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異鄉生活
文章內容頁

艱難的複工之路

  • 作者: 月下疏影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7
  • 閱讀775
  •   一場新冠,工廠停工,店鋪關門,讓各行各業都受到影響。只有企事業單位,編制內的人未受多大影響,工作還在,工資照發。

      我是千千萬萬打工族中的貴族,沒有固定單位,沒有存款,幹一天活,拿一天工錢。

      新冠在貴州是比較輕的,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年前的假期一直放到二月二十六日,社區才開始准許運營,然而,我的老板回家(另一個城市)過年。因爲一些原因不被允許返店,或是返回需隔離。總之,我算是失業了,年前的那點存款,在一個多月後,已經捉襟見肘。所剩下的那點錢,也被孩子的付費課件,各種資料費所占用。翻出口袋,空空如已。然而,生活還必須進行。

      怎麽辦?找工作。

      許多單位面臨倒閉,裁員,工作真的沒那麽好找。

      有在酒店,餐飲服務行業的姐妹們只得選擇南下,去沿海工業區。也只有那裏,才能安放這麽多漂泊的靈魂。

      可是,我不能,我的父母需要我照顧,我的孩子需要我照顧。我去了,他們怎麽辦。

      我只得在市區轉悠著,希望能夠找到一份離家近一點的工作,偶爾可以去看看父母,抽空可以管管孩子。

      十公裏內,沒一家招聘適合我的崗位。

      我只得擴大範圍,將目標定在公交車可以到達的地方。

      我將我的想法與朋友說了。

      第二天,他說他朋友藥店需要營業員,鼓勵我去應聘,他推著我往外走的架勢,一點考慮的空間都不留給我。

      他說:“你還指望你老板來了開你工資嗎?她生意都不得,又不義氣,你還是去做你的老本行吧!”

      這份工作我是很想要的,也有信心應聘成功。

      我照著朋友給我的地址找到了那家藥店,我沒有說是誰介紹我來的,我也不讓朋友說出我與他的關系。我只是單純地想:如果藥店老板已經招到營業員,或者用我不至于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不需要這樣的面子,這樣的面子在開展業務中並不好。

      可喜的是,我面試通過。

      可是,上班的時間卻讓我爲難。早班我倒是可以乘坐公交車來回,可是下晚班時,公交車已停運,我就只能坐出租車。

      出租車,對于我是奢侈品,輕易舍不得坐一回。我猶豫了,不知道這個班,是上還是不上。

      朋友說:“上吧!多點工資就有坐車的錢了。”

      我將情況與母親說了,母親說:“早班倒還可以,晚班就無法照顧娃娃。”

      歇了一會,母親又說:“能不能給老板說說,讓你專門上早班?要不……”

      後面的話母親沒有說,也許她已知道我的難處。

      同是打工的,一早一晚倒班運行,這個要求我沒有提,我也不敢提。

      或許有人會說,掙點生活費有什麽好難的。生活費根本就不需要很多錢嘛!一個月你能吃幾斤米,幾斤肉……

      是的,對于某些人,生活費真的只是所有費用中極少的一部分開支。他們的開銷,更多的是請客聚餐娛樂,境外遊,買奢侈品等。

      而我們,單是活著都很不容易了。

      那麽又會有人說我們沒出息,少時不努力,現時不上進。

      我只是想說,你不是我們,你不知道我們所處的環境,你沒有評說的資格。

      集貿市場關閉,超市攤位很貴,店更是開不起。許多做小買賣的只能挑著水果菜藍子在街邊擺攤,有的幹脆背著背蒌,提著籃子沿街叫賣。爲了生活,人們不得不奔波。

      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這個答案很難統一。

      當你手中握著金錢,你是願意用錢去買健康的,當然是命重要了。

      可當你身無分文,孩子張嘴要吃,學生書學費都沒著落的時候。命,又該用什麽來維持?

      走在街上,小販剛放下從蔬菜批發市場拿來的菜品,一邊吆喝著,一邊四下張望著。城管來了,不聲不響的,像個偷偷摸摸二狗子。

      待小販們發現時,這些土匪已來到眼前,提得動的,通通扔上了車,提不動的,也要踩個稀巴爛。

      有個中年婦女,用袋子裝了一袋青椒,一袋折耳根(魚腥菜),每袋大約十來斤重。城管來時,她一手提著青椒,一手提著秤盤就跑。一位老阿姨拎起了她來不及提走的折耳根,我明白老阿姨的用意,她是想等城管走後再還給小販,她可以繼續賣。大家都是熟識的。然而,城管卻不管這些,只見兩個年輕人,穿著狗皮,戴著口罩,我真分不清他們是男是女。只是看到他麻溜地奪過老阿姨手裏的折耳根扔在車鬥裏。我判斷他還沒有老,可能也不會老。

      城管走了,開著車揚長而去。

      我呆站在原地,老阿姨柱著拐杖叫罵著。這一刻,我很傷心,不爲我自已。事實上,我也不願提著菜籃子沿街叫賣,真的,這活很辛苦,但凡是有些別的法法子,誰不想過安穩的日子,可是……唉!

      眼前的一幕像電影一樣來回地在腦子裏播放著,我決定去藥房上班。

      我的家離藥店有十幾公裏的距離,乘公交也需要四十多分鍾。我早班下樓時天還沒有亮,我就坐在車上等天亮,盼望著太陽從東方升起。雖然有好幾回都失望了。但我相信陽光會來,春天會到,溫暖也會遍灑大地。

      上晚班的時候,我不得不坐出租車。在以往的時,我會遇到很多同路人,我們拼車會便宜得多。

      而現在,各單位上班不正常,公交車運營也不正常,就以往那個價,根本無法坐車,走路回家那更是天方夜潭。

      家人說,我上的這個班,除了人家鍋巴已經沒有我的飯了。是的,現在生意一落千丈,人家要的,你沒有。你有的,這在節骨眼上未必敢賣。所以,能保住底薪就不錯了。

      真的,那點少得可憐的錢除去路費,真的是所剩無幾了。可是,的哥也很難,以往晚班有人耽擱趕不上公交,路上一幫人拼車,的的經常滿坐。而現在,經常是我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路邊,何去何從?我只有回家,回家只能乘坐的的,都不敢叫滴滴。因爲的的有可能還會剩下一次餐錢。

      沒有多少人能明白,夜風中一個人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攔車,爲了省下一點錢與的哥討價還價,四處問同路人拼車。真的,我若有多一些錢,我會在乎那十元二十元的嗎?然而,我沒有,那十元二十元是我的午餐費,是孩子的一本課外書,我真舍不得浪費。

      我埋怨過生活,我也說過:我太難了。但我不會放棄,拼搏的路上你和我,我們努力拼出一塊新天地。不怨天尤人,再難也會走好腳下的路,頂風冒雨去迎接明天的太陽。

      複工的路很艱難,感謝那些年努力的自己,讓我能夠勝任這份工作,打敗了許多年輕人。

      不要笑話我們的窮,我們真的一直在努力。自食其力,沒有向政府伸手。

      複工之路是很艱難,很感謝能夠生在這麽有愛的國度。

      辛苦還能在平安中度過,不擔心戰火,沒有烽煙。

      除了人家鍋巴就沒有我的飯了,那麽我們就分著吃吧!能夠剩點米粒也不錯。

      春天已經來了,萬物複蘇,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本文標題:艱難的複工之路

      本文鏈接:/content/323822.html

      验证码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