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十九节 叶孔平来了!)

  • 作者: 冬風無痕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5
  • 閱讀5319
  •   作爲警官的杜柏海居然遇襲,好在有驚無險,然而救他的人又是誰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杜柏海見勢不妙,雙手接過迎頭而來的木棍,雖然杜柏海有些拳腳功夫,然而始終寡不敵衆,漸漸體力不支,也被打得鼻青眼腫,心想自己不能與他們硬碰硬,只能想辦法沖出巷子,所以他拼出全身力氣,打出一條路還勉強沖出巷子,無賴也手持木棍追了出來。杜柏海剛剛跑出巷子,便聽見一陣呼救聲,隨即附近的人都朝這邊聚了過來,人越來越多,這些無賴畢竟心虛,便轉身逃離這裏。癱倒在地上的杜柏海在昏迷前,隱隱約約看見有一個熟悉的人影走向自己……


      躺在病床上的柏海漸漸蘇醒,他的額頭纏著繃帶,繃帶裏隱隱有些血迹。一直坐在床邊的桂潔玲見柏海醒來,立即站了起來,詢問他是否哪裏不舒服?柏海的腦海還有些昏昏沈沈的,問這裏是哪裏?當得知自己在醫院時,還想起剛剛被人追殺的事來,隨後向桂潔玲道謝!因爲剛才就是桂潔玲經過那裏時,看見有人鬥毆便立即大聲呼喊,引起路人的注意,她也沒有想到居然是柏海遇襲。桂潔玲忙問是誰要追殺他?然而柏海也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畢竟平時他們警局得罪那些無賴地痞也是不少的。桂潔玲心疼說道,這些人真的太狠毒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做出各種事!我看這些地痞無賴也肯定是受人指使!聽了桂潔玲的話,柏海突然自言自語,該不會是國恒吧?桂潔玲聽後非常吃驚,直說這不可能,畢竟柏濤還和國恒的妹妹交往呢!再怎麽也不會下這麽重的手!柏海聽後,說道,也許是我前幾天抓他的事而耿耿于懷!桂潔玲也從小曼那裏聽說了那件事,便覺得國恒不會因爲那件小事而伺機報複,更何況他也沒必要這麽做,這樣做豈不加深你們的矛盾?聽了桂潔玲的話,柏海也覺得有理。


      倆人正在討論這件事時,只見吳志強帶著杜父杜母慌慌張張來到病房,杜母來到病床上關切而難過詢問柏海的情況,當得知柏海無事,二老還放下心。杜父則憤怒質問到底是誰下這麽重的手?吳志強也向杜柏海打聽這件事,然而柏海又哪裏知道?杜母一直都反對柏海去當警察,一直都擔心會出事,沒想到真的出事了!于是杜母便又勸他辭職回家。杜柏海熱愛這一份工作,對警察這份職業有一種莫名的崇拜,所以便答應母親不會有下次了,下一次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隨後柏海又問父母是怎麽知道自己受傷的事?後來還知是吳志強告訴杜家二老的。此時,杜母還發現一直在身邊的桂潔玲,她一眼就認出這是小曼的朋友,只知道她姓桂,而不知道她具體叫什麽名字?桂潔玲便立即自我介紹。于是,柏海便把桂潔玲送來醫院的事一五一十告訴給父母。杜父杜母聽後,便再三感謝桂潔玲的救命之恩,這讓桂潔玲有些受之若寵。


      天漸漸暗了下來,國恒和阿虎一幫人還在梅山等著那位“大客戶”交易,然而“大客戶”始終沒有出現,于是便打道回府。回到公司辦公室,國恒再次質問阿虎,今日的交易地點和時間是否有誤?然而阿虎再三強調沒錯!難道是哪裏出了問題?還是“大客戶”那邊除了意外?國恒便立即吩咐阿虎把聯絡這次交易的阿五叫來問一下。


      不一會兒,阿虎在一家賭坊找到阿五,當時阿五正賭得興起,見是阿虎來了,還以爲有什麽好事,便跟著阿虎來到辦公室。進得辦公室,阿五叫了一聲,“恒哥!”國恒應了一聲,問道,“阿五,今日我們去梅山,怎麽沒有客戶前來交易?”阿五一聽,還以爲是國恒在開玩笑,“恒哥你可真會開玩笑!”他的話音剛落,阿虎厲聲說道,“我們說的可是真的,我們今日在梅山等了一日都沒有等到人來!”這時阿五還覺得事態有些嚴重,小心翼翼問道,“恒哥,你不是叫人換了地點嗎?而且還換人去交易了。”這時國恒蒙了,他什麽時候叫人換了地點?我怎麽不知道?阿虎說道,“我們今日一天都在梅山,哪裏都沒有去!怎麽可能換了地點!”阿五聽後,驚恐萬分,“恒哥,難道說我們被人陰了!”國恒聽後,大罵道,“他媽的,到底是誰這麽大膽!”隨後阿虎又問道,“阿五,你現在想一想,今日去取貨的人有哪些?”阿五回想了一會兒,還想起此次去交易的人都不認識,但是都打著國恒的名頭,不過最後還聽見有人說了一句“平哥一定很滿意!”聽了阿五的話,國恒打了一個激靈,隨口而出,“葉孔平!”阿虎立即讓阿五離開了。


      阿虎待阿五離開後,小心翼翼說道,難道說葉孔平真的來了?國恒早已知道葉孔平回來這裏,然而沒想到這麽早就來了,而且還給自己這麽大一個“意外”,讓人措手不及!國恒甚至有些擔心,葉孔平是一個亡命之徒,他做什麽事都無所顧忌,他是什麽事都可能做出來的,然而自己卻不同,自己有家庭,還有事業,如果與他結下梁子,吃虧的終究還是自己。


      國恒正爲這件事擔憂時,房門突然被推開了,原來是吳志強。不知道這麽晚了吳志強來到這裏有什麽事?然而當得知杜柏海被打成重傷時,國恒居然還幸災樂禍。吳志強則質問他爲什麽要派人追殺柏海?國恒不明白志強爲什麽要這麽說,立即解釋,追殺柏海的人並不是自己指使的,他這不可能做這種惹火上身的事情。這時,阿虎提醒道,“恒哥,難道說這也是葉孔平叫人做的?”國恒不明白葉孔平爲什麽要這樣做?阿虎解釋道,葉孔平一定是知道你與柏海之間的矛盾,他這樣做就是想挑起你們之間的矛盾,他好坐收漁翁很給力!聽了阿虎的解釋,國恒恍然大悟,沒看到葉孔平如此有心機!經過一會兒談話,吳志強也漸漸知曉葉孔平的事。吳志強便給國恒獻言獻策:爲了避免你和柏海之間的正面沖突,你可以在這一段時間寸步不離陪在永芳身邊,畢竟你也快是何局長的女婿了,這座靠山就是你的保護罩!聽了吳志強的話,國恒雖然心裏極不情願陪著永芳,然而爲了自己的安全只好勉爲其難答應了。


      今日派人追殺柏海的人到底是誰呢?沒錯,正是葉孔平指使的,他的目的就是挑撥國恒與柏海之間的關系。原來葉孔平早一個月便來到這裏,來到這裏後便調查了國恒與柏海之間的關系,便爲這次“追殺”行動打下基礎。其實他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想給國恒來個下馬威,再者就是樹立自己的威嚴!所以不得不來了這樣一個大動作。


      雖然葉孔平只有三十多歲,然而因爲平時熬夜緣故,頭發早已掉光,頭上帶著一頂帽子,還戴著一副墨鏡,格外神秘,此時的葉孔平正坐在一辦公桌前,當聽到來者說起今日的人物順利完成時,大笑道,“阿兵,今日可是雙喜臨門呀!”只聽阿兵繼續說道,“只可惜讓那個姓杜的逃脫了!”葉孔平立即說道,“沒關系,我要的不是他的命!”阿兵欲言又止,葉孔平又說到,“難道你忘了我讓你調查那位姓杜的和國恒的關系嗎?”阿兵聽後,方明白,“你是想用這件事挑撥他們之間的關系!”聽了阿兵的話,葉孔平的臉上漸漸浮現出陰險而難以琢磨的笑。


      直到第二天,杜柏濤來到惠琴的花店,惠琴突然問起柏海的病情,柏濤說已無大礙,然而當惠琴問及是否知道是誰下手的?柏濤欲言又止,惠琴看出柏濤有話要說,再三追問下,柏濤還說出,“聽警局的人說,這件事與你哥哥有關系!”惠琴萬萬沒想到這件事會與自己的哥哥有關系,她很了解哥哥,國恒是不可能因爲上次那一件小事而伺機報複,更不可能下此毒手!柏濤聽得出惠琴言語間有些激動,立即勸慰她,這件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雖然惠琴一直克制自己的心情,然而待柏濤離開後便立即關了花店,回家找哥哥問清楚。然而回到杜公館也沒找到哥哥,隨後又匆匆感到公司辦公室,仍然沒有找到,不知道此時哥哥去了哪裏?難道說這件事真的與哥哥有關系?惠琴一個人垂頭喪氣走在大街上,突然擡頭看見哥哥與何永芳肩並肩朝她這邊走來。


      惠琴立即上前喊了一聲,國恒忙問妹妹怎麽沒有去花店?惠琴向永芳笑了笑,以示問候,隨後把哥哥拉到一邊,小聲言語。國恒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當惠琴說出柏海被追殺的事時,國恒卻顯得漫不經心,若無其事。隨後惠琴便問這件事是不是他叫人做的?國恒沒想到自己的妹妹會懷疑自己,失望說道,惠琴,難道連你也不相信哥哥嗎?惠琴從哥哥的語氣中更加肯定這件事不是哥哥做的,然而還是問了一句,“難道這件事真的與你無關?”隨後又說道,“可是警局的人都說是你因爲上次被柏海抓後的伺機報複!”聽了妹妹的話,國恒有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感覺,一臉無奈,惠琴繼續說道,“哥,我相信你不會做這種事,然而衆口铄金,你也要小心一點!”國恒聽後立即說道,“惠琴你快回去吧,別大驚小怪了,哥哥可是清者自清!”惠琴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願過多打擾哥哥與永芳的約會,便交代了幾句便匆匆離開了。


      梁國恒與杜柏海的關系本來就不是很好,然而隨著葉孔平的到來,在他的挑撥下,讓他們倆人的關系劍拔弩張,杜柏海又將如何對付國恒呢?隨著國恒與柏海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惠琴與柏濤的戀情又將如何發展?待續……


      本文標題: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十九节 叶孔平来了!)

      本文鏈接:/content/323772.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