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十八节 柏海遇袭)

  • 作者: 冬風無痕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5
  • 閱讀9220
  •   建飛與小薇來到崔家,倆人又在堂屋談了一會兒話,待小薇剛剛離開,只見崔母一臉生氣從裏屋走了出來。建飛見母親一臉生氣,忙問發生了什麽事?崔母沒有回答,徑直坐在堂屋正上方的椅子上,隨後問道,“你和杜小姐是什麽關系?”原來母親是因爲這件事而生氣,建飛反而傻笑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該如何對母親說這件事。然而崔母突然怒道,“跪下!”建飛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不知發生了什麽事?建飛不知所措,只聽崔母又怒道,“跪下!”這時建飛還緩緩跪了下去,委屈問道,“媽,不知道兒子做錯了什麽事惹您生氣?”


      “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杜小姐?”崔母問道,建飛正欲回答,卻聽母親說道,“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家的背景嗎?你也只是一個窮教書的,怎麽配得上杜家小姐?我知道,在你住院的那段時間,杜家對我們有過照顧,我們應該感恩戴德,但你不能因爲這樣去攀附杜家,借機勾引杜家小姐!”


      “我沒有!”崔建飛沒想到母親會如此看待自己的兒子,然而母親爲人一向小心謹慎,也不會惹是生非,所以對建飛與小薇交往甚深還是有些擔憂,建飛覺得非常委屈,不知該如何向母親表明,只聽母親繼續說道,“我都看出來了,這段時間你們倆人朝夕相處,不就明擺著你們的關系嗎?母親不是不願意你交女朋友,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我們崔家與杜家的門戶懸殊!”


      她的話剛剛說完,房門突然被推開了,站在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小薇!崔母沒想到小薇還沒有離去,驚喜喊了一聲,“杜小姐,你全都聽見了?”小薇走了進來,站在建飛的身旁,解釋道,“伯母,您誤會建飛了,建飛並沒有勾引我,我們是兩情相悅!”崔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杜小姐……”正欲說話,卻被杜小薇打斷了,“伯母,我知道,您是擔心建飛的身份配不上我,而我並不這樣認爲,我的建飛是真心相愛,與身份、地位、權勢、金錢無關!”崔母聽了,感動問道,“杜小姐,你這樣值得嗎?”杜小薇斬金截鐵回答道,“值!我的父母說得很對:身份、地位、錢財都是身外物,這一切都會通過自己的努力而獲得,然而建飛對我的真情是一生一世的!有時,候縱然努力一生,這份真情也是難以獲得。”小薇懇求道,“伯母,您就成全我們吧!”此時,崔母還知道建飛已經去過杜家了,她眼含淚花說道,“杜小姐,不是我不同意,我是擔心以後建飛會辜負你,讓你受委屈呀!建飛只是一個教書的,而你是一個好姑娘,應該會找一個更好的歸屬!”小薇這時還知道崔母的顧慮,說道,“伯母,這一切我都不在乎,以後的幸福生活還得需要我和建飛一起努力!”


      “你真的不後悔?”崔母問道。


      “請伯母成全!”小薇說完這句話,也在建飛的身旁跪下來,崔母見了,立即伸手要把小薇扶起來,然而小薇執意不起,崔母歎了一口氣,說道,“建飛能有你這樣好的媳婦,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謝謝母親成全!”


      “謝謝伯母成全!”見崔母同意他倆人的交往,建飛倆人異口同聲謝道。


      國華匆匆離開梁公館來到公園的亭子裏,仿佛在等什麽人。正在焦急時,只見杜小曼提著一個紙袋走向亭子,國華立即迎了上去問她找自己有什麽事?小曼說要送給他一件禮物。國華聞言,有些吃驚,不知道小曼會送什麽禮物?小曼便讓國華閉上眼睛,雖然國華不清楚小曼在玩什麽把戲?但還是乖乖把眼睛閉上。


      過了一會兒,小曼還讓國華睜開眼睛,國華睜開眼睛便看見小曼手捧著那一件夜以續日編織出來的毛衣!國華甚是驚喜,接過毛衣問道,“送給我的嗎?”小曼高興地點了點頭。然而國華接過毛衣,有些失望問道,“怎麽是淡黃色的?”小曼聽了,反問道,“上次我還問過你你喜歡什麽顔色,你自己說的喜歡淡黃色嗎?”聽了小曼的解釋,國華恍然大悟,可他那時候也沒想到小曼會給自己編織毛衣。然而小曼又爲何無緣無故送自己毛衣呢?所以故意問道,“如今天氣漸漸暖和了,怎麽還送自己毛衣呢?”小曼聽後,回答道,“雖然現在已經如春了,然而難免會有乍暖還寒時候。”然而小曼卻發現國華一直望著自己,讓她有些不自在,隨即又說道,“怎麽你不喜歡?這可是我夜以續日編織出來的!我可沒有少花心血。”隨後又奪過他手中的毛衣,略有些傷心難過,說道,“如果你嫌我送的不是時候,我就拿回去拆了再重新編織!”說完便拿著毛衣就沖出了亭子,然而走出亭子時,小曼便有些後悔了,又迫切希望國華能夠追上來。


      國華從她的語氣中聽出小曼有些難過了,立即追了出去,攔住了小曼的去路,搶過小曼手中的毛衣:“雖說不喜歡了,我是逗你的!”聽了國華的話,小曼方有些寬慰。倆人又回到亭子裏,國華便把外套脫了,把毛衣穿上,毛衣還是高領的,穿在身上確實很暖和,國華也一直誇贊小曼心靈手巧,聽了國華的話,小曼方覺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覺得自己苦盡甘來。


      國恒匆匆回到辦公室,原來剛剛接到消息說阿虎有事要通報。國恒回到辦公室已經等了許久了,然而也沒見阿虎回來,難道阿虎出事了?正在擔心阿虎的安危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只見阿虎急匆匆走了進來裏,國恒問他怎麽來這麽晚?阿虎便說他剛剛被人跟蹤了,他在城裏逛了一圈還把跟蹤者甩開。國恒聽後,懷疑跟蹤者會不會是葉孔平的手下?阿虎也覺得應該與葉孔平有關聯。隨後國恒忙問是有什麽事要通報?于是阿虎便把自己得來的消息告訴給了國恒:原來明日上午十點半在梅山有一筆交易。聽了阿虎的話,國恒有些吃驚,怎會是明日?時間怎麽這麽突然?便問明日會不會有問題?警局那邊情況如何?阿虎早先就去警局找吳志強打聽了警局的情況,時值春節,警局的警員大部分都回家過節了,剩下的警員都被安排在城裏負責城中治安,所以明日去梅山交易很安全。聽了阿虎的話,國恒還放下心來。


      國恒剛剛回到梁公館,就被坐在客廳的惠琴叫住了,國恒忙問惠琴有什麽事?惠琴便問哥哥,“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們鄉下的具體地址?”雖然惠琴小時候偶爾隨著父親回過鄉下,然而隨著年齡漸長就再也沒去過了,便印象模糊了。國恒覺得有些奇怪,惠琴今日怎麽突然問這件事?惠琴愣了一下,盡力編了一個理由,“我想以後姜蕊回鄉下了,我可以給她寫信!”聽了妹妹的解釋,國恒也半信半疑,于是把鄉下地址告訴給了妹妹。


      惠琴今日怎麽突然想國恒問起這件事呢?原來惠琴從柏濤那裏知道柏濤父母的對話內容後,並向柏濤問起了杜家鄉下地址,所以她的心裏一直都想著這件事,于是便向哥哥問起這件事,沒想到這一問還得知杜家與梁家鄉下的地址一模一樣!這便更加肯定杜家與梁家是認識,可是梁家與杜家又到底有什麽秘密?爲什麽這件事二十年後還要了結?對惠琴來說,一切事都是如此複雜,更何況還是二十年前的事。她很想把這件事告訴給柏濤,然而每次提起電話卻又挂了,她擔心一旦有些事被捅破,就仿佛打開潘多拉盒子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次日。


      國華如約而至來到劉家,因爲他答應清雪今日要陪她去城隍廟遊玩,然而他前腳剛走,只見小曼就來到梁家找國華,小曼也就撲了個空,心裏甚是失望!國華也完全把陪小曼的事給忘了。


      國華陪著清雪來到擁擠不堪的城隍廟,城隍廟的香火旺盛,善男信女虔誠膜拜。倆人拜完佛主,出得佛堂,劉清雪便說要給國華買一件禮物,國華正欲一同前往,然而倆人卻被擁擠的人群擠散了,所以國華只好一人在佛堂門口等清雪歸來。然而國華也沒有想到會碰到小曼,本來小曼垂頭喪氣來到城隍廟,雖然周圍熱鬧不堪,然而她是最寂寞孤獨的。小曼也沒有想到會在佛堂門口碰到國華,還以爲是國華在這裏等自己!她一臉興奮跑上前去,國華這時還想起昨日自己還答應今日要陪小曼逛街的,可他卻完全忘了!正當國華不知所措時,只見劉清雪手中拿著剛買來的飾品,一臉興奮跑了過來,然而跑近還發現小姐不知何時也在這裏,三人的處境頓時有些尴尬。


      “小姐,你來了!”劉清雪立即把手中的飾品藏在身後,打了一聲招呼。


      這是小曼還發覺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不滿說道,“我還以爲你在等我呢!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小曼,對不起!是我忘了答應你的事!”國華心裏充滿自責,畢竟是自己失約。只聽小曼生氣說道,“不用道歉,是我不該打擾你們!”說完便轉身離開。她沒有多遠,劉清雪卻追了上來,小心謹慎說道,“小姐,你不要誤會,我和國華只是普通朋友。”此時的小曼哪裏聽得進清雪的話,她一把清雪推開,清雪手中的飾品掉落在地,小曼頭也不回跑開了。


      國華見狀走了過來,只聽清雪喃喃自語,“怎麽辦,怎麽辦?”清雪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件事?只聽國華寬慰道,“不用擔心,小曼不是小氣的人!”聽了國華的話,清雪生氣說道,“你爲什麽要這樣?你明明答應了小姐,爲什麽還要答應我?假如我知道你答應了小姐的約定,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我……”國華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畢竟這是自己的過錯。


      “你讓我現在怎麽辦?”劉清雪的眼裏充滿憂慮。國華知道劉清雪在杜家工作,如今發生這種事,難保小曼不會對清雪“報複”,于是便勸慰道,“清雪,你不用擔心,我會向她說清楚的!”


      杜小曼傷心而生氣回到杜公館,杜母見小曼回來,叫了幾聲也沒有應答,獨自一人回到房間,鎖上房門。杜小曼坐在梳妝台前,望著鏡子裏那個委屈的自己,眼淚不知不覺就湧了出來。她不明白事情爲什麽會這樣發展,難道自己對國華還不夠好嗎?爲了他,自己學習刺繡,編織毛衣,甚至改變自己。昨晚還答應自己陪自己去逛街,可是他卻轉眼陪別的女人逛街。假如換做其他女人,她一定會上前給她一耳光,再給國華一耳光,再揚長而去!然而這個女人不是別人,而是劉清雪,她下不去手,難道說國華喜歡劉清雪了?不知爲何,小曼心裏突然冒出這個想法,然而一下又否定了,畢竟劉清雪只是我們杜家的下人,怎麽能與梁家少爺在一起呢?所以她一直堅信柏濤的話:國華對清雪的好,只是因爲劉清雪曾經救了國華一命,國華對她只是感激之情!想到這一點,小曼還稍覺寬慰。


      這兩日春節,杜柏海難得休息,然而脫下警服的他,更是被危險籠罩。這日,他剛剛從百貨大樓出來,剛剛走進一條巷子,突然被一群人圍住了,柏海打量了這群人的裝著打扮,完完全全是地痞無賴的打扮,柏海平時得罪太多人,看來又有人來尋仇了!


      “杜警官,我們可等你多時了!”其中一位無賴氣焰囂張說道。


      “你們是誰?你們想幹什麽!”杜警官早見慣這種情況,並不驚慌,義正言辭問道。


      “杜警官,得罪了!你得罪的人太多,當然不認識我們了,”那位無賴繼續說道,“我們今日也是奉命來取你的性命的!”話音剛落,七八個無賴便手持木棍朝杜柏海逼近。


      杜柏海見勢不妙,雙手接過迎頭而來的木棍,雖然杜柏海有些拳腳功夫,然而始終寡不敵衆,漸漸體力不支,也被打得鼻青眼腫,心想自己不能與他們硬碰硬,只能想辦法沖出巷子,所以他拼出全身力氣,打出一條路還勉強沖出巷子,無賴也手持木棍追了出來。杜柏海剛剛跑出巷子,便聽見一陣呼救聲,隨即附近的人都朝這邊聚了過來,人越來越多,這些無賴畢竟心虛,便轉身逃離這裏。癱倒在地上的杜柏海在昏迷前,隱隱約約看見有一個熟悉的人影走向自己……


      作爲警官的杜柏海居然遇襲,好在有驚無險,然而救他的人又是誰呢?再者惠琴也漸漸清楚梁家與杜家曾經認識的事實,然而兩家的秘密是否真的似打開潘多拉一樣呢?待續……


      本文標題: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十八节 柏海遇袭)

      本文鏈接:/content/323761.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