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學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內容頁

走失的石龜

  • 作者: 潏川戴月行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1
  • 閱讀7159
  •   (寒廬野話上記載,西陵之畔有靈感寺,北向崖下隆丘如龜,夜半常聞頌經聲。好事者斧鑿不能開也。)


      冬日的午後,石龜一大家子都在惬意地享受著暖陽。幾千年來,它們一直趴在竹林寺的庭院內聽受經法,體悟禅機。這日子嘛,也蠻是滋潤。可在這群懶散的家夥中卻有一個另類,那便是不安分的小六子。此刻,它正不耐地晃著腦殼憤憤地發著牢騷:“老待在這裏,煩死了!媽媽,像我這個年紀早該上幼兒園了,但卻被無情地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難道我以後不用參加工作;不用攢錢娶媳婦了嗎?您看,我打小就守護著道場卻沒得到一枚銅板。可想而知,即便我今後喪失了勞動能力,老和尚們也不會支付給我應得的養老金。唉呀!現在的修行界真是太差勁了。


      碼字者心想,你一個石頭蛋蛋要錢幹什麽?還打算真的討老婆啊?誰若攤上你這樣一個淘氣包,這輩子都不會安生了。其實碼字者的憂慮完全是多余的,因爲人家的爹媽早就習慣了。見到大夥都不搭理它,小六子郁悶地歎了口氣,它慢吞吞地爬了一圈又回到原處不動了。唉呀!聽佛法,聽佛法,整天聽佛法,即便自個修成了正果,到了西方淨土還不是個看門的‘龜仙人’。


      竹林寺处于风景名胜区,每日都有许多旅游者涌入,而景区管委会也在道场内外设立了不少旅游宣传栏。那花花绿绿的推荐彩页直看的小六子魂不守舍,而从那些观光客的交中小六子更是增长了不少见闻。看看他们逍遥自在的样;听着寺外店铺内传入的民谣、劲曲,小六子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天边。去雪山、去西藏、去纵马放歌、去让心灵流 浪。细细想来,自个窝在这儿也有二千多年了,按时间推算它也称的上是个大修士了。只是人家别的仙圣经常可以遨游山海,而它呢?只能老老实实地趴着。这若是传出去肯定让人笑掉大牙。不成,我堂堂龟仙人不能老死于此,我必须走出去。老和尚不是常说,行走也是一种修持嘛!对,明个我便搭乘广场上的大巴车出发吧!可细一思量,小六子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成,一来,它兜里没钱。二者,人家司机也不敢拉啊。这超载挨罚还是小事,要让政府给安个倒卖文物的罪名可就亏大了。得了,还是靠着四条短腿慢慢爬吧。


      第二日深夜,小烏龜便馱著一笸籮鹹菜幹離開了。當行至荷花池時,它擡頭詢問常和自己唠閑磕的石猿:“小猴子,我要去勇闖天涯了,你也一體走吧?”“好,咱們榮辱與共,咱們風雨同行。”這好哥們一聽樂壞了。它早想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只是沒覓的合適的交通工具。現在有六哥免費帶著自是求之不得。不過,就在它縱身躍入笸籮時悲劇發生了。興許是長時間沒活動肢體;亦或是老蹲踞著腿腳僵硬了,它竟一頭栽下了石柱;“六哥,救我啊!”深陷淤泥的石猴拼命呼救著。心急火燎的小六子沿著水池轉了半天最後還是無奈地放棄了。‘唉,我好恨啊!我恨這蒼天!我恨這大地!我爲什麽不是只長頸鹿呢?爲什麽不是頭長鼻象呢?爲什麽不是條會翻江倒海的蛟龍呢?這未曾出征先折大將,看來天不佑我啊!小猴子,咱們緣盡于此了。這佛祖不放爾離去,妄念方生墜濁汙。這便是你的命吧!


      小六子帶著無盡的遺憾踏上了慢慢長路。待走出家門之後,我們的龜仙人才發覺現實情況遠沒有旅行社描述的那般好。爲了保險起見,腳程慢的龜仙人只得趁沒人時在夜晚趕路。冷風淒雨,寒蛩孤客。動身時月漫荒灘,入眠時白霜便覆。這行者的苦楚豈是一二句可以道清的。


      說實話,龜仙人所謂的遨遊並不怎麽值得稱道。他啊,不是同野寺中的石獸拉家常,就是和伫立在蔓草中的翁仲談一些趣聞掌故,至于喧鬧一點的景點它是不去的。因爲媽媽說過人多的地方不安全。


      這時間啊,便就在它慢吞吞的爬行中不知不覺地過去了。終于,龜仙人厭了、倦了、提不起興致了。于是便鑽進片林子呼呼睡去。我們都知道,疲勞的人易做夢,小六子也不例外。在夢裏它回到了竹林寺;在夢中它生起來歸思之情。


      待其醒轉後,一切都變了。左側的立交橋不見了;右首的樓群消失了;身前的大超市沒影了;背後的加氣站也挪走了。看來啊,它睡的實在是太久,太久了。


      小六子辯明了方向便吭哧吭哧地向家趕去。它翻過重重的大山;穿過廣袤的密林;趟過洶湧的江河;爬過無比的草原。它四爪生風地飛快行進著,像那狂奔的駿馬;像那飛馳的駿馬;更像那急若閃電的……駿馬。只要爬上面前的小山包就可以見到親人;見到朋友;就可以見到一大撥的老和尚了。可是當它一眼望去卻愣在了那裏。竹林寺找不到了。它沖至近前再看,真的不見了。怎麽會這樣?小六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風塵仆仆地趕了回來,一心要告訴大夥自個有多麽的想它們;有多麽的愛它們。可現實卻是,它們全都不見了。


      ‘土地公,对问一下土地公。老头头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焦急万分的小六子突然想到应该去求助“当地政府”。于是它忙沉下心神施起法来。但见的一道白光闪过,保境神衹已然现身而出。那老态龙钟的土地公一看到小六子便不满地埋怨道:“唉呀,我的石圣啊!可算盼到你了。本来老朽我早该退居二线了,但怕你回来后着急上火就一直在这儿苦苦候着。你可不知这革命工作不好干,环境差、待遇低、提拔、晋升没指望。要不是老头子我深受天庭教育,姥姥的!我早就拍屁股走人了。”龟仙人那里愿听老头头唠叨下去,忙自问道:“老乡长,这庙怎么了。”“庙被拆了,竹林寺因暴雨引发泥石流,受损严重,所以让政府拆了。这算起来都快二十万年了!”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诉起苦来。“小六子,你也知道,咱山区穷,平日就指望这点旅游收入过活。财政来源一断,工资就没的发了。那些拖家带口的、革命意志不坚定的、没有奉献精神的、遇到困难退缩的全都停薪经商去了。如今,只有我老头子一个还在默默坚守着。你说,我这是为啥呢?就因为咱是个时刻将百姓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称职干部。这乡长,官虽小,但却是扎根基层、心系群众。我这人,大伙都了解。咱,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咱就一门心思办实事……”“唉呀!老乡长,你就别唱高调了,还是说说正事吧!”龟仙人见土地公越说越来劲不禁有些头大。“正事!什么是正事?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是正事;让群众们过上好日子是正事!咱这人……”看到老头头一发不可收拾,龟仙人真的急了。“老乡长,大伙都去那了?”你别说,猛不丁喊这么一嗓子还真管用,土地公立马想起了“正事”。“比丘们被分流了,石圣们都让拉走了。我记的你爸妈好像是作为亲善大使被送到了欧洲的索菲亚大教堂。听说堑神跟咱们这的不一样。他们的头发是黄色的,眼睛是蓝色的,而且啊,他们见谁说谁有罪,逮住谁就要审批谁!审判,知道不?就是动刑,就是……往死里整啊!要说还是咱天庭宽厚啊!好些年也没见谁写过检查 ;更别说被停职或开除了。”“动刑。”小六子一听此言心就沉了下去。兰眼睛,黄头发。这分明就是妖怪啊!不肖说,父母一准让人炖汤喝了。莫说自个不认识去外国的路,即便找上门去,只能让恶魔们再尝回鲜了。于是它强忍悲痛接着问道:“那其他人呢?”“它们啊!


      我想想,你二個姐姐給度假山莊要走了,你琪琪哥和沫沫哥被賣到了火葬場。至于你湯湯哥則在挪移時斷開了,因爲它已沒有了利用價值所以讓鏟車清理了。”“清理了?”小六子顯然不明白老鄉長的意思。“就是被送到垃圾場填埋了。”土地公也曉得小六子有些愚笨,只得又解釋一遍。“埋掉了!”小六子下意識地喃喃道,今天它受到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嗯!”老鄉長鄭重地點了點頭。一時間小六子悲從心來,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這個世界真是變化無常啊!就連‘神仙’也會有生死別離,就連修行者也會有無妄之災。“那二處地方的具體位置您知道麽?”盡管尋回親人的希望十分渺茫但小六子還是要努力一試。“知道,知道。我還根據他們的描述繪制了路線圖呢。你先沿著106國道直行,到了高速路口右轉,經省道朝東走,在大轉盤那往南折,過了蛟河大橋,上環山路,穿過雲嶺隧道,拐上右側的柏油路行駛一個小時,下了坡就到了。人家何總特意強調說國道上千萬不敢超速。省道那正在養護,關閉了二個車道。隧道內交警在那蹲點抓拍。柏油路上當地村民裝了限高杆,貨車一律不讓過……”小六子瞅著手上泛黃的路線圖暗暗叫苦,都二十萬年了,這國道、省道還能找的到嗎?唉,罷了,還是邊走邊問吧!


      龜仙人告別了老頭頭,迎著西下的薄日一步步爬遠了。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通瞎轉悠之後,火葬場到底讓它找到了,可是這地兒也早拆了。至于那度假山莊則因沒有審批手續,還未建好就被有關部門叫停了,而裏面的物件,幾經倒手早就不知去向了。


      到了此刻,龜仙人已然徹底絕望了。心灰意冷的它毫無目的地爬行著,已此消磨似乎永無盡頭的無聊時光。這日它在處絕壁下歇腳,不經意間發現其上刻滿了鬥大的文字,細細一瞧,原來是老和尚常念的金剛經。當初在釋尊的道場經文自是聽了不知多少,大師們的心得妙理更是張口即來,不過它一個小娃娃也只是學學舌,未必想著要窺破無名,往生極樂。而今它嘗遍了世間種種滋味方才醒悟過來,老和尚說的沒錯,這世上萬事萬物都在變化。如天上的雲,時聚時散、如吹來的風,忽起忽止、如起伏不定的波濤、如輪回往複的生靈。這世上嘛!有好自會有壞,有喜便會有悲,得到了總歸會失去,享盡榮華亦會遭受磨難。這一生你上了天堂,指不定一世就會墜入地獄。這一切都是難測的;這一切都是無常的。人有生老病死,物有成敗壞空。我們作爲這世上的一份子,來過了,感受過了,最終又離開了。大家借著緣力彼此相逢相守,又因業力分散隔絕。這就是場夢啊!這就是因執妄而生的幻像啊!


      從此以後,龜仙人就一直呆在這裏。因爲這裏便是他的道場,這些年的苦痛與明悟便是他的修行!


      本文標題:走失的石龜

      本文鏈接:/content/323600.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