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網絡文摘散文
文章內容頁

讓愛化作珍珠雨

  • 作者: 陋室獨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20
  • 閱讀9512
  •   清明時節,有舊友回鄉掃墓祭祖,與之暢談,忽提到小學時期的一位女老師,提起她對人的好,不由得激起了我內心潛藏已久的波瀾……

      我自小就伴隨著父親在離家很遠的一座大山腳下的一間小學校裏成長——讀書、生活、玩樂。那時,因交通工具落後的原因(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時興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一個星期才能回一趟家,所以我們,還有學校裏的老師都是寄宿在學校的,盧卓坤老師兩夫婦也不例外。但那時,我父親因爲老是惦記著家,每天下午都是要趕回去,次日淩晨才歸校。

      于是,我們兄妹三人往往就在那學校裏自己照顧自己了,雖說我們都很幼小,但那時因爲住校的老師多,一家幾口,有老有少,聚集在一起,很熱鬧,所以縱使在晚上,我們倒也用不著害怕。更幸運的是,那裏的老師個個對我們都很好。特別是盧老師,她是一位個子較矮小,留著短發,目光慈祥,面容常帶微笑的女老師。她沒有生養,完全將我們兄妹當作她自己的兒女那樣的對待,當我們下午放學玩累了,饑腸辘辘地回到宿舍,突然想到父親已回家,晚飯無人做的時候,盧老師就在她的宿舍門口向我們打招呼了。

      她門前有一棵木瓜樹,自己種的,等到那木瓜成熟的時候,她招呼我們一群小孩子,有自己同事的孩子,有她的學生,還有附近農家的孩童,讓我們拿著長長的木棍子去將木瓜捅下來,看著我們捧著這麽一塊塊黃澄澄的木瓜大吃大嚼的高興勁頭,她在旁邊樂呵呵的。

      後來,我小學還沒有讀完,似乎不知道她去哪了,那時,也許是小孩子吧,對她的突然消失,倒也不覺得有什麽,僅僅就是好奇的問了幾句“盧老師怎麽不見了”而已,但對她的記憶依然留在我的腦海中。

      未曾想到,在我考上本鎮中學讀書之時,居然又見到了她——我的盧老師,原來她是調到中學任教來了,還當上了我初一年級的班主任!

      她對她的學生都很好,對我的關心愛護更不用說了,那時她已有一個養女,叫阿玲,我經常和同學們到盧老師宿舍那裏玩,幫哄著幼小的阿玲,和她一起玩玩具,幫著盧老師種菜、喂雞,說是幫著幹活,其實就是在那裏騙吃騙喝的,吃飽了玩膩了,就借口要回教室學習而開溜了。

      記憶深處,銘刻著這麽一件事……

      那是一個北風呼嘯的夜晚,“老師,在這呢,很燙!”恍恍惚惚間我聽到了一位同學的聲音,接著感覺到有這麽一只溫暖的手撫摸著我的前額,“哎呀,這麽燙,快送醫院!”盧老師輕手地將我從床上扶起來,快速地幫已是燒得昏沈沈的我穿好衣服,用一張毛毯裹著我,背出學生宿舍,小心翼翼地扶著我上自行車,又讓另一位男同學同坐在後車架上護著,自己就跳上自行車,載著我們艱難地往醫院騎去。

      醫院在距離學校大約兩公裏遠的一個小山坡上。漆黑的夜晚,在搖曳而微黃的電筒光的照射指引下,盧老師吃力地蹬著搖晃晃的車子,寒風呼嘯,冬雨蕭瑟,道路泥濘……

      第二天,天微微亮,我睜開眼,望著蜷縮在病床邊打盹的老師,望著老師身上那麽一件單薄的衣服,聞著身邊飯盒子裏透出的肉粥的香味,感激的淚水不斷地湧了出來。

      之後,走過高中,上了大學,此段日子的假期,我都是回老家,再也沒有踏入過中學一步,也就不再見過盧老師了。

      大學畢業之後,我被分配回到家鄉的中學任教,興奮地踏進校門,卻已是物是人非事事非了,見到了盧老師的愛人何老師和她的女兒阿玲,從他們的口中知道盧老師已在前些日子去逝了,忽然間一股濃濃的悲傷湧上心頭……

      我記得,那時,我突然有一個到她墳前好好哀悼的念頭,但出于種種非我的原因,最終放棄了,至今我也不知道她身處何方。

      蕭蕭春雨,寒意依舊,遙望遠山,種種的傷感油然而生,死者已逝,記起她的好,無以感恩,僅憑我們一生的記憶。寫下此文,謹以追悼我心中的女神——尊敬可親的盧老師,並冀自己以及我的學生們能延續她的愛!

      本文標題:讓愛化作珍珠雨

      本文鏈接:/content/328492.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