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網絡文摘人生
文章內容頁

萬木從容(八)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5
  • 閱讀3627
  •   (八)

      未知的激動、好奇、新喜及些許的不舍,伴著比想象中明亮、寬大、擁擠的火車王波跟著家人向北方去了。

      王永勝在北城一家大工廠上班,依舊做保安,這年,連升了兩級。工廠距市中心有15公裏,屬于郊區了,工廠附近有幾個村子,村子不遠有個鎮。王永勝在離鎮不遠的地方租了兩間平房。王波在北城的生活便開始了。一個月後,母親也在工廠上班了。

      北方地廣人稀,冬寒秋涼,夏暖春短。王波與家人幸福中,不覺間兩三年已過。幸福如冬季中屋裏的一支火爐,任世界陌生、寒冷、喧鬧,總也沒有人間寒涼。

      春天:青草嫩葉沒見幾天,就轉而進入夏日了。

      夏天:白雲低垂,潔白無瑕,總也覺不出有多麽炎熱。

      秋天:王波總也有時間到處騎車跑跑,廣闊無邊的大地上,總惹的他不由得高歌。秋季的寒涼總也進不到他心裏去。

      冬季:爐火通紅,外面零下二十幾度,屋內蒸氣滿滿一層,早上亦有溫存。

      期間,王波明一事理身心充沛,熱忱高漲,潛力待發,自信滿滿迎難而上。十分理智後而靜下深沈,又消沈避事,墮落不堪。

      家始終陪伴又讓他立足,沒事回來歇歇。這段時間,王波感受到:“其實你擁有很多,很多,在家歇歇後又能讓自己更好的前行,而‘家’又靜靜的存在那裏。”

      一天,綠楊安靜,葉面無力的迎著日光,微風一吹,搖晃一陣安靜了。王波騎著電動車從市裏往家走,心情愉快,因爲中考結束了,伴隨的暑假又來了。

      王波在家休息幾天後,想做些什麽事,思來想去,去過的地方也不想去了;沒嘗試過的“場面或事物”亦沒見識過其過程的樂趣,性格孤僻處,讓他知道“見識”的機會或信息是繞過自己的,所以他又給排除了。當然,在同一時間裏那“場面或事物”是有另一番熱鬧的,卻是他得不到的。

      他未曾見過的或許較大改變能有的:或懶、或沒興致、或怕,終究在想象裏排除了。

      王波在家呆著,從早到晚,悶的慌時出去轉一圈,做一個學習計劃,計劃裏說歸說做歸做,進度與程度結果解釋權全在自己,後果也是自己感受,自由便容易進入一條條阡陌小路,裏面時而狹窄;時而風光;時而與萬物一道狂歡;時而與無爲一處沈淪。

      一日午後,十分安靜,天氣晴朗明媚,陽光下,小風吹過還能感受到絲絲涼意。王波知道父母都上班了,弟弟王博也找同伴玩去了,他午睡一個小時醒後,有了一個好奇的試問,他覺得是很有意義的追思,這需要思考,便是:

      “生是什麽?”

      “死是什麽?”

      “能有一個不變的什麽?”

      他想不通,極度的自由隨著心,肆意追思,猶如找到了一件正兒巴經的事幹,連續好幾天低頭沈思,什麽也不感興趣了。晚睡晚起也已成了習慣。

      又一日,中午。他急忙買了饅頭,炒了菜。母親回來吃過睡了一會兒,又上班去了。

      王波就自己束在屋裏,想:“人生是什麽?自己該怎樣活?要有這麽個完全屬于自已的憑借,不然,那可每天如行屍走肉一般。而這個人生,時間,空間,過程,是有一種可以解釋的通的什麽?”

      王波隨了心,又兩天,他便對“道”有了些許的感悟,又翻開《大學》、《論語》、《道德經》,有一句:“讀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憑借止于至善。”王波略略明了些什麽。

      他接著想:“憑借之中還應有憑借,那是什麽?”思緒不斷,如此又思索一夜,也沒能給定義。

      到天明,王波懶散的收拾一下,吃過飯又睡了會兒。如此,又近大半個月找尋思索,每天思思沈沈。

      夏末的空氣裏已有了寒意。

      一天下午,王波又睡到四五點。他自想著:“這一下午的時間算給了睡意;實際行動可一件也沒幹啊!”

      起來後,王波昏昏沈沈。他發呆時,見父母推著自行車相跟著疲憊的下班回來了。王波才高效收拾房間。母親開始著手做飯。王波幫母親收拾一會兒,自覺差不多了,就在一旁,坐在小板凳上迷瞪,眼睛懶懶的盯著一個方向,腦袋裏“精氣神”像要出竅。

      母親問:“一下午都幹什麽了?”

      王波“嗯。”一聲。

      ……

      父親提著電腦包進屋說:“下載了個電影《唐山大地震》,看看去吧。”

      王波略感有趣,暗想:“這下時間算有用處了。”他心急著吃過飯,提著電腦到隔壁自己屋裏去了。弟弟王博不看,領著院裏幾個小朋友玩圓卡片。母親收拾碗筷,洗衣服,拖地。王波與父親在隔壁屋裏看。父親看一會兒,坐在半舊的沙發上睡著了。夜漸深,王波叫醒父親回床上睡後,他獨自慢慢的看完了,無一點困意,又在電腦前找找還有什麽可玩的遊戲,或者可看的電影。

      不料打開一個文件夾,顯出七個視頻,寫著《紅樓夢》。王波隨意的打開看看。頓時,他覺得猶如打開另一個世界般,七集結束後好像剛點開一樣,好奇時間怎麽過的這麽快。

      他如獲至寶,又思緒亂飛。後半夜,他又陷入了自己的沈思中,躺床上睡不著。快到淩晨三點,他忽然想到“存在”,又不能睡了。近天亮,他總算給自己的憑借定了義:

      “生和死都是一種存在,存在只是一種存在,猶如《紅樓夢》裏那塊頑石一樣,它不去造曆幻緣,始終只是一塊石頭。

      所以,需要經曆、活動這一過程。如此便有了高低,好的過程需要選擇,選擇需要一種能力,而能力需要鍛煉,努力。”

      如此,王波方安了心,內心立馬晴空萬裏,覺眼前路可全力以赴了。

      ……

      王波上的高中,是一所私立中學。中考前,他自己也是堅定無比,努力了一年多,但基礎差像是個“硬傷”一般,努力也並沒有使總分達到一所普通公立中學的錄取分數線上。但他欣慰的是:剛轉來時,英語是十幾分。到中考時,已到六十分以上了,這點讓他看到了努力的效果。雖不高,他自己知道,這就是進步。

      王波中考只考了300多分,好學校是沒戲了。找學校那天,父親領著他在市裏轉了幾圈,終于找到了一所學校,是私立的,初中、高中都有。

      九月開學後,王波內心滿滿的希望,想著從這所私立中學努力學習考進一所好大學。不料來後,他一問同學都考了多少分,發現300多分在這學校已經算高分了。學校沒多少學生,高一兩個班,高二一個班,高三一個班。

      進入課程後,王波好些課聽不懂。一學期不到,高一每班40多個學生,就只剩下30多個了。

      一年不到,高一兩個班合到一個班,慢慢一個班也只剩下40多個學生了,高二30幾個,高三20幾個,各科老師換了近一批。

      學校沒有早自習,晚自習老師基本不在,自習課很多,每周五放假。

      一年後,王波到了高二上半學期,老師講課他基本都聽不懂了。如此又呆了半年。

      眼下,王波上高一,上半學期。班級裏幾乎沒有奮進的氛圍,同學們學不會基本就不聽了。王波感到:很多同學不是或不能靠學習的進步來做爲學校生活的目標的。

      函數,老師已講好幾天了,王波還是一頭霧水。今天,數學老師又要講新課了。王波又鼓起小努力的浪,本想著老師會細講一下,他都准備好了。可老師讀一遍概念,黑板上做一道例題後,又繼續講新課了,只說:“咱們講下一章啊。”新概念就這樣簡單介紹一下,過了。王波感覺自己的努力像夏日灑水車裏的水,效果就像灑過的柏油路面,而且還是淺淺的這麽一灑,一會又幹了。

      王波想:“父母來此打工,死工資如何去接近自己的未來呢?或許只有努力學習吧。”可寬松的學習制度,複雜艱難的題目讓王波這個來自農村的少年愁壞了。

      期間,什麽英語語法“現在過去將來進行時”、“過去現在進行時”,他完全沒多少概念,依舊死拼硬記幾個單詞,獨自個摸索。

      人在高貴的環境裏呆久了,自然也會變得高貴起來。而他想:“在松散的學習氛圍中自己想提高成績,無疑是上天在給自己開玩笑,看自己的笑話。”但王波可不會讓它成爲笑話,可他又想:“到哪去證明?”苦苦不得法,他覺得自己很矛盾。

      客觀中,王波留給自己的或許只是一種自己給自己希望,他能看到希望,但走的是那麽“不真實”。

      他自己給自己希望,但最終解釋的過程還是他自己,學不會時,他自覺又摸抓不到什麽。

      當然,有好底子的,能學會的又有上進心的是有把握填充這希望的。

      可王波知道自己不是,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是死記單詞背課文,硬聽明知聽不懂的數學,與懂皮毛的英語,再附和一下老師,以便讓自己感覺自己還有希望。

      王波聽著那些實在沒感覺的數學課時,偶爾聽老師說一句:“你現在的行爲決定你十年後的狀態。”

      王波想:“是的,不假,十年後,或許自己還在艱難困苦中,硬聽硬解硬背些什麽。”而現在,他只感努力後有一股莫名的東西給了自己些許的自信——可能十年後的自己會堅定一些吧。

      ……

      依舊是混亂的班級,依舊是有責任感卻有些無奈但著實講不下去的老師。幾次,數學老師獨自在黑板上忙解著過程,又找到一種新解的方法,一忍再忍的不想把答案寫出來,可眼看著一臉不懂的學生,一旁低頭玩樂的同學,只好重新再解一遍,情願又不情願。臨下課了,告訴幾個想學的:“自己先慢慢解著,不會的到辦公室來問我。”王波也問過幾次,可面對那些題目,聽老師講了好幾遍都沒一點感覺,就像對音樂不敏感而找不到拍子一樣,不用別人怎麽說,自己就快崩潰了,而回班裏自學,他自感:“又能再進步多少?”幾次下來,時間久了,王波就對前方的路,妥協了又妥協,而後,慢慢的找感興趣的事做,學習上有興趣的多學點。

      慢慢的,一步一步走時,王波想到:“幹嗎非得要考大學?”他一經這樣想,又覺得十分的放松,可他又想:“自己還有什麽好法子嗎?”又想:“不行,不行,還得再考慮,再考慮……”王波就在這樣的學習矛盾中,意志慢慢暗淡下來。漸漸的,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有些萎靡不振。

      10月一天,下午放學。同學們打籃球,把王波拉了過來。他激情跑了一陣。近六點時,同學們都回教室了,籃球場上只有王小偉與他在玩,兩人便防攻一會兒。

      王小偉鼻子、眼睛、耳朵都有些大,但五官端正,笑起來有些憨憨的,身高175左右。王波總感覺他是一個挻隨和的人。

      玩一陣子後,兩人都覺得操場上只剩下他們兩個了,也有些累了,就有意坐下聊會兒。王小偉是初三的,才上來。王波與他見過幾面,因學校也沒多少學生,幾個一起玩過的相互都有些印象,但沒有深聊過。王波正想找個人說話,開口便覺得自然了。

      王波問:“你是怎麽來這個學校的?”

      王小偉說:“父母來這打工的,就過來了。”

      王波說:“我也是。”

      王小偉問:“你老家哪的?”

      王波說:“南省的。”

      又問:“你呢?”

      王小偉說:“我老家陝西的。”

      王波有些深沈問道:“以後,你畢業准備去哪兒?”

      王小偉說:“還沒想好。”

      ……

      問問答答,兩人漸熟,身體也自在輕松了,就打鬧起來,嬉笑不斷。

      一會兒,王小偉熱的脫了鞋,從腳踝處抓起褲子扒到大腿邊,看著曬黑的胳膊又看著自己的大白腿,笑著向王波說:“看,美不美,看大腿。”然後斜躺在水泥地上又做出一個醉羅漢的姿態,撫摸著早已長毛的大腿。

      王波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樂的無處抓尋,無處表示,見王小偉鞋脫在地上,自然的就提起他的一只鞋向後面水泥空地上飛去。王小偉哈哈笑著爬起來按抱著王波,扒下了他的一只鞋子,也飛了出去。兩人都大笑了。王小偉說:“咱來扔鞋子吧!看誰扔的遠。”

      王波笑著說:“好啊。”

      于是,王小偉脫下自己另一只鞋直起身板向後飛去,飛的老遠。王波也拿起自己的另一只來迎合著飛去,十分有力氣,又順著勁。這下高潮了,搞笑至極,兩人都笑的肚痛,又仰面大笑。

      王波好久不曾感覺真正的快樂了。天一點一點黑下,微風中楊樹葉子被吹的嘩嘩響,有的葉子應著月光忽明忽暗……王波心裏感到很是舒服,又覺得有些現實的浪漫氣息。

      随后,两人坐在校園围墙边用来压腿的铁架上,享受着9月份的晚风,不愿离去,默契着谁也不去上课。许久才回去。

      晚自習下課後,王波與同學們一起回寢室,洗漱完,到自習室學會兒。自習室其實就是一間不用的寢室,裏面有四張上下床,只剩板了,中間有四張新桌子,上面兩根節能燈,想學的初三、高一、高二、高三的都可來。一時,陸續來幾個,但坐會兒就都離開了,吵吵鬧鬧一陣。9點,王波的數學卷子基本還是空白的,他只做了三道選擇題,正回想著老師的思路。

      王小偉一會兒也來了,說:“還學著呢?”

      王波說:“看看呗,沒事反正。”

      王波見他拿著一本語文書坐在對面看了起來。

      如是,兩人在安靜的自習室學習。一會兒,門“咣當”一聲被推開。兩人見劉飛追著張誠跑了進來,吵鬧著各不相讓。張誠性格中是有些感性的,生活裏有些邋遢。劉飛是個小個子,但年輕氣盛在他身上很是明顯。張誠帶本語文書說:“別煩我,我要學習了。”

      劉飛十分鄙視的笑說:“別在這兒裝好學生了,你能學個啥?快過來,來,把我的沙袋給我弄好,不然你哪兒也別想去。”兩人一會兒吵罵起來,又各不相讓,打著鬧著,就趴到了王小偉桌子上。王小偉把兩人挪開,說:“起開來。”兩人似有意無意的挪開。王小偉又坐好繼續看他的語文書。兩人又撕扯到王波這裏,一下子碰到了王波的卷子,卷子飄到了白色地瓷板上。

      王波氣憤的說:“兩人幹嗎呢!到外面耍去!別擱這亂。”

      四人靜下,張誠轉過頭對劉飛說:“別打擾人家好學生學習了。”又說:“來來,我跟你出去。”張誠推著劉飛,出了自習室。

      王小偉依舊靜看,王波心裏亂煩的想撕卷子,想著他兩人一會兒又要過來,心靜不下了。近10點,他才略有一點思路,安慰自己起碼今晚上做了四五道題,略懂一點課上所講。

      本文標題:萬木從容(八)

      本文鏈接:/content/323764.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