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網絡文摘人生
文章內容頁

萬木從容(十)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6
  • 閱讀4623
  •   (十)

      仲春,一天下午,第一節是英語課,老師是新來的,是一個剛畢業不久的本科女大學生,性格開朗活潑,帶著個大眼鏡,短發蓬頭顯的可愛,可愛處又使人覺得成熟、穩重。她講課也知學生底子差,也有無奈,但同學們能看出她還在堅持著什麽,從她的笑臉中可以看出來,她課堂上講講停停,說說紀律,說說自己的經曆,又與同學們打成一片,課堂上的時間倒也過的挺快。

      ……

      教學樓下有許多的木槿花,紅的鮮豔,在日光下綠叢中很是顯眼,而綠葉卻越來越被日光打的蔫了。王波知道夏季最熱的時候快要到了。

      天氣越來越熱,也就漸近暑假了。暑假前一周的時間裏,英語老師就給班上透露了一句補課的事,班級裏從開學時的五十多名學生,經過小半年,已走的只剩下三十幾名學生了。補課的事沒激起同學們過多的在意,有的不屑,有個根本沒這打算,有的可能從來都沒想過。英語老師只是私下裏常把幾個想學的同學叫到辦公室裏聊了一聊。

      王波覺其可行,越想越覺可行,他想著:“雖一路走來,未曾補過課,但如今有目標了,也有了勁頭……”老師沒費多大精力王波便同意了,又問其他五六個人,都覺有意。王波又協助老師找到了六七個同伴,一個小小的團隊在班裏默默形成了,王波總感覺被特殊照顧了一般。

      王波增加了新希望,有了學習的動力,又伴隨著激情,順帶著目標與想辦法完成目標的實際行動。只是學習再深一點就不行了,他感自己的差距太遠,他又想:“不過能學一點是一點。”他決定補課後,一度又股起小努力的浪,生活中又有了奔頭而有激情。

      平靜後,王波看著滿書不會做的題又覺自己的努力如炎炎夏日,灑水車過後的柏油路一樣,過了一會兒又幹了,只覺學習困難大,也不知哪天又會振作起對付那留下的該做的題目。而補課,他只是覺得對將來有益,況且只是英語,整體成績還是摸不著路。

      槐花枯萎落地後,在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白雲朵朵的天空下,學校旁有一條柏油路,路旁是兩排平房,大部分是飯店與做鋁合金生意的,飯店都關門了,做鋁合金生意處不時發出“嗞啦~嗞啦”的聲音。唯小賣鋪和大點的煙酒超市稍有些路人來往,不時有來買雪糕、煙什麽的。

      這時,英語老師便領著七八個學生來這裏找房子了。轉了幾個胡同,正好有一間實習室出租,老師與王波等商量一陣,就租了這裏,費用學生平攤。定下後,老師又讓買了本新概念第二冊來,說:“每天學這個,這個對英語最有幫助。”半個月,每人不到七百塊錢。同學們也都答應了。

      7月1日,暑假正式開始,王波幾人第二天便來補課,每天兩個小時。老師教些重點,然後讓回家背課文。王波與幾個同學在一處,時間過的也快,學習也挻快樂的,學的也專了。

      王波回家後,用兩三個小時來做題與背誦,也覺很充足。

      ……

      半個月不覺而過,一本書學了四分之一,王波明顯感到口語部分有些進步。

      ……

      開學後第二個月,老師說:“這次咱們考一下,全部按照高考的模式來,看看你們的水平怎麽樣?”同學們“吹噓”不已。王波想著:“看看自己真實水平也好。”就認真起來了。

      結果,二百多分。他就明白了,自己在給自己放假的時候,別人都在幹什麽了。成績在班裏還行,可要面對的是高考,這讓他覺得自己不行。

      北方的天氣,漸涼時,也快冷了。

      秋日的一天下午,天高气爽,不时有微风。同学们吵嚷着要开会,有同学说是讲校園安全的。

      第一節下課,同學們搬凳子來到了操場。整齊的在教學樓下坐好後,聽主席台講:“尊敬的同學們,老師們……”幾分鍾後,大部分同學已陸續低頭了。

      王波看陽光正好,柳葉稍微的搖晃著,他拿起手機,打開TXT電子書,裏面有幾本書,是他買手機時內存上自帶的,他打開了一個,書名《性格亦出路》,電子書吸引著他一行行的往下翻動,他不斷感新奇,似有共鳴。

      他內心是這樣想的:“人的潛力巨大,而往後的大段時間裏人人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去做好一件事的,關健是做一件什麽事?書裏講每個性格都有與之對應的事,去選好它,是可能性中的可能性,找到自己願意做的,能激起熱情釋放潛力,還是每天猶如歸宿般充實,能實現自身價值與社會價值共同體的一件事。”

      王波帶著這樣的思想,一擡頭看到同學們,感到每個人各式各樣的潛力在發展,在綻放,萬事都覺得順其自然。

      當王波讀到:“其實你一直走在你心裏所指的那條路上……”他內心層層的感覺到此觀點與自己某些想頭對應著。

      王波又擡頭看天,天變得陰沈了,操場上也不知何時變的清晰可觀又寂靜。一陣秋風吹來,風吹動了長長的柳枝,柳枝向一個方向擺去。瞬時,風又從後吹來,卷起操場上的一層淡淡的黃土。王波不經意向後看去,正撲在他的臉上,消失不見于人群。

      王波感覺像發現了天機一般鎮靜,又擡頭看天,見晴朗深邃,幾片白雲正飄過頭頂上方,周圍的吵雜慢慢進入耳中。

      王波想:“是的,自己是該往演講這條路上走的,自己記憶不好,但想的多,腦子裏思緒就多,一陣的聯想總結出來的東西是很引人深思的,而且自己又對舞台有所渴望,對的,有個人說的對:‘即使我還未達到目標,但我看到了目標,就可激發自己,從而激發別人一同尋找目標。’”

      王波感熱情滿分,對自己的努力有了發展性的認可。

      散會,同學們回班級,在班級裏吵鬧一陣,等著上課。上課了,又各自做小動作擺弄小玩意:或手機,或遊戲,或音樂,或聊天,好像上課就是等待著有什麽新鮮事物讓自己感興趣一樣。

      當然,老師還在解著不知怎麽辦的題目,這一節又是數學,又是函數。

      王波聽不懂,學不進,但他努力讓自己堅持,還是聽不進去,他想著:“就退一步,聽不進就把大步驟弄明白,知道是怎麽回事就行了。”

      最後,積累的多了,慢慢的他發現自己沒多少退路了。

      低沈中,王波忽想到了轉學,他越想越覺得可行。小城縣是有重點高中的,如今社會之事,他也覺略經曆了些,他覺得回去上重點高中也並非小時候那樣,非得考上去不可。

      周六,王波回家,向父母說明。母親同意。父親說:“咱縣重點高中,這個可以啊,我給你問問啊,但你回去後一定得好好學!不努力啥時候都沒出息,可不能再像現在這樣了,在家閑得沒事幹。”

      王波內心早已喜,想著:“若能回去,是不會再浪費時間的;既然有希望,要拼一把,實打實的拼一把。”

      王波緊跟父親的電話,不時問:“什麽時候?”

      父親便說:“再等兩天。”

      王波心裏稍靜了,靜後,回老家的念頭便漸漸飽滿起來。不覺間,他早已把在老家小城縣的生活想象了一遍;如何學習?如何生活?如何與同學相處?當然,主要還是學習,遠方大學他覺得也在漸漸變的真實。

      一經這樣想,還有眼前的事實,他心裏樂了。

      樂後他又想:“這裏的學校生活將成爲過去……”他內心隱隱有些不舍,但心裏整體激動下,這不舍他又覺有些無能爲力。王波坐在家裏的沙發上,跟著好奇的心就又開始回想這高中一年半的學校生活:

      高一時,王波來學校第一天,心裏是好奇的,他心頭念道:“既來之則安之。”漸漸激情下的他,對學校的熱愛,還有這揮之不去的迷茫。到當下,他便想到了小穎。

      是,是小穎,她在王波青春的起初出現,在王波的思緒中,越來越多,以至于他放下所有事來回憶她。

      是這樣的:秋天,王波剛入學不久,由于新奇,由于對“人”潛能的感悟,由于有此而來的熱情、自信、既自信的樣子,使他活潑異常,能言善辯,言語條理清晰,又不時“驚人一言”,又附加著實際行動,讓他在老師、同學面前每每有所表現,使之印象深刻。高一軍訓完,王波便被選爲班長。

      秋季運動會時,王波在學校得了跳遠、百米、跳高三塊金牌,同學們擁護其下,他不斷被誇著。自信後他又能安靜下來,一笑而過,又給人一種沈穩之感。沈穩中他又思悟“人之爲人”而略顯孤僻,又回歸當下生活。

      王波在開學軍訓時由于年齡稍大,又對新生活充滿好奇,以至于對整個生活都迸發出了熱愛,他心裏也覺得事事都可無限發展起來,加之隨性的性格,不知什麽原因就被一些同學“大哥,大哥”的叫開了,而他不以爲意。

      當然,于自信中“美好”的事情就發生了。青春裏的好奇與美好,總也散發著浪漫,還有這被認可的自信,讓他有種“從心所欲不逾矩”之感,而勇敢是順其自然的一種感覺。

      仲秋,一日下午,高一最後一節體育課,王波不擅打籃球,但班級裏男同學對這運動情有獨鍾。

      那是個熱鬧的下午,操場上,王波與幾個同學打籃球打的不亦樂乎。

      六點半才去餐廳吃飯,餐廳裏就快沒人了。王波幾個人吵吵鬧鬧著走到打飯處。

      “我要來粉條。”

      “我要來豆腐。”

      “我要來……”

      活潑的連四十多歲留著光頭的打飯師傅樕隙悸冻隽恕扒啻骸钡笑容。幾個人便坐在餐廳第一排吃飯。

      第五排門邊靠窗有不鏽鋼桌子,邊上坐著一個女同學,安安靜靜的吃飯,手裏拿著一部手機,不時去看一看,翻一翻。

      王波見她穿著白色鞋子,一個時尚的粉綠褂子,梳著馬尾辮,圓圓的臉,低頭吃飯。

      王波看上去感覺她有一雙大眼睛。

      未及同學們發覺,王波便端著飯盤子起身,向她走去。把盤子放在她對面,坐下來,看著她,笑著等她擡頭。她一見有人坐在對面,微擡頭,暗暗感覺是個不認識的男同學,便把飯盤往後拉一下,又低頭拿筷子慢慢吃著,一邊扭頭看手機。

      當時,王波穿著牛仔褲,白運動鞋子,紅格上衣,打完籃球的熱氣勁兒還未消散,他隱隱的自覺有點強勢勁兒。

      王波說:“嗨,你好。”

      她又微擡頭,小聲說:“你好。”

      王波說:“我叫王波,高一的。”

      ……

      後面幾個同學就坐不住了,在後面說:“大哥,幹嗎呢?你弄啥子嘞!”

      又一陣唏噓聲。

      王波抛于腦後不管,又問:“你一個人?”

      她擡頭看一眼,不屑說:“嗯。”

      王波心裏喜悅著,真的是兩個大眼睛,楚楚動人,他心裏激動著。

      王波暗想:“這個女孩其實不是自己生命中真正的那個她,只是這美麗的時光裏總該出現點什麽,發生些什麽?”

      王波坐正,准備吃飯,滿心喜悅。又看一眼外面,見餐廳玻璃窗外,夕陽正長長的斜射在餐桌上,窗外幾棵大柳樹粗壯蒼勁,柳葉暗淡低垂,自由自在。王波仿佛感到與她成爲朋友已勢在必得,在這個本就沒多少學生的學校裏,在這空蕩的餐廳裏。

      王波想著:“自己在與一個不愛說話,基本無惡意的,又覺很弱,又在被動的位置上,還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說話,是有種幸福感的。”

      王波笑著說:“看的什麽?”

      她说:“小說。”脸色有些严肃。

      王波接着问:“什么小說?”

      她说:“言情 。”

      王波又問:“什麽言情的?”

      她說:“哎呀!你煩不煩啊?”又看著手機,似惱非惱的低著頭。

      王波其實能感覺出她並不惱,只是羞得厲害。

      或許是王波感性以爲,或自信的附加感覺,他覺得自已穿的樸素衣服也是體面、整潔的,猜測她是在低頭暗笑,猜測她其實也覺出對面的這個小夥子是沒有惡意的。

      王波坐正,一本正經的說:“不煩。”

      又問:“你爲什麽老是一個人啊?昨天的時候,我注意你了。”

      她說:“你咋知道!”

      王波說:“我猜的。”

      她說:“我就今天一個人,昨天我明明兩個人好不?你瞎猜的吧。”

      王波問:“那你今天怎麽一個人?”

      她說:“我們班一起的女孩回家吃飯了。”

      ……

      王波默默不語,相對吃完出去各回宿舍。

      其實她是高三的,與王波在教學樓裏同一層。

      第二天上課,王波見到她就打了招呼,也得知了她叫小穎,年齡比自己大幾個月。

      此後,兩人幾乎每天碰面,見面就相互的打招呼,一來五去成了朋友,沒事時兩人就單獨在學校裏走走,說些相互了解的話。

      小穎比王波想象中要沈默更多。王波心裏認爲:“當然,她內心的世界將是無比的豐富,只是無人發掘。”多幾句話,就多一點孤獨;多一點孤獨,就多一點狂歡。王波是有認可這意思的想頭的。

      渐渐相熟时,王波想:“自己主动,是见她孤单一人,生活里又没选择放松,很是不快乐,这其中肯定哪里出了问题,她应该是快乐的,在这处处青春的校園里。”他推而又想:“或是考大学过于困难?还是迷茫?……”他不得而知,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小颖的状态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应该是在追逐中自信,在努力后坦然自在,能发现生活的美并快乐的。又想:“她这样不正是些吸引自己的吗?不然,还有什么?让自己主动并有话题可聊?”他也想不通了。

      于是,王波從無目標接近和帶有欣賞、好奇的想頭去主動,漸漸到本能的相互有意接觸,慢慢的他也找到了自己的真正目的——讓其快樂。

      可他又覺這並不是關系的重點,但又不能否認其重要性。

      王波在面對她時,感到一種久違而又全新的微妙情愫,屬于那夢中別具一格的美,又夾雜些什麽。

      而王波知道——不能是男女關系。

      滿懷鬥志中的王波自感性格已不再是多愁善感,深沈無爲型了,而是在深沈之後加了大量的活潑。

      王波感覺這活潑在漸漸“破壞”自身性格,但又感覺這應是性格自身的發展。想著:“隨它自然吧,該怎麽面對小穎就怎麽面對她。”

      王波隱隱中感自己有兩種性格,心中時而感“惡與美”相撞,不知爲何?

      久違又陌生的感覺,卻表現爲美,因爲王波覺得想通了什麽——順其自然。

      幾天後,星期五的一個下午,放假了。學校裏同學家近的就回家了,家遠的就留在了學校。王波准備留校,他計劃著抱幾本書到自習室裏學習。他收拾好後,剛一提筆,腦子裏不知從哪個地方就想到了小穎,而本能不可阻止,他本能想:“想找到她,想見到她。”又反想:“可爲了什麽呢?是想讓她感到不孤獨,還是本身的一些對人生的小感悟,或對美的理解要與她分享。”王波不解,就想故意在她身旁,即使沒言語可表達,他一想到那場景就覺得美好。

      王波計劃著要學習了,想著:“反正她又不在學校,計劃不變,隨它吧。”于是,他心裏興奮著,快樂著,回宿舍拿資料書。一回宿舍,見舍友們又要開始打撲克了。幾句話後,他想著:“還是去自習室裏做卷子吧。”自習室裏,他坐下後感四周靜悄悄的,靜的有些讓他發毛,走廊裏偶有舍友打牌的喊叫聲。王波提筆,心不能定,看一會難題,不解,就抱著語文書到操場。操場上,王波在一棵柳樹下台階上坐下。靜下後,他滿腦子又是那種關于小穎的溫存。

      一會兒,張振來了,就是這位,別人怎麽學也追不上的學霸級人物,高三的,與小穎同班。張振的成績,王波總感覺不是環境可以影響的,良好的基礎,聰明的大腦,勞逸結合的學習態度,讓王波覺得他可能是學校唯一能上本科的人,只因與他是老鄉,盡管他戶口已經遷過來了,但老家都在南方的,所以兩人自來熟,相處很覺親切、自然。此時,王波眼看著張振從用四方塊帶花紋的石板鋪成的甬路上迎著斑斑點點的日光在柳樹陰裏走來。

      張振一到王波跟前,王波就歡喜,問:“幹嘛呢?”

      張振說:“沒事,晃悠晃悠,剛才在學校周圍轉悠了一大圈,剛回來。”

      張振見王波懷裏有書,問王波:“你幹嗎呢?”

      王波說:“想學會兒。”

      張振說:“都放假了,還學啥,得勞逸結合,懂不懂?走吧,找個地兒,咱們打台球去。”

      王波正想做點啥呢,連忙把書放宿舍,跑下樓來相跟著張振出了校門。

      本文標題:萬木從容(十)

      本文鏈接:/content/323796.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