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他乡岁月(十八 栾伟请客,高新莲回湘)

  • 作者: 葉戀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13
  • 閱讀6842
  •   栾偉發球,乒乓球在桌上軟綿綿的向前跳了一下就觸網了。栾偉不好意思地對新蓮道:“好久沒摸拍,手僵硬得連個球都發不過網。”新蓮笑道:“栾偉哥,你是深藏不露,多練幾下,手自然就活了,拿了冠軍別忘請客喲!”

      “就你倆高看我。”

      “我看栾線長定能打入決賽,爲你加油。”

      “謝謝鼓勵,只要拿到名次,我請你們上館子。”

      “還有我。”四川娃張新田在一旁爲師傅助陣來了。

      幾場小組淘汰賽,栾偉與另三人進入前四名。進入決賽的四人,采用單循環,倆倆對決,勝者才有資格競爭冠軍。倆個敗下陣的再決第三名。栾偉的對手是公司派駐佛山的代表,他自帶球拍。爲公平起見,他本該使用公司購買的球拍。栾偉不好說他,怕人講自己:小肚雞腸。廠慶就是爲了圖個熱鬧開心,人家大老遠的來,沒必要掃人之興。(也許他沒意識到,用自己的拍會産生公平問題,他只是打慣了自己的拍而已。)

      當二人旗鼓相當時,那拍子確實有失天平。一個是有備而來,一個是創促上陣,2比1那人險勝。爭第三名時,栾偉已進入狀況,他毫無懸念2比0獲得第三名。佛山代表2比0榮獲冠軍。走時,他對栾偉道:“我看得出你的功力,假以時日,我不一定能贏你,有空來佛山玩。”

      “謙虛了,有空定去拜訪,佛山彩顯管我有朋友在那。”

      “那廠就在我家附近,家裏的電器壞了,我都是請彩管廠的技師上門修理。你那朋友叫什麽名字?”

      “他叫盧平。”

      “真巧,我請得電工技師就是他。”

      栾偉回想,當年下火車出廣州北站,不知去哪?想想還是去佛山,盧平搬家時栾偉出了把力。他爸是供銷科的,他又是學經濟專業得,栾偉就以爲他也在彩管廠銷售科工作。打了三個電話,栾偉硬是沒反應過來。明明他在彩管廠,就在眼前,卻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如喪家之犬。

      幾天後的一個黃昏。湘菜館,高新蓮點了盤香蕉撥絲,掃地大媽要了回禍肉,川娃來了個宮堡雞丁,栾偉壓陣上了盤清蒸魚,特地要了肥腸,公司缺油水,讓它潤下肚腸。沒人抽煙,栾偉要了啤酒,椰汁特地給倆個女人,啤酒每人最少一瓶。張新田,高新連,倆人年齡相差不算大,他們就石頭剪刀布的鬥酒,不知怎得,高新蓮只是輸,多喝了一瓶紅了臉。可能有點醉,輸了就抵賴不肯喝,川娃道:“姐,不喝也可,那就讓你的鼻子戴罪立功,他要刮她鼻子。”栾偉道:“我替她喝,不允你小子碰她。”

      “師傅,啥意思,哦,我明白了,師傅皇强瓷衔医懔恕!

      “瓜娃,別瞎說。高主管,我們渴椰奶。”

      “好。”高新蓮與她碰了幾下後,椰汁幹完。她又爲三人滿上酒道:“請大家舉杯,一幹而盡。”見大家喝下後,她紅著眼道:“我明天要走了,我真舍不得大家。”

      “走,去哪?主管做得好好的,什麽舍得舍不得的。”清潔工吳媽一時弄不明白狀況。栾偉道:“高主管回去考公務員,大家有緣相識一場,她當然有點不舍。”吳媽欲言又止。她想:那閨女指不定是看上姓栾得了。

      高新蓮走時,她給了栾偉一個電話號碼。有了它,不管她在那,栾偉都可聯系上她。

      丁玉梅下崗前,栾偉從不寫信。她去南昌後,他們就只好書信交流。

      玉梅:你好!

      上次到三元裏,在與茜茜媽的談話中,知道工齡錢已交,錢是借她的。

      當時,我的心裏是很難受的。我本就不願在外打工,錢難掙,還要給別人,我真想不通。反過來想,你們是爲了我,心裏多少有點安慰。

      錢即然交了,等春節回家,或再做一年。在家同梅在一起,過平平常常百姓生活。我在這雖然吃得好,住得也好,每月也可拿1仟多塊。但一個人在這不開心,沒什麽意思。……

      玉梅:你好!

      由于沒有直轉的電話,我們幾乎斷了聯系。這樣下去,我真擔心!

      中秋節就要到了,這是廣東的第六個中秋,是六個分離的中秋。每逢佳節倍思親。來信向梅問好。乜希望你抽點時間傳送你的心聲。

      曆時40多天的學習,我選學的電腦繪圖已進入最後階段,估計十月十號左右,就能脫離書本操作了。我要跟上時代,掌握新技術,爲不久的團聚打下基礎。

      栾立的學習要抓緊,下半年課程多了。……

      ……親愛的,見信如面,我和栾立都很好,別惦記。

      中秋節,國慶節都已過去了。不知今年中秋節,你怎麽過的。我和栾立中秋節晚上去做客了。我們一大夥人,晚上8點半下了班,打的士一起去廚師長家過的節。大家在一起熱熱鬧鬧很開心。國慶節休息幾天帶栾立去八一廣場看升旗儀式,去動物園玩了下。到南昌大半年,一直沒有機會帶孩子出去玩。這次過節總算盡了一點心。2號去礦裏看了爸爸,6號回來的。爸爸身體很好,我看了很高興也安心。

      ……做服務員,受了欺負沒處說,這段時間情緒很低落,有時心裏悶的難過,覺得精神都要崩潰了。也許我這人心裏素質很差,承受能力不強。

      這段時間,我在找房子,准備搬過一個地方。房東的兒子要來住。我想:雖然是兩間臥室,但從一個門進出總不方便。我又是單獨一個女的,大家年齡又相差不了多少,到時有事說不清。

      我看了幾個出租房屋的地方,就是價錢高了點。有電話,有電視,每月要三佰元。比現在多一佰元,不知你是否負擔的起。我想:如是環境變好,人的心情也會好的,你說呢?

      你姐她們要搬新家,到時,把她們(蘆風)的舊家俱搬幾樣過來,也算有個固定的家。總之,一人在外,還帶著個孩子,個中滋味和艱辛你可想而知。有時,我真想大哭一場。好了,不說了,說多了,你心裏也難過。下個月發工資,你給我寄錢到店裏來。我想你,不知你是否也想我……

      吻你,妻:玉梅

      待續

      本文標題:他乡岁月(十八 栾伟请客,高新莲回湘)

      本文鏈接:/content/326139.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