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二十节 是爱非爱?)

  • 作者: 冬風無痕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6
  • 閱讀5334
  •   劉清雪萬萬沒有想到杜小姐會向自己道歉。起初,劉清雪也不知道杜小姐突然找自己有什麽事?那時她的心裏一直忐忑不安,還以爲杜小姐會因爲昨日的事而向自己問罪!然而當杜小曼因爲昨日在城隍廟向她生氣的事道歉時,劉清雪也被嚇了一跳,連連說是自己的過錯,自己不應該和國華一同去城隍廟。杜小曼立即說,這也不是她的過錯,是自己沒有問清楚而胡亂發火。最終,倆人冰釋前嫌。


      杜小曼剛剛回到家裏,便聽小薇說,剛剛國華來找過她。還沒等小薇的話說完,杜小曼便立即坐上一輛人機三輪車來到梁公館,然而卻撲了個空!後來還聽趙煙蓉說,國華去了咖啡廳。于是,小薇又匆匆趕往咖啡廳。


      在途中,小曼的心情格外輕松,歡悅!她帶著雀躍的腳步來到咖啡廳,果然看見國華坐在咖啡廳在一角落,她歡快喊了一聲,“國華!”國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笑容問道,“怎麽現在還來,我都等了好一會兒了!”小曼聽後,說道,“對不起,剛剛去找清雪了!”國華一聽她去找清雪了,忙問她找清雪有什麽事?于是小曼便把剛剛與清雪的談話說了一遍。國華聽罷還放下心,畢竟小曼沒有問罪清雪。國華聽後說道,“其實昨日的事都是我的過錯,所以我這次是向你道歉的!”小曼聽後,笑道,“如果讓我原諒你,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國華聽後問道,“什麽條件?”小曼聽後回到,“陪我逛街!”


      倆人在咖啡廳有說有笑,隨後倆人便一起逛街。這時國華第一次陪小曼一人逛街,小曼的心情很好,在街頭買這買那,仿佛此時此刻小曼買的不是物件,而是她的幸福!倆人來到一攤位前,國華突然站住了,國華說要買一件禮物送給她。小曼問爲什麽要送自己禮物?國華說,因爲上次她送了自己一件毛衣,自己還沒有回禮。聽了國華的話,小曼心裏樂開了花。國華便讓小曼自己挑選禮物,然而小曼選來選去都拿不定主意,于是便讓國華替自己挑選。最後,國華看中了一副蝴蝶發夾,然而小曼卻看中了一塊翡翠吊墜,國華一見這翡翠與自己送給清雪的那一塊一模一樣,便立即說這塊翡翠不好,還是這幅蝴蝶發夾戴在頭上更加光彩奪目。說完便把蝴蝶發夾夾在了小曼的頭上,仔細打量一番,隨後連連誇贊!這讓小曼心花怒放。


      倆人買好禮物,帶著愉悅的心情走在街頭。突然,小曼身體往後傾斜,千鈞一發之際,只見國華伸出雙手攔腰把小曼扶住了,這一刻時間仿佛靜止了,空氣也凝固了,倆人在擁擠的街頭似乎是一座美麗的雕像!然而這一幕卻被不遠處的劉清雪看得清清楚楚,不知爲何,劉清雪的心裏隱隱作痛,她再也不想看下去了,匆匆離開。


      國華把小曼扶起來,忙問她是否有事?小曼立即從國華的懷裏掙脫出來,臉微微發燙,連忙說沒事。國華似乎爲了緩解尴尬的氣氛,故意說道,以後走路可得小心了,說不定那一天我沒在你的身邊豈不摔個人仰馬翻?聽了國華的話,小曼脫口而出,“那你天天陪在我的身邊呀!”話音剛落,小曼便有些後悔,臉更加燙了,見國華沒有言語,又立即糾正道,“我是說,以後只要有一位愛我的人陪在我的身邊,不就沒事了嗎?”國華聽後,笑了笑道,“看來你是想嫁人了哦!”一句話讓小曼更加無地自容,帶著羞赧跑開了。


      劉清雪帶著莫名的傷心回到家裏,把自己關進房間。坐在床頭的她,分明有想哭的感覺,自己爲什麽會有這種感覺?難道說是因爲國華嗎?難道說自己喜歡上他了?可是,自己又怎麽可能喜歡上他呢?自己又有什麽資格去喜歡他?既然不喜歡他,爲什麽又有想掉淚的感覺?她從懷裏掏出國華送給自己的這一塊玉佩,玉佩的顔色依舊,只是自己的感覺不同而已,難道說自己對國華的感情會隨著時間的沖洗而改變嗎?剛才的那一幕,不時在腦海裏浮現,爲什麽自己會難受?難道自己心裏真的心裏裝了他?縱然如此,自己也是癡心妄想,國華又怎麽會喜歡上身份卑微的我呢?這一切都只是自己想想的空中閣樓罷了!


      正當她還想著這件事時,突然想起一陣敲門聲,她立即收起了這塊玉佩,擦拭了淚痕,起身開門。原來是哥哥永玉,永玉一眼就看出妹妹臉上還有淚痕,忙問發生了什麽事?是不是有人欺負她?清雪立即說只是眼睛裏進了沙子。永玉本來還想繼續追問下去,卻被清雪反問一句,“哥,你不是去找姜蕊了嗎?怎麽這麽早就回來了?”劉永玉歎了一口氣說道,“自從伯母來了以後就不喜歡我和姜蕊在一起,仿佛特別討厭我!”永玉說到這裏,沈默一會兒說道,“伯母討厭我也是有道理的,我沒有身份,地位,權勢,又怎麽可能與她女兒在一起呢?”永玉的這句話仿佛戳到了清雪的痛處,清雪立即說道,“可是愛情不需要這些,只要兩個人兩情相悅,這就足夠了!”聽了姐姐的話,永玉垂頭喪氣說道,“你說的雖然沒錯,然而現實往往是殘酷的!”


      他的話音剛落,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他立即前去開門,現在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姜蕊!永玉一臉驚喜,他沒想到姜蕊會來這裏!只聽姜蕊埋怨說道,“我讓你在公園等我,你怎麽回來了?”永玉說他在公園等了許久也不見她來,所以便回來了。聽姜蕊說,本來她很早就出來的,可是被母親看著,好不容易還溜了出來。看著哥哥與姜蕊在一起幸福的情景,劉清雪又想到了自己與國華的關系,不禁又黯然傷神。


      自從柏海被神秘人無端追殺後,國恒爲了避免惹火上身,所以隔三差五就來何局長家找何永芳,這讓何永芳甚是高興,特別是何局長更加欣慰,總覺得自己的女兒終于找到幸福的歸屬。然而他們又哪裏知道國恒的心思?然而,正所謂“冤家路窄”,那日國恒與何永芳一同逛街時,還是與柏海不期而遇,雖然柏海被追殺的事不是國恒所指使,然而國恒心裏還是有些擔憂,然而有何家千金在“保駕護航”多多少少讓國恒有了一些“底氣”。國恒見柏海向自己走來,主動開口向他問好。柏海一臉國恒身旁的永芳,縱然心有怒氣但還是“笑逐顔開”,“原來是梁家大少爺,這兩天我聽人說你一直陪著何小姐,難道你自己的事不用辦理了嗎?”隨後自言自答,“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害怕別人報複,所以便尋求庇護吧!”國恒聽了甚是氣惱,但還是壓抑住心中的怒火,“清者自清!”


      國恒身旁的何永芳聽了他們的對話覺得莫名其妙,也問道,“柏海,聽說前段時間你被人追殺,不知傷勢如何?”柏海聽後笑道,“多謝何小姐關心,我的傷勢並無大礙!”聽了柏海的話,何永芳提醒道,“現在的世道亂得很,你以後行事也要小心謹慎!”柏海聽後,笑了笑道,“再亂的世道也會有人治理的!”他這句話仿佛是故意說給國恒聽的。臨別前何永芳對柏海說道,“正月十六是我和國恒大婚日,希望你能前來喝喜酒!”說完,國恒挽著永芳的手揚長而去。望著他們漸漸遠去的背影,柏海卻有些擔憂:如果國恒真的與何家千金喜結連理,成了何局長的女婿,那麽他以後不就更加肆無忌憚了嗎?到時候自己想對付他也會有所忌憚了……


      柏海被追殺的事過去了好幾日,然而國恒與柏海始終還是沒有發生正面沖突,葉孔平甚是氣惱!因爲他的目的就是想讓他們自相殘殺,自己坐收漁翁之利!然而時至今日,他的計謀卻落空了。直到後來,葉孔平讓阿兵去調查國恒的情況,最後還查出其中緣故。當聽說國恒就要與何局長家結爲秦晉之好,方恍然大悟,柏海並不是害怕國恒,而是忌憚何局長的權勢!他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但並不氣餒,狠狠說道,“國恒再狡猾,終有一日會落入他的手中!!”一字一句仿佛從他的牙縫裏擠出來的!


      次日。


      梁家人在偏廳吃完早餐,姜蕊剛剛走到客廳便被母親叫住了,梁梅問姜蕊昨晚去了哪裏?姜蕊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原來昨日姜蕊騙母親說要去幫她買東西,然而姜蕊出了門便直接去找了永玉。她與永玉在城裏遊玩,完全忘了答應母親的事,直到天漸漸暗了下來,還發覺自己的肚子有些餓,所以便提議一同出去吃東西。在街頭意外碰見崔建飛和杜小薇也在街頭吃東西,于是大家一起吃東西。吃到一半,突然下起了雨,四人便躲在雨棚下躲雨,本以爲這雨很快就會停了,然而這雨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最後,崔建飛便脫下外套遮擋在小薇的頭上,倆人便冒雨跑回杜公館。見狀,劉永玉也如法炮制,把姜蕊送回梁公館,姜蕊便讓他進去坐坐,然而永玉不想打擾便匆匆離開了。


      見女兒沒有回答自己,梁梅提醒道,“你不是答應我給我買東西嗎?”聽了母親的話,姜蕊還想了起來,立即匆匆跑上樓,來到自己的房間,在自己的梳妝台前隨便拿了一瓶化妝品,來到客廳遞給母親。梁梅接過化妝品,看了一下說道,“姜蕊,你怎麽又拿這一瓶化妝品騙我?”姜蕊這時還發現自己拿錯了化妝品,梁梅生氣道,“昨天你是不是又騙我出去和那個賣報的人見面了?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再和他來往了!”姜蕊正欲辯解,梁梅卻丟一句話,“如果你再和他往來,我就帶你回鄉下!”聽了母親的話,姜蕊沈默不語。


      自從劉清雪親眼目睹國華與小曼逛街的一幕後,她的心情一直都很沮喪,做什麽事都無精打采。她的這種狀態哪裏瞞得過哥哥永玉的眼睛?永玉便問她是否身體不舒服?起初清雪還不願吐露心事,永玉便以爲是杜家小姐對她說了什麽難聽的話?因爲那日他親眼看見是小曼約妹妹出去的,回來後妹妹便一直心緒不甯。永玉便說想去找杜小姐理論,清雪擔心把事情鬧大,鬧得不愉快,于是便把自己的心事說出來,“哥哥,你說一位身份卑微的下人喜歡上一位富家少爺會有什麽結局?”永玉不知道妹妹爲什麽突然會問這個問題?劉清雪便說自己只是隨便問問。劉永玉聽後,若無其事回答道,“這也要看情況,如果雙方不在乎對方的身份,地位,權勢,便會開花結果!”隨後又給妹妹講了《灰姑娘》的童話故事,清雪聽得有些入迷,恍惚間,仿佛自己成了故事中的灰姑娘,而國華卻成了王子。以至于永玉叫了好幾聲,還回過神來。


      “妹妹,哥哥也想問你一個問題。”永玉問道,“你說青蛙和公主能夠相愛嗎?”他所說的就是自己和姜蕊。


      “我想一定可以的!”劉清雪回答這個答案肯定,執著,堅決。


      劉永玉離開清雪的房間,突然想起剛剛給梁家送報紙時,姜蕊塞給自己的紙條,他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間,滿心歡喜展開紙條:


      永玉,今日我不能陪你去送報紙了,因爲昨晚回家晚了,今晨母親責備我了,她不同意我們在一起交往,甚至不願意讓我們見面!還說假如我們再見面,她就會送我回鄉下!我不願意回鄉下,因爲這裏有你的陪伴,讓我的生活更加多彩!我有一種感覺,我真的好喜歡跟你在一起!爲了不讓母親送我回鄉下,我們以後只能偷偷見面,今晚有燈會,我們見面再談吧!


      讀了姜蕊寫給自己的紙條,劉永玉又驚又喜,然而隨後心裏又開始感到一絲深深不安……


      劉清雪也漸漸發覺自己心裏喜歡國華,然而她對國華的這份感情是出于依靠?還是出于愛慕?國恒始終沒有與柏海發生正面沖突,葉孔平又將如何對付他們?姜蕊不聽母親的話,繼續與永玉交往,是否會被母親發現?待續……


      本文標題: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二十节 是爱非爱?)

      本文鏈接:/content/323809.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