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內容頁

將“雕蟲小技”玩成“世紀絕學”

  • 作者: 遼甯王忠新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13
  • 閱讀9611
  •   王世襄,原籍福州,1914年5月25日生于北京,2009年11月28日逝世,享年95歲。都說“玩物喪志”,可王世襄何等了得,楞將井市“雕蟲小技”玩成“世紀絕學”。王世襄則活生生從玩家走向大家,成了著名文物專家、學者、文物鑒賞家、收藏家、國家文物局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研究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1980年11月任文化部文物局中國文物研究所研究員。“21世紀能再出錢鍾書,不會再出王世襄。”“一萬個王思聰,也玩不過半個王世襄”。


      1.家中放任玩。其父王繼曾任北洋政府國務院秘書長,母親金章娴雅高貴爲魚藻畫家,大舅金北樓是民國北方畫壇領袖。兒時,家有私塾老師教經、史和詩詞,爲王世襄打下良好的國學基礎。有一年,王世襄得了猩紅熱,傳染給大兩歲的哥哥王世榮,結果王世襄沒死,哥哥嗚呼。


      或許如此,金章悟出一個道理:生命大于一切,快樂的生命高于一切,寬松地放飛生命重于一切。所以,不管王世襄咋淘氣,也無論親戚咋勸金章好好管教,金章卻說:“只要于身體無害,就隨他去吧。”


      2“玩”中有機緣。王世襄1938年畢業于燕京大學國文系,獲學士學位。1939年春疼愛他的慈母金章突然去世,“使我醒悟,覺得自己愧對父母的關愛和期望,于是,我開始認真念書。”這年他考入燕京大學研究院,1941年畢業獲碩士學位。抗戰勝利後,在國民政府教育部清理戰時文物損失委員會駐平津區辦事處任助理代表,清理追還抗戰時期被敵僞劫奪之文物。1946年底任中國駐日本代表團第四組專員,負責調查交涉歸還文物事宜。通過他的努力收回了幾千件國寶,這些國寶都藏在故宮博物院。1948年6月,被派赴美國、加拿大考察博物館一年,期滿返回故宮任原職古物館科長及編纂。


      可見,與一般的玩家不同,王世襄是名校出的學者,還是接受清理文物的官員,並是故宮供職的專家,如此機緣巧合地在這樣高的平台去“玩”這隨緣中就不止隨意,更要有原則相守。


      3.玩物特廣泛。王世襄好奇好動,特別喜歡和京城諸多玩家交遊。晚年王世襄自嘲:“我自幼及壯,從小學到大學,始終是玩物喪志,業荒于嬉。秋鬥蟋蟀,冬懷鳴蟲……挈狗捉獾,皆樂之不疲。而養鴿飛放,更是不受節令限制的常年癖好。”還拜清代善撲營布庫學摔跤。他在燕京大學讀書,還臂架大鷹或懷揣蝈蝈上課。老師聽見了,讓他滾出課堂。親戚們都哀歎:“可惜死了個好的。”


      他學識淵博,喜愛古詩詞,對文物研究與鑒定造詣精深,涉獵很廣,京城各類傳統玩意兒,王世襄除京劇、養鳥沒“深情投入”,其余雜七雜八的玩意兒都玩得有板有眼。諸如,書畫、雕塑、烹饪、建築、工藝美術史及家具,尤對明清家具、古代漆器和竹刻等,更獨到見解。僅《錦灰堆》一、二卷裏,就收集他105篇文章,編爲:家具、漆器、竹刻、工藝、則例、書畫、雕塑、樂舞、憶注、遊藝、飲食、雜稿等十二類。錦灰三堆》收入文章二十七篇,編爲音樂、文物、憶往、序跋四類。筆墨精彩,情思動人。


      4.玩中大省悟。他的治學之路,特別注重長期的實踐考證,積累了豐富的第一手資料,迄今爲止已寫出專著10余部,論文90余篇,代表作品:《畫學彙編》《竹刻藝術》《明式家具珍賞》《中國古代漆器》《錦灰堆》,某些著述超出一般文史工作者的研究範圍。其中在家具方面的專著《髹飾錄解說》中國傳統漆工藝研究和《明式家具珍賞》最有成就,自1985年9月出版發行後,已被譯成英、法、德文等數種版本。黃苗子先生說他“玩物成家”,啓功先生說他“研物立志”。


      5.玩中重實證。“近山知鳥音,近水知魚性”。王世襄做學問不單純靠書本知識,尤注重“在遊泳中學會遊泳”。爲了馴大鷹,六七夜不睡覺,右臂架著鷹滿大街遛達,直至天色大白,翻來覆去地把鷹“熬”到聽話爲止。秋天,抓蟋蟀,他發揚“兩不怕精神”,在田裏追捕了三天兩夜,才抓到五只像樣的蛐蛐。


      爲觀察漆器實物,他隨時注意故宮的藏品,還經常去古玩鋪、挂貨屋,乃至冷攤僻市搜集漆器標本,越是殘件越重視,因殘可見到漆器的胎骨、漆皮及色漆層次等狀況。研究明式家具限于財力,王世襄只好直接與收購破舊雜貨家具的舊貨攤打交道。他經常自行車後裝著一個能承重一兩百斤的大貨架,遇到明式家具,能買便買;不買便拍照或畫圖。早年在搜集過程中,他的足迹遍至北京方圓幾百裏。


      6.“玩”上大雅堂。作爲“京城第一大玩家”,王世襄有句名言:一個人連玩都玩不好,還可能把工作幹好嗎?他不但能玩,也能寫,他玩物並研物,玩出了文化,玩出一門"世紀絕學",使井市的“雕蟲小技”登上“大雅之堂”。可若沒有王世襄,那些被視爲不登大雅之堂的“玩物”,將永遠無法跟“文化”二字關聯起來,並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失去光彩。


      一般人看架鷹走狗鬥蛐蛐是遊手好閑之所爲,他玩這些東西,不爲消遣,是真心喜愛。《大家》節目采訪王世襄,屢遭婉拒:“因爲不喜歡你們這個名字,感覺一上你們節目我就成大家了,我哪兒算是什麽大家呀。”


      荷蘭王子約翰?佛利蘇專程到北京爲89歲高齡的王世襄先生頒發2003年旨在鼓勵全球藝術家和思想家進行交流的“克勞斯親王獎最高榮譽獎”:如果沒有王世襄,一部分中國文化還會處在被埋沒的狀態。王世襄將所獲10萬歐元獎金全部捐贈給中國希望工程。


      7.玩出大情懷。可王世襄最大的愛好,成就最高的,還是收集古董家具,家裏收藏的明式家具,不僅擠得活動空間銳減,且每年須花費許多精力做保養,但王世襄想把那批明式家具捐給故宮,可故宮沒家具專館。直到上海博物館開了家具展廳,香港商人莊貴侖想要買下他的家具,王世襄提出條件:“你買我的家具,必須全部給上博,一件也不能留;如同意,79件家具我也一件不留。我不講價錢,你給多少是多少,只要夠我買套公寓就行。”那批明式家具,以當時國際行情的十分之一的價格,送大于賣的于1993年2月全部藏入上博。


      王世襄說:“我對任何身外之物,都抱‘由我得之,由我遣之’的態度。只要從它獲得了知識和欣賞的樂趣,就很滿足了。遣送得所,問心無愧,便是圓滿的結局。想永久保存,連皇帝都辦不到,妄想者才是大傻瓜!”散盡家財收藏珍品,讓這些寶貝有了更多前世今生,王世襄其人,乃吹盡黃沙始見金。


      王世襄玩物一生,一生投入玩物;收藏一生,散盡一生收藏,該給藏友們一點什麽啓示?


      本文標題:將“雕蟲小技”玩成“世紀絕學”

      本文鏈接:/content/326109.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