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百味人生隨筆小紮
文章內容頁

一縷思念寄亡靈·張衛平

  • 作者: 鄧三君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19
  • 閱讀11460
  •   我是1994年2月沒有經過組織的允許先到了惠州。武生智給我說:三君,你到南方來吧,這裏沒有什麽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很適合你這樣的人發展。武生智原來是荊門市作家協會主席,于1992年就到了惠州。我來到惠州,就在惠州市政府經濟協作辦公室主辦、武生智任主編的《大惠州》雜志社任編輯部主任。年底,在武生智的督促下,經協辦給我簽發了正式商調函。我回到報社辦調檔,毛華社長不計前嫌,給我開了“放行條”。因爲在1994年年底,我春節剛剛回到家的第二天,就接到毛華社長打到家裏的電話,他說:三君,你還是回來吧,報社正需要你們這樣的人才。他說,杜賢榮的評論,吳成義的新聞,你的文藝,這三駕馬車就可以在荊門日報幹一番事業。說老實話,我倒是被毛社長的這番苦心所感動。毛社長是一位非常重才的領導,當初複刊後的《荊門報》改成《荊門日報》就是在他的任上實現的,不重視人才,集聚人才,那是難以辦到的。同時我也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實幹者,並不是什麽人才,他這樣看重,真讓我覺得這種知遇之恩,難以報答。經過左右思量,再加上我對社會已有的認知,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在地理位置和生存空間上來一個突破,最終還是辜負了他的期望。

      調到經協辦後,陳志剛主任給我們畫了個大大的餅,說江北25號小區是給我們的住宅區,房子大把的有。我們去看了幾次,經過一段時間後,居然沒有動靜,紙上的燒餅總難解決現實的饑餓。當時機關工資低,再加上我們調來,只有指標,沒有財供,需要單位自己解決經費。在這種情況下,經朋友介紹,我到了《現代生活報》,不到半年時間,我從普通編輯做到第一副總編輯。1995年10月,惠州市工商局引進人才,想把《惠州商報》辦成全國性的報紙。我被人推薦,最後有幸被選中。那年,我剛剛過了人生中的36歲的結巴,應該要走一點好運了。市工商局不僅給了職務,還分了一套137平方,外帶一個車庫的住房。局長杜廣福對我說:你看,你的待遇比我都好。我都只住80多平米的房子。平心而論,無論杜局對幹部員工多麽冷酷,我看不習慣,但這點我得感謝他,如果不是他當初給的待遇,我還不知道往哪個方向發展。就像扣扣子,扣錯了一粒,下面的全部都得扣錯。第二年,局裏又從《青海日報》引進了張衛平,他也得到與我同等的待遇,他的房子是903,在我的樓上。

      衛平在《青海日報》是一把寫新聞的好手,經常獲獎。來《惠州商報》後,原則上他負責新聞,我負責經營。衛平擅長時政新聞、經濟新聞寫作,作重深度報道。來惠州後,在商報組織出産了許多好新聞。如對綠雅飲料系列的報道,對橋勝集團的宣傳等,都贏得了廣泛的社會影響。衛平個子高大,長得帥氣。他性格耿直,不善吹噓,平時不大言語,但酒後卻極度宣泄。在家平時話不多,老婆有什麽怨氣牢騷,他都聽著,酒後就會爆發。我的樓上一旦傳出叮鈴乓啷聲,我就知道,衛平又喝高了。大西北的人喜歡喝酒,衛平喝酒要麽不喝,喝了就難以控制,一直要喝下去,雖然不倒,其實早已醉了。有一次,他喝酒後開摩托車回家,居然開到了東莞。還有一次喝酒開摩托帶著謝茹,沖到了溝裏,他弄成了骨折,謝茹的臉部大面積破傷。我帶著孩子到醫院去看望他們的時候,小女兒居然被嚇得哭了起來。我有時說衛平,喝酒不要這麽猛。他說,嗨,我們在青海喝酒,喝了一家到另一家接著喝,哪像這樣小家子氣。吃手抓(即手抓羊肉),喝白酒,那才過瘾!衛平是一個性情中人,愛打不平。有一次,我寫了一個《十步不同天》的報道,是寫兩家挨在一起的商場不同的經營作風與對顧客的不同態度,報道采取兩家對比的方式,一褒一貶,一揚一抑。被抑被貶的一方看到報紙後,鬧到編輯部來,衛平據理力爭,把對方狠狠教訓了一頓。

      1999年7月,《惠州商報》撤銷,衛平去了《惠州日報》。其時,我與衛平的哥哥衛疆和他的父母都成了通家之好。一天,我寫了一篇《張兄藏石記》短文,全文僅300字,因寫的是我們共同的一位朋友,我通過短信發給了他,他居然在《惠州日報》文藝版上發表了出來。他說,鄧總,原來還真沒有留意,你的古文功底這麽好。在商報期間,我因爲分管經營,少有寫稿,大家對我的文字並不了解。

      衛平古道熱腸,樂于助人。1999年,張建中內部承包了《惠州廣播電視報》,請衛平去當顧問,運作了一段時間後,起色不大。衛平就向建中推薦我。其時我正因爲一個職位的問題不想在單位裏幹了,把關系挂在局屬下的一家單位自己去開廠。那段時間,正是我經濟最爲拮據的時候,雙胞胎出生不久,家裏的開支增大。衛平介紹的這個顧問,我每周只需要去兩個半天的時間,每月給我2000元的傭金,幫我解決了生活上的極大困難。而廣播電視報因爲我的來到,在人員分工和版面功能上進行了全面調整,社會影響和經濟效益都有了十分明顯的提高。

      衛平到惠州日報開始在要聞部做編輯,後又與黃敏搞了一個深度報道組。再後來,他去了廣告部,做副主任。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就覺得惠州日報對衛平的這個安排極爲不當。我就想,衛平是一位新聞方面的專才,怎會安排他去做廣告呢?他雖然會喝酒,但是依我看,他與人打交道的能力並不強。況且,他是新聞方面的人才,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啊!有人告訴我,說是報社有意培養他,廣告部主任陳海亭臨近退休,要他接班。聽後,我啞然,依然覺得這對于衛平不是一件好事。當然這都是道聽途說而已。後來聽同是從《青海日報》調到惠州來,現任《惠州日報》的副總編輯于澤說,到廣告部是張衛平自願要去的,他在2004年競爭上崗到廣告部副主任職位。可是,單位用人豈由個人說了算?用人如用兵,派兵設將,統一部署,方可決勝一戰。

      2004年,剛剛過完年,日報廣告部找我借面包車,說是到深圳去談一單廣告,要去的人多,免得開那麽多的車。就在這天,衛平出事了。從深圳回來,他們把醉酒的衛平欲扶上九樓家中,可是好幾個人都搞不掂,他的身子板發硬。這才有人建議把他送到了第三人民醫院。其時我早已搬出工商局住宅樓了,當我知道此事後,第二天便趕到三醫院去探望他。他躺在一個架子床上,鼻子通了氧氣管子,眼睛睜著,但沒有絲毫知覺。後來三醫院要他轉院,又轉到中心醫院,再轉到廣州醫院。後來說他已經成了植物人。事後知道,他們是到俊峰豐田深圳總部去談2004年的全年合同,廣告額100多萬。老板張斌安排了兩大桌接待他們。據說喝的是五糧液酒。衛平是個爽人,又出任副主任不久,在酒桌上自然要沖鋒陷陣,說是他喝的酒最多。在回來的路上,他就抈在後排。我個人估計是食物沒有吐出來,倒回堵塞了氣管,致使大腦缺氧窒息。曾在歌舞廳喝酒過量的金寶集團總裁向東就是這樣窒息身亡。

      衛平轉到仲恺協和醫院(現中信醫院)後,我去看望了兩次。在救治衛平,報社亦盡了最大的努力,先後花去300多萬。醫務人員的救治和朋友們的祈禱,最終沒能挽留住衛平走向天堂的腳步。那年,他才41歲。白發人送黑發人,這是對他的父母是多麽大的打擊。從此,我每年過年或是九九重陽節前後,都要去看望他住在龍豐的父母。這些年,兩位老人亦漸漸走出了痛失親子的陰影。年前,老人要出本書,請我寫序,我知道老人的心情,畢竟他已是八十三四的人了。他痛愛子女,痛愛老伴,痛愛生命。他想把自己的人生思考存留于世,啓示後人。我便爲老人寫了《文貴于金耄耋知——寫在張久武先生詩集付梓之際》兩千余言的文字,亦算作替衛平爲他父母敬獻的一點孝心。

      2020.7.15.17:15.于三君工作室

      本文標題:一縷思念寄亡靈·張衛平

      本文鏈接:/content/328467.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