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學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內容頁

鑄印大師

  • 作者: 潏川戴月行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11
  • 閱讀7086
  •   楊成虎,字仲興,宜川馬家崖人。其好學尚義,因不第而設館授學。天啓末,課賦頻增已至寇起,他也因虐吏撲敲而薄産殆盡,。適神一元掠境,其在饑窘之即,從賊而破縣,殺官而叛反,至此與大明國朝決裂焉。


      說句不中聽的話。他楊仲興天生就是落魄的命。幼時饑馑,長而艱辛,這被擄後更是過起了遷流奔碌的顛沛生涯。按理說,像他這樣一個柔弱的書生實在過不得刀頭舔血的日子。但他識的文斷的字,所以掌盤子(這裏的掌盤子指的是新頭目上天龍)便讓他看管庫倉,分派饷秣,這也算是物盡其用吧。


      披這人皮不容易啊。尤其是無權無勢的老百姓;尤其是生活在這風煙亂世。你時時的小心機警,你時時的眼亮心明。若不然一准讓人家咔擦了。一般來說,讀書人都是迂滯的,但我們的仲興老兄不是。一般來說,讀書人都是死板的,但我們的仲興老兄不是。你看,秀才哥啊,書的信劄,吟的詩文,占的吉凶,獻的機謀,簡直頂的上半個軍師。正因爲如此,他非但在虎狼堆裏活了下來,還活的蠻舒坦。如果說龍爺能日益壯大;如果說龍爺能據守一方;如果說大夥就此能衣食無憂;如果說大夥能過上安生日子,那我們的仲興老兄這土匪就算沒白當,但可惜的是,龍爺他敗了。准確地說是龍爺他們這一大幫子敗了。仲興老兄他在慌亂中跑進了混天猴的部伍中。混天猴這厮殘暴嗜殺,壞事做盡。總之,他的所爲讓飽讀詩書的仲興老兄很是不爽。好在沒過幾天,新主子便讓大軍打散了。這次,仲興老兄落到了朝廷手裏。都說賊人歹毒,可這官府更是有過之而不及。被俘的兄弟被宰了九十八個,就留了他楊仲興一個。不爲別的,就因他粗通文墨。若說還有其他理由,那便是饒他性命的劉將軍啊,深信那梅花易數。恰好營裏缺了位書記官,將軍心情大好下,就讓這位剛剛投順的秀才接了手。平心而論,將軍待他不錯。而我們的仲興老兄亦不時爲其講古論今,勸其善撫士民,收攏人心。但他的苦口婆心只換來了一陣譏笑。那豪放的劉將軍拍著他的肩頭,親昵的嘲諷道,我的大秀才啊,你真是書讀的癡了。如今這世道,人心思變。寡廉鮮恥,欺天負義者多,純誠忠慮,至賢至德者少。且建奴日侵,群盜蜂起,你既無饷又無糧,如何收拾的來。人心敗壞,收拾不來。這句看似隨意的話著實讓我們的仲興老兄心頭堵得慌。難道說大明朝的氣運盡了。莫非說我華夏該有此劫。似乎是爲了印證劉將軍的話,未過一月,其部下因索饷而嘩變。鼓噪的士卒殺了監軍老爺,劫了府庫,竟淪爲了流寇,而仲興老兄亦脫了衣甲,重新做回了匪盜。


      在以后的日子,苦大仇深的仲兴老兄被汹涌的起义大潮裹挟着东西奔袭,游掠剽夺。其间,他投过姬关锁,翻山动,李老柴,破甲锥,显道神,可天飞,独行狼,不沾泥,九条龙,蝎子块,老回回等,算是尝尽了人世的苦楚辛酸。本来,他起事的初衷是施行仁义,思拯穷黎。但现在看来……唉,天下板荡,神州浮沉。难道真个是不可为乎?难道说自己的一腔热血就这么消磨在突奔杀伐中么?转战了这么多的地方,死了这么多的兄弟,我们究竟在追求什么?我们究竟在干些什么?难道说华夏糜溃了如此之久,这济世的圣人还未降生么?就在杨仲兴痛感家国无望时,闯王在河南复兴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闯王的名号,他杨仲兴听过,其人亦曾见过。老八队军纪严明,与它众截然不同。一时间,杨仲兴似看到了授天明命,殛罚无道的英主。闯王称王的那一天,杨仲兴更是激动的泪流满面。自从他投笔以来今个才算是如鱼得水,今个才算是大展宏图。不说义军兄弟至此对他刮目相看,就连闯王身边的宋先生亦称他博通经史,堪比管乐。善于象纬,远过文王。只因他在篆刻上颇有造诣,便表荐他为文谕院詹事,专一制铸玺印,草檄敕书。自他受命以来那是殚精竭虑,夙夜战兢。现今朝廷初立,急待安设官吏,定制律例,驰谕远近,优抚百姓。他啊,俨然成了开国的元勋,社稷的柱石。自从他得到了赏识,非但倍受兄弟们推崇,便连人脉亦扩展了不少。不说素来的伴当,共事的同僚,便是那些统兵大将,头面人物亦恭恭敬敬地称他一声鑄印大師。这样的逢迎之词,杨仲兴很是受用,必竟是咱披沥肝胆建立的新朝,必竟是咱栉风沐雨赚下的基业。必竟,咱的忠坚不懈,闯王的功劳簿上可记着呢!,


      按仲興老兄所想,江山打下了,民心歸附了,這國家就該日益穩定了,可闖王還是一如以往那般拷掠索饷,勒逼輸款。不納糧,免捐課,百姓自然歡欣。可這百萬雄師單靠官紳奉納麽?這衙署部曹單靠吃大戶過活麽?雖說現今黎庶疾苦,拿不出多少稅賦,可這樣維系下去也不是辦法?反正楊仲興覺得這大順國朝啊,與先前的那些王朝不大一樣。就此,他私下受教與宋先生。而先生則苦笑不答。


      闖王敗亡了。四月二十三日潰于一片石,四月三十日撤出北京城,退歸西安。次年二月,潼關失守,聖駕遂入襄陽,走武昌,最終薨于九宮山。我們的仲興老弟呢?自然是趁亂走脫了。他早在承天時便結識了位陝西老鄉,這位兄台在朱明任過小吏,其學問尚可,與那東林士紳呢,亦有過交往。適福藩監國南都,正是求賢若渴之既,的虧這位老哥走了東林好友的門路,在朝中爲他謀了份差事。幹的還是老本行,鑄印敕書。楊仲興複又得以爲國效力。弘光一朝偏安江右,很不穩定,所需志士甚多。所以,仲興老兄又開始了忘我的工作。自古求賢難,向來英才缺。爲了匡扶大明,楊仲興簡直是豁出了性命。印符者,帝王所頒诏,封疆所正受。敕書者,朝廷之榮恩,督藩之功錄也。陛下能將如此重任托付給他這個從過逆,悖過主的罪臣,足見聖上之寬仁聖哲。


      作爲一個傳統的儒士,楊仲興有著強烈的家國情懷。他呢,既對朝廷的頹廢深切痛惡,又不切實際地期待殘明能在賢君的帶領下廓清妖氛,重整河山。可天不遂人願,南京小朝廷在如此嚴峻的情勢下依然懈怠庸怯。聖上不惟振舉朝綱,率軍討虜,反而在宵小的調唆下奉行那連虜平賊之策。這不是……雖然按卦像上看,明祚亡矣。但他卻奢望著聖主能痛先祖肇造之艱辛,悲生民流喪之苦楚,盡而奮戈東指,志意恢複。可不料——弘光國朝僅僅一載就傾覆了。福王被部下執獻,諸大臣亦做鳥獸散了。楊仲興誓不做改冠棄祖之人。他深信,太祖的子嗣中必有人能複興社稷。唐王殿下有高皇帝遺風,亦受東南民衆所擁戴,但這個小朝廷依舊是封藩跋扈,閣輔擅權,大家只顧著定策邀功,這討虜之事竟絕口不提。隆武皇帝殉難後,楊仲興不畏萬死地來至浙東投效魯監國。較之唐藩,這位矢志抗虜的王族啊,更有血性,更加堅毅。但他同樣是受制于人。未幾,虜犯舟山,王師敗潰,監國不得已走避入海。(一說是投水殉難。)


      經過這一系列的打擊,楊仲興對于恢複大明徹底失去了信心。區區十萬蒙滿八旗,居然能夠席卷華夏?這麽多的官吏爭相納土,那麽多的勳貴紛紛歸降。志士仁人何在哉?忠烈節義何在哉?太祖皇帝在天有靈不知該做何想?在耳聞目睹了故明樊山王朱常巢,瑞昌王朱由焜,宜春王朱義衍,安樂王朱誼石,高安王朱常淇,貴溪王朱常彪,鄖西王朱常湖,南威王朱寅衛,長沙王朱由栉,仁化王朱慈納,通山王朱蘊越,延長王朱識焜,德化王朱慈業,石城王朱議焜相續敗亡後,心灰意冷的楊仲興入山當了和尚。本來啊,他打算就此青燈古佛,了卻殘生,但秦王孫可望出滇討虜的事又讓他看到了大明中興的希望。特別是官軍連克桂林,成都,攻掠湖南的盛舉重新激發了他抗擊清庭的信心。對,夔東有義師十三家,沿海有國姓爺,長江口有魯王舊臣張侍郎。只肖大家共奮同仇,何患胡虜不滅。心中有了計議,楊仲興收拾了行裝便不辭萬裏地去投效永曆帝。可巧行至江西,百姓紛傳,朱明太子朱慈炯于鄱陽豎旗起事,業已聚的義勇萬余,不日將直下南京,圖複故都。在楊仲興看來,只要是太祖的子嗣均有光複之責。于是他欣然地投效了王師。太子爺方組朝廷,少不得要延攬賢才,號召忠義。而自己的這門技藝又可以派上用場了。


      幾經輾轉之下,救國心切的楊仲興終于谒見了太子爺。當見到主上的那一刻,他簡直是喜不自勝。果真是中興聖主啊。果真是真命天子啊!你看他資貌雄傑,奇骨貫頂;你看他志氣廓然,器度豁如;你看他容儀端嚴,夙有成智;你看他倜傥真率,聰敏俊邁;你看他神儀明秀,謙謹寬合;你看他志氣宏放,恭恕哲睿;你看他闊達英爽,才氣逸群;你看他頂發聳起,隆准虬髯;發聲若鍾,睹記不忘;你看他目爍有光,音吐鴻暢;修偉絕倫,豪氣逼人;你看他簡直集三皇五帝,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于一體啊!賢哉,聖君出世焉!欽哉,仙佛瑞興焉!想他楊仲興一心圖存,故栉風沐雨,千裏驅馳,想他萬死孤臣,志在恢複,故甘冒镝矢,堅忍不卻,今幸遇雄主,豈非大明之幸,華夏之福。可殘酷的現實又一次讓他失望了。這民軍啊,雖忠勇有嘉,但畢竟未習戰陣。區區一個小縣圍了數天都沒能攻下。太子爺見部衆疲乏,遂後撤安紮,以暫歇士馬。孰料,狡敵竟趁夜雨缒城,直取禦帳。義軍不防備之下,駭然潰竄。楊仲興等一幹臣輔拼死保著主上退還大孤山。帝方歸寨,而府州虜兵亦將四面圍定。太子見大勢已去,遂欲拔劍自刎,楊仲興叩首恸哭曰,皇爺身系家國,豈可自戕。若我王輕生,則天下瓦解,甯不痛乎?以臣觀來,贛地殘破,實不宜做龍興之地。今桂藩倡義討虜,銳意恢複。皇爺不妨移駕合兵,如此大明可複也!’楊仲興壯著膽子向主上討了衮龍袍,懷著寶玺,在侍從的護衛下殺下山去。興許是他的忠義感動了上蒼,原本晴朗的天空陡然間烏雲密布,大雨滂沱,而他這個年老體衰的假冒天子竟在賊兵的重重圍堵下奇迹般的走脫了。(在這裏解釋一下,因爲龍袍滾了一身泥,故無人識得。)


      楊仲興踩著泥濘奔進了深山。他攀上峰頭,望著西南的重重大山,心中充滿了期待。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獵獵的旌旗;似乎聽到了震天的鼓角;又似乎看到了大江南北一片歡顔。唉,風風雨雨三十年,今個啊,他總算是做了回真真正正的英雄;今個啊,他總算是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楊仲興躺臥在樹下,凝視著那廂的群蟻不禁陷入沈思。你看它們往複兜轉,折返不定,這亂哄哄的樣,與彷徨無助的自己多麽相似啊。曾幾何時,自己便是如此的茫然,如此的無措,如此的沒有方向。楊仲興不再逃了。他決定爲國死難。能爲皇爺盡量多爭取一點時間,能爲殘明多爭取一點時間。想來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吧。


      仲興老夫子緩步下山,立刻被搜撲的軍士押往府城。次日便和那個身著鬥牛衣,懷揣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右佥都禦史,東閣大學士印信的造辦處制衣局司方郎中


      宋老爺子相對受戮。


      當看上老哥哥的那一刻,楊仲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一瞬間,他竟有一種快要崩潰的感覺。好不容易才巧逢一處,今個便要共赴黃泉。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麽了?都亂套了!都亂套了!


      “宋老哥,你怕不?”楊仲興仰面打著趣。“爲國赴死,何懼之有?倒是你這位天子,莫要失了我華夏顔面?“老宋頭撇了他一眼,反倒是一臉凜然地告誡于他。看著先前那個怯懦唯諾的老家夥今個一反常態,楊仲興大爲欣慰。危難之間方顯本色,宋老哥真不愧爲我漢家男兒。想他一介裁縫,沒念過幾日書,識不得幾個字。卻懂得大義,知曉報國。試想一個供人驅使的粗鄙裁縫尚思明室恩澤,謹念天家雨露。看來,我大明還是有希望的!


      ‘楊夫子,咱們怕有——三十年未見了吧?沒想到,方聚幾日便要——唉,亂世幾多無奈,此生盡是無情。也罷!就讓咱哥倆攜手走上這最後一程。’看著同樣不勝感慨的老大哥,楊仲興心頭亦是一陣翻湧。‘小石頭’宋秉忠與他‘玉玲珑’是一個村的。是真真正正的親密無間啊。他啊,也是被神一元擄掠的。那日掌盤子賭輸了,無有銀錢給付人家,于是便將他楊仲興與另外一個兄弟抵給了上天龍。至此,這兩個打小玩尿泥的娃兒便再也未曾相見。原想著只能在夢中會面。卻不料——真是造化弄人啊!


      就在行刑前,楊仲興突然問了一個萦繞在心中很久的問題。咱們華夏怎麽會屈辱至此?便在衆人錯愕無語之即,那個同樣事過數朝的老臣宋秉忠答道‘我記的哲拱大人不止一次地說過,要是大家都深信因果,要是大家都憶念佛土,這天下便不至頹傾了。


      鋼刀落下,鮮血飛濺。楊仲興的屍身沖著故都的方向緩緩倒下。就在他靈魂出竅的那一刻,他還在感歎著,要是大家都深信因果,要是大家都憶念佛土該有多好啊!


      本文標題:鑄印大師

      本文鏈接:/content/323599.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