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百味人生隨筆小紮
文章內容頁

一縷思念寄亡靈·鍾逸人

  • 作者: 鄧三君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19
  • 閱讀11438
  •   2016年10月10日晚上九點多鍾,我接到鍾逸人的侄兒發來的家庭訃告:尊敬的領導和長輩,您好!家父鍾逸人因病醫治無效,于2016年10月10日上午11時23分在惠州逝世,享年75歲。定于2016年10月12日上午8時30分在惠州市殡儀館安順堂舉行告別儀式。子女:鍾絢、鍾晖叩首。接到信息,我十分驚訝。我知道鍾逸人最近幾年身體不好,但是沒有想到他走得這麽快。

      1995年10月我被惠州市工商局引進,任《惠州商報》副總編,在沒有引進張衛平之前,惠州商報的編務工作基本上都由鍾逸人負責。我正式到商報上班的第一天,局長杜廣福與我進行了一次談話,離開他辦公室的時候,他對我說:那商報今後就交給你了!在此之前,他與我亦談過商報的情況,包括人員構成及發展構想。我知道在商報有鍾逸人這樣一個特殊人物。他當時的身份是惠州市文聯主席,以前是惠州日報的社長兼總編輯。當時商報社的領導班子組成是:社長杜廣福(局長兼),總編輯鄧榮鷹(副局長兼),副社長魏偉芳(辦公室主任兼),副總編輯葉秉智(消委會秘書長兼),只有鍾逸人算一個全職的顧問(他基本不到文聯上班),很多事情基本上都是由他和魏偉芳、葉秉智說了算,他們形成了三角關系。局辦公室魏主任帶我到編輯部,商報中層以上的負責人都在編輯部等待與我見面。這次,我第一次見到鍾逸人。他一頭花白的短發,說話慢條斯理,顯出一種久經世面的老練。事後,他與我單獨談了報社的情況,並送給我一本他寫的人物傳記《電話大王張濟時》。這本書,我看了一些,但是並沒有看完。一是因爲工作忙,初來乍到,總想爲單位多幹些事情,以報答領導,當時給我分配的房子又正在裝修,因此忙得不亦樂乎;再是,雖然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鍾逸人的文字,很有興趣,很想知道這位顧問的功力。讀著讀著,感覺文字的黏度不夠,缺乏吸引力。有了在商報的交集,我與鍾逸人亦算是同事。我叫他鍾總,他叫我鄧總。開始相處得還算不錯。時日一久,我發覺他有一個毛病,“老婆是別人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只要是他寫得文章,就得上頭版或頭條,包括他寫的評論。我們知道,評論不是不能上頭版頭條,但是必須是重大事件和在重要的時點。就像很多黨報發社論,就是發頭版頭條。但是你不能自以爲寫得好想上就上。有很多人說鍾逸人是寫經濟評論的高手,我讀了他在商報發表的許多文章,可以說有些提法是很好的,譬如說,在企業的成長與發展方面,他提出“要靠自己的骨頭長肉”,警示企業不等不靠,積極作爲。但是他的有些文章,就是在書齋裏做出來的,提概念,喊口號,搞提法,很難說與實際相符。爲此我們有些不同意見。我一直認爲,一個沒有經營企業的人給企業把脈治病,能治好企業的疑難雜症除非他是神。雖然他對有些領導的作法很反感,其實,他自己就是在以官樣的行爲和習慣在辦報。就像我們有的領導,一會兒在金融會議上作重要指示,爲金融領域發展指明了方向;一會兒在房地産議案上作重要批示,爲房地産發展點明了航線;一會兒在外交會議上作重要講話,爲世界外交做出了重大貢獻。我想,世界上有這樣全能的人,那就應該不是人了。另外,我是一個很厭惡搞“階級鬥爭”的人,不喜歡拉幫結派,討厭不擇手段,投機鑽營。對人對事,都以指標和效果說話,不因親而寬寵,不因疏而嚴苛。可以這樣說,在商報與鍾逸人的關系,除了工作,我們沒有更多的聯系。商報撤銷後,他長期在《惠州房地産雜志》做顧問,說是顧問,其實也與在《惠州商報》一樣,編務上看得出都是他做主。我看過他送我的房地産雜志,整本雜志幾乎三分之一強是他的文章。盡管他說別人沒有文章,但是作爲一位顧問,你就是要給服務的單位作指導,培養人才,建立專家團隊和作者隊伍,而不是樣樣都是自己來。我想這與他的自戀情結有關。如他有很多筆名,其中一個叫“余人秀”,我沒有看到過他對自己這個筆名的解釋,我理解他的意思是“我就是人中最優秀的人”。

      倒是在他退休后,我们联系开始多起来,尤其是我帮曾志平推出《六如轩》的小說在全国打响后,他才返身过来重建我们的关系。一次,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出版了一本书,要开一个研讨会,地点是江北江畔花园的新豪靓汤餐馆。我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了许多人。这哪是开什么研讨会,书已经出版了,应该算一个庆祝会更贴切些。回来,我很快读完了这部小說,我惊奇地发现,这部小說应该是钟逸人迄今为止写得最好的一部作品,不论是故事的演绎,还是小說的语言,以及小說给读者带来的思考,可以说,在惠州的长篇小說里,综合来看,他的这部小說应该达到了最高水平。可惜不足的是小說的书名很失败,像个地摊上的通俗册子的书名。我把想法告诉他后,他很同意我的观点。他说,三君,那你帮忙起个书名。这时他不再喊我邓总了,这样的称呼就让我们的关系显得亲切多了。我与他商量:那就叫《县委书记和他的秘书》吧?他一听大为高兴,说,好,这个书名好!不多久,他来电话说:听说阍诒本┪难τ信笥眩纯茨懿荒馨盐艺馄≌f在公开的杂志上发表?我说俏沂允浴>阜苷郏沼谠凇妒贝ǜ妗ぶ泄ǜ嫖难А2014年第10期发表。由此,我们的联系更加紧密起来,2014年以后,他就比较频繁到我的办公室来交流信息和意见。我发觉他还是放不下很多事情,一边说他要辞掉作协的顾问,一边又说作协不愿意他辞去顾问这个职务,他说可能是作协不愿意他离开吧。后来,对于作协换届的事,他征求我的意见,我亦毫不保留地提出了我自己的看法。我说谁当作协主席起码要从三个方面来甄选:一看文学成就,这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获得的奖项;二是职称和会员级别;三是作品的影响力。二看领导策划能力。这也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公信力;二是策划力;三是活动力。三看资历。这就要看行政级别。他从我的这三点中看出了我的态度,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还就新增一位女性副主席,专门给我来了邮件,谈了他的看法。我没有回复。关于谈到我的事情,我说,很感谢道华兄的抬举,推举我做了副主席。其实,在任期间,我几乎没有参加过作家协会的活动,下来我也不打算再做了,没有公开的原因是几篇文章的问题,被纪检部门请去喝茶,我怕连累文联和作协。其实,为此事振尧兄亦找过我,我估计是代表作家协会某些人的意思而来。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官瘾的人,作家协会不过是个社团组织,要是想当官,我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当官的机会很多,都被我主动放弃,这是我的世界观和对中国社会的认识所决定。通过几年的接触,我发觉虽然钟逸人说话的语气温和了许多,对我的看法有了重新的认识,但是他“爱管闲事”的习惯并没有改变。那种“存在感”像一个无形的魔爪,始终拽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显然,这是对健康不利的。当然,往好的方面说,他始终在为惠州的文学事业呕心沥血,直至奋斗终身。

      現在,我的博客裏仍然保留有這樣一段話:

      10月10日接到钟逸人先生的侄儿来电,告知钟逸人仙逝,我十分震惊。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他的年龄并不算老,而且近几年,我们交往算是较频繁。他曾将他的《魂断九连山》给我,说想改一个书名(他说有人说这个书名像一个破案小說名),我看完全书,给他起了一个书名《县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他认为很好,于是在《中国报告文学》全文发表时,就用了这个标题。我与钟逸人先生同事数年,私下交往并不多,但是他退休后,尤其是近几年,他与我有过一段时间的频繁交集,他多次到我的办公室来交流情况,大多是通过邮件来往。他的突然故世,让我大为惊讶,因工作之故,不能参加送别仪式,特撰挽联一副,以表哀悼:

      驚悉鍾老逸人先生仙逝,十分悲恸。工作之因,不能參加送別儀式,特致挽聯,憑吊!

      逸義刻羅浮濤濤東江翻滾如淚長湧;

      人仁镌南昆滾滾湯泉氤氲似情永恒。

      ——逸人永恒

      鄧三君于 2016年10月11日晚22时40分

      轉眼間,鍾逸人先生離開我們近四年了,但願天堂沒有文學,而是有一個親情甜蜜,美好溫馨的家園。  

      2020.7.17.22:40.于聞之居

      本文標題:一縷思念寄亡靈·鍾逸人

      本文鏈接:/content/328470.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