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信與芍(一)

  • 作者: 庶無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4-01
  • 閱讀17325
  •   第一章 芍 雪

      關于我的一切,或許應當從我生活的這個地方說起。這是一個徐緩改變著的世界,帶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幽深艱澀的啓示一一違反某些規則妄想觸碰那個啓示的人都生存不下去,只能讓人在靜默中沒有任何聲響和要求的存在。

      眼前是遠野的平原,或許並不平坦,就像個拼湊的地域,有誰胡亂地將雜陳的林地,枯瘠的草叢,暴露出來的白色的土地,一條棲岸全是石頭的溪流隨意擺放著。但是,阻擋我的是一道無形之牆,把遠處的風景完全隔離開來,把我的視野受限這窮鄉僻壤,受限于這小小的一偶。

      我居住在一個山腳的小鎮裏,一成不變的混凝土與鋼筋堆積起來的鎮子,並不嘈雜,缺少生氣也不爲過。偶爾可以看見行走在街上的人,那些人自稱“原居民”,也有一部分人認爲是“被遺棄的一類人"。但我並不理解。

      我站在能看見整個小鎮的地方,一座只有面山背的山,至少我不能到達我目所不能及的地方,就像在這個小鎮所有的人一樣,我走不出這個地方。那一種法則束縛著我。我能夠看見最遠處天際下的大海,或許看不見。我的確看不見。

      我往下看到那些無謂地行走著的人,盲目,創傷,呆滯,我想他們他們在思索過去遺忘的記憶,卻沒想過怎樣離開這裏。但我不想像他們一樣,被粗糙的淪落爲規則下的陰影。

      迎面的風。我喜歡風,因爲是它在帶動這個世界運行,我悄悄地躲在山頂的風裏,不必承認自己是一個被遺忘的人,我放松下來。

      在我思緒神遊的時候,我在風裏感受到了一道身影,一個仲夏夜晚下的人影,但我看不清,我走向前去,再向前。那是什麽!我的目光向天上看去,我從沒見過的東西,一個毛糙有點發綠的太陽?震驚之余我駐足觀看那個或許不能被稱之爲“太陽”的東西。爲什麽不刺眼呢?不過,在這個“太陽”光線觸及之處,我能體驗到一種緩緩滲岀,靜水深流的柔和細微的感覺。

      我整個人隨著周圍寂靜下來,感受這柔軟與澄澈的光線。

      “嗚。"一陣風的聲響。我回過神來,突然地開始眩暈,不只是因爲從那個世界回轉現實

      的虛無感,也是因爲我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要掉落下去。

      “那是真實的。”我這樣笃信著。“馬上要到夜晚了啊。"我開始往山下走。一直想著那個散發潔白帶點綠色柔和光芒的“太陽。”

      天上開始下雪了,不過我早習以爲常,夜晚又要到來。我往家的方向跑去。

      一個小時後,在黑色的雪散漫慵懶地完成今天的任務後,伴隨著那無可言喻的沈默與蒼涼預示著夜晚到來。

      第二章 信 麦田

      一個溫暖的冬日。一個陽光熙和的早晨。當然這不是能讓我離開被窩的元素,我挺直雙腿繃緊肌肉,再慢慢放松下來,體驗那種只有在冬天賴床時才能感受到的舒適感,伴隨細微均勺的呼吸聲我進入那種輕盈懶散的半寐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陽光從窗台移動到我的臉上,散淡又微帶涼意的風吹過藍白色條紋的天空,卻又顯得格格不入。我抱怨著我昨天沒有拉好窗簾。也罷。穿好衣服,整理好床單和被子,還能去做一頓臨近九點的早餐。

      泡發了一份速溶咖啡,加上昨日吃剩放在冰箱裏的洋蔥蛋卷,幾塊酥餅,半個蘋果。至少我覺得這是獨居的人能找到的最豐盛的早餐。

      我坐在房角的餐桌上,倚靠著背後的落地窗,陽光照映在餐桌上的影子接近透明,不過能感受到微微的熱度。我拿起那個表面已經呈現褐色的蘋果,開始就著餅幹咀嚼起來。

      “唔。早餐或許過于甜膩了。"不過就當攝取必要的糖分。我開始大口吞咽,最後喝下整杯咖啡,早餐就這樣結束。

      飯後我走到屋外房檐下的台階坐下,開始享受一段短暫的休息時間。閑暇地閉上眼睛感受風的律動,而那懶懶的微飔也在我心中微語著。

      我記得今天有一個聚會,聽他們說是爲了所剩不多的寒假而籌備起來的。確實,我能夠悠閑地賴在床上的日子不多了。

      聚會地點是在一個湖畔的景點酒店,那裏處于靜谧之地,遠離喧囂的不停運行著的城市。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同意參與這個聚會活動,難道是爲了我那不曾忘記,又不曾記得的小小的需要?不過我還是答應了。

      晚上八點開始的聚會,現在十一點二十分,我認爲十二點前都算上午,或許我不該把中午給省略掉,不過我還有許多的空余時間,我拿起手機拔通一個號碼。

      “喂,阿宅,聚會是在下午八點對嗎?”

      “對啊,我不是已經通知過你了嗎?”電話那頭是我的一個同學。

      “哦,知道了。那我會在八點到的。”短暫的沈默,。

      “阿信,雖說聚會定在晚上,但是你也可以早點來的嘛,下午我們也有組織活動的。不過算了,八點一定要到了哦。”

      “那幫我和班長轉達一下,謝謝了。"不等他回話我挂了電話。

      随后,我开始清洗晾晒昨天的衣服,打扫了一遍客厅与浴室,出门丢了两袋垃圾,买了些食材回到家做了简易的午餐。所有的事处理好之后,我抬了一条躺椅放在室外的草地上,铺上毛毯,开始閱讀《麦田里的守望者》。

      陽光至少是免費的。沒有距離感與疏離感的一個下午,我自然的睡著了。

      在夢裏,一切都顯得很安靜。我站在一個巨大的拼圖上,慢慢地顯現出光線,田野,麥浪,嬉戲的孩子,我投射自己的影子在這個拼圖上,突然覺得自己是如此貧乏。我往麥田的盡頭走去,越來越遠,最後撥開一簇麥穗的時候發現一條幽深的斷崖,下面有張包涵了所有醜陋,困頓,虛無的陰暗。我覺得我有必要面對這些東西,我要守護孩子們,雖然只是一聲提醒罷了。我停留在斷崖上,思索那些無法捕捉又無處不在的東西。我坐了下來,一動不動,開始擔心孩子們會不小心掉落下去的可能性,所以我即使一輩子在這裏,我也要守護他們的安全。

      這裏的太陽只會停留在一個位置,所以我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我聽見孩子稚嫩歡愉的的議論聲。我起身快步走過去,發現一個小男孩拉著一個小女孩的手詫異地看著我。直直地看著我的眼睛。

      “額,前面,是斷崖,快離開。”或許我瞬間失去了語言的功能,但我知道那是因爲我長久不說話的緣故。

      “謝謝你,大哥哥。"他們笑了起來,揮著手離開這裏。不過我爲了那種笑容已經等待很久了,我的使命就是爲了守護他們並得到那種完全純粹的笑容,爲了他們能夠在這片麥田裏沒有憂慮地玩耍。我繼續坐下。承受孤獨與死寂,隨時准備提醒那些踏足這裏的孩子。

      "嗚一”略微幹燥的風打斷了這個夢。

      我用兩分鍾的時間回想那個零碎的蕪雜夢境,但忘卻了很多情景和細節。也罷,起身擺放好書與毛毯,我也要開始准備今晚的聚會。

      “不會吧!四點多了。”我記得我今天已經睡了十幾個小時了呀,迅速洗了把臉,拿了幾件隨身物品,我開始往客運中心走去。

      到站後,選擇坐上一輛能到達目的地的城鄉公交車,買了車票後坐在倒數第二排左側靠內的位置,擔心著能否在八點前趕到。

      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駛了接近兩個小時後,終于到達靠近酒店臨山的地方,“再走二十分鍾就能到了。“我看了看時間,顯示七點二十三分。我往月亮的那個方向走去。

      我開始欣賞月光的魅力,那景色真美。現在我獨自走在一條漆黑的路。四周圍都籠罩在朦胧的幽暗之中,我愛它莫名的朦胧,因此那月光輝映之處就越發顯得安靜和神秘。我突然地想起了死亡,我們都是要死的!不過這裏是永遠是不會沈寂的,至少現在它讓我傾入許多感知的幻想,我只是這個世界的匆匆過客。

      我不知道有誰還和我一樣注視著這個略帶綠色的星球,即使有也不會像我這樣的人作這麽多的感想。我繼續往目的地走去,卻不經意的突然下起了雪,我確實期盼著這個冬天的第一場雪,

      我擡頭望去。

      “黑色的雪?“我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場景,黑色的雪,在黑色的夜空裏若隱若現的飄落。如果不仔細看根本見不到。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向天空。雪是白色的。當然是白色的。

      本文標題:信與芍(一)

      本文鏈接:/content/324517.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