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誰來伺候媽(19)

  • 作者: 藍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11
  • 閱讀9469
  •   話說淑蓉把錢借給育成,要不回來。她一見到媽媽就長籲短歎,“我當初爲什麽不聽你的話,把錢借給他呢?”媽媽也多次打電話,讓育成早點還錢。過了幾年,媽媽又提起這件事,淑蓉立刻打斷:“錢還啦!錢還啦!”我看見她這個樣子感到氣憤,她怎麽不想一想,還錢的經過是怎樣的艱難?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只聽淑蓉說道:“我很長時間沒有看見育成了。”我忽然插了一句“育成死了!”淑蓉咬牙跺腳“育成沒死!沒死!”看來他們的關系並沒有因爲借錢的事情,産生隔閡。不是有那麽一句話嗎?烏鴉落在黑豬上——一個顔色。

      說起八年前育成還錢的事情。淑蓉當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上火了,半個月沒有大便。到了醫院,大夫說她腸梗阻,需要手術。兩個妹妹心疼大姐,淑美和淑惠商量,這些錢姊妹三個平攤,淑美當場掏出二千塊錢;一向愛財如命的淑惠拿出了銀行卡。三個姐姐都是窩囊廢,怎麽都不敢去育成家要錢呢?淑蓉依然沒有死心,自己去找育成:一次不成,就去兩次、三次。有一次,碰上小侄女小雪在家。小雪當時十七歲了,正在讀高中。她不喜歡大姑,看見大姑的樣子感到惡心,斜著眼睛鄙視她,連聲“姑姑”都不叫。

      淑蓉離開以後,小雪對爸爸講:“爸,你把錢給她吧,我不願看見她,煩人。”

      育成說:“錢給你交補習費了,咱家拿不出那麽多錢呀。”

      “爸,我有個主意,你每個月還她五百,這樣不就結了。”

      育成再混,也聽他姑娘的話。接下來的時間,淑蓉每個月都往育成那裏跑。弟媳婦彩鳳也不樂意看見大姑姐,有一次,她對淑蓉說:“你把銀行卡號告訴我,我到時候把錢彙過去,省著你來回跑啦。”淑蓉喜出望外,她經常到銀行查看卡裏的余額。

      育成16歲那年,爸爸去世了。育成就像脫缰的野馬,想怎麽作就怎麽作,媽媽也管不了,姐姐也護著他。一次,育成在車間犯錯誤了,領導讓他寫檢查。淑蓉寫好了,交給他。他居然把“檢查”撕成兩半,媽媽氣極了,拿著擀面杖追著他,一直把他攆到車間。因爲被工人師傅拉開了,媽媽的氣一直憋著。這天,她和淑蓉商量,把育成綁起來,狠狠地教訓一頓。淑蓉袒護著育成,兩個人臭味相投,她哪裏舍得打弟弟?所以,淑蓉假裝協助媽媽,把育成捆起來。媽媽剛想動手,淑蓉立刻喊了一句“別打啦!”于是,她麻溜地揭開繩子,把育成給放了。

      育成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家裏買了代打了一台12寸黑白電視機,育成未來兩年的工資全都押在裏面,一共四百塊錢。無奈,窮人只能靠這種辦法來置辦大件。育成沒有了零花錢,每天都伸手跟媽媽要,少則三塊兩塊,多則十塊八塊。媽媽的退休金五六十塊錢哪裏夠他要的?媽媽跟未出嫁的女兒要,也要不出來啊。她只好出去撿破爛,什麽紙殼子、塑料瓶,她看見了就撿。後來,媽媽有個工友來商量一起去小工廠當操作工,幹老本行——細沙機看機操作工。我知道了,提出反對:在車弄裏來回走好幾個小時,媽媽的身體吃不消啊?育成和我想法不同:媽媽還能打工,多一份工資啦。他樂得喜上眉梢,好長時候沒有看見他高興的樣子啦!後來,媽媽只上了一個班,第二天,她去不了啦,腿疼得擡不起來。淑美看見育成胡作非爲,從來不勸導他。

      每當育成朝媽媽發脾氣,淑美總是袖手旁觀,媽媽央求道:“淑美,你幫我管管你弟弟,好嗎?”淑美無動于衷:“俺倆是姊妹,不能互相打!”媽媽火了:“你對寡婦怎麽那麽慘啊!就算不認識的陌生人看不順眼,也能幫著說兩句。淑美,將來看你什麽下場!”淑美的的確確有了惡報,後來,她的婚姻充滿了家暴和貧窮,連她自己都說,活得很累!

      一天,媽媽的工友敲門進來,她告訴育成,“你媽媽現在在醫院搶救。她已經兩頓飯沒吃了,你去給她送飯。”育成大聲說:“我不管!”原來,媽媽因爲工資的問題,和廠長交涉,因爲受了刺激,她一次吞了十多片安眠藥,被發現了,送進醫院。第二天,媽媽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她看見滿屋裏的人,都是和育成年紀相仿的,每個人抽著香煙,屋子裏煙霧萦繞。媽媽沖著這群人喊道:“你們和育成一起玩,將來全都得蹲監獄!”話音剛落,那些人紛紛離開了。

      育成只是在家裏咋呼,在外頭有人收拾他。有一次,育成和朋友在電影院看電影,恰巧遇到了從前打過仗結下梁子的地痞吳冰。吳冰坐在育成前一排,他發現了育成,呼啦站起來,大喝一聲“你長大啦!”掄起拳頭,朝育成的面部砸去。育成剛剛反應過來,就已經倒地不省人事了。那吳冰原本和我是同學,整天在家裏練沙袋,從小就跟在他哥哥的後面打架。育成挨了打,躺在炕上,不能去上班了,也不敢出門了。媽媽去找吳冰他家,他的媽媽說,“你兒子嗑瓜子,把殼吐到吳冰身上,也不能光怨吳冰。”就這樣,也沒有賠償,白白被人打成烏眼青。媽媽可憐兒子,就算自己家養的狗,被人打了,主人都不噶事,何況是個人?媽媽每天早上都煮雞蛋。育成邊吃邊說:“以後,你們倆吃雞蛋,我就不吃啦。”從那以後,媽媽再也不煮雞蛋了。育成就是這樣一個心裏只有自己,沒有別人的人。

      1987年6月的一天,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李育成盜竊案,坐在辯護席上的是李淑蓉。早在頭一年10月,育成就和他的同案犯落入法網。那年月,正在嚴厲打擊各類刑事案件,育成在這個風口浪尖上犯案。這時候淑蓉不淡定了,她豁出去了,她甚至想要育成在開庭的時候翻案。她寫好了紙條,想在育成遊大街的時候,遞給他。但是,她沒有成功。她又來到看守所,和育成取得聯系,告訴他:無論怎樣,都要提出上訴。淑蓉爲了當好辯護人,買了一摞一摞的法律書籍,自學了好幾個月。她每一次遇到法律方面不明白的問題,就到區檢察院找人請教。那個時候,她正在複習准備參加成人高考,她把這些都放到一邊。現在回過頭想一想,爲了這樣的弟弟她爲什麽付出那麽多呢?我無法解釋。然而,淑蓉爲了育成少蹲幾年監牢的努力是無濟于事的,法院最後維持原判,沒有任何改變。

      戴上手铐的育成,臉上笑盈盈的,看不出一絲的憂愁。只有走上邪路的,不可救藥的人,才會有那樣的感悟。他在法庭陳述的時候,說道:“我覺得判四年,太重啦!”

      本文標題:誰來伺候媽(19)

      本文鏈接:/content/326037.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