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花心

  • 作者: 九滿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31
  • 閱讀17029
  •   小時候,栀子花是農家門前一處常見的風景。


      我喜歡栀子花,從葉到花到味沒有原因的喜歡,就像賈寶玉見到林妹妹那般,眼前分明是外來客,心底恰似舊時友。


      那月牙白的花型,那醉人的花香,那可人的婉約,無論是近看還是遠望,怎一個“美”字了得,看一次心動一次。


      我時常駐足徘徊在栀子花下,細細地欣賞這無聲的小生命,仔細觀察她有什麽變化,期待她有新的成長。每每看到新生出一顆小小的嫩芽,心中就會有無盡的喜悅,尤其是看著她的樹型,隨著我的擺弄長出滿意的姿態,成就感就會油然而生,猶如收獲了心儀女生的微笑。


      栀子花倒也對得住我,在春雨的連綿中,嫩綠的枝頭像一個開朗的少女,騷手弄姿向上兀立;在轟隆隆的春雷中,鉚足了勁地一枝躥得比一枝強壯。她的心情似乎也很好,長的有模有樣,葉碧枝舒。每一次欣賞,我都會有新的發現。我並不著急她開花,現時各色花開的讓我有點生厭,這樣子剛剛好,不停地長枝吐綠。三兩個月的時間,原本單薄的栀子花,很快就豐腴肥臀,枝與葉相互覆蓋著,相互擁擠著,綠意盎然,呈現出勃勃生機。有人沒人,她都在清風裏輕輕地搖曳,自然而安詳,猶如清純、美麗的女生,今日看好,明日看還是好。


      春雨绵绵,春雨簌簌,连绵三五日是常事。在这满世界的潮湿中,我搬来一张椅子,翻开郁达夫的《沉沦》,小說的情思也是湿的,沾在心上。抬头正好与栀子花对视,软软的茎叶泛着新绿,花苞像纯洁的感叹号,莹白的花瓣上凝着水珠,多像一滴滴泪,安静而又无息,楚楚怜人。《沉沦》如雨丝在心底悄悄地下,连心都柔软了,柔软得整个人都融化在这样的春意里。平素暗戀的女生便在雨丝的掩护下,在这闷热而躁动的空气里,一位接一位地在我眼前浮现,向我微笑,和我打招呼。激情处,扯下几片树叶,抛撒在梅雨中,一片、二片、三片……


      誰會成爲我的地老天荒?誰又成了我的相見又相離?我爲誰覆了青春的過往?誰又做了我的雲淡風輕……或許,悠悠歲月裏,每個人都會有一段情,或深或淺;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夢,或幻或真。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只歎: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充滿著精彩,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守成一段傳奇。


      淺夏,油菜花敗了,梨花謝了,草長瘋了。當池塘邊的老柳樹開始垂下青絲的時候,栀子花有點急了。


      那天早晨,我進菜園向栀子花問安時,她竟悄無聲息地開出了一朵花,那潔白的花瓣一片一片地交錯著,一層一層的包裹著淡黃色的花蕊,與同伴一起玩耍,乖巧得像個小女孩,不擁擠、不喧嘩,那月牙白裏,不知蘊藏了多少夢想和浪漫。而那花香,濃郁,又稠密,是那種令我無法抗拒的濃香與糾纏。這無疑如同佛光驚乍,我喜不自禁,在這個莺歌燕舞的時季,我看到了盛夏昂揚的姿態。


      這朵璀璨的小花,如同戰士的沖鋒號一般。在她的召喚下,含苞欲放的花蕾們,一朵、兩朵、三朵次第開放著。過了一周左右,花,開得越發的盛了,每一朵花都竭盡所能,要把一生的燦爛都在這一刹那間綻放出來。白白的臉蛋,白白的衣裳,一如一個個待嫁的新娘,有姿、有色、有韻。這一驚,我險些掉下淚來。蜻蜓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出來的,每一朵栀子花上,都有它們的“嗡嗡”鳴叫,抖動的翅膀因爲速度太快而略顯模糊,扇動得花粉到處亂濺。


      恍惚中,我依稀看見一位年輕貌美的女生,著一襲潔白的霓裳,一路款款而來。在栀子花芳香的吹拂下,婆娑起舞,春心萌動,染醉天籁的百靈,演繹一曲阿炳的不朽名作《二泉映月》。春心蕩漾的我,在栀子花周圍走走,順便捧起一朵小花,嗅一嗅,深吸幾口,讓花香直滲心脾。或坐在樹下讀書,把一朵栀子花放在《沈淪》中,栀子花就會在《沈淪》裏散發幽香,似乎《沈淪》中的文字也被花朵熏香。我的心情便隨著栀子花的芳香而愉悅起來,這一天的情緒也仿佛是飽滿著的、豐盈著的。


      那些日子,栀子花也成了尋常百姓家的浪漫溫情。她們被別在發間、衣梢上,成就了老太太鬓間的浪漫,是少婦衣衫間的歲月韻致,是少女腕上的俏麗,是小姑娘頭上的羊角辮綁著的天真爛漫。行走在故鄉的道路上,總會有栀子的隱約花香,牽動我的衣襟,絆住我的腳步,引我頻頻回首。


      一場暴雨過後,栀子花上的花蕊就變得稀疏了,一瓣瓣的被雨水沾濕,再一張張地貼在地面上,那小徑、那鄉道、那田埂,如同鋪開的一張銀色的地毯。


      六月,是栀子花開的季節,是告別的季節,也是屬于我們的季節……


      那年夏天,高考如期而至,我也圓了我的大學夢。隨後,我走出了那條伴我成長的藕池河,告別了親人和朋友,也告別了我的栀子花,走過村頭,跨過小溪,在省城長沙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涯。大學畢業後,我南下廣州,在觥籌交錯裏,在爾虞我詐中前行……


      前幾天,清理舊書,看到那本藍色心事:郁達夫的《沈淪》。一翻開往事,故事浸淫的模糊,栀子花的瓣形猶存,色卻如城南舊事。那個叫懷舊的東西,乘虛而入。何炅的《栀子花開》便不停地在我耳根奏響:“栀子花開如此可愛,揮揮手告別歡樂和無奈,光陰好像流水飛快……”真想來一場雨,又怕它真的來,亦如花心。


      本文標題:花心

      本文鏈接:/content/324458.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