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內容頁

離家

  • 作者: 天青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30
  • 閱讀24115
  •   雨還在下,越下越大,沒有任何要停下來的意思。它打在蝴蝶身上,蝴蝶濕了翅膀,它打在樹葉上,上邊的灰塵變成了泥漿;它落入水中,激起碧波蕩漾。

      母親在那有條不紊地給我收拾衣服,不知不覺已經過去2個小時,背包早已被塞得滿滿當當,她卻嘴裏唠叨著還差點什麽。

      我也不去給她幫忙,她早習慣把什麽東西放好之後,再給我說放到了哪裏。大多數的時候,我是記不清放到哪兒了。以至于有好幾次在裏邊放的水果我都忘了吃,一星期之後,聞到一股異味從背包裏散發出來,我才意識到母親走之前告訴我記得把水果吃了。打開背包,紅蘋果已經變得一邊發黑。

      因爲今天要走,母親早早就把飯做好,生怕錯過一班車,耽誤了行程。走之前我的胃口一直比較差,可能是早上吃的太飽也可能確實是吃不下。母親做好了飯是先不吃的,她一定要等我吃完才去動筷子,任憑鍋裏的飯黏在一起,稠成塊狀。

      她可能想自己在家什麽時候吃都可以,不在乎這一會兒,做完飯之後她就一直在房間裏忙活,找東找西。可我又實在沒有多少東西,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忙活些什麽。

      父親點了一根煙,站在路邊。看向南邊。南邊是客車來的方向。他讓我和母親先把飯吃了,把東西收拾好,這邊車過來了就向我們招手。

      外邊的雨還在下,越下越大,打在父親的肩膀上,好像有千斤重。壓彎了父親的背,曾經的漢子終究要向老天彎腰。雨滴打濕了父親的頭發,打在他那黝黑的臉頰,順著胳膊落到地上。他也不去擦一下。我和母親讓他拿把傘撐一下,怎麽說他都不聽。他說:泥巴腿子還能被雨打出個好歹來。我們也就不再勸他。

      “娃兒,車來了!”父親一邊招手一邊吆喝著。嘴裏叼著的煙也掉在地上。

      我趕緊背起包,拉著行李就朝路邊跑去。母親在後邊追著我。

      我跑到父親旁邊,車大概還有10米左右的距離已經開始減速,母親喘著粗氣終于追上了我,水杯沒拿,跑那麽快。我尴尬地把水杯塞到背包裏。

      “你最裏邊那個拉鏈裏放著你的東西,旁邊的一個小兜裏是……”母親在我耳邊說個沒完,似乎有很多話怎麽交代也交代不完。雖然我早已聽得不耐煩,可我還是要點頭,表示我都記下了。

      嘶— —

      車停了,父親幫我把行李箱放到車廂下邊,我背著背包上了車,說了句:“爸,媽,我走了。”

      母親嘴裏還在念叨個沒完,不過我已經聽不清楚了。

      不知道這次走了之後要什麽時候才能回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二年。透過車窗,我看到母親在擦眼睛,不知道是眼淚進了沙子還是雨太大打的眼睛疼。

      我在裏邊朝他們招手,示意他們回去吧,可是母親還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呆呆望著遠方。那個眼神該是十分深邃的,仿佛無論我走多遠,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把目光望向外邊,看著窗外的一草一木,聽著熟悉的鄉音,我恨不得把目光所及之處全部烙印在腦海裏,生怕下次回來的時候,人還是那個人,那樹卻不是之前那一棵。

      雨還在下,我離開了家。

      本文標題:離家

      本文鏈接:/content/326787.html

      • 評論
      3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