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校園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內容頁

他打開了我向陽的窗子

  • 作者: 喬子木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15
  • 閱讀13342
  •   我之所以呆在原點,是因爲那個說不定會回來找我的人,于是自己不敢走遠,一等便是好多年。

      再見到阿白是八年後,如果不是我們在一個鎮子,不是這次疫情的影響,可能我們始終不會再見面。這就像我高中時對鄰班的一個男孩子有好感,但是卻很少見到他一樣。如果不主動去制造機會,哪怕鄰班都是很難見到的!阿白初中畢業後選擇了職業學校,我選擇了普通高中,伴隨那一年栀子花開的歌聲,我們就各奔東西了。當然了,最難過的人是我,但這已經是後話了!

      阿白不是情場高手,讓他做了我的初戀不是我的初衷,但是好像除了選他我也無人可選。倒不是我挑剔,而是他們挑剔!當時初中剛開始,我就瘋也似的長了很多痘痘,我只能留很長很厚的劉海,但是滿臉痘痘依舊遮不住啊!因此我幹什麽都小心翼翼,害怕和別人對視,也害怕別人盯著我看。我對什麽活動都不感興趣,因此每天幾乎不離開座位。我的座位靠後,我倒挺開心,這樣能避著別人的眼光。

      阿白是名副其實學習不好,也是後幾排的學生,每次上課就睡覺,老師卻還老叫他,他不會老師就讓同桌起來答,于是每次問他我都有表現的機會。我內心真是痛苦呀!有時候我恨不得這個同桌有一天永遠消失,這樣我就再也不用站起來回答問題、伴隨那麽多眼光了。可是這個想法剛産生就被我制止了,因爲每次幫他答完問題,他都會因爲感謝我而給我買一個禮拜的早餐。這樣下來自己省了很多錢,後來倒希望他能夠天天被提問!

      有一次阿白問我,怎麽什麽問題都難不住我。我說,誰都能跟你比?什麽都不會!他笑了笑沒有說話,等笑完了才掏出一張紙條,問我紙條上的英文是什麽意思,讓我教教他。我瞅了一眼覺得很簡單就告訴他了,看他一臉得意的樣子,我才明白我自己被他耍了。我追著他滿教室打,兩個人目空一切,好像全世界就只有我跟他。大概從那時候起,我才有點自信跟別人一起玩了。好像大家並沒有介意我滿臉痘痘,也沒有人因此而嘲笑我,不跟我做朋友。

      他的出現打開了我向著陽光的窗子。後來我突然被老師調到前排,剛開始跟他離那麽遠還有些不適應,但是後來我就慢慢忘記跟他坐在一起的時光了。依舊不變的是,我依舊吃著他的早餐,即使我早就不用替他回答問題了。我不知道那代表著什麽,反正他買我就吃。這樣的日子也持續了好長時間,以至于我都當作理所當然。我後來才發現他總是坐在我斜對面的後排,每次不是斜對面的時候他就找同學換,而同學也非常樂意跟他換。

      初中过去三分之一的时候,那个暑假,他说要去网吧顺路坐一下东风车?于是那个夏天他骑着破自行车拼命般地将我送到了家门口。之后他掏出一张纸条,塞在我手里低着头说:我走了才能看。鬼知道他的字条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字被晕染的根本看不清。还好,我凭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愣是给猜着了。那是他曾问我的一句英文,很俗气但是能表达自己的心意:I Love You。就在那个夏天他成为了我的初恋。

      然而假期結束,我就讓那段戀情也結束了。我怕被老師和同學知道,也怕別人的流言蜚語,所以我選擇了結束。早知道我的害怕是多余的,我就將阿白繼續收入囊中了,唉。之後的日子,我的桌子上沒有一來就能看到的早餐,也看不到他換去斜對面坐了。他似乎上課更安靜了,上課除了睡覺還是睡覺,下課也還是那樣。有幾次我都好想勸勸他,可是想想還是算了,他也不是第一次才那樣。于是我跟他幾乎是反目成仇的那種,誰也避著誰。

      初中三分之二的日子,他向著陽光的窗子因爲我而緊閉著。後來大家畢業,各奔東西,他的消息就徹底斷了。他後來的情況還是在高中偶遇到的他的朋友阿雲告訴我的。阿雲說:怎麽也沒想到你們最後會搞成那樣……當初他可是爲了你請全班男同學打遊戲一個月,請女生們吃飯一個月,他說你是她女朋友!我們頓時就炸鍋了,起哄成一團,他說你內向,不能讓我們平時起哄,讓我們跟你好好相處。爲此他又多請全班男生一個月的遊戲,女生自然也被多請了一個月的飯。話說回來當時也沒有不好好跟你相處,只是你看起來不好相處,所以……他每次都坐在你的斜對面,應該手機裏留了不少你的照片吧!也不知道後來有沒有給你看……還有個事,你被調去前排也是他去找班主任談的,我們當時幾個哥們都快佩服死他了,一個學渣竟然去找班主任還是因爲一個女生耶……阿雲幾乎是一口氣說完了這些話,我聽了愣了半天,都不知道阿雲是什麽時候離開的。

      “李奕歡,原來你安穩的整個初中都是阿白給你的,可你究竟做了什麽?!”原來即使很努力預習功課,很認真回答問題,調去前排也得有個爲我說話的人!

      阿白讀完中專就工作了,而我還在繼續讀書。這些年沒少聯系他,而他從來都沒有讓我聯系到。

      這次去社區辦通行卡,遇到一個看起來很不錯的男生,爲了搭讪他,我撥開人群,向他走去。

      “你好,可以幫我看看這上面寫了什麽嗎?我有點看不清。”我遞給他一張皺巴巴的紙條。

      有些人無論過多久,都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來。可是,也有些人明明出現在你的視野,你卻因爲他而選擇看不見。

      他將紙條遞給用另一只手牽著的女孩子,我想那女孩兒一定知道那張紙條的故事……

      本文標題:他打開了我向陽的窗子

      本文鏈接:/content/328366.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