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網絡文摘曆史
文章內容頁

通过盛唐看曆史

  • 作者: 潏川戴月行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01
  • 閱讀8168
  •   我們該如何看待逝去的過往,如何看待漫長的苦難與極其短暫的輝煌。如何面對那些沈甸甸的痛楚與悲切。又該如何在紛擾的世間自處,在是非沈浮中善存呢?希望這片短文能給大家帶來少許啓迪。

      在殘酷的命運面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無助的流浪者。你說,究竟是誰在左右我們前進的方向;是誰在助你一把後又毫不猶豫地將你遺棄抛舍。試問,在艱難的跋涉中,我們需要跌倒多少次才能夠走出黑暗,我們需要經受多少劫磨,才有可能達到希望的彼岸。

      今天,我想和大家講講一個帶給無數人榮耀與豪邁情懷的王朝,講講它的苦難與無奈。講講它興盛繁華背後的酸楚與淒怆。你說,開創者爲何塑造出人類;爲何給予他那麽多的情感。是爲了讓其滿懷期待地去進取?是爲了讓他在持續不斷地打擊中看清現實,認清自己?是爲了讓他在苦海中掙紮,呼救。是爲了讓他在不甘中走向末路。是爲了讓他在寸寸腸斷中被絕望埋葬。

      唐代是在隋朝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他沿用,完善和革新了前朝的許多政治制度,當然了他也繼承了其表親①的敵人,突厥,高句麗,吐谷渾。之後呢,他又與幾個新興政權進行拼殺。可以說長期的戰爭,無有止境的消耗,毀滅了他的敵人,同時也拖垮了他自己。

      想必,所有的人都愿无忧无虑地活着,都想着诸事如意,隆昌安泰。想必,所有的王朝开创者,所有的帝皇都愿国祚绵长,民众吉康,都想与邻邦友好,永无干戈。但这可能么?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造物开创了你却戏弄你,消磨你,最终毁灭你。它兴起了一个王朝却变着法的打击他,瓦解他,湮没与他。开始,结束,绽放,消泯,康盛,倾颓,完结,兴替。往复循环,轮回辗转。这就是曆史,这就是进程。如此的真切,如此的不忍观睹。看看那厚实的史册,全是血淋淋的苦难,全是哀凄凄的清泪。

      該怎麽形容呢,你個人或你所代表的政治經濟軍事實體便如同一名運動健將。這上了場便要與諸強競爭,便要面臨挑戰。起初呢,你還可憑借自身無可匹敵的實力使衆多的對手紛紛敗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年紀大了,體力不濟了,受傷了,疲乏了。至此,你走了下坡路,你遭到了挑戰。你被湧現而出的新銳超越了,被愈來愈多的後續者甩在了後面。或許,你還是年輕人不懈奮鬥的楷模,還是他們努力拼搏的榜樣。但毫無疑問,你不再是他們心目中是神了。你的時代過去了,永遠不會再來了。唏噓麽?惆怅麽?悲切麽?大可不必這麽傷懷。物競天擇,自然淘汰,很正常,不是麽?

      曆來的雄辯家都喜歡用事實說話。是的,殘酷的事實確是能讓曾經自信滿滿的你正視自己,正視這個複雜多變的世界。便如那個狂妄的孫猴子膽敢挑戰神佛的權威。結果呢,先給投入八卦爐煉化,後被壓于五指山下遭罪。即便是歸附之後也是憋屈地在一個個凶悍狡谲的妖魔面前碰壁認栽。他變的老實了吧?變的會巴結央求人家了吧?是的,嚴酷的事實會懲戒那些不自知的小螞蟻。同樣,嚴酷的事實亦會讓一個個天之驕子原形畢露,盡蛻那英武之姿。你看那些王侯將相們,那些人中龍鳳們在天災人禍面前,在強敵悍寇面前,在內憂外患的情勢下,在朝綱混亂,相互傾軋的局面下,貴胄王孫們先是斂去了傲容,謹慎應對。隨著事態的日益嚴重,他們失去了以往掌控一切的自信,開始驚竦恐慌起來。盡管出現了亡國的征兆,但局勢似乎還有那麽一絲挽回的余地。于是,他們便拼盡全力地想要掙出泥潭。我命由我不由天。先前自個曾創造過奇迹,這回也一樣。但很不幸。全天下的人力,物力,財力都消耗完了,情形卻愈發的不堪。上天當真要棄絕我?當權者方寸大亂了。在位者無計可施了。可你能有什麽辦法?只有在惱恨,燋然,悔怨交集中,心有不甘地亡斃了。

      戴月行知道,這樣的講述會令那些道學家們很不爽;會令那些嫉惡如仇的正人君子大發雷霆。你要傳播正能量啊!你要樹立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嘛!你要時刻保持昂揚的革命鬥志。要深信,人定勝天,要深信,勝利最終屬于我們,要深信,共産主義一定會實現。總之,一定要上進,一定要聽黨的話。萬萬不可被資産階級思想所毒害。更有甚者會聲色俱厲地進行恫嚇‘小子,不想混了。焉敢大逆不道,焉敢妖言惑衆,焉敢宣揚異端邪說,焉敢腐蝕,誘導,涉世未深的無産階級好青年。快快束手就擒,快快認罪伏法。立馬坦白自首,立馬悔過自新。否則,停你的課,叫你的家長,讓你丫的畢不了業,升不的學,座不的高鐵,乘不的飛機。考不的公務員,去不的外企,走不上領導崗位。讓你在監獄裏呆一輩子,讓你被億萬民衆所唾罵,讓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諸位讀者,你們說戴月行怕嗎?當然怕啊。輿情洶洶啊。性命堪憂啊。遺臭萬年啊。人神共憤啊。但怕了,,就該違背自己的良知嗎?就不敢堅持自己的觀點嗎?

      因爲衆多的大佬都在威脅本人,都信誓旦旦地要弄死本人,要爲國除害,爲民除奸。考慮到自身安危,我什麽也不說了,史料就在那,你們大家自己看吧。

      突厥,是續匈奴,鮮卑,柔然之後,又一個對華夏中土造成深痛災難的遊牧民族。他不但對當時的東魏,西魏,北齊,北周,隋,唐發動攻擊,而且還挑撥拜占庭與波斯的關系,慫恿兩個與大唐進行商貿文化往來的友邦開戰,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大食的興起。就是這個以狼爲圖騰的突厥,改變了世界格局,破壞了穩定的大環境,也中斷了絲綢之路,交流之旅。直至公元745年,這頭嗜血的惡狼才爲他曾經的附屬回纥所滅。

      高句麗,東北邊陲的一個強盛國家。他私下裏與突厥結盟,累年犯境。公元598年,即開皇十八年,隋文帝興兵征伐,數戰不克。殘酷的戰爭持續了有隋一朝,小小的高句麗依然死戰不屈’。到了唐時,太宗亦親總六軍,問罪遼碣,直至總章元年,即公元668年,終克平壤,破滅其國。

      薩拉森帝國,既由阿拉伯人創立的鐵血帝國。他自阿布伯克爾時起開始征戰,經過四任哈裏發,極其兩個王朝的迅猛擴張,終成天下霸主。公元751年,黑衣大食在中亞內陸的怛羅斯(哈薩克斯坦的江布爾附近)擊敗了唐軍高仙芝部,並且與大唐長期對峙。殘忍的大食所過之處生靈塗炭,商旅斷絕。沿途受到殃及的西域列國至此衰敗滅亡。正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這個曾擁有千萬平方公裏的大國于公元1258年爲蒙古統帥旭烈兀攻滅。(其最後一任哈裏發被戰馬殘忍地踩死。)

      波斯薩珊,既雅利安帝國,國祚始于公元224年,亡于公元651年。他曾經與拜占庭共同存在400余年,亦一度阻止過大食的東擴。公元637年,哈裏發歐麥爾攻擊薩珊王朝,至公元651年薩珊滅亡。其王室流亡,曾求援與唐,高宗以途遠難救婉拒。至公元661年唐平定西突厥,其王室再度求援。唐遂設波斯都護府,但12年後爲大食攻滅。失去了波斯的緩充與屏護,穆斯林便迅速的向東擴張。他的兵鋒雖被阻與西域,但隨著薩珊的滅亡,瑣羅亞斯德教教徒倍受壓迫,許多迦巴爾(異教徒)通過西域湧入中土。其宗教影響及文化思潮亦在一定程度上誘發了導致唐帝國走向衰亡的安史之亂。據考證,安祿山爲粟特人,史思明爲突厥人。安祿山信奉拜火教既祆教,其自稱爲光明之神,以號召部衆。且河北邊鎮軍卒將帥多爲雜胡,身份文化,思想認知,宗教信仰的不同也使的他們同中央政府貌合神離。這平時還不大看得出來,可一旦時機成熟,他們便露出了猙獰面目。

      南诏,公元738年至公元902年立國。公元653年即永徽四年,蒙舍诏王細奴邏歸附大唐,並在朝廷的支持下攻滅了附順吐蕃的其余六诏。天寶九年,即公元750年,雲南太守張虔陀侮辱其王引發了戰端。(雲南,即姚州)。天寶十年,十三年,唐兩次出擊南诏皆敗,而慘勝的南诏也好不到哪裏去。這一系列的戰事促使其與天寶十一年徹底倒向了吐蕃。你看,難得消停的大唐無形中又多了個敵手。這結下了仇自然是不死不休。經過精心的准備,唐與大曆十四年,即公元779年沈重打擊了南诏,吐蕃聯軍。南诏受了窩囊氣沒處發泄,遂將注意力轉向了李唐的屬國安南。于是公元860年南诏攻擊安南,破了交趾,中央政府遂之集結人馬進行征伐,並與公元866年,875年大破之。以後啊,這個英勇頑強的南诏又在動亂中存續了好些年,直至天複兩年,即公元902年滅亡。

      吐蕃是西藏曆史上第一个有着明确史料记载的政权。他与唐屡次作战又多次和亲。自安史之乱后,他趁机攻占了河西陇左地区。公元八世纪吐蕃分裂,至此一蹶不振。到了公元877年叛乱联军攻入邪隆河谷,吐蕃灭亡。

      最後提及一下那個並不怎麽突出的回纥。回鹘是鐵勒的一支,曾爲突厥的臣屬。天寶二年即公元743年他滅了突厥,統一了鐵勒諸部。不同于其他民族,自從貞觀年間歸附朝廷以來,回鹘一直同唐王朝保持著密切的關系。他曾應唐王之命,征伐吐谷渾,高句麗,並于元和三年連克吐蕃,大食,收複了北庭,龜茲。重新打通了因阿拉伯人東擴而中斷的絲綢之路。但他也自持擊敗叛軍有功行那趁火打劫之事。

      通过梳理那些并不怎么清晰的脉络,我们可以真切感受到一个王朝艰难的行进历程,感受到它所经历的苦痛。虽说大唐的颓覆多半是由内部引发的,但来自外界的威胁,也会对其决策制度产生深远的影响。他的表亲不是因为要矢志不渝地消除祸患,才耗尽了国力,就此灭亡的吗?虽然明知大为不妥,但急切之下君主们也无从选择。比如来纂s文撩褡宓巨大威胁,促使帝王们不得不更大程度地依靠北方边镇,依靠胡人兵将。那么在财赋难以为继时,是否为其放权?是否让其自筹军费,自设官吏,就成了摆在当权者面前的一道难题。这是在饮鸩止渴啊,这是在病急乱投医啊。但为了先缓过这一阵,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曆史给人的感觉总是厚重的,沧桑的。那么多的英雄,意气风发地迈向不可预知的未来。他们立志要引领民众去寻求光明,去寻求希望。但却在经历了风霜雨雪后,伤痕累累地仆倒在漫漫征途上。那么多的王朝在血与火中诞生,壮大,衰败,消亡。在经历过繁荣昌盛后逐渐崩颓。所有的情节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所有的凄伤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所有的开端都是令人欢欣鼓舞的;所有的结局也总是令人扼腕叹息的。可悲啊!我们本沿着前人留下的路标行进的,却总为事物的表像所迷。我们本遵循着先祖们的教诲行事,却总因陷入两难,无从割舍,而自绝生路。

      曆史是一个沉默的智者。他总是袒露满身的创疤让后来人反思明悟。曆史呢,又是一个善于打哑谜的哲人。他总是反复咏唱着前朝流传下来的歌谣,摆弄着上古时遗留下的旧物,怎奈没人听的懂,没人瞧的明白。

      回顧那些骁勇的馬上民族吧。他們因戰興起,亦因戰爭葬送了自己。他們遵循著自然界最爲殘酷的叢林法則,一路遷徙,一路劫掠。他們在身上烙印上自己世世代代所崇敬的圖騰,以此將天神的偉力與其血脈融爲一體。只不過,永世的流浪是沒有根的。單一的破壞注定是無法構建起強大而持久的文明。

      如今,我們追憶這些制造了一次次浩劫,引發了一次次大碰撞的蠻族。卻很難尋到他們的來處,覓到他們的去處。他們究竟去了何方,沒人知道。有人說啊,他們來自月亮升起的地方,只是那兒以被黃沙掩埋。有人說啊,他們去了夕陽落下的地方,只是那兒以被雲煙阻隔。唉,憑借本能,依靠勇力最終是會被造物所遺棄的。再看看那些居于沃土的天朝上國吧。他們憑借優越的資源與衆多的人口,遠遠領先的科技穩居中土寶地。但也因其殷實富足而遭到諸多盜寇的觊觎。你看,豺狼虎豹是嗅著血腥味來的。這一旦得了甜頭就會變本加厲。所以,面對惡徒息事甯人是萬萬不可的。但面對往來如風的盜匪們如何來以戰止戰?勞師遠征?築壘屯紮?實踐證明均是不可取的。堅壁清野,避退轉戰亦是行不通的。因爲世守田園的百姓們是經不起流離顛沛的,擁有豐富物産,繁華城邦的王朝怎可能舍棄幾代人打拼下來的基業。哪怕只是暫時的。因爲他們的根深深地紮入這片沃土,他們的過往,現在,以及未來都承載在了這片耕作千年的原野。是的,他們經不起焚戮摧滅,他們經不起劫奪棄沒的。那麽在力量遠遠不足的情況下,唯有揮灑財帛,招募忠勇了。對。以夷制夷曆來是中原政權乃至西方正統王朝對抗蠻族的有效方略。只是,引虎自衛終釀千古之恨,抱薪救火終是敗亡之舉。古今中外,這樣的慘劇還少麽?

      最後,碼字者以修真者的身份告誡世人們,自命不凡者總認爲他可以創造一切。膽怯遊移者則認爲前路莫測,安穩便好。要老衲說,兩者皆謬也。成功與失敗往往只是一線之隔,就那麽關鍵的幾步決定著你的存亡。行路者,你可的考慮清楚。

      注:李淵的生母與楊廣的母親是同父異母的姐妹。李淵的妹妹同安公主嫁給了隋炀帝楊廣。隋炀帝的女兒嫁給了李世民。

      本文標題:通过盛唐看曆史

      本文鏈接:/content/325699.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