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母親的抉擇

  • 作者: 樊永義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11
  • 閱讀11533
  •   抖落積澱的塵埃,回眸大半生的過往,我由衷的感謝母親,是她老人家,每每在我人生中最爲關鍵的時刻爲我做出決定性的抉擇,也恰恰是這樣的抉擇,爲我未來的人生一錘定音,受益終生。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安新縣正處于文革後期,派別之間爭鬥日趨白熱化,武鬥升級,無政府主義嚴重。很長一段時間裏,人心惶惶,學校停課,商店關門,工廠停産。那一年我十五歲,因爲無學可上,無書可讀,無事可做,只能閑賦在家。十五歲,正是渴望了解世界,充滿激情幻想的黃金年齡。看到父母含辛茹苦,早出晚歸的爲全家生計奔波操勞,我非常迫切的希望盡早融入社會,爲父母分憂解難,擔負起一個男子漢應盡的義務和責任。可是苦于上班無路,做工無門,空懷一腔熱血。


      有一天,縣機械廠一位叔叔來到我們家,以前我見過他幾次,母親讓我稱他爲張叔叔。因爲文革,社會混亂,人心惶恐,平時大家已經很少來往。因爲都是熟人,也沒有過多的寒暄客氣,張叔叔也是爽快之人,他興沖沖的舉著一張紙,神神秘秘的對母親說: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你看這是什麽?母親不是很在意的說,還能有什麽,不就是一張白紙嗎?不會又是什麽傳單吧?張叔叔二話不說,隨手把這張紙交到母親手中,興沖沖的喊道,你好好的看看,這可是機械廠的招工表。母親十分詫異的問,怎麽回事,難道你們機械廠要招工?當時的安新縣,國營企業是一張空白,僅有的機械廠也只是縣屬企業而已,即便如此,如果能在這樣的工廠當一名工人,那就是真正的産業工人,更是名副其實的工人階級,那年代,工人階級領導一切不光是一句響亮的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付之了行動,以工人爲核心的“工宣隊”進駐了單位、學校、機關的領導層,名正言順的‘指點江山,揮斥方遒’,把握著階級鬥爭大方向。到機械廠當一名工人是幾乎所有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願望,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方設法削尖了腦袋往裏鑽。工人的頭銜無異于一塊金色的招牌,有了這塊招牌,就如同有了金不換的資本,即便是找對象都會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和優勢。


      對于這樣巨大的誘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內心的愉悅無法描述,如同天上掉下來一個大餡餅,一下子砸到了我的頭上。母親自然對張叔叔千恩萬謝,幾乎把所有能說的感謝話一股腦都搬了出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母親抛給張叔叔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還是希望孩子繼續上學。盡管張叔叔還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幾乎是磨破了嘴皮子,母親依然不爲所動。就這樣,我成爲工人階級的夢想瞬間灰飛煙滅,變成泡影。


      幾個月後,縣裏真的開始了文革後的複學,我也如願以償的上了初中,兩年以後又連續上了高中。每當提起這件事,母親都特別的驕傲和自豪,她說,這是她爲我把的人生第一大關,也是具有裏程碑意義的抉擇,如果當時只圖一時的得失,只看到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失去上中學的機會,那一定會悔恨終身。你的父親就是因爲沒有文化,失去了兩次在解放軍高等步校學習的機會,吃到了太多的苦頭,有了太多的遺憾,她絕不允許這樣的悲劇在我的身上重演,只要有一線機會,她還會繼續支持鼓勵我上學,甚至是上大學。


      高中畢業後,學校領導看到我的學習還不錯,准備把我留在學校任教,當時百廢待興、人才匮乏,只要我點頭同意,立刻就可以走馬上任,掙得一份固定工資。生活可以後顧無憂,學業可以繼續深造,甚至還可以免除上山下鄉,一舉多得,誰遇到這樣的天賜良機都一定不會錯過。學校也幾次征求母親的意見,列舉諸多留校的好處,千方百計想把我留下來。就在我認爲大功告成的時候,媽媽又給我潑了一盆冷水,她斷然謝絕了學校的一番美意。我百思不得其解,無論如何也想不通,母親再一次“攪黃”了我的好事,究竟是爲什麽?母親坦言道,爲人師表,教書育人乃是積德行善之大事,育人之根本是首要自己要厚積薄發,要有真才實學,不求才學五鬥,也要滿腹經綸。你一個僅僅是只有兩年學業的僞高中畢業生,很多知識你自己還搞不懂呢,你怎麽可能當一個稱職的中學老師呢?這不是明顯的誤人子弟嗎?即使你能勝任一時,你絕不會勝任永遠,說不定什麽時候,就要被淘汰,與其那樣,還不如踏踏實實的找一個更適合自己的工作,這樣,你踏實,我們踏實,學校踏實,學生們更踏實。


      失去了在學校任教的機會,我只能是加入了上山下鄉的行列,那個時候,我的心情壞透了,好像天就要塌下來一樣,人生也似乎跌到了最低谷。我甚至埋怨母親當初真不該阻止我去學校當老師,否則怎麽可能經曆這樣的磨難和痛苦。母親坦然的告誡我,眼光一定要看的長遠一點,人生之旅不可能一帆風順,下鄉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把插隊看做是人生的一個驿站,你在這裏豐富了生活的閱曆,積累了社會的知識,增加了工作的經驗,就等于給火車增添了新的燃料,給汽車加滿了汽油,一旦時機成熟,火車就會奔馳的更遠,汽車就會跑的更快,何樂而不爲呢?母親這樣樂觀的態度和鮮明的觀點,讓我安心于插隊,經受了人生不可多得的曆練。


      在插隊的日子裏,河北農業大學在安新縣舉辦了函授學習班,主要是配合當時國內“批林批孔”的大環境,學習的內容也是以“批林批孔”爲主,我當時對函授班非常感興趣,也許也是基于尋找出路的一種天真的想法,從來沒有缺過課,並且撰寫了一篇長達上千字的“批林批孔”文章。隨後時間不長,函授班趙老師找到我,她說,學校對我所寫的文章很滿意,認爲我在文學造詣上有一定的基礎,符合學校招生的條件,問我願意不願意去農業大學脫産學習。聽到這個消息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以爲天上掉餡餅砸到我的頭上。河北農大是高等學府,到那裏上學無疑就是等于上大學了,我夢寐以求的夢想就這麽容易的實現了?高興之余,老師卻告訴我,第一年只能作爲旁聽生,第二年招生的時候如果有機會才可以轉爲正式的大學生。母親知道此事之後,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說,去河北農大上學的卻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好事,如果是作爲正式招生,我一定支持你,如果僅僅是作爲旁聽生就有點太冒險,萬一明年還是不能錄取,就等于斷了後路,何況你插隊不到一年,按照國家規定,插隊不到兩年不可以參軍、上大學,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風險。權衡利弊,我拒絕了農業大學邀請。


      參加工作以後,我娶妻生子,家庭生活其樂融融。八十年代初期,上級單位要選拔培養年輕幹部去大學深造,我有幸被推薦參加考試,憑著比較深厚的文化課功底,我在三十歲的“高齡”時候,居然以名列前茅的成績考取了重慶交通學院。當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我首先想到的是母親,如果不是她老人家力排衆議、高瞻遠矚讓我完成了高中學業,我是不可能把握住今天這樣的機會的,都說機會是給有准備的人准備的,那麽我無疑就是那個有准備的幸運人之一。這個時候,我已經是單位的基層幹部,在當時來說收入不菲,如果去上大學,就等于少了一份豐厚的經濟來源;我的孩子剛剛一周歲,遠離家鄉、抛家舍業留下愛人一個人照顧,于心不忍;我自己也三十歲了,這樣的年齡上大學困難重重。這一切都讓我是否去上大學猶豫不絕。最終還是母親撥亮了我心中這盞燈,她近乎嚴厲的給我指出,作爲一個有志之士,作爲一個熱血男兒,不能沈湎于兒女情長,不能滿足于點滴進步,更不能一葉障目自毀前途,上大學和上高中絕對不可以同日而語,大學和高中有著本質的不同,任何困難都是暫時的,也是可以克服的,如果你要放棄這樣百年不遇的機會,老天都不會答應。


      如今,幾十年過去了,回眸往事,我深深地體會到,人生選擇,無處不在,無時不有。上帝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關閉這扇門的同時,會爲你開啓另一扇窗戶。無論你置身于怎樣的環境,,你都有選擇的權利,選擇的自由,這是任何人都奪不走的,但是不一樣的選擇會有不一樣的人生,正如不一樣的土壤收獲不一樣的果實。人生就像弈棋,一步失誤,全盤皆輸。但不一樣的是,人生不如弈棋,任何人都沒有再來一局的機會。因此,在每一階段,都要用心思考和感悟。只有正確的把握機會,找對方向,我們才能走好人生這條路。


      感謝母親,在我人生之旅的關鍵路口,爲我做了正確的抉擇。


      本文標題:母親的抉擇

      本文鏈接:/content/326039.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