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油菜地裏的小男孩

  • 作者: 九滿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03
  • 閱讀5970
  •   四月,故鄉下柴市的油菜花鋪天蓋地,四處像塗了金子的黃色,讓陽光一照,分外惹眼、刺眼和養眼。或是雨水時節,南方漫無邊際的梅雨撲灑下來。穿過村莊的小路,那些油菜地的芬芳直撲鼻孔,讓人對野外産生無窮的向往。而向往卻跑不了太長,因爲油菜地那邊,就是歡騰的藕池河了。

      我喜歡在陽光普照的時刻帶著小黃狗,走在油菜地裏,看蜜蜂在花間飛舞,嘤嘤嗡嗡地亂竄,偶爾掠過我的前額,讓我瞬間有點驚慌失措。那時的下柴市太窮,大人小孩都是饑腸辘辘。但是,田野裏那金色的油菜花,總是給農家一種希望的感覺。油菜花開得越盛,鄉人臉上的笑容就越多:那每一粒油菜花的背後都將是六月飽滿的一簇菜籽莢。從那黃亮亮的油菜花中,仿佛已經嗅到了黃亮亮的菜籽油的香味,那濃濃的花香,帶著絲絲的甜意。

      希望曾是“城裏人”的事,自從國家恢複高考制度後,慢慢也成了我們這些農家子的願望——幾乎每個人都盼望著跳龍門、上大學,離開油菜地,離開田埂,離開鄉村。

      我那時同樣如此。躺在開滿油菜花的田埂上,一個勁地胡思亂想。陽光落在花上,折射在葉上,打在我的臉上,讓我覺得迷迷糊糊的。爲什麽如此貧瘠的土地上,生長出的莊稼竟然如此金黃!于是,我經常爲自己生活在鄉村悲哀,更爲自己的學業不精而自卑失落。但沒有誰在意我的失落,油菜花一年年照舊謝,紫雲英一年年照舊開。我只是伴著田野,打草、扯草、拔草。

      那時,四哥的希望都在田野裏,都在莊稼上。他的目光飛不過田野,像花尖上的蜜蜂,只在意那一畝三分地。而我,雖然也在田野裏,卻總是在斑駁的陽光下,幻想著會有奇迹,考上大學,走進城市。

      村子裏偶爾走過的“城裏人”,就讓我在田野裏踮起腳尖張望,在一絲羨慕之中,看到那些人穿著光鮮的衣服,在陽光與黃色的田野中晃眼,于是,我開始自卑,頭便慢慢低下去,看自己的腳尖。那時我還光著腳呢,小黃狗從我腳邊沖過去,對我不屑一顧,連叫的欲望也沒有。

      我用力咬緊一草根,我們把它叫作絲麻草——根甜甜的——我坐在油菜田裏,看著金黃色的花把我覆蓋,一邊幻想未來的時光,期待過城裏人的生活,娶一個都市美女,錢,可以隨性地花。但我知道,這純屬胡思亂想,這些幻想,如果躥出了油菜地,讓我四哥知到,多半要挨他的耳光。一切不合實際的行爲,在四哥那裏的收獲只有一種:耳光。

      我不喜歡待在鄉村。那時鄉下的人真多,人們在田間勞作,鋤草,施肥,也在旱地裏播種黃豆。種植黃豆的地方,斷然不會使用口糧田的。于是,房前,屋後,溝渠邊,池塘邊,甚至田埂的兩旁,都是滿滿的黃豆。村莊裏沒有一塊閑地,也沒有一個閑人。

      放學後,我們不是被大人們趕到地裏打豬草,就是扯田地裏的野草。我多半是打豬草,我家的豬要靠我喂呢。飼料不夠,我放學後便要到地裏打野草了。那時我認識各種各樣豬們喜歡吃的野草,因此每年都把豬喂得又肥又胖。我們家的豬對我有感情,每天我回到家,它便跟在我身後轉悠,哼哼唧唧的,友情不亞于小黃狗。我也舍不得它,以至于它出欄時,我都要撕心裂肺地哭。

      那時鄉村大人的脾氣非常暴躁,我四哥尤甚。他對我一不滿意,耳光便飛過來。在我童年時期,他的眼裏對我全是敵意,似乎他找不到老婆也是我的錯。只要我偷一點懶,或者在油菜地裏胡思亂想一會,被四哥發現後便有耳光飛來。我像油菜地裏驚飛的鳥一般逃竄,委屈的淚水只有對著小黃狗流淌。我羨慕樹頭上的小鳥,它們可以飛過田野爬上樹梢隨意歌唱,而我,卻始終看不到絲毫飛過田野的希望。

      在油菜地裏待的時間長了,我也喜歡上了金黃色。金色的夢和黃色的希望漫無邊際地生長在我的心頭。我曾對四哥誇下海口,總有一天我會走的。四哥不信,罵我說大話,而母親總是護著我。記憶中,她總是在竈前竈後忙碌,總有做不完的家務活。父親死的早,家裏的條件又不好,母親的眼裏總是盛滿了憂傷。這讓我覺得偶爾路過村莊的風,也帶有憂傷的氣息。于是故鄉的樹,雖然一片又一片的,與這原野裏的金黃相比,卻顯得那麽暗淡。

      故鄉的小孩們一撥撥地像油菜一樣瘋長,一茬茬地很快長大成人。金黃色的田野,便成了村莊的希望。收成的好壞取決于天氣,而大人們臉上的陰晴取決于脾氣。四哥喜歡動手不動口,所以我得在油菜地裏多消磨一些童年時光。我有時也與村子裏的孩子在油菜地裏玩,在田埂上嬉鬧追逐。這時候,我才有機會自我陶醉,無限地放松,抑或幹脆躺在田埂上睡覺。直到母親將飯煮熟,站在門口呼喊我的乳名,我才從黃梁美夢中醒來,回到無比饑餓的現實當中。

      經過連滾帶爬的努力,上世紀八十年代,我終于掙紮著離開了田野,來到曾經無限憧憬的城市。城市除了金色的飾物,看不到一點活生生的金黃色。我要離開鄉村的夢徹底地實現了,但也丟掉許多金子一般寶貴的東西。遠離了故鄉的油菜地,我的生命似乎成了一條斷流的河,一塊荒蕪的田地。只有油菜花,以及村莊裏那些與油菜站在一起的風物,才能讓我的生命保持長久的幸福和豐盈。

      那些與我一同在油菜地裏玩遊戲的孩子,也四散于八方,每個城市都有他們的足迹,我們不再在故鄉遇到過。有好幾次回到故鄉時,我站在熟悉的田埂上,聞著油菜的花香,看到蜜蜂仍在花間飛舞,看到老黃狗不離左右,突然便落下淚來。我問自己:爲什麽有的時候,人類還不能像一條狗那樣忠誠,不能像蜜蜂這樣執著地去愛呢!

      本文標題:油菜地裏的小男孩

      本文鏈接:/content/327913.html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