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金瓶梅裏的經濟學——從行頭看經濟

  • 作者: 春風楊柳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6-24
  • 閱讀2871
  •   人類本沒有衣服,當經濟發展,文明進步,文化繁榮到一定階段的時候,才開始尋找衣服,進而制造服裝。衣著最初只是保暖護體的物品,進而成爲地位的象征,身份的體現,經濟實力的展示品。

      《金瓶梅》裏有關人物的服裝,一多一少,一優一劣,一精一粗,一豔一淡無不體現經濟實力和社會地位。

      行頭體現經濟,最典型的是西門慶、潘金蓮和陳經濟。

      先看看西門慶的行頭。

      當西門慶還是一個商人時,衣著雖然華麗,但不顯赫。他頭上戴著纓子帽兒,金玲珑簪兒,金井玉欄杆圈兒;長腰身穿經羅褶兒;腳下細結底陳橋鞋兒,清水布襪兒,腿上勒著兩扇玄色挑絲護膝兒;手裏搖著灑金川扇兒,就是一個浪蕩公子哥。

      西門慶靠送禮蔡太師當了提刑官,就不再是商人行頭,于是找來裁縫做官服,一條犀牛角並鶴頂紅腰帶用了100兩銀子。平時的官服由書童和玉箫專門保管。一天,玉箫告訴書童,爹今天不穿這一套,要穿玄色匾金補子,系布圓領,玉色襯衣穿。

      上下班,西門慶騎的是高頭大馬,鳴鑼開道。穿青絨獅子補子,白绫襖子,忠金緞巾,貂鼠風領,腰帶纏身,皂鞋棕套,可謂榮華富貴,威風凜凜。

      第一次私會林太太,西門慶精心打扮了一番。林太太悄悄從房門簾裏觀看,見身材凜凜,話語非俗,一表人物,軒昂出衆。頭戴白緞忠靖帽,貂鼠暖耳,身穿紫羊絨鶴氅,腳下粉底皂鞋,上面綠剪絨獅坐馬,一溜五道金紐子。就是個富而多詐奸邪輩,壓善欺良酒色徒。

      西門慶升爲掌刑正五品後,進京朝觐皇上,何太監請客,又送給他一件飛魚綠絨氅衣。何太監借機炫耀了一番,這是昨日萬歲賜他的蟒衣,不僅價值連城,更顯地位顯赫。

      西門慶心知肚明,回清河後,如此仿效到處炫耀。一次喝酒桌上,西門慶特意穿上青緞五彩飛魚蟒衣,張牙舞爪,頭角峥嵘,金碧掩映,讓應伯爵嚇了一跳,喝彩不止。

      西門慶第二次會林太太時,白绫襖子,披上天青飛魚氅衣,粉底皂鞋,十分綽耀。行頭不僅成爲西門慶當官的資本,也成爲他嫖娼的資本。

      西門慶死後,飛魚衣不知道哪去了,那些名貴的腰帶一條也沒有帶走。

      潘金蓮一生可謂跌宕起伏,先是張大戶姘頭,後是小商人的妻子,後成爲西門慶的小妾,最終被吳月娘給賣了,又回到奴婢的位上,她爲了爭奪華麗服裝而死無葬身之地。

      她九歲賣在王昭宣府裏,習學彈唱,就會描眉畫眼,傅粉施朱,梳一個纏髻兒,著一件扣身衫子,做張做勢,喬模喬樣。這時她的衣著十分簡陋。

      成爲武大郎的老婆後,經濟條件改善,頭上戴各樣裝飾品,衣著也有所講究,但並不華麗。毛青布大袖衫兒,褶兒又短,襯湘裙碾絹绫紗。通花汗巾兒袖中兒邊搭刺,香袋兒身邊低挂,抹胸兒重重紐扣,褲腿兒髒頭垂下。往下看,尖趫趫金蓮小腳,雲頭巧緝山牙,老鴉鞋白绫高底,步香塵偏襯登踏。

      潘金蓮成爲西門慶的小妾後,今非昔比,鳥槍換炮,一身行頭就大不一樣了。第一次見吳月娘,上穿沈香色綠綢雁銜蘆花樣對襟襖兒——白绫豎領,妝花眉子,溜金蜂趕菊紐扣。下著一尺寬海馬潮雲羊皮金沿邊挑線裙子,大紅緞子白绫高底鞋,妝花膝褲,青寶石墜子,珠子箍。

      潘金蓮害死了李瓶兒,除掉了情敵,心情格外舒暢,一身行頭展示經濟地位的提升。上穿黑青回紋錦對襟衫兒,泥金眉子一溜褰五道金三紐扣兒;下著紗裙,內襯潞綢裙,羊皮金滾邊,面前垂一雙合歡鲛绡帶,下邊尖尖趫趫錦紅膝褲下顯一對金蓮;頭上寶髻雲積,耳邊帶著青寶石墜子,打扮如粉玉琢一般。

      此時的潘金蓮自以爲與李嬌兒、孟玉樓等小妾在行頭上可以平起平坐了。一次,吳月娘帶幾個小妾到娘家赴宴,突然下雪,吳月娘令小厮回家拿皮襖,月娘、李嬌兒、孟玉樓俱是貂鼠皮襖,唯獨潘金蓮沒有。一貫爭強好勝的潘金蓮非常懊惱,方知經濟實力仍然無法和她們相提並論。直到李瓶兒死後,金蓮避開吳月娘,直接向西門慶要了李瓶兒的皮襖。惹惱了吳月娘。

      一天早上,吳月娘睡在床上借做夢事由告訴西門慶,夢裏潘金蓮見我穿李瓶兒的大紅絨袍兒,劈手奪取,與我罵嚷起來。西門慶勸道,自古夢是心頭想。不要緊,明日,我給你做一件新的。

      一件皮襖,滿足了潘金蓮的虛榮心,但她蔑視吳月娘主婦的地位,挑戰月娘的財政大權,讓月娘恨之入骨。以至于在西門慶死後,吳月娘無情地將潘金蓮掃地出門。潘金蓮再也穿不上那件心愛的皮襖。

      在西門慶家族裏,妻妾們的服裝不僅做工用料講究,而且價格高昂,因此做衣服的大權是他直接掌控的。

      喬大戶娘子宴請吳月娘、李嬌兒、孟玉樓等,西門慶爲了顯示其豪華,爲衆妻妾做行頭,一共30件。先裁吳月娘的:一件大紅遍地錦五彩妝花通袖襖,麒麟補子緞袍兒;一件玄色五彩金遍地葫蘆樣鸾鳳穿花羅袍;一套大紅緞子遍地金通袖麒麟補子襖兒,翠藍寬拖遍地金裙;一套沈香色妝花補子遍地錦羅襖兒,大紅金枝綠葉百花拖泥裙。其余李嬌兒、孟玉樓、潘金蓮、李瓶兒四個,都裁了一件大紅五彩通袖妝花錦雞緞子袍,兩套妝花羅緞衣服。孫雪娥只是兩套,沒有其他袍兒。從做服裝可以看出,西門慶的妻妾經濟地位分爲三個層次。

      西門慶回請喬大戶等衆親友娘子,讓春梅、蘭春、迎春、玉箫四個丫鬟餐廳服務,爲了顯示富有,給四個丫鬟連帶西門大姐做新衣,每人三件,唯西門大姐和春梅是大紅遍地錦比甲兒,並且多一件衣服,其他三人是藍綠色。可見服裝的顔色也顯示卑賤高低。

      陳經濟因受楊戬一案的牽連,躲進嶽父家。盡管是寄人籬下,但西門慶沒有兒子,對他寄予厚望的,自然吃穿不愁。身著绫羅,腳踏皂靴,頭戴氈帽,手拿汗巾,逍遙惬意。

      這個見女人是命的女婿竟然偷起了小嶽母,西門慶死後,陳經濟與潘金蓮的私情敗露,被吳月娘趕出了家門。因爲吃喝嫖賭,不務正業,上當受騙,逼死西門大姐,吃了官司,淪爲乞丐。原來一身耀眼的行頭早已無蹤無影。

      陳經濟父親的朋友王宣,發起善心,見他身上單寒,拿出一件青布棉道袍,一頂氈帽,又一雙氈襪棉鞋。又給一兩銀子,500銅錢。吩咐,做些小買賣,也好糊口過日子。沒有兩天,陳經濟花光銀子,又將棉衣輸了,襪兒也換吃了,衣褲也沒了,依舊在街上討吃。

      王宣不忍心,再次給他一條袷褲,一領白布衫,一雙裹腳,一吊錢,一鬥米,讓他做小買賣度日。沒有數日,陳經濟依舊把錢花光,把白布衫、袷褲輸了。

      當一個人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時候,也就窮到家了。

      王宣最終將陳經濟送到臨清碼頭晏公廟做了道士。

      明朝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衣食住行无不反映等级,服装更有严格的等级规定。补子就是缀于官服上表示品级的图案纹饰。《明史 舆服志三》,二十四年规定公、侯、驸马、伯服绣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杂品练雀等。武官一品二品狮子,三品四品虎豹,五品熊罴,六品七品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马。不仅官员服装有严格的规定,就是农工士商等各阶层的服装也有明确的规定。应伯爵甚至没有资格戴温秀才的方巾小帽。乔大户花钱买义官就是为能戴上一顶有象征意义的官帽子。不过西门庆的补子往往越级,吴月娘、孟玉楼曾经穿麒麟补子,可见明朝中后期服饰控制的不是很严。

      如今觀行頭看財富,已經不是什麽一件難事。但是看衆生的行頭,判斷宏觀經濟走向,卻是一個學問很深的本領。華爾街金融專家丹尼.摩西,每天要坐開往曼哈頓區的早班列車,他對車上乘客的觀察,堪比福爾摩斯。

      丹尼.摩西發現,他乘坐的列車上金融界人士的比例達95%,當列車上的金融人士普遍穿著隨意,低調不引人注意時,說明經濟欣欣向榮。如果人人穿正裝,說明金融業遇到麻煩,投資人開始謹慎。因爲有這種敏銳的觀察力,在金融危機前夕,丹尼?摩西會提前做空華爾街。

      20世紀90年代末,我曾經跟隨一個老領導出訪一個國家,這位老領導,學曆雖然不高,但酷愛學習,博覽群書,善于思考,對問題常常有獨到見解。當他看到這個國家首都,街上穿軍服的人太多,敏銳地說,這個國家經濟發展不快,比例失調。群衆服裝單調,幾近千篇一律,經濟不會很活。我們將信將疑,回國後,查閱有關資料,果然如此,這個國家的GDP多年徘徊,幾乎沒有增長。

      本文標題:金瓶梅裏的經濟學——從行頭看經濟

      本文鏈接:/content/327637.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