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雜文評論諷刺幽默
文章內容頁

  • 作者: 曲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5
  • 閱讀7716
  •   試問世人,誰能無嗔?當爾逢逆緣、遇違境時,是否還能心平氣和,不生嗔發怒呢?若其心果真如如不動,不被外在辱境所迷轉,則說明爾有忍辱工夫。正《楞嚴經》所謂“若能轉物,即同如來”也。《金剛經》中的忍辱仙人就有此等工夫,當歌利王割截四肢時,忍辱仙人不但內心不生嗔恨,還說:當我來世作佛時,最先來度汝。歌利王不信其言,忍辱仙人被割截之四肢即刻複原,這才是歌利王心生慚愧以忏悔罪愆。歌利王乃喬陳如之前身,佛陀是忍辱仙人之後身。就此因緣,佛陀初成道時,于鹿野苑三轉四谛法輪,喬陳如最初得度。佛陀無量劫前曾五百世修忍辱行,以對治嗔毒的發作。嗔鹅o怀y得解脫。《華嚴經》說:“一念嗔心起,百萬障門開。”亦雲:“一念起嗔,殃墮無間。”嗔是修行道路上的絆腳石,不得不除。修羅就因以嗔心布施而墮落此道,不得解脫。修羅亦曾布施修福故,而感得天福。男修羅爲帝釋嶽父,有搖天動地之大威神力,但因嗔心作怪故,相貌醜陋,脾氣暴躁,心常自卑。女修羅雖有天女之美貌,但其心嫉妒嗔恨。修羅有天福而無天德,是故常淪五趣,遍入四生,不得解脫。修學佛法之人,最宜慎戒嗔心。《梵網經》中制有“不嗔恚戒”,以徹底禁生一切忿怒之心也。古德雲:“嗔是心中火,燒諸功德林。”欲修出世無漏解脫福德聚,則須先戒除嗔心也。今作如下三點而談之。

      一、釋義

      嗔,怒也;恚也。本義:發怒,盛氣。意謂盛身中之氣填滿胸中,以致其心發怒生恚也。可謂“恨氣牙關,冒火怒沖冠”也。究其心嗔之因,其根緣于盛氣淩人之習所使然。在佛經裏,嗔即是怒,此二字混用,《圓覺經》說:“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此中之怒即是嗔也。《大乘義章》五本曰:“忿怒爲嗔。”嗔與貪、癡,並列三毒。此三毒遍布于行人八識田中,根深蒂固,非憑戒定慧力則難以拔除也。《涅槃經》卷二十九曰:“毒中之毒,不過三毒。”《釋門歸敬儀》中曰:“下凡煩惱,微細難知,粗而易見,勿過三毒,自毒毒他,深可厭患。”以此三毒能自毒毒他故,諸佛曆祖教人念佛修觀坐禅者,無非是爲令行人試急急以一念回光返照之妙用工夫,內照以消除三毒,外照以清淨六根,從而轉衆生身口意三業爲諸佛清淨三業矣。

      嗔,又作嗔恚、嗔怒、恚、怒。是梵語“訖羅馱”,或“醍鞞沙”的義譯。在唯識宗爲心所(心之作用)之法,亦六煩惱之本,亦三毒之根。系指對有情衆生所起怨恨之精神作用。《成唯識論》曰:“雲何爲嗔?于苦、苦具,憎恚爲性,能障無嗔,不安隱性,惡行所依爲業。謂嗔必令身心熱惱,起諸惡業,不善性故。”苦即三苦,可謂苦苦、壞苦、行苦。苦具是造成三苦之因。嗔是對三苦及造成三苦之因所生之恚恨心,能令身心惱熱,對六親眷屬,一切衆生,輕則诟罵,重則損害物命,甚至于伐城伐國,喋血千裏,莫不由嗔心而起。總之,嗔怒之心,乃一切衆生宿世之習性。

      嗔恚心全由我執而起,一切以自我爲中心。凡是違逆我意者,我即拂然不悅,進而忿恨惱怒,暴跳如雷。語雲:“甯起貪見如須彌山,無起嗔恚如芥子許。”因爲貪中含有愛(貪染之愛),而嗔中含著破壞之成分。又貪乃從喜愛所對之順境而起,嗔則從憎恨所對之逆境而起。嗔恚心所起之熱惱如火如荼,故稱嗔恚火。又嗔恚火能燒盡一切功德林,故譬之以火。《增一阿含經》卷十四曰:“諸佛般涅槃,汝竟不遭遇,皆由嗔恚火。”然嗔怒心發作的範疇唯限在欲界,色界、無色界則無嗔心所,以故嗔恚火燒不到初禅天。修禅習定之人,自然不會生嗔發怒,始終是一團和氣。

      又嗔赅三世,乃衆生宿世之習性。以故一切衆生有二種嗔報,意謂由前世多嗔故,感得今生之二種嗔報。據《法苑珠林》卷七十載,二種嗔報即:一、常爲他人求其長短,指因前世不能容物,稍不如意,即興嗔恨,故感今生被人伺求長短,而動辄得咎。二、常爲衆人之所惱害,指因前世嗔惱衆人,令不安穩,故感今生常被多人之所惱害。爲人若深知這二種嗔報之前因後果,則自可逆來順受,隨遇而安,絕不會怨天尤人。修善者若遇違緣逆境之坎坷,自不會動搖菩提心。人生貴在多磨砺,自應坦然面對。正孟子所謂“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若能如是,真可謂“君子坦蕩蕩”也。

      在修禅習定的過程中,亦會有三種嗔恚相發作,此爲禅病之一。據天台智顗尊者《釋禅波羅蜜次第法門》載,嗔恚三種發相即:一、非理嗔相,謂行人修禅定時,嗔覺欻然而起,無問是理非理,他犯不犯,無故而發嗔恚,障諸禅定,是爲非理嗔相。二、順理嗔相,謂行人修禅定時,外人實來惱我。以此爲緣,生于嗔覺,相續不息。亦如持戒之人,見非法者而生嗔恚。嗔雖順理,亦障禅定。是爲順理嗔相。三、诤論嗔相,謂行人修禅定時,著己所解之法爲是,謂他所行所說,悉以爲非。外人所說,不順己情。即惱覺心生,而起嗔恨,障諸禅定,是爲诤論嗔相。凡諸修行者,若遇此三種嗔相禅病發作時,須修慈悲觀以對治之。

      约中医范畴而论,嗔怒乃七情之一。《礼记·礼运》云:“何谓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南梁·刘勰《文心雕龙·明诗》云:“人禀七情,应物斯感。” 景耀月《己酉正月三去祖国舍弟太素踰河送别愀然赋此》诗曰:“七情不可辨,五内正如焚。” 冰心《往事二》四云:“颊上流着的清泪,只是眼眶里的一种压迫,不是从七情中的任一情来的。”又中医谓“喜、怒、忧、思、悲、恐、惊”之七情,不论哪一情,凡有过激者,则会导致体内之不调。《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痈疽总论歌》云:“外因六淫八风感,内因六欲共七情。”注云:“喜过伤心,怒过伤肝,思过伤脾,悲过伤肺,恐过伤肾,忧久则气结,卒惊则气缩,凡此七情为病,亦属内因。”清·袁于令《西楼记·之任》云:“贤郎病在七情,三焦火多时上升。”这就是说,每多生嗔发怒者,对肝脏的伤害极大,肝火过盛亦会导致双目之失明也。

      二、舉過

      就世間而論,高官富貴之人,每多嗔恚。以諸凡如意,需使有人,稍一違忤,便生嗔怒。輕則惡言橫加,重則鞭杖直撲。唯圖自己快意,不顧他人傷心。在古代,將門出身者最易生嗔發怒。據說,在宋代有一位身經百戰的將軍,因厭沙場之馳騁,便投大慧宗杲處求出家。將軍認爲自己已看破萬緣,五蘊皆空了,故要投歸佛門。宗杲則說:你有家庭重擔,況且世俗習氣甚重,目前出家機緣不具,以待來日吧!將軍再三央求剃度,但宗杲依舊說:以待來日吧!將軍無奈,只好暫且回家。一日,將軍起了個大早,便入寺禮佛。宗杲見了就問道:將軍何故來得如此早呢?將軍以偈答曰:爲除心頭火,起早禮師尊。宗杲回偈道:起得這麽早,不怕妻偷人?將軍一聽,怒氣頓生。嗔恚罵曰:你這老怪物,講話太傷人!宗杲聞言,哈哈大笑曰:輕輕一撥扇,性火又燃燒。如此暴躁氣,怎算放得下?此則公案,充分說明爲人心頭的嗔習不易放下。放下放下再放下,一放下一切放下。一時放下,永永放下。此話說來容易做來難,口說放下心不放下,嗔怒驢年亦不除。噫!“說時似悟,對境生迷”。

      每多生嗔發怒者,總是心神不甯,四大違合。記得我村有一賦閑在家之軍人,即使到了朝杖之年,每逢稍不如意事,就大發雷霆,吹胡須瞪眼睛。每當他發火時,舉家上下就鴉雀無聲,唯唯諾諾,生怕惹惱了他老人家。就因他有生嗔發怒的習性故,時常胃病作怪,臨終因心髒作祟而喪命。外貌醜陋者,嗔心亦重。我那兔唇的親堂曾祖父,他既有慈善爲人的一面,亦有脾氣暴躁的一面,腸胃不通之症,糾纏了一生。平日和善不愛著氣之人,若遇過激之違緣逆境時,一旦生嗔發怒起來,往往會夭傷性命。我家一親戚,平時甚和善,從沒見過他生氣的樣子。一次,就因夫人一句扒灰的話,當時氣得他哭笑不得,怒氣橫在胸中,導致了腸胃的不通,不到半年時間,被確診爲胃癌爲告終。就中醫而論,嗔怒之氣盛在身中,則可興風作浪,有傾湫倒嶽之勢。滿腔嗔怒盛氣,便會吹起痰火堵在胸口,導致上則茶飯不進,下則水火不通。痰火則傷肝傷肺,于是百病叢生。中風偏癱者,往往皆因嗔怒盛氣而所致。以故爲人不得不慎戒嗔心之發作也。

      嗔以憎恚爲性,以惡行所依爲業。能熱惱有情身心,令其廣造諸惡業。諸大小乘經論中,悉皆廣宣嗔怒之毒的危害性。《遺教經》曰:“嗔心甚于猛火,常當防護,無令得入。劫功德賊,無過嗔恚。”《決定毗尼經》曰:“甯起百千貪心,不起一嗔恚,以違害大慈莫過此故。”《往生要集》曰:“能損大利無過嗔,一念因緣悉焚滅俱胝廣劫所修善。”《大智度論》卷十四雲:“嗔恚其咎最深,三毒之中,無重此者;九十八使中,此爲最堅;諸心病中,第一難治。”嗔爲修學佛道上最大之障害,以故各大經論中常誡之。特別是《梵網經》中制有“嗔心不受悔戒”,亦稱嗔不受悔戒,嗔不受謝戒,略雲嗔戒。即爲防止起嗔恚心而不受他人悔謝所設之戒條。《梵網經》卷下雲:“若佛子自嗔、教人嗔,嗔因、嗔緣、嗔法、嗔業,而菩薩應生一切衆生中善根無诤之事,常生悲心,而反更于一切衆生中,乃至于非衆生中,以惡口罵辱,加以手打,及以刀杖,意猶不息,前人求悔,善言忏謝,猶嗔不解者,是菩薩波羅夷罪。”另外,法藏大師又于《梵網經菩薩戒本疏》卷四中明制此戒條之十意,即:一、嗔心于惑中爲最重。二、成惡業道、惡趣因。三、燒滅宿世諸善根。四、能結大怨,累劫難解。五、由此能害諸衆生。六、能作無間罪。七、能障菩薩忍波羅蜜。八、害諸菩薩大悲心。九、令所化衆生皆舍離。十、具足成就百千障。所以,欲發菩提心受菩薩戒者,須先戒除嗔怒心也。

      又嗔心一起,于人無益,于己有損。輕亦心煩意燥,重則肝目受傷。須令心中常有一團太和元氣,則疾病消滅,福壽增崇矣。昔,阿耆達王,一生奉佛,堅持五戒。臨終前,因侍人持拂驅蠅,久之昏倦,致拂子墮其面上,心生嗔恨,隨即命終。因此一念嗔怒心作怪故,遂受蟒身。以宿福力,尚知其因,乃求沙門爲說皈戒,即脫蟒身,生于天上。還有,舍利弗在因地曾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一日,于十字街頭見一婦女哭泣,便問其故。女曰:堂中老母患重疾臥床,醫雲非活人眼目作藥引不可。此事難辦,故傷心痛哭。舍利弗心想,我既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不妨舍一眼目給她。舍利弗毫不猶豫地把自己右眼挖出給她,可那女曰:錯了,醫雲須用左眼作藥引。舍利弗心想,不妨爲人爲到底吧!就又把左眼挖出給她。可那女拿起左眼一嗅說:這眼已臭,不能用了。遂扔地上,一腳踏碎了兩目。舍利弗于是內心發嗔哀歎道:衆生難度呀!不如作個自了漢得了。便退失菩提心,入深山老林自修自了去也。就因舍利弗當時的這一念嗔心,曾墮了六十劫的毒蛇身。是知嗔習,其害甚大。

      三、示方

      人生于世,一帆風順者甚少,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逢違緣逆遇境時,最宜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謹防嗔怒心的生發。嗔心乃宿世習性,今既有損無益,宜應于一切事當前,皆以海闊天空之心量容納之,可謂宰相肚裏好撐船也。若也,則現在之寬宏習性,即可轉變宿生之褊窄習性。此乃融事入理,以理除事,即智轉情之方也。倘不加對治,則嗔習愈增,其害非淺,不可不知。

      嗔怒心既爲宿世之習性,則逢違緣遇逆境時,稍不順心稱意就會發作。不妨今作我已死想,任彼刀割香塗,于我又有何幹呢?對所有不順心之境作已死想,則便無可起嗔發怒矣。可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也。此即如來所傳之慈悲三昧法水,普洗一切衆生之結業。以故行人應將一個“死”字貼在額頭上,于二六時中返照自心,則無嗔怒而不息也。印光大師嘗說:“學道之人,念念不忘‘死’字,則道業自成。”誠不刊之論也。

      如來令多嗔衆生作慈悲觀者,以一切衆生皆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既是過去父母,則當念宿世生育恩德,愧莫能酬,豈以小不如意便懷嗔怒乎?既是未來諸佛,當必廣度衆生,倘我生死不了,尚望彼來度脫。豈但小不如意不生嗔恚,即喪身失命亦只生歡喜,不生嗔恨。以故菩薩能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即便舍頭目腦髓時,皆于求者作善知識想,作恩人想,作成就我無上菩提道想。對此,觀《華嚴經·十回向品》則自知矣。

      天台宗對多嗔衆生慈悲觀一法,極爲重視,故設三種慈悲觀對治衆生三種嗔恚。一、非理嗔者當修生緣慈以對治之,既無理而嗔,當觀一切衆生猶自家之眷屬,普令其悉得安樂。二、順理嗔者當修法緣慈以對治之,既因他人惱亂而生嗔恚,則須觀想一切法皆爲因緣所生,緣生之法,當體本空,如夢如幻。一切衆生因不知諸法本空故,常想求得安樂,爲隨順衆生,而令其皆得安樂。三、诤論嗔者當修無緣慈以對治之,既以己見爲是,他人爲非,則當修無緣慈。修無緣慈時,須不住法相及衆生相,憐憫一切衆生,往來五道,心著于法,分別取舍,受諸苦痛。爲使一切衆生解脫諸苦,得證諸法實相,而修無緣慈也。

      又我人一念心性,直下與三世諸佛無二無別,正宗門所謂我在毗盧頂上行,我與三世諸佛同一鼻孔出氣也。只因迷背本心,堅執我見,則一切諸緣皆爲對待。如射侯既立,則衆矢鹹集矣。倘能知我心原是佛心,佛心空無所有。猶如虛空,森羅萬象,無不包括。亦如大海,百川衆流,無不納受。如天普蓋,似地均擎,而又不以蓋、擎自爲其德。我若因小拂逆,便生嗔恚,豈非自小其量,自喪其德乎?雖具佛心理體,其起心動念,全屬凡情用事,將妄爲真,認奴作郎。如是思之,甚可慚愧。若于平時常作心性不二想,將“生佛體同,凡聖一如”納于八識心田中,則心量廣大,無所不容。物我同觀,不見彼此。逆來尚能順受,況小不如意便生嗔恚乎哉?

      法相宗以無嗔心所對治嗔心所,無嗔心所爲十一善心所之一,意謂逆境當前,不生恚恨嗔怒之心,是名無嗔。《成唯識論》曰:“雲何無嗔?于苦苦具,無恚爲性,對治嗔恚,作善爲業。”苦者,即苦苦、壞苦、行苦。苦具,即生苦之因。對于苦及生苦之因,不起嗔恚之心,于諸有情,常存慈愍,故曰無嗔。若能直下承當這個“無”字,則恚恨嗔怒當體本空,猶羲和臨于萬象,似清風遊于太虛。以故宗門常教學人參趙州“狗子有佛性,也無”的話頭,就這個“無”字簡直是一把鐵掃帚,能掃盡行人心頭一切雜念,令其赤灑灑、體裸裸,寸絲不挂也。

      嗔怒乃人之性情,無始以來之宿習。但爲人還是以不生嗔發怒爲好,既有益于身心健康,亦有益于圓滿菩提。即便是偶爾生嗔發怒,最好使其“發而皆中節”,以符合中庸之道,不要有過激的嗔怒情緒生發。欲不嗔恚,須修忍辱,忍辱法藥正好對治嗔恚惡疾。忍辱負重之人,必成大器。孔子一生周遊列國,宣揚仁政,晚年廣招門徒,杏壇開講,最終成爲一代萬世景仰的至聖先師。忍辱是一種修養工夫與人生境界,舉凡逢違緣遇逆境時,若能忍之于心,則自然不會生嗔發怒。古人雲:“心字頭上一把刀,爲人不忍禍必招。如能忍住心中氣,過後方知忍字高。”

      嗔怒心重者,不妨平时登高望远,李义山诗云:“向晚意不适,驱车上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站得高望得远,自然能放宽眼界,开阔心胸,以驱除心头之嗔怒情念也。观白云之悠悠,来去无碍;望大海之波澜,壮阔无比;看蓝天之湛寂,无所不容。花在开,鸟在歌。所有的一切,皆可令尔内清三毒,外净六根。古代禅师之所以筑茅庵于孤峰顶上者,举手堪与蓝天白云共舞,纵目可览四里美景,不但有益于禅修,亦能开拓海阔天高之心量,以转换褊狭之嗔怒心也。还有个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嗔怒心重的人,不妨每日起床仔细端详观音菩萨的慈眉善目,久之自可转嗔怒为慈悲,岂不见慧能大师说“慈悲即观音,喜舍即势至”乎?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噫!

      芍藥花開菩薩面,棕榈樹長夜叉頭。

      本文標題:

      本文鏈接:/content/323767.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