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送別

  • 作者: 九滿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29
  • 閱讀23708
  •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親從廣州擠上了傍晚五點開往長沙的列車。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親坐火車,我讓她坐在窗邊上。

      這是南國的春天,大雨密不透風,彌漫了前方的路,彌漫了我的眼睛。

      這麽多年來,我一直以爲自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硬漢,可事實證明,我簡直比一顆柿子還要軟!當我把母親回老家的車票一訂好,我就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想起又要跟母親長時期的分別,眼淚就流個不停。算起來,這次應該是我長大後和母親相處最長的一段時間吧?就是這最長,滿打滿算也就是243天的時間而已,而且工作日我都在工地,多數時間是母親和我的妻女呆在一起。忽然想起網絡裏盛行的一句話:“你陪我長大,我陪你變老。”對我來說卻只能是一碗可望而不可即的雞湯。生活的壓力讓我疲于奔命,分身乏術;母親對九個兒女(天各一方)的牽挂注定讓她不能長久地呆在一處。你可以陪我長大,我卻不能陪你變老……

      朦胧的淚眼中,大片大片的綠色迅疾向車窗迎來又向後退去,間或有一兩樹繁花夾雜其中,灼灼如童子的眼睛。再過九個多小時,我的母親將被一列火車送到遙遠的故鄉。我端詳著母親,她臉上的老年斑和皺紋已經壯大成一支可觀的隊伍,斑白的頭發正悄悄向我訴說著歲月的滄桑。心裏一陣難受,淚珠在眼中打轉,想說些什麽,卻又說不出口。母親似有一種生離死別之感盤桓在她的心間,在淺淺的夕陽裏,我竟分不清那究竟是她年輕時的鋒芒余光,還是一層盈盈的淚光。

      很久之后,母親才打破沉默,慢慢地开始了讲叙:“九滿,我跟你们在一起生活了八个多月,我感觉阿好(我妻子)是一位孝顺的儿媳,这些日子,她处处为我着想,把我当亲娘在待,买菜做饭总是考虑我的习好。从吃穿到健康,再到安全,她为我操尽了心,既怕我冻着,又怕我饿着,还怕我生病。去年十一月,我有些咳嗽,她从医院买回药物给我服用,我的病情一好转,她开心的像得了糖果的孩子,充满了满足与自豪,还买了一只老母鸡回来给我补身。她怕我孤单,有空就陪我到街上或珠江边走走,电视机也是我一个人独享……”一扇封闭的大门被母親打开了,那些故事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展现在我的面前,情节和人物加密了我原先的认知。

      “你去了工地,阿好便把整個家庭重擔扛在肩上,既要撫養欣欣,又要在單位完成滿負荷的工作任務,但她任勞任怨,把家裏家外打造得有條不紊……”我坐在母親身旁聽她訴說,消化著她講的這些真實得不能再真實的故事,每一個故事都讓我比之前更加興奮。每講完一件事,母親就顯得更加輕松,更加滿足!

      “我說你啊……”母親突然盯著我看,“你可得習脾氣、多寬容,免得夫妻拌嘴生氣!”母親對我說教起來。“我沒來廣州的時候,總是擔心你性格暴躁,擔心你成家後的生活。現在我放心了,也可以安心地回去了。”母親喝口茶潤了一下喉嚨,接著露出神清氣爽的表情,似乎卸下了沈重的包袱。

      我們就這樣坐在火車上,一路說著話,一路推算著人生和家庭的各種暖心與和睦方程式。然後,韶關站就到了。

      火車一停下來,我第一個跳下車,一口氣在流動餐車上買下六個紅燒雞腿。

      一看到我手上舉著的雞腿,母親那雙曾給我無限關愛的眼睛裏,閃爍著驚喜的亮光,連忙起身要接,我說:“媽,我來,很燙!”我把雞腿擺在母親面前,遞給她一雙膠手套。母親拿起一只雞腿,大口大口地享受著,先吃雞皮,咬下去湯汁橫流,再吃雞肉,鮮嫩四溢。此刻,仿佛母親身上的所有味覺,細微至每一個毛孔都被這紅燒雞腿打開,讓她盡情享受這味覺的盛宴。在我的印象中,母親對食物從不挑剔,也吃得少,我從沒見她像今天這麽貪吃過,更沒想到,火車站隨處可見的紅燒雞腿,她竟如此喜愛。看她的吃相,我隱隱有些愧疚和心疼。

      母親一边“啪啪”地拍打我的大腿,一边说:“九滿,在老家的时候,常听孙男孙女们说起韶关火车站售卖的鸡腿又大又好吃。今天,我终于尝到了,肥而不腻,香鲜味美,那感觉真是让我一下爽到脚趾头啊!”我有些感动,一小滴液体流进嘴角,涩涩的,咸咸的,不知道是汗,还是我眼角渗出的泪。

      我不無自豪地告訴母親:“媽,我聽你說起過,今天,我就是爲了滿足你的好奇,才一定要送你到韶關,一定要讓你品嘗韶關火車站的雞腿,這是我多年來的願望,我必須實現!”母親那額上飽經風霜的皺紋似乎在這一瞬間舒展開來,一雙善良的眼睛早已眯成了彎彎的月牙,蒼老的嘴角露出燦爛的慈祥。母親的皺紋笑了起來,她的聲音笑了起來,她的動作笑了起來。她那刻滿滄桑的臉上,擠進了許多微笑和噓寒問暖。

      我要下車了,母親意識到離別終成事實。把我的手捧在她瘦弱的掌心裏,眼睛在我臉上久久停留,好像看不夠。隨後,爲我整理紛亂的頭發,整理我淩亂的衣領。我聞見母親手上還飄著紅燒雞腿的香味。母親輕輕擦拭掉我的眼淚,語無倫次地說:“崽啊!你都當爹了,這可能是娘給你的最後一次溫暖,以後的路,你要好好地保重自己!”說著說著,母親突然流下了淚,而且那淚像家門口的小溪那樣滔滔汩汩,堵不住,擦不完,完全失控,後來,母親竟失聲痛哭。她的哭就如同蓄積已久的感情的閘門被開啓,非一瀉到底不可了……後來,她不再擦她的眼淚,任其在臉上自然流淌。她哭著,嘴裏還說著什麽,但我已經聽不清楚了,只覺得自己無能,在這個時候竟說不出一句恰當而有力量的話來勸慰母親,只是傻傻地待著,還輕聲說:“媽,別哭了!人家都在看我們呢!”一瞬間,我的鼻子一酸,眼淚就出來了,我裝作擡頭看天,讓眼淚流進衣領裏,溫暖我的心。

      我下了火車,母親從車窗探出頭來。那時夜風正涼,風兒吹撩著母親滿頭華發,她的身影在風中有些孤獨,有點滄桑,有點無奈,有些期盼,還有些挂念。我的眼淚又來了。

      火車漸漸開動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向前跑了幾步,但火車加速了,母親也加速向前退去。在第一個拐彎處,母親在我的視線中變得模糊了,但我仍清楚地看見,她頭上的白發在夜風中輕輕抖動……

      本文標題:送別

      本文鏈接:/content/326762.html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