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默思南岸

  • 作者: 傑西五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4-30
  • 閱讀257
  •   暑氣已散盡的九月初,西汀突然傳來一個視頻,熟悉的方言在輕輕地敲打耳膜:“西汀已經下了一整年的雨了。”

      淑鹽擰著眉頭思索:這個地球上還真沒有一整年都下雨的角落,就算是西雅圖,也是九個月的雨季。

      回到西汀的三月末,突然想起一則地方傳聞:“某某一中,一名校級官員開車沖入某某水庫,自殺身亡。”她特意上網搜了搜,沒有這個消息,只是口耳相傳,不久後消息就銷聲匿迹。

      而那個關于西汀一整年下雨的視頻,真實情況是:西汀那年幹旱十分嚴重,旱災。而內部消息是:西汀有官員儲水,至于是發災難財,還是往水裏加料泄私仇,這內部機密,普通老百姓也只能猜測而已。畢竟,這爲人父母官,保護一方百姓,同姓人同族人聚在西汀,保護他們,也算是“保護一方百姓”,“一視同仁”,總歸沒錯。

      淑鹽特意起了個早,去年少時的母校附近逛了逛。吃了兩個素餡兒包子,買了一小截塘藕。她比較喜歡吃塘藕,煮出來沙沙的,跟沙瓤西瓜一般,還能拉出長長的藕絲。她是個念舊的人,所以愛吃塘藕。

      想起多年前,也是這樣一個清晨,她與家人在母校附近吃早餐:素淨的湯,白色柔軟的粉條,綠綠的小蔥。清清白白的早餐,清清白白的人生。人來人往,她突然看到了暢茗,她的高中班主任。他帶著一臉淡然的微笑看著她,她神情有些恍惚,眼睛瞟了瞟街對面那條河邊小徑,猛得一哆嗦,低下頭,攪著粉條,食不知味。

      采采對淑鹽說:“你個善良美麗的女孩,長頭發又直又黑,跟拉過直板似的。”

      而淑鹽其實是個非常單純的孩子,十六七歲的年紀,她也不懂什麽是美麗,什麽是拉直板。不會刻意打扮,也不知道什麽是打扮,美麗是什麽,或者自己長啥模樣也是不清楚的,幾乎不照鏡子,照,也不知道何爲美醜。

      藍白相間的校服褲,足球鞋,帶刺繡的草綠色棉麻長袖格子襯衫,簡單的馬尾辮,這就是她夏天的穿著。

      羞澀,不敢穿裙子。夏天有校服裙和白色帶領短袖T恤衫,只敢在宿舍穿,特意跟小姐妹去買衣服,特意買長袖。

      回憶裏第一次買衣服,那次考得還算滿意,她把獎金交給家裏,家裏人讓她自己花。她買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件衣服,米白色的短袖T恤衫,胸口有個心形開口,漂亮時尚。不好意思穿,有點露,後來用一枚別針別住了心形口子,那年她十六歲。

      少女時的她過得並不快樂,也許美麗也是一種錯誤。十七歲那年盛夏,她離開了學校,離開前她去理發店理發,一頭烏黑的頭發落地,同桌愛聽GG,梁詠琪有首歌後來十分流行,那首歌,在她第二次剪短發的時候聽到過,在海口。一邊聽歌一邊讓女理發師剪了一個厚重的流海。那首歌,她很早就會唱,《短發》。

      大學畢業季那年,沖破重重阻礙,七天愉快的見習後,開始爲期一個月的艱難自主實習。去實習單位前,去了一次申城,重感冒。想去濰坊,最後去了去往九江的客運站。從古鎮回來,入夜前臨去往九江車之時,接到了初中班長的短信。他說:“我會來看你,就算與全世界相悖,我也會特意來看你。”

      已經病得稀裏糊塗,感冒時冷時熱,怎麽都好不了,在那個城市,看一個感冒,一千塊錢都是遠遠不夠的。在醫院進進出出,整天打點滴,住院,就是好不了。

      兩個人單獨去吃飯,去了甜品店,吃蛋撻。晚上一起聚餐,一桌子菜,幾個酒杯,她拿筷子的手都在發抖。他喝得酩酊大醉,她饑腸辘辘,一口都沒吃。

      他帶她去他入住的酒店,他躺在床上昏睡。她坐在電腦前開移動網絡上網,放了一首歌,周迅的《愛恨恢恢》,她會唱,很難唱,內容很晦澀,在那樣一個年紀,歌裏的愛與恨她很難懂。挫骨揚灰,讓她驚悚。而《畫心》那部電影,更讓她心有余悸,可悲,可歎,充滿恐懼。

      他的臉上布滿青春痘,因爲酒精的原因滿臉通紅。他不停地問她:“高二那年,你爲什麽要離開學校,去了哪裏?”

      對于從前,她沒有一絲記憶,因爲病了,額頭熱了,退了,又熱了。腦袋裏是漿糊,沈默著。

      他無可奈何地起身,帶她走出了迷宮一般的酒店。在冷風裏,走了一路,開導了她一路,她只是昏昏沈沈,他並不知道她在發熱。

      十年後,她給了他一封郵件,解釋了當初她離開學校的原因。

      郵件的內容十分簡單:世界複雜,到處是陷阱。就算是爲人師表,也同樣會套路學生。話,是利刃,會奪人性命,更何況純潔如同小白兔的少女一生清白。

      大学校園,她好朋友问她:“毕业后,想做什么?”

      她想了想,平靜地說:“應該不會爲人師表。”

      “爲什麽?”

      “怕誤人子弟。如果當的話,會在年老時。”她喜歡年紀大的老師,因爲在她稀薄的記憶裏,慈眉善目的老師才是真正的教書育人。教師有了足夠的人生經曆,經驗會豐富,人也會成熟,如果真的是錯,也不會犯得那麽低級與離譜。

      她的記憶,從高二那年開始脫落的頭發開始,如頭上的頭發般,變得稀薄。

      高中後三年的學生生涯,有個十分奇怪的現象:她每次都在周末洗鞋,那雙穿了四年的足球鞋,每次洗完,天都會下雨。

      少女時代的她,會在午休時間,坐在河邊,靜靜地看著河面,發呆,思索,吹風。換了學校,依舊如此。

      高一下學期,她愛上了地理。地理老師平常穿深紫色襯衫,帶一副會變換色彩的紫色眼鏡,很幹淨,很貴氣。而她喜歡上地理課,是因爲他在課堂上說起過一種植物,他說的是方言:“luji。”很少學生聽明白,而她懂了。但她並不懂那種植物的學名,後來看一個作家的樹,再看生物書,明白了“luji”就是蕨類植物。

      那一整年,發生了很多事。如同風平浪靜的海面,暗潮翻湧。之後發生的事,她就如同坐上一艘大海裏的航船,隨著航船在大海裏顛簸航行。就算會遊泳,也很難脫離苦海。

      地理老師說在北半球,根據流向來判斷,河流堆積岸多半在南岸。而她,習慣坐在河流堆積岸,默思青春期的點點滴滴。

      每天清晨,她住的那片城區都會在早晨六點播放廣播,雷打不動,風雨無阻。而第一首歌,就是王菲的國語版《容易受傷的女人》。那時候,王菲與窦唯的愛情與婚姻讓人唏噓不已。而她,也跟她有相同的經曆。只是她是在淩晨四點,雪地裏去河邊,在雪地裏摔了一跤。江南的小鎮,流行馬桶文化,每天清晨,鎮上的人第一件事不是晨跑,不是早餐,而是去河邊倒馬桶,洗馬桶。摔得狠,痛得狠,路邊的人爲她心疼。她只是默然地爬起來,狼狽地往回走。

      當命運的真相漸漸明朗,《山有木兮》裏隱晦地指出謎底是她自己,是她自作自受。可謎面是誰呢?這個世界,真的容許人想得簡單?

      學校是個小世界,跟踢足球賽似的。面對出現的問題,就跟球員面對足球似的,你一腳,他一腳,反正都是往外踢。就算是盤球帶球,目的也是往對手門裏踢。

      作者有話說:

      在這逝去的四月天,默思、哀思:致在這不明就裏的青春路上一個個倒下一個個爬起一個個重生的親人、朋友和自己。

      庚子年四月初八


      本文標題:默思南岸

      本文鏈接:/content/325647.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