了,心裏不得勁了,母女之間水火不容,從2014年至今,冷戰這麽長久啦。淑惠聽了,心裏美滋滋的:看俺妹妹多有本事,能還給媽媽氣受!她的臉上開始洋溢著笑容,“你不是跟我說過嘛?”

      媽媽說:“淑美和你關系不錯,是嗎?”

      淑惠連忙搖頭:“不好!不好!我辦六十大壽,她沒給我錢。”淑惠的生日是七月一號,辦生日宴,肯定邀請了姐姐和妹妹!看來,生活過得有滋有味。通過這件事,我發現哥哥姐姐的家裏無論哪個辦酒席,都忽略我,我早已經遠離他們的圈子。如今甚至連淑美抱孫子,媽媽都不知道,如果媽媽問一句,淑美一句話“和你有關系嗎?”再就沒有話了,她的心裏媽媽早死了,眼前的娘家什麽也不是。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淑惠是個精打細算,滴水不漏的人,她說:“我剛剛辦了優待證,以後乘車就是半價啦。我把省下的十塊錢給你們買了五個燒餅。”淑惠沒退休的時候,每次回家媽媽還要給乘車費。她把自己當成小孩子,有時候還伸手要。看來不孝順的孩子無論多大年紀,都改變不了本性。

      這已經不是育成第一次出車禍了。早在1993年,育成從工廠辭職,他開著破舊的三輪車被一個大貨車撞得接連在地上滾了三圈,育成當場頭破血流,所幸的是車上沒有乘客。而撞他的司機一點都沒有受傷,在兩名好心人的幫助下,育成被送到醫院。在急救室裏,他們都拿不出一分錢,大夫堅決不給搶救,僅僅幫他止血。育成把家裏的地址告訴了人家,媽媽被找來,她也拿不出錢救命,只好到處借錢,等錢送到了醫院,育成才得以救治。當時育成的鼻骨和眉骨都骨折了,現在他鼻子裏還放著假體,你仔細觀察他的五官,鼻子是歪著的,因爲那時候沒有矯正好。

      母愛換來的是無盡的傷害,天底下怎麽會有這樣的事情呢?我曾經對媽媽說過:“如果當時育成被撞死了多好啊!那時候他還沒有老婆,後面的事情完全都沒有啦!”

      媽媽感慨地說:“這只是一個假設,我沒有那麽好的命啊!”

      我不解地問:“那時候你爲什麽要執意去救他呢?”

      “當媽的心哪有那麽狠呀?我雖然嘴上咒罵他,但是真的到那一天來到了,就不由自主啦!”

      育成發生第二次交通事故的時候,我記不得在哪一年,也沒有什麽印象,只聽說媽媽給買了一紙殼箱子雞蛋送去了。

      每到周末,在金州北大河沿岸,擺地攤的商販把這片地方占得慢慢的,這是老百姓自發形成的舊貨市場。淑蓉的家就在這兒,幾年前,我看見淑蓉在這裏擺攤。這天,我順著南邊往北走,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我的眼簾,淑蓉穿著一套練功服,在打劍。即使她背對著我,我也能認出她。

      我回到家裏,把這件事對媽媽講。媽媽說:“你的眼神不行,等淑蓉瞧見你,她馬上裝著看不見,然後背對著你。一定是這樣的!”

      我說:“至少有三次,她就在我眼皮底下走過去,不看我。有一次,她還騎著摩托車。”

      媽媽說:“你們什麽姊妹?那麽生!毒蛇蠍子!”

      我說:“有一天,我在輕軌上看見淑蓉,她後上的車。她看見了我,離我老遠坐著。那是大連始發站,車上有空座位。我招呼她,在我對面坐著。淑蓉朝我翻白眼皮,一直到了站點,都在翻。”

      媽媽說:“那是她恨你!你怎麽不問問她,你幹嘛那樣?我對你怎麽啦?”

      我回憶起那天在輕軌上,淑蓉從包裏拿出八個餃子,在飯盒裏裝著,她叫我吃,還沒等我咽下去一個,她就把餃子全都吃光啦。

      媽媽說:“你怎麽稀得吃?叫我就不吃!”

      媽媽分析了姐姐們爲什麽都憎恨我?她說主要爲了家裏的房子。如果沒有我,剩下一個不能自理的老人,她們想怎樣整就怎麽整,她們覺得老人活著礙眼,成了累贅,很快把老人害死,房子賣了。現在的房價一直居高不下,他們分到一筆可觀的錢。我覺得,媽媽想到的事情,就是他們謀劃的事,因爲淑惠早就說過“你們都死了,我們來家分錢”這樣的話。

      媽媽還提到發生在我們家後面的單元樓的故事。話說有個老太,養了三個閨女。前幾年,她家的矛盾是子女幹涉老人再婚,她的三閨女甚至動手打老人。那時候,三閨女在工廠上班,老人是個家庭婦女,進不去車間,只好在門崗堵車間幹部,她眼淚汪汪地把自己身上的疤痕給領導看:這是俺閨女用手掐的,領導一看老人的身上紅一塊紫一塊。後來,幹部批評教育她家閨女。沒過多久,老太去世了。她家孩子把房子賣了,搬走了。老太剛過八十歲,身體沒有什麽病,從來沒去過醫院,怎麽走得這麽快?十有八九老人被她的閨女害死的!

      媽媽的洞察力和判斷力非尋常人可比,她這麽大的年紀,一點都不糊塗,腦子健康,精神好。淑惠一看到媽媽就開始說怪話:媽媽的五髒比她還好!其實,媽媽到了這樣的年齡,身體各個器官都在衰敗。最近幾年,媽媽經常住院,淑蓉和淑惠送過幾次飯,裝裝樣子。而育成和淑美都不露面,若無其事。

      家裏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現在我逐漸明白了,原來他們的分工是這樣的:大姐和二姐負責去觀察,老人什麽時候死?病到什麽程度,到時候怎樣處理,他們私下要和三姐和哥哥討論。姊妹幾個的觀點高度一致,臭味相投,這幾家人形成了團夥,經常背著我們,去搞聚會,吃吃喝喝,去唱卡拉OK。


      本文標題:誰來伺候媽(25)

      本文鏈接:/content/328558.html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