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網絡文摘人生
文章內容頁

萬木從容(六)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2
  • 閱讀5051
  •   (六)

      姥姥家離王波家只三裏地,兩村田地挨邊。小時候,王波經常往姥姥家跑,姥姥也常來王波家。那時,王波還小,父親在外工作,農活多時,母親便把姥姥叫過來幫忙,又照看王波,又在家作伴。姥姥70多歲了,身體還算健朗,對王波很親。

      天近黃昏,炊煙彌漫。王波騎車從斜著的阡陌小路向姥姥村駛去。路途中,田間四圍一圈薄煙,時而氤氲,時而如塵。

      王波到姥姥家,見姥爺、姥姥正在廚房做晚飯。兩人一見王波就歡喜,又忙問東問西,多問:“你跟你媽打電話了嗎?在那邊怎麽樣?你爸工資漲了沒有?……”很是急切,王波總也撿好的說。

      第二天,王波睡了一大覺,十點多才醒,姥爺叫了兩三遍才起來吃飯。吃過飯,姥爺在院裏修理一件舊家具,姥姥在屋裏拆補一件舊棉被。王波在院裏呆一會兒,又在村裏找兒時玩伴玩了一會兒。中午飯時,姥姥下的面條,王波只吃一小碗。姥姥說:“這麽大人,你瞅瞅,吃那一點管什麽用。”

      王波被寵著說:“不餓,沒事。”

      ……

      下午3、4點,王波要回大姨家上學了。姥姥便找了許多面包、方便面等塞了滿滿一大塑料袋,又主動直接的卡在王波的自行車後坐上。王波不想帶那麽多,但總難拒絕。

      簡單收拾好,王波騎車往大姨家去,又到學校。學校裏,已有住校生陸續到了。王波與幾個要好的同學玩一會兒,又開始了一個月的在校學習生活,心也在進入學校那一刻十足的靜下了。

      步入學習生活,老師講課、發卷子、對題。同學們背課文、做題、考試、打飯、吃飯、回宿舍睡覺。王波更多的還有思念父母,想念家鄉。

      ……

      有一天,王波與同學們在三樓考試,他已答完了題目,還剩很多時間。無事時,他對著窗外望去,見窗外田地裏一片麥苗成塊長著,春風已吹到班裏,散著農藥味,他很是熟悉,他又開始思念起家鄉來。不時,又對家鄉的村莊、樹木、同齡人等拿紙和筆一起描畫起來:

      村東邊有個坑,坑裏有水,水中有草魚,岸上是嫩草如茵,坑上是槐樹,樹下坑邊是田地,然後是村莊,一家一戶都不落下,然後就到了他的家,他畫出了母親、父親、弟弟,然後之嫵隽送姘椋嫵隽死先耍『印

      考試結束後,王波又急忙走到班裏,瞅著自己的座位坐下,把書擺好,把自己畫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桌子上用書遮住,又開始算起來家裏玩伴都有誰,還有誰不上學了,還有比自己大幾歲的哥哥誰去外面打工去了。寫好後,與畫加在一起,他很是滿足,又都珍藏了起來,不願讓別人知道,成了他自己的小秘密了。

      不知何時起,王波自然的就喜歡安安靜靜一個人了,對于獨處,他有自己的感覺:“那感覺淒涼、淒美,就像存在的美麗的東西一般,不可或缺。”

      熬過冬天,經過初春,換了季節,白天時間就長了,王波覺日子過的慢,又拿個小本子寫下離暮春時母親回來還有多長時間。

      王波每節課都快要算上了,計劃著過了這一節,還有多少天,多少節課。他有個朋友對他說:“那一星期可不好過,你得這樣想:‘把周三當星期六來過,給自己小放松一下,這樣,到星期五就好過了。’”王波笑笑,自覺他說的沒錯,又想:“可這不是自己的計劃。”而等待父母回家的這段時間裏,王波覺得學習的重要性也顯得不那麽重要了。

      仲春,天渐热。期间,春天的活泼是能激发人的活泼的。王波这个不爱说话的少年也渐渐开朗起来,又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在安静又有一些不知什么美的校園里一同打乒乓球、一同学抽烟、一同聊各自暗戀的女孩子、一同在班里管事到镇上采购班级用品……王波的那间屋子也热闹了起来,他也慢慢发觉自己身体各处开始发育了,照镜子时他觉出了自身有一些俊朗强壮。

      平常的一個星期天,上午上兩節課後,放假大半天。王波把冬天的衣服拿到大姨家,計劃回家時再帶回老家。下午,他提著一包衣服,步行到大姨家。大姨問寒問暖。閑下後,王波見大姨正在洗衣服,手裏正拿著一條他熟悉的秋褲。王波一眼就看出這是自己的,他心想:“怎麽在大姨手裏那麽的顯眼,親戚替自已洗衣服真是有一種不忍,小震驚與感動,有不自然的暖情。”可轉眼一想,他便鎮靜沈默了,眼睛裏有些濕潤。

      “母親呢?母親給自己洗了十幾年了,自己怎麽都沒發現。”他越想越覺得自己怎麽那麽不懂事。他心裏告訴自己:“待母親回來後,我得把家裏的衣服都洗了,我該這樣做又想這樣做。”不覺,他又想象著母親在家時洗衣服的樣子:院牆邊,筆直的椿樹下,母親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放一個塑料大盆,中間放一個小盆,周圍一地嫩芽綠草,弟弟在草地上專心玩著什麽,自己跑的沒影兒。

      現在,王波也想像母親那樣,給家裏人洗衣服,他感覺那是一種幸福。

      下午,晚自習前,王波回校上課,生活中除學習外,他覺得又多了一件事來充實自己,就是不斷想著父母回家的好,期待父母回家的日子,父母回家後自己要做些什麽事。

      四月裏,天氣漸熱,不時小雨連綿。一天,空氣有微涼,王波又等到第四個星期了。這天,是星期五下午,小雨漸停,路上泥濘。

      學校照常放假,與王波同村的一個夥伴也在這學校裏上學,兩人時常一塊玩,一起回老家。這天,夥伴出校門看路泥濘,說:“不回去了。”王波卻想要回,在學校,王波收拾好自己冬天裏的襖、毛衣還有不用的書回大姨家了,他邊走邊想:“母親大概快回來了,大半年,也就六月份,還有兩月,快……”他計劃著先早早把自己的東西帶回家。他心裏想怎樣做。

      王波回大姨家後,把衣服用塑料布包好,放在了車架上。因已連著下了幾天的雨,路上泥濘不堪,可王波計劃好了回家,根本沒把下雨與泥濘的路放在心上。院子裏,大姨見王波收拾東西要回去,連忙問道:“波,你還回你家的嗎?”

      王波說:“嗯,回去看看。”

      大姨有些著急,說:“你回家幹啥?家裏又沒人,這路上濕的很,這車,還不知騎成騎不成呢?還回去啥?留這兒不就行了嗎?你不就放兩天假啊?”

      王波回:“嗯,應該,應該路上能走成。”

      大姨又伸手看看天,說:“你看看,現在還下著蒙蒙雨呢,一會兒再下大了,你還得拐回來。”

      王波看看天,天陰沈,薄雲快速向南飄著,小聲說:“沒事,下不大。”

      ……

      一會兒,大姨夫從地裏回來了,拿著個鐵鍬,腳穿黑色大膠鞋,膠鞋上滿是泥,見王波在車後架綁東西,問王波:“幹啥?波,你現在回家的麽?”

      大姨說:“你瞅瞅,現在非得回去不行!”

      姨夫說:“回哪兒?路賴的很,還騎個車子,你根本就回不去,那路上都濕透了,一踩一個大腳印子,你還騎車,哼,車子還騎你呢!”

      王波誰也沒聽,心裏回家的意已執了,低聲說:“回去吧,把不用的書放在老家裏……放在自行車可以。嗯,看看姥姥再。”

      ……

      其實他就是想回老院子裏坐會兒,呆會兒,就這樣。

      兩人見王波打定主意走了,也沒再說什麽。

      王波用塑料袋子把書包上,塞進裝有衣服的大塑料袋子,騎車回去了。

      東河村村頭的路面是柏油路,柏油路已被攆的只剩些石子了,但還能騎車。王波騎車轉過村頭,路過學校,上林陰路。一到林陰路就不行了,路面全浸濕了,一腳一個大深印。他走不多遠,車轱辘上已是滿滿的泥,別說騎了,就是推著也快走不動了,還得不停的在車轱辘上刨泥。

      王波推著自行車走不到一裏地,土路漸硬,剛騎上走一米不到,車鏈子又掉了;他接上就走,剛蹬兩圈又掉了;再蹲下接上時,又把手給夾了,指甲夾紅了,他感一陣刺骨的疼。他氣急了,鎮靜著扶著車站起來,把車立好,把包著衣服、書的塑料袋從後車架上解開,抱到地上一片稍幹淨的地兒上,他站在車邊,頭裏蒙蒙的,氣的不可不有所表示。一下子,他不經思考、迫不及待的朝立著的車子一腳踹飛在路邊,兩手掐腰氣急的站著。

      幾十秒後,他心裏漸漸平靜下來,看著車子又看看四周,見四周陰沈的有些浪漫,天上大片的黑雲低垂飄著,雲不規則,一大片一大片像手撕後的棉花,轉眼見田間麥苗長的直直的,溝邊楊樹上葉子也即將綻放,耳邊又來了春風,春風吹起了他的衣角。王波知道,雨停了,不下了,真不下了,他想著:“一切都還好。”他看著車子呆了一會兒,又扶起車來,平靜的把車鏈子安上。安上後,找個小棍子把車轱辘與車架間的泥土搗下,清理幹淨後把大塑料袋包綁在車後架上,抖抖腳上的泥,繼續向前騎去。

      二裏地後土硬了,路邊溝裏存了水,水裏有青枝嫩葉,路兩旁早發出了新草,還帶著雨露,青嫩新鮮可愛。王波騎著車又覺自由自在,什麽也不想,回家去了。

      ……

      王波苦等、死等、悲等、默默幹等、有計劃的等,多麽欣喜愉快的一天還是到來了。

      六月裏,時隔大半年,春風漸暖而熱時,王波的父母帶著王博回家了,王博也長高了,快到母親腰邊了,也快5歲了。四個人在自家院子裏,坐在小板凳上愉快的說話,地上擺一堆吃的、用的、玩的。堂屋前有個破拉車,拉車轱辘早卸下在堂屋。王波坐在拉車沿上,吃著母親給的餅幹,滿臉的喜悅。父親又拿出牛奶來,四四方方的一小盒,遞給王波,說:“喝吧,長個兒。”

      王波心喜著笑著接過來,覺新鮮沒見過,揭開上面的紙蓋,裏面濃濃的,很好喝,他慢舔著又與王博蹲在地上翻著帶來的東西。

      王博一一的拿給他,說:“這是溜溜球,我好玩這個,這是方塊蛇,能握成可多形狀。”

      王波心想:“弟弟還說普通話,可多形狀,就是多些樣兒呗。”只是略覺在村裏用普通話不太適宜,但他心裏還是喜歡的,接過擺弄一下又放一邊。

      王博又說:“這個是圓卡,我在那兒就跟那兒的人玩。”說著擺在土地上幾片,他手裏拿一張,往下一拍,就拍翻一張。

      王波說:“這跟以前我那時玩的一樣,那就是個紙牌,用書紙疊的。”

      王博說:“現在誰玩那個了?”又拿出一大塊兒面包來說:“給,這個面包你吃去吧。”王波接過看看又放下。

      父母在一旁看著,臉上笑著。一會兒,不用父母說,王波就把地上的東西收起來,放在了堂屋裏,又坐在一邊聽他們講外面的事情。王波聽父母說的每一次快樂,仿佛是能帶來的一般,也跟著快樂;說著困難危險,仿佛他自己經曆過一般,也跟著擔驚。

      母親說:“你弟弟也坐火車了,一上車,那兩眼睛不住的看,看看這兒看看那兒,又問這兒問那兒的。”

      王波心裏也喜,不覺想象著火車的樣子,弟弟在火車上的樣子。

      母親又說:“北方的窗戶都是兩層玻璃,在屋裏冬天就燒煤。”

      王波想象著兩層玻璃是個什麽樣子?怎麽裝在牆上的?怎麽燒?不都是煤球麽?是炕還是床?又一一問起。母親總也樂意去說。

      弟弟也說:“是,在屋裏的,做飯燒火都用煤,有一個管兒,通到外面。”

      王波一時還想象不過來。

      弟弟總也有耐心說:“那就是一塊兒玻璃,那兩層中間有空處,一開開兩扇……”

      王波又聽母親說:“有一次啊,晚上,你爸爸把爐子裏的煤用灰給埋好,把爐口下面給堵上,俺幾個都睡了。不想,夜裏那煤又慢慢的著起來了,正好那天煙管相接處松了,煙就從那縫裏冒出來,弄的整個屋子上面都是濃煙,離地兩米不到,幸虧你爸爸聞見味不對,醒了,趕緊把窗戶、門都打開讓跑跑氣才散了,那一次可把我嚇壞了。”

      王波也嚇了一下,說:“窗戶沒開嗎?”

      母親說:“那能開窗戶啊?外面零下快三十度了,開開就不能睡。”

      王波想象著零下三十度是個什麽樣子。

      母親又說:“你弟弟撿了一只小狗,養幾個月了,我跟你爸每次下班它都跑到門口去接,可通人性了,小黃狗,沒多大,你弟弟在家時,走哪兒跟哪兒。”

      父親說:“那小狗行,聽話,我就喜歡小狗了。以後咱家也弄條狗。”

      王波也是喜歡的,又想象著那很有意思。又看著王博不覺得發笑。

      王博見王波看著他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又說:“那是個流浪狗,我放學路上撿的,也沒人要了。那是別人扔的不要的,我撿它的時候,它趴在地上快不會動了,快死了都……”

      王波又看看弟弟,見他穿著肥大的淡白條絨褲,翻白領的黃色小線衣,像是城裏人一樣,幹淨、整潔、有香味,比自己時尚多了,就禁不住把他拉過來逗他玩。

      父親這時又點起一支煙,站起來在院中走走看看,在院中老槐樹下仰頭說:“這槐樹上面的枝都稀了。”又走到牆角邊說:“這是新發的桑樹。”又叫王波說:“你沒事的時候就把這些樹拿刀砍了吧,留著沒用都。”王波聽見就到屋裏拿把刀來給削了,兩人忙活一陣。王波很是願做。

      父親說:“這一段學習咋樣啊?”

      王波說:“就那樣,都差不多。”

      父親問:“啥差不多啊?你得好好學啊,將來考個大學,給家裏爭爭光,你操心學就行了,咱家就是砸鍋賣鐵也能供起你。”

      王波心感動,不覺激起學習的動力來,有計劃在學校裏好好學。第二天,王波與父親一起到大姨家走親戚,又到學校拉桌子,說轉學事,還在鎮裏上初中。

      ……

      父親還得到城市裏工作,在家呆了四五天回去了。王波與母親、弟弟又開始了在老家的生活。

      如是一段怎麽也過不完,時刻尋求變化,事情卻又大不過縣裏去的安定生活開始了。

      上初二後,王波想考高中,卻怎麽也想不通,前面的路該如何走?是什麽?又如何來過?迷茫糊塗中只知道背會兒單詞,死記一兩個數學公式,至于是什麽效果他並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想往這個方向走,其它也別無他法了。

      在村裏,大王波四五歲的年輕人或同齡人已陸續有外出打工的,而且也掙著些錢了。同村人說起誰時,王波就想:“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自己有好些不明白的事,還得不斷的去感悟,這感悟需要一些知識爲基礎,所以得上高中。”

      王波大爺家大哥、二哥比他大五歲、三歲,已相繼去廣州打工了,往家裏寄錢了。村裏老人講:“這孩子有出息,能掙錢了,讓家裏大人省了多少心……”

      漸漸的,村裏與王波年齡相仿的同伴也有不上的。王波偶爾也想:“財務自由那感覺應不錯的。”

      可他知道這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內心堅信後,他告訴自己:“得上高中。”

      王波心靜下後,猶如找到方向般,與自己做了學習計劃,爲證明其堅信,就在院中牆上、屋裏牆梁上,寫下“高中”兩個字,提醒自已。

      王波到了初二下半年,春,新來了一位女英語教師,50多歲,個不高,開始教課時就過整篇課文,然後教語法。同學們是一問一個蒙,語法從“我用am,你用are,is連著他她它”再深一點就沒辦法進行。

      老師說:“你們底子差,咱們就先學單詞吧。”

      然後開始教單詞,她讀一遍同學們跟著讀一遍。幾天下來,老師又在班裏說:“單詞也記不住,那是音標沒學好,你們底子還是差,到現在班裏還有26個英語字母記不住的,我把課文少講點,咱們從最基本學起。”

      同學們聽其安排。

      于是,一節課講了26個字母,從糾正讀音,一個一個又分析分析:k關于皇帝;l像個鞭子…z河流,你們看那河流一拐一拐的……

      王波就留意著。

      過幾天她又講音標:ai讀【i】;ei讀(a);上e讀【e】;下e讀(鄂)……

      王波聽懂了,如饑似渴如見“機遇”般,跟著老師課上課下學著。慢慢的,不用別人教他也能看著音標讀單詞了,不時還教同伴們。王波感到進步了,對英語有啓蒙了,學習中他也對自己的學習方式,充滿了希望。

      本文標題:萬木從容(六)

      本文鏈接:/content/323663.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