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34·小雅·雨無正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4-22
  • 閱讀10534
  •   「一章」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1」
      降喪飢饉,斬伐四國。「2」
      旻天疾威,弗慮弗圖。「3」
      舍彼有罪,既伏其辜。「4」
      若此無罪,淪胥以鋪。「5」

      「二章」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6」
      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勩。「7」
      三事大夫,莫肯夙夜。「8」
      邦君諸侯,莫肯朝夕。「9」
      庶曰式臧,覆出爲惡。「10」

      「三章」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11」
      如彼行邁,則靡所臻。「12」
      凡百君子,各敬爾身。「13」
      胡不相畏,不畏于天?「14」

      「四章」
      戎成不退,飢成不遂。「15」
      曾我暬禦,憯憯日瘁。「16」
      凡百君子,莫肯用訊。「17」
      聽言則答,譖言則退。「18」

      「五章」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19」
      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20」

      「六章」
      維曰于仕,孔棘且殆。「21」
      雲不可使,得罪于天子。
      亦雲可使,怨及朋友。

      「七章」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22」
      鼠思泣血,無言不疾。「23」
      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

      《小雅·雨無正》這首詩的主旨,曆來各家說法不一。《毛傳》認爲是“大夫刺幽王”,《鄭箋》看法是“當爲刺厲王”。雖然二者所認爲刺的對象不同,但卻都持有“政令如雨而不正”的觀點。《毛傳》該詩小序曰:“《雨無正》,大夫刺幽王也。雨自上下者也,衆多如雨,而非所以爲政也。”《鄭箋》:“亦當爲刺厲王。王之所下教令甚多,而無正也。”

      但是,曆朝曆代的很多學者以全篇詩句中並無“雨多”之意,也無“政多如雨”之言,因而懷疑詩題與詩意不合。有人疑爲“雨無止”;有人疑爲“周無正”(正,同“政”);更有人說韓詩有《雨無極》篇,詩文比毛詩篇首多“雨無其極,傷我稼穑”二句。各執一說,莫衷一是。

      宋代學者朱熹是持上述觀點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他的《詩集傳》中,他引用歐陽公(歐陽修)的話說:“古之人于詩,多不命題,而篇名往往無義例。其或有命名者,則必述詩之意,如《巷伯》、《常武》之類是也。今《雨無正》之名,據《序》所言,與詩絕異,當阙其所疑。”以此來否定《毛傳》和《鄭箋》的觀點。

      可是,對于韓詩《雨無極》說,朱子亦不贊同。據《詩集傳》,此說源于“元城劉氏”,劉氏曰:“嘗讀《韓詩》,有《雨無極》篇,《序》雲:‘《雨無極》,正大夫刺幽王也。’至其詩之文,則比《毛詩》篇首多‘雨無其極,傷我稼穑’八字。”對這段話,朱子先是說:“劉說似有理。”接著又說:“然第一、二章、本皆十句,今遽增之,則長短不齊,非詩之例。”

      朱子對該詩主旨及作者有多種推測:“又此詩實正大夫離居之後,暬禦之臣所作。其曰‘正大夫刺幽王’者,亦非是。且其爲幽王詩,亦未有所考也。”然而,終究未下定論。

      清代學者姚際恒在其《詩經通論》說:“此篇名《雨無正》不可考,或誤,不必強論。”而清代另一位詩經學者方玉潤認爲該詩是“周暬禦痛匡國無人也”。但他對篇名《雨無正》也有存疑,他在《詩經原始》中說:“其大旨乃暬禦近臣傷國無正人,以匡正王失也。故雨字或誤,正字上下或有脫漏,亦未可知。魯魚帝虎,古簡之常。”

      《古詩文網》認爲該詩是一首抒情詩。作者面對國破、世危的局面,思前想後,感憤萬端。既埋怨天命靡常,又揭露國王信讒拒谏、是非不分。但是,詩人又“心有救亂濟世之志,而行無救亂濟世之力”,所以只有揭示現實真象,以發泄他滿腔的憂憤罷了。此觀點與方氏相仿。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各家關于詩意主旨的觀點雖然不同,但在具體的詩文字面解釋上卻有很多共同之處,惟《鄭箋》以爲所刺對象爲周厲王,故認定“王之所在”爲彘,即周厲王的流放地。

      鄙人以爲《毛傳》、《鄭箋》關于該詩是諷刺周王“政令如雨而不正”的觀點有其一定的道理。我們常說“萬物生長靠太陽”,其實是有一個潛在的假設前提的,那就是“萬物”都有著適當的水分滋潤著。“黃河之水天上來”,天降時雨,風調雨順,則萬物茂盛,糧食豐收,人民才能得以安樂。否則,要麽就是旱災,要麽就是洪澇,那哪裏還有什麽五谷豐登?人間自然也是要經受饑荒的。

      自然界如此,人類社會亦不例外。長達數千年的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的統治者門無不以天意的代表而自居,甚至最高統治者的皇帝都被稱爲“天子”。那麽,我們完全可以將他們的施政思想,以及所下達的每一道具體“旨意和教令”,看作爲他們的那個“天”給老百姓所下的“雨”。這些“雨”如果恰得其時、恰得其量,那就是“時雨”,百姓當然享受其益;反之,若不得其時、不得其量,則百姓必受其禍!

      古代社會如此,現代社會又何嘗不是這樣。十年文革之“不時之風雨”將華夏神州吹得滿地雞毛,而四十年改革開放之“時風時雨”又令中華大地重現生機盎然!

      本文中,鄙人將主要基于毛、鄭“刺王政令如雨而不正”之說,參以諸家文解,爲讀者做一番該詩的賞析。所刺之“王”,采納毛說,即周幽王。

      《小雅·雨無正》共七章,其中一二兩章每章十句,三四兩章每章八句,後三章每章六句。雖然各章句數不一,句子也有長有短,卻也錯落有致,倒像“時雨”般,該大則大,該小則小,恰到好處!

      第一章,昊天不德,殃及無辜,王不慮謀,刑罰失頗;第二章,周道既滅,國亦將亡,君臣解體,無人承梁;第三章,昊天夢夢,正言不伸,下不畏上,不爲臣君;第四章,上行不法,下必效之,匡國無人,暬禦代庖;第五章,亂世之言,順說爲上,巧言如流,賢者自拙;第六章,賢者在朝,如陷荊棘,進退不是,左右爲難;第七章,國家有難,匹夫有責,棄王而去,正義何在?

      第一章,賦。詩篇原文: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
      降喪飢饉,斬伐四國。
      旻天疾威,弗慮弗圖。
      舍彼有罪,既伏其辜。
      若此無罪,淪胥以鋪。

      這一章給我們展現的是一幅天災人禍的亂象圖:前六句爲天災,上天懲戒無德之君,卻殃及天下四方;後四句爲人禍,昏君無視昊天之警,善惡不分。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詩人疾呼:高高在上的蒼天啊,爲什麽不繼長其德?浩浩,深遠廣大的樣子。昊,也是大的意思,昊天,猶如“皇天”。駿,長(cháng)也,按《漢典》爲形容詞,此處爲動詞化使用,意爲“延長、增長”。

      “降喪飢饉,斬伐四國。”降下了死亡和饑荒,又令天下諸侯相互侵伐。《毛傳》曰:“穀不熟曰饑,蔬不熟曰馑。”斬伐,猶言“殘害”,相互侵伐之意。四國,泛指天下諸侯國。《鄭箋》雲:“(上四句)此言王不能繼長昊天之德,至使昊天下此死喪饑馑之災,而天下諸侯於是更相侵伐。”

      “旻天疾威,弗慮弗圖。”老天發威(懲罰無道之王),卻不曾有絲毫的謀慮,從而降下前四句所言的傷及無辜的天災。《鄭箋》雲:“王既不駿昊天之德,今昊天又疾其政,以刑罰威恐天下而不慮不圖。”旻(mín),本義爲秋天,這裏泛指天。旻天,相當于說“老天”。疾威,暴虐。慮、圖,二字同義,都是考慮、謀劃的意思。這裏表面是說旻天弗圖弗慮,其實是在說王弗圖弗慮,做事沒原則、毫無准繩。

      “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無罪,淪胥以鋪。”正是因爲王的“弗圖弗慮”,所以,對已經定爲有罪的人放行而不戮,反而對那些無罪之人相率牽連而皆獲罪。《毛傳》:“淪,率也。”《鄭箋》:“胥,相。”則淪胥爲“相率、接二連三受牽連而……”之意。鋪,《鄭箋》解釋“徧也”。《漢典》:“徧(biàn),同‘遍’。”

      第二章,賦。詩篇原文: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
      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勩。
      三事大夫,莫肯夙夜。
      邦君諸侯,莫肯朝夕。
      庶曰式臧,覆出爲惡。

      這一章描繪的是一幅樹倒猢狲散、食盡鳥投林的末世景象。末世政亂,人人自危,只知自保,哪顧天下將崩!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王朝之道已然不複存在,哪裏還有什麽安定?周宗,《毛傳》以爲“周室之宗”,即王朝之道;《鄭箋》以爲“鎬京”,即西周王朝的都城,代指西周;《詩集傳》以爲“周之族姓”;我以爲毛說較爲妥帖。止戾(lì),安定之意。

      “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勩。”詩人自歎:正大夫們都遷離了王城,誰都不知道我的辛苦。正大夫,長官大夫,即上大夫。離居,離開王城而居,只顧自己享樂,哪裏顧及王的安危,有如《小雅·十月之交》中“皇父作都于向”那般。我,詩人自指,即第四章所言之“暬(xiè)禦”。勩(yì),勞苦。

      “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莫肯朝夕。”三事大夫們,都不肯早起夜臥以勤國事,國君之諸侯無肯朝夕在公而敬事王者。三事大夫,指三公,即太師、太傅、太保。邦君,封國的君主。

      “庶曰式臧,覆出爲惡。”列舉了上述種種不肯作爲之人後,詩人最後歎到:我多麽希望王能悔過而改用善人啊,可惜王還是盡出惡政,以害天下。庶,庶幾,詩人自表希望。式,語首助詞。臧,好,善,指善人。覆,反而。

      第三章,賦。詩篇原文: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
      如彼行邁,則靡所臻。
      凡百君子,各敬爾身。
      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這一章是對那些明哲保身,卻置天下社稷安危于不顧的權臣們的痛責。奉勸凡百君子們,各謹其身。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邁,則靡所臻。”昊天啊,昊天,你正言不伸,就好比出門遠行而不知所之。朱熹《詩集傳》:“如何昊天,呼天而訴之也。”辟言,即正言,合乎法度的話。信(shēn),同“伸”,表白之意。行邁,出門遠行之意。臻(zhēn),至。所臻,所要到達的地方。

      “凡百君子,各敬爾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衆在位者,你們各自都要謹慎自身。爲何互不相畏,不畏于天?詩人用的是反問,意思是要凡百君子們畏于天而正君臣之禮。《鄭箋》雲:“凡百君子,謂衆在位者。”即上一章所指正大夫、三事大夫、邦君諸侯等人。敬,謹慎。胡,何。唐孔穎達《毛詩正義》:“天道設教,以卑承尊。若下不事上,是不畏天道。”

      第四章,賦。詩篇原文:
      戎成不退,飢成不遂。
      曾我暬禦,憯憯日瘁。
      凡百君子,莫肯用訊。
      聽言則答,譖言則退。

      這一章是對幽王君臣上下相欺,致其政亂朝危的鞭斫,又哀歎匡國無人,乃至我一個小小的暬禦憯憯然日以憂病。

      “戎成不退,飢成不遂。”幽王昏庸,政亂朝危,兵寇來臨而不能禦而退之,天下百姓饑困而不能恤而安之。《毛傳》:“戎,兵。遂,安也。”成,可理解爲“面臨、來臨”之意。

      “曾我暬禦,憯憯日瘁。”連我這樣的一個侍禦小臣,也能知天下之危殆,而憯憯然日以憂病。這兩句是爲後面四句寫幽王君臣的不作爲、亂作爲的鋪墊和對照。這裏“曾(zēng)”是副詞,乃、竟之意。暬(xiè)禦,侍禦,陪侍在王之左右的親近之臣,相當于後世的宦官。

      “凡百君子,莫肯用訊。”一衆在位的君子們,雖然也知道政亂朝危,卻沒有一個肯用此事上告幽王。你們這些官老爺們,你們倒好啊,平日裏作威作福,拿著朝廷的俸祿,卻在國家危難關頭,一個個像縮頭烏龜似的沒了聲影。詩人之心痛,三千年後的我們仍然能夠感受到!訊,《鄭箋》曰“告也”,即以事告訴王也。《古詩文網》說其讀爲“谇(suì)”,谏诤之意,也通。

      “聽言則答,譖言則退。”我們的王上啊,專好信淺近,受用讒佞,若有順耳之言,聞則應答而受之;若有谮毀之言,則雲此人不可任,用其言而罪退之。聽言,順耳之言。谮(zèn)言,本義是指無中生有地說人壞話,這裏是指“逆耳忠言”。

      朱子認爲本章最後兩句,是接在上兩句後也是說凡百君子們的行爲。《詩集傳》:“雖王有問而欲聽其言,則亦答之而已,不敢盡言也。一有谮言及己,則皆退而離居,莫肯夙夜朝夕於王矣。”如此,則更顯幽王的昏庸了。

      第五章,賦。詩篇原文: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
      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

      這一章是對幽王信讒的諷刺。王上專喜能言會道之人說的谄媚之言,因而賢者不敢發言,深怕言而忤物而獲罪。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悲哀啊,我什麽都不能說,都不能開口,惟有心力交瘁。這是詩人代賢者發出的感慨。匪,非也。瘁(cuì),疾病,勞累。《毛傳》:“哀賢人不得言,不得出是舌也。”《古詩文網》認爲“出”讀爲“拙”,笨拙之意。如此,則這三句當解釋爲:悲哀啊,我什麽都不能說,不是我笨口笨舌不會說,而是說了會引禍上身。

      “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而那些能言會道的人卻高興得很,巧善爲言,從順于俗,人家愛聽什麽,他就說什麽,說過的話像流水一樣,轉瞬即去,根本不管實際如何。這些人雖無所悖逆,善于睜眼說瞎話,卻使身得居安休休然。哿(gě):歡樂。能言:指能說會道的人。

      這一章通過兩種人的境遇對比,襯托幽王的昏庸和不辨是非,以明其政亂朝危是必然之事。鄭玄也在《鄭箋》中感慨道:“亂世之言,順說爲上。”

      第六章,賦。詩篇原文:
      維曰于仕,孔棘且殆。
      雲不可使,得罪于天子。
      亦雲可使,怨及朋友。

      這一章描述的是賢者在朝,進退不是、左右爲難的窘迫狀況。詩人有無限的感慨和無奈,不知如何是好:按理說往仕爲官自是正道,然而當今之世,往仕則甚急迮(zé,倉促,逼迫之意)且危殆矣。我若堅守正義,不從上命,就會得罪于天子;我若阿谀順旨而枉道,則會見怨于朋友。真是難爲詩人了!

      維,句首助詞。于仕,去做官。孔,很。棘,比喻艱難。殆,危險。

      第七章,賦。詩篇原文: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
      鼠思泣血,無言不疾。
      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

      這一章是詩人對那些不顧天下安危之大局,棄朝廷而去者的責罵。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有棄朝廷而去者,其在朝之友說)“來吧,來吧,遷來居于王都吧。”之所以呼他來,欲見其還朝也。而那人心中疾王政,不可還朝,故推托說在王都沒有家(可居)。爾,指上言正大夫、三事大夫等人。予,爾者答言自稱。

      “鼠思泣血,無言不疾。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呼者遭拒,心中不快,又責之雲:“我所以憂恐泣血欲汝還者,以(我)孤特在朝,無所出言而不爲小人所見憎疾,故思汝耳,何爲拒我雲無室家乎!昔爾從王都出居於郊外之時,誰複從汝作汝室也?本汝自作之耳。汝今若還王都,亦可自作室家,何當以無室爲辭也?”你說在王都沒有室家,其實就是托詞啊!

      《鄭箋》:“鼠,憂也。”《毛傳》:“無聲曰泣血。無所言而不見疾也。”

      暬禦,暬禦,誰言爾臣小而不可慮?勿顧,勿慮,曾正大夫而不及暬禦。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爲這位憂國憂民的小臣暬禦加油疾呼吧!

      「一章」
      浩浩皇天無準則,為懲暴政失其德。
      降下喪亂與飢饉,狼煙四起邦侵國。
      懲戒昏君本該是,皂白不分要不得。
      有罪就該受刑罰,無端不戮太失責。
      無罪之人本清白,不該牽連罪名獲。

      「二章」
      王朝已然失正道,無所止息我苦笑。
      上卿大夫離京居,誰人知我守舊道。
      三公大人國棟樑,不肯夙夜王恩報。
      邦君諸侯眾宗親,無人朝王早晚到。
      願王悔過改用善,不意惡政重又造。

      「三章」
      青冥幽幽浩蕩天,法度之言卻有偏。
      好比出門行遠路,不知所之往哪邊。
      凡百君子眾官員,謹慎之言掂一掂。
      為何上下不相畏,君臣不敬不畏天?

      「四章」
      兵寇犯境不能退,天下饑荒不能遂。
      惟有侍禦我小臣,憂傷勞苦日憔悴。
      凡百君子國棟樑,不肯諫諍恐獲罪。
      好話君王不厭聽,逆耳忠言立斥退。

      「五章」
      嗚呼哀哉不能說,不是我笨我口拙;
      我怕我話未說盡,我身獲病命已奪。
      樂哉能言善道人,巧舌如簧胡亂說;
      好比流水汩汩去,留下卵石閃閃爍!「24」

      「六章」
      出仕為官本正道,當今之世卻太躁。
      若守正義不從命,得罪天子身無靠。
      阿諛順旨侍奉王,見怨於友為枉道。

      「七章」
      但勸我友遷入都,你卻誆我無有居。
      聞你此話心泣血,不該說謊將我復。
      當初離朝外遷去,可有誰來供你居?

      注釋

      「1」 浩浩:廣大的樣子。昊(hào)天:猶言“皇天”。駿:長,美。
      「2」 飢饉:《毛傳》穀不熟曰飢,蔬不熟曰饉。斬伐:猶言“殘害”。四國:泛指四方諸侯之國,猶言“天下四方”。
      「3」 疾威:暴虐。慮、圖:二字都是考慮、謀劃的意思。旻(mín):本義為秋天,這裡泛指天。旻天,相當於說“老天”。
      「4」 舍:捨棄。既:盡。伏:隱匿、隱藏。辜:罪。
      「5」 淪,率也。胥,相。則淪胥為“相率、接二連三受牽連而……”之意。鋪,徧也。《漢典》:徧(biàn),同“遍”。
      「6」 周宗:周室之宗,即王朝之道。靡所:無所止息。止戾(lì):安定、定居。
      「7」 正大夫:長官大夫,即上大夫。勩(yì):勞苦。
      「8」 三事大夫:指三公,即太師、太傅、太保。
      「9」 邦君:封國的君主。莫肯朝夕:《鄭箋》“不肯晨夜朝暮省王也。”
      「10」 庶:庶幾,表希望。式:語首助詞。臧:好,善。覆:反而。
      「11」 辟言:正言,合乎法度的話。
      「12」 行邁:出門遠行。臻(zhēn):至。所臻,所要到達的地方。
      「13」 敬:謹慎。
      「14」 胡:何。《鄭箋》云:上下不相畏,是不畏于天。
      「15」 《毛傳》:戎,兵。遂,安也。
      「16」 曾(zēng):副詞,乃、竟之意。暬(xiè)御:侍御。陪侍在王之左右的親近之臣,相當於後世的宦官。憯(cǎn)憯:憂傷。瘁:勞苦、憔悴。
      「17」 《鄭箋》:訊,告也,以事告王也。
      「18」 聽言:顺耳之言。答:应。谮(zèn)言:本義為無中生有地說人壞話,這裡指“逆耳忠言”。
      「19」 《古詩文網》:出,讀為“拙”,笨拙。躬:親身。瘁:病。或謂憔悴。《毛傳》:哀賢人不得言,不得出是舌也。《鄭箋》云:瘁,病也。不能言,言之拙也。言非可出於舌,其身旋見困病。
      「20」 哿(gě):歡樂。能言:指能說会道的人。休:美好。《毛傳》:哿,可也。可矣,世所謂能言也。巧言從俗,如水轉流。《鄭箋》云:巧猶善也。謂以事類風切剀微之言,如水之流,忽然而過,故不悖逆,使身居安休休然。亂世之言,順說為上。
      「21」 維:句首助詞。于仕:去做官。孔:很。棘:比喻艱難。殆:危險。
      「22」 爾:指上言正大夫、三事大夫等人。
      「23」 鼠:通“癙(shǔ)”:憂傷。疾:通“嫉”,嫉恨。《毛傳》:無聲曰泣血。無所言而不見疾也。
      「24」 汩汩(yù):形容詞,水急流的樣子。

      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34·小雅·雨無正

      本文鏈接:/content/325317.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