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3·小雅·大東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6-16
  • 閱讀12726
  •   「一章」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1」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2」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3」

      「二章」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4」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5」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6」
      既往既來,使我心疚。「7」

      「三章」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8」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9」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10」
      哀我憚人,亦可息也。「11」

      「四章」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12」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
      私人之子,百僚是試。「13」

      「五章」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14」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15」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16」

      「六章」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17」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18」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19」

      「七章」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
      維北有鬥,不可以挹酒漿。「20」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21」
      維北有鬥,西柄之揭。「22」

      《小雅·大東》這首詩的主旨,曆代學者一致認爲是刺周王室的政亂、哀東方諸侯國的困病。《毛傳》該詩小序:“《大東》,刺亂也。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是詩以告病焉。”方玉潤《詩經原始》:“哀東國也。”

      譚國是西周穆王分封的一個子爵小國。據《左傳·莊公十年》記載,譚國在公元前684年被齊國的齊桓公所滅,其時在東周初期,該詩寫在譚國滅亡之前的西周。西周都城在鎬京,各諸侯國均在東方,所以稱爲“東國”。其時王室的統治力量還比較強大,因此,作爲天子的周王就經常奴役東方各國,造成很多東方小諸侯國民不聊生,連上層統治者都深受其害而“困病”。該詩就是在這樣的曆史背景下,由不堪王命的大夫寫成。

      《大東》全詩共七章,每章八句,除了第七章的“不可以簸揚”和“不可以挹酒漿”兩句外,其余均爲四字句。第一章是對古者天子之厚恩的懷念,對其一去不返的痛惜;第二、三兩章是對東人所受的種種困苦的控訴;第四章通過東人、西人境遇的對比,反襯出東人所受待遇的不公平;後三章通過一系列的自然天象,對王政進行了辛辣的諷刺。

      第一章,興。詩篇原文: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

      這一章詩人有感于古者天恩一去不回,因此而潸然淚下,以此表達詩人對現時王政的極度不滿。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這兩句是用主人招待客人時的豐盛菜肴作爲托物起興,表達詩人對心中“古者天子”厚恩的懷念。《鄭箋》:“飧者,客始至,主人所致之禮也。凡飧、饔饩以其爵等爲之牢禮之數陳。興者,喻古者天子施予之恩於天下厚。”簋(guǐ)是一種用來盛裝食物的器具,青銅制或陶制,圓口圓底,有兩個相對的耳或稱爲鋬(pàn)的部件,以便提起或兩人擡起。饛(méng)是簋中食物裝滿的樣子。飧(sūn)、饔(yōng)都是指熟食。棘(jí)是酸棗木,棘匕就是用酸棗木做的勺匙。捄(qíu)是形容棘匕柄長而略有彎曲的樣子。這兩句的第一個字“有”都是用在形容詞前的詞綴,無意義。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這四句用平坦筆直的大路作爲托物起興,表達詩人對“古者天子”所施朝政的贊頌。這種理想的朝政,是在位的君子們所效法而履行、而又爲作爲下民的小人們看在眼中。周道意爲大路。砥(dǐ)是磨刀石,而且是質地比較細的那種磨刀石(質地粗的磨刀石稱爲“砺”)。這裏,砥用以形容道路平坦。“周道”不但像磨刀石那樣平坦,還像射出的箭一樣筆直。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然而,“俱往矣”,這一切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的朝政已經完全不是那回事,而是亂政了。想到這些,詩人情不自禁地慨然而歎、潸然淚下。睠(juàn),《毛傳》解釋爲“反顧也”,意爲現在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潸(shān),流淚貌。《鄭箋》雲:“言,我也。此二事者,在乎前世過而去矣,我從今顧視之,爲之出涕,傷今不如古。”“二事”指一二兩句描述的待客之厚恩,以及三四兩句所說的理想王政。

      第二章,賦。詩篇原文: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
      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在經過第一章的鋪墊後,這一章曆數現時的亂政給東國之人所帶來的種種困苦。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东方的诸侯国无论大小,都不堪周王朝沉重的贡赋,连织机上的丝麻之线都被掏空了。“小东大东”指东方各诸侯国,按《古诗文网》解释“近者为小东,远者为大东”,按朱子《诗集传》解释“东方小大之国也”。而按《郑笺》解释,其含义为“小也、大也,谓赋敛之多少也。小亦於东,大亦於东,言其政偏,失砥矢之道也。”这几种说法都能说得通,本文在这里采用的是《诗集传》的释义。杼柚(zhù zhóu)是织机上的重要部件,《诗集传》:“杼,持纬者也。柚,受经者也。”即分别承载纬线和经线的构件。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人民是如此的窮困,以至于天寒了還穿著夏天的葛屦(葛布做的類似于現代涼鞋的鞋子)。糾糾,纏結貌,大概葛屦是用葛布像編草鞋那樣編結而成,故言。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爲了給周王送去貢賦,輕薄不奈勞苦的譚公子不停在在通往王城的大道上來回跑著。看到國君的公子這麽辛苦,詩人感到心痛。佻佻(tiāo),《詩集傳》解釋爲“輕薄不奈勞苦之貌”,可以理解爲柔弱不耐勞苦。“行彼周行”,第一個行(xíng)爲動詞,行走之意,後面的周行(háng)爲大路之意。

      第三章,興。詩篇原文: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
      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這一章以砍下的柴火不能被水浸泡,否則就會爛掉,以此來起興,表達“憚人”不能再受困苦了,冀望苛政能有所更改,讓東國的百姓舒緩舒緩。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洌然寒氣的氿泉啊,不要浸漬我砍下的樵薪。這兩句是興的表現手法,以興暴虐者周室之幽王,無得稅斂我譚國之民人也。洌,寒意也。氿(guǐ)泉,指泉流受阻溢而自旁側流出的泉水。獲薪指砍下的柴火。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詩人對百姓遭受的困苦而憂傷,以至于不能入睡,連連哀歎“可憐可憐我國的這些困苦之人吧。”《毛傳》:“契契,憂苦也。”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鄭箋》:“庶幾析是獲薪,可載而歸,蓄之以爲家用。哀我勞人,亦可休息,養之以待國事。”

      第四章,賦。詩篇原文: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
      私人之子,百僚是試。

      這一章通過東西之人不同境遇的對比,襯托東人所受王朝壓迫之深。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東國的人民承擔著各種勞役,可是卻得不到任何的賞賜,王上甚至連句勉勵的話都沒有。《詩集傳》:“職,專主也。來,慰撫也。”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而西國(指西周王朝)的人民穿著華彩的服飾。“舟人之子,熊羆是裘。”連劃船、打魚的舟楫人家的兒子,穿的都是熊罴的皮毛做的衣服。“私人之子,百僚是試。”甚至連給別人做家奴的人的兒子都能有官可做。《毛傳》:“私人,私家人也。是試,用於百官也。”舟人、私人,均爲西國的低賤之人,而這些人的兒子都比東國之人享受到更多更好的待遇。因此,《鄭箋》雲:“此言周衰,群小得志。”

      第五章,賦。詩篇原文: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這一章開始的後三章,詩人對王政的種種亂象進行了無情的諷刺,《詩經原始》該詩眉批對此給予了高度評價:“五章以下大放厥詞,借仰觀以洩胸懷積憤。與上‘杼軸’、‘酒漿’等字若相應若不相應。奇情縱恣,光怪陸離,得未曾有。後世歌行各體從此化出,在《三百篇》中實創格也。”這裏的“大放厥詞”是暢所欲言之意,不是我們通常所理解的貶義“胡說八道”。

      按《毛傳》、《鄭箋》之說,前四句諷刺周王任人不當,用爲官者,不能盡其職,也沒有相應的才幹,以致官員素餐其位;而按朱子《詩集傳》,前四句是諷刺西人不但認爲東人之貢是天經地義之事,而且對其所貢毫不吝惜。《古詩文網》贊成朱子說。鄙人認爲兩種說法皆可,前者是對王政不正的鞭撻,後者是對西人傲慢的譏刺。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毛鄭說:給人酒喝,而那人卻不以這個酒是瓊漿,即對別人所贈不以爲然,以比周王任人爲官,其人卻不把官者職責當回事,不曾盡職。朱子說:東國之人將酒貢賦給西人,而西人根本就不覺得這是好酒。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毛鄭說:那些爲官者佩戴著鞙鞙然美玉,卻沒有瑞玉般的特質和才幹。《鄭箋》:“佩璲者,以瑞玉爲佩,佩之鞙鞙然。居其官職,非其才之所長也。徒美其佩,而無其德,刺其素餐。”朱子說:東人將視爲祥瑞的佩玉貢奉給西人,而西人卻並不珍貴它。鞙(juān)鞙:形容玉圓(或長)之貌。璲(suí):貴族佩帶上鑲的寶玉。

      既然如此,詩人仰頭呼天,“維天有漢,監亦有光”,天河、天河,你也不過是空有光明!漢,或天漢,是天河、銀河的別稱。監,監察、監視之意。《鄭箋》:“監,視也。喻王闿置官司,而無督察之實。”闿(kǎi)置,設置之意。周王朝名義上設置了監察官員履職行爲的部門,然而,它只不過像天上的銀河那樣空有光亮,卻哪裏也照不到,意爲它從來就不會發揮其監察百官的職責。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而那由三顆星彼此成犄角之狀構成的織女星,天天在那裏轉七轉。這兩句連同下一章的首兩句,共同構成對王朝所設官衙都爲空設,整天在轉,看似忙碌,其實什麽有用的成績都沒有。七襄:七次移易位置。古人一天分十二時辰,白日分卯時至酉時共七個時辰,織女星座每一個時辰移動一次。

      第六章,賦。詩篇原文: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

      這一章中,詩人繼續對王政之偏亂進行諷刺:不能織布的織女星,不能駕車的牛郎星,光亮有限的啓明、長庚星等,都是比喻周王所設的衙門或官職,只不過空拿國家的俸祿,實際上對國家治理沒什麽作用。而那有著長柄的畢星倒像是捕捉兔子的網,時時刻刻都在准備著網羅天下的無辜老百姓。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這兩句與上一章的後兩句勾連,對王朝素餐其位的官員和部門進行諷刺,見上文。報,往複,指織機的梭子引線往複織作;章,經緯紋理。不成報章,即織不成布帛。織機的梭子往複穿線(緯線),與經線交織,才能織成布,而織女星雖然整天不停地運動,卻只朝一個方向動,沒有回複往返,所以,織不出不來。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那明亮的牽牛星,也是不能用來駕車。睆(huǎn),明亮貌。牽牛,即牛郎星,三顆星組成的星座,在銀河南側。服箱,《詩集傳》:“服,駕也。箱,車箱也。”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東方的啓明星號稱爲日出開路,西方長庚星號稱延續日落後的光明,但它們都光亮有限,空有其名而已。啓明、長庚,其實都是金星(又名太白星)。《毛傳》:“日旦出謂明星爲啓明,日既入謂明星爲長庚。庚,續也。”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長柄的畢星也不能捕兔,卻像是隨時落下抓人的大網。天畢:畢星,八星組成的星座,狀如捕兔的畢網,網小而柄長,手持之捕兔。施之行,虛得其位。有、載,都是詞綴,無實義。

      第七章,賦。詩篇原文: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
      維北有鬥,不可以挹酒漿。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
      維北有鬥,西柄之揭。

      這一章詩人列舉了另兩樣名不符實的天象:南箕和北鬥,繼續諷刺周王任命的官員浪得虛名,在其位不謀其職。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南方的箕星號爲簸箕,卻不能用來簸揚谷物。箕(jī),俗稱簸箕星,四星聯成的星座,形如簸箕,距離較遠的兩星之間是箕口。簸揚,以手上下扇動簸箕口一側,利用谷物的飽實粒與癟實粒的不同比重,將癟的顆粒揚去,而將飽滿的顆粒留下。南箕星是沒法用來簸揚的。

      “維北有鬥,不可以挹酒漿。”北鬥星號爲鬥,卻不能用來舀酒漿。北鬥由七顆星組成,形狀像帶有長柄的鬥(勺子)。然而,它肯定是不能用來舀酒漿的。挹(yì),舀的意思。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南箕不能簸揚,卻倒會撥弄舌頭,意思是比喻不幹實事的人到處嚼舌頭、搬弄是非。翕(xī),一張一合。

      “維北有鬥,西柄之揭。”每到秋天收獲的季節,北鬥之柄就朝西。暗指西人于此時掠奪東人的勞動成果。北鬥柄在不同季節指向不同方位,西指爲秋天,這在《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32·小雅·正月》中有詳細解說。

      《小雅·大東》可謂是對周王朝的大膽而辛辣的譏諷,而且行文如流水、氣勢恢宏。難怪方玉潤點評其“後世李白歌行,杜甫長篇,悉脫胎于此,均足以卓立千古。”下面,就讓我們再一起體味一下詩人作此詩時的憤懑之情吧!

      「一章」
      簋中美食裝滿膛,酸棗勺子柄長長。
      大路平坦如磨石,筆直似箭在飛翔。
      古者仁政君子效,天下萬民享安詳。
      回首不見仁天子,潸然淚下兩眼茫。

      「二章」
      東國不論大與小,織機空空絲麻少。
      葛布編就夏日鞋,冬日穿上哪能好?
      柔弱公子大路行,運轉貢賦起大早。
      來來往往不停歇,我心憂急如病了。

      「三章」
      凜冽泉水兩旁流,不要浸濕我柴頭。
      不能入眠聲聲歎,疲病之人可哀愁。
      柴火辛苦纔砍得,指望拿去換米油。
      疲病之人實可憐,只盼歇歇少些愁。

      「四章」
      東人之子輕聲歎,再苦再累無人讚。
      西人之子多有福,新衣新裙光燦燦。
      船家之子也不賴,皮袍皮襖翅翎顫。
      即便身爲人家奴,生個兒子也公幹。

      「五章」
      周王任人來爲官,那人只知把酒貪。
      美玉佩璲身上戴,哪知佔位實素餐。
      銀河在天實有監,奈何不照王命耽。
      織女三星成犄角,自卯至酉移七番。

      「六章」
      雖然整日不停轉,不成布匹也枉然。
      牽牛之星閃閃亮,不能拉車亦空談。
      啟明長庚號助日,只恨黯淡光不炎。
      天畢之星似兔網,不能捕兔一旁閑。

      「七章」
      南箕四星簸箕様,不能簸揚空有狀。
      北鬥好似一把勺,不能舀酒勺空蕩。
      南箕張舌惟有吸,吸盡東人寶和藏。
      北鬥之柄在西方,鬥向東國災難降。

      注釋:

      「1」 饛(méng):食物滿器貌。簋(guǐ):古代一種盛裝食物的器具,圓口圓底,兩側有鋬(提手),青銅製或陶製。簋一般和鼎配合使用。飧(sūn):熟食。《毛傳》:“飧,熟食,謂黍稷也。”。捄(qíu):曲而長貌。棘匕:酸枣木做的勺匙。
      「2」 周道:大路。砥:磨刀石,用以形容道路平坦。《毛傳》:如砥,貢賦平均也。如矢,賞罰不偏也。
      「3」 睠(juàn)言:同“睠然”,眷念回顧貌。潸(shān):流泪貌。《毛傳》:睠,反顧也。潸,涕下貌。
      「4」 小東大東:《古詩文網》釋義爲“西周時代以鎬京爲中心,統稱東方各諸侯國爲東國,以遠近分,近者爲小東,遠者爲大東”;《詩集傳》解釋爲“東方之小大之國”。杼柚(zhù zhóu):本意是指織布機上的兩個部件,杼承載經線,柚承載經線,這裡合稱指織布機。
      「5」 糾糾:纏結貌。葛屨:葛,葛草,莖皮可製葛布;屨,鞋。
      「6」 佻佻(tiāo):輕薄不奈勞苦之貌。周行(háng):同“周道”,大路之意。
      「7」 疚:病,心痛之意也。
      「8」 《毛傳》:洌,寒意也。氿(guǐ)泉:泉流受阻溢而自旁側流出的泉水。穫薪:砍下的薪柴。
      「9」 契契:《毛傳》“猶苦也”。寤歎:不寐而歎。憚:同“癉”,疲苦成病。
      「10」 尚,庶幾也。
      「11」 息:休養生息。
      「12」 職勞:從事勞役。來:慰撫也,指得到獎賞、勉勵。西人:指京師人也。
      「13」 私人:家奴。百僚:猶云百隶、百僕。是试,用於百官也。百僚是試,任用爲管理百隶、百僕的官員。《鄭箋》云:此言周衰,羣小得志。
      「14」 鞙鞙(juān):形容玉圓(或長)之貌。璲(suí):貴族佩帶上镶的寶玉。《毛傳》:鞙鞙,玉貌。璲,瑞也。《鄭箋》云:佩璲者,以瑞玉爲佩,佩之鞙鞙然。居其官職,非其才之所長也。徒美其佩,而無其德,刺其素餐。
      「15」 漢:天漢、天河、銀河。監:監察、監督。《毛傳》:漢,天河也。有光而無所明。《鄭箋》云:監,視也。喻王闓置官司,而無督察之實。
      「16」 跂(qí):轉角,指織女星座的三顆星各佔一角。織女:三星組成的星座名,呈三角形,位于銀河北側。七襄:七次移易位置。古人一天分十二時辰,白日分卯時至酉時共七個時辰,織女星座每一个時辰移動一次。《鄭箋》云:襄,駕也。駕謂更其肆也。從旦至莫七辰,辰一移,因謂之七襄。《漢典》:肆,陳列、陳設。
      「17」 報章:報,復,指織機的梭子引線往復織作;章,經緯紋理。不成報章,即織不成布帛。《毛傳》:不能反報成章也。
      「18」 睆(huǎn):明亮貌。牵牛:三颗星組成的星座名,又名河鼓星,俗名牛郎星,在銀河南側。服箱:《詩集傳》“服,駕也。箱,車箱也。”
      「19」 天畢:畢星,八星組成的星座,形狀像是捕兔的畢網,手持之捕兔。施:張。《毛傳》:“捄,畢貌。畢所以掩兔也,何嘗見其可用乎?”
      「20」 斗:北斗七星,形狀像帶有長柄的勺子。挹(yì):舀。
      「21」 翕:張合。翕其舌,舌頭一張一合的。
      「22」 揭:高舉。

      2020年6月16日星期二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3·小雅·大東

      本文鏈接:/content/327403.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