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30·小雅·無羊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09
  • 閱讀23084
  •   「一章」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羣。「1」
      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2」
      爾羊來思,其角濈濈。「3」
      爾牛來思,其耳濕濕。「4」

      「二章」
      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5」
      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6」
      三十維物,爾牲則具。「7」

      「三章」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8」
      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9」
      麾之以肱,畢來既升。「10」

      「四章」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11」
      大人占之:「12」
      眾維魚矣,實維豐年;
      旐維旟矣,室家溱溱。「13」

      《小雅·無羊》這首詩的主旨,漢學認爲是對周宣王複興牛羊之數的贊頌。《毛傳》該詩小序:“《無羊》,宣王考牧也。”考牧,即成功地恢複了牧業。《鄭箋》:“厲王之時,牧人之職廢。宣王始興而複之,至此而成,謂複先王牛羊之數。”

      清代學者方玉潤說:“夫牧養雖非大政,而犧牲于是乎出,賓客于是乎享,君庖于是乎充,亦爲國者之先務。”就是說,養牛養羊的畜牧業雖然不是什麽軍政大事,但卻關乎到祭祀用品(犧牲),關乎到招待賓客,還關乎到君王後廚是否充實,所以,畜牧業也是治理國家的各級官員們所應該首先要關心的事情。

      方氏又認爲,像恢複畜牧業這樣的事,“亦中興所恒有事”,可是,“似天子不必以此誇耀富盛也”。他覺得這首詩“故但曰美司牧,而天子自在其中矣。”因此,在《詩經原始》中他說:“《無羊》,美司牧也”。當然,根據他前文的敘述,美司牧,同時也包含了美宣王。以此論之,則方氏對該詩的觀點其實等同于漢學派。

      朱子的《詩集傳》避而不談此詩是否爲美宣王,只說:“此詩言牧事有成而牛羊衆多也。”但這樣的看法,多少也是對天下太平和王朝美政的贊頌,至少也是對其間接的肯定。

      《古詩文網》說這是詩人一眼看到那麽多牛羊,就情不自禁高興地與牧人扯趣:“誰說你沒有羊哪?看看,這一群就是三百!”而這個牧人是替奴隸主放牧的奴隸。但從第四章所描寫的牧人之夢,以及占夢結果來看,這個牧人不應該是奴隸,而是一個有身份的人。

      這就牽涉到《無羊》詩中的一個角色“爾”的解釋了。上文《古詩文網》說是替奴隸主放牧的奴隸,我認爲不妥。《鄭箋》說他是周宣王:“爾,女(汝)也,女宣王也。”鄭說牧人爲周宣王,其實也不見得妥當。第二章寫道:“何蓑何笠,或負其餱。”宣王不可能親自穿蓑衣、戴鬥笠,背負著幹糧去放牧的。因此,鄙人認爲,此詩中的“爾”是多重身份的組合,在各章不同的詩意環境中充當著不同的詩意主角。這一點,將在後續各章賞析中再說。

      本文中,鄙人主要基于漢學和方氏的觀點,並兼顧朱子、《古詩文網》等各家的研究,和大家一同對此詩做一番賞析。

      《小雅·無羊》分爲四章,每章八句,句式都是四字句,整篇詩作非常的齊整。一章總括牛羊之盛;二、三兩章牧者之功;第四章吉夢賀祥。前三章共同描繪的是一幅極美,且動感十足的牧羊圖。而第四章描繪的則是一幅美好的祝福畫卷。

      第一章,賦。詩篇原文: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羣。
      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
      爾羊來思,其角濈濈。
      爾牛來思,其耳濕濕。

      這一章是對牛羊之盛的總括。頭四句,詩人用自問自答的方式,概述了牛羊數量的衆多,後四句則直說牛羊的鼎盛之美。“誰謂爾無羊”、“誰謂爾無牛”,誰說你們沒有羊?誰說你們沒有牛?這是兩句反問,很巧妙地將宣王中興前後的牧業情況串聯了起來。其各自的答句“三百維群”、“九十其犉”說的是宣王中興後的牧業狀態,而其隱含的是宣王中興前的牧業狀態。現在的牧業極其繁盛,牛羊成群;而過去則是牧業凋零,以致于有人問:“你們的羊呢?你們的牛呢?”,或者,幹脆就是“你們沒有羊,也沒有牛。”

      這裏的“爾”應該是泛指“你們”,代表周王朝。《鄭箋》在這一章注解“爾”指的是宣王,于詩意亦通。“三百維群”、“九十其犉”,《鄭箋》說:“三百爲一群,犉者九十頭。”其實,三百、九十都是虛指,是說牛羊數量很多,並非確數。犉,是黃毛黑唇的黃牛,或七尺以上的牛,《漢典》新讀音爲chún,舊讀音爲rún。按照《毛詩鄭箋》中陸德明的音義“犉,而純反”,則其讀音應該爲rún。

      “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看看你的羊吧,頭碰頭、角碰角地擠在一處。來,可以理解爲來回啃食著草。思,是語助詞,無實義。濈濈(jí),是羊只擠在一處,羊角群集晃動的樣子。濕濕,群牛耳朵多而動的樣子。朱子《詩集傳》以爲:“濕濕,潤澤也。牛病則耳燥,安則潤澤也”,亦可。

      第二章,賦。詩篇原文:
      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
      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
      三十維物,爾牲則具。

      “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三句是對牛羊群食的描述。牛羊們有的在山坳裏吃草,有的在池邊飲水,有的臥于草地睡覺,有的臥而不寐,真好一幅“群牛羊怡然自得”圖!阿,據《漢典》,其本義爲大的土山,大的山陵;其它意還有:山的曲彎處、一邊偏高的土丘、泛指山、水邊等。在這裏與“降”連用,應該取“山的曲彎處”之意較妥,與下一句飲于池也比較相稱。訛(é)是醒而動的意思。

      “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三句是對牧人形象的描述,牧人身穿蓑衣,頭戴鬥笠,身背幹糧。爾,指放牧之人。蓑,蓑草編織的蓑衣。笠,竹條編織,夾以竹葉以防雨的鬥笠。餱(hóu)爲幹糧。

      “三十維物,爾牲則具”兩句則是說牛羊衆多,公室祭祀之犧牲則無缺。“三十維物”是說牛羊的毛色衆多,則祭祀時挑選不同毛色的犧牲就很容易了。三十是虛數,說毛色衆多而已,並非確指。牲,犧牲,祭祀時所獻的牛羊等活物。

      第三章,賦。詩篇原文: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
      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
      麾之以肱,畢來既升。

      頭三句是對牧人在放牧間隙勞作的描述。“以薪以蒸”是打柴,《鄭箋》“粗曰薪,細曰蒸”,粗柴稱爲薪,細柴稱爲蒸。古人也夠複雜的,還是現代人對物的叫法簡單。“以雌以雄”是打獵,而且打到的獵物是鳥。怎麽知道他打到的獵物是鳥,而不是獸?許慎《說文解字》曰:“牝,畜母也;牡,畜父也;雌,鳥母也;雄,鳥父也。”朱子《詩集傳》在《國風·邶風·匏有苦葉》的注解中也有說:“飛曰雌雄,走曰牝牡”,飛的鳥以雌雄分辨性別,而在地上跑的獸以牝牡分辨性別。

      接下來三句是說經過牧羊人的馴養,羊群健壯且溫順聽話。詩人單說羊,其實也隱喻了牛。“矜矜(jīn)兢兢(jīng)”,《毛傳》《詩集傳》均以爲“堅強”意。《古詩文網》:矜矜,小心翼翼貌;兢兢,謹慎緊隨貌,指羊怕失群。也可以說得通。“不骞不崩”,《毛傳》:“骞(qiān),虧也。崩,群疾也。”《漢典》:“骞,本義馬腹病,指腹部虧損低陷。”《古詩文網》:骞,損失,此指走失;崩,散亂。也可以說通。至此,我們可以認爲這三句話是說羊(牛)都很健壯,健康不會得聚合性的群體病;或者,羊一個挨一個,不散亂,不走失。

      最後兩句“麾之以肱,畢來既升”非常形象:牧人揮揮手臂,羊群乖乖地一個接一個走進圈裏。麾(huī),揮。肱(ɡōnɡ),手臂。畢,全。既,盡。升,把牛(羊)趕進圈內。

      第四章,賦。詩篇原文: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
      大人占之:
      眾維魚矣,實維豐年;
      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這一章是一個吉夢,說是牧人的夢,不如說是詩人代替周宣王做的夢。夢到了很多魚,旐旗和旟旗。“衆維魚矣,實維豐年”,《毛傳》:“陰陽和則魚衆多矣。”《鄭箋》:“魚者,庶人之所以養也。今人衆相與捕魚,則是歲熟相供養之祥也。”“旐維旟矣,室家溱溱”,《毛傳》:“溱溱,衆也。旐旟所以聚衆也。”《鄭箋》又雲:“溱溱,子孫衆多也。”

      因此,占夢官大(tài)人解夢說:“夢到很多魚,吉兆是豐年;夢到旐旟,吉兆是民庶多多。”

      綜上,《小雅·無羊》不啻是一幅壯觀的、充滿了生活氣息的牧羊祝福畫卷。那麽,就讓我們來重溫一下當年詩人所看到的壯美場景吧!

      誰說你家沒有羊?成羣成片白茫茫。
      誰說你家沒有牛?七尺大犉九十頭。
      羊兒咩咩來相集,尖尖角爾齊昂昂。
      牛兒哞哞聚一塊,長長耳朵皆黃黃。

      山坳吃草羊一羣,池邊飲水是牛羚。
      吃飽喝足隨地臥,牛犢小羊不消停。
      穿蓑戴笠幹糧帶,氣定神閒是牧人。
      牛羊毛色三十等,祭祀犧牲獻祖神。

      放牧之人不言苦,瞅空又備柴數垛。
      翩翩雁隊頭上過,弦響雁兒落塵土。
      牛羊健康又強壯,無有疾病羣疫苦。
      晚來揮臂趕羊歸,牛兒回圈不用數。

      夜來寐時得一夢,魚兒躍躍有羣眾。
      旐旗旟旗飄飄舞,還請大人解我夢。
      娓娓羣魚弋弋遊,豐年吉兆我心動。
      旐旟之旗隨風揚,天下太平民庶眾。

      「1」 三百頭為一羣。三百為虛指,並非實數,意思是說羊多。下文九十類似。
      「2」 犉(rún):大牛,牛生七尺曰“犉”。
      「3」 思:語助詞,無實義。濈濈(jí):一作“戢戢”,羣角聚集貌。
      「4」 濕濕:羣牛之耳搖動貌。
      「5」 阿(ē):山坳。讹(é):同“吪”,動也,醒。
      「6」 何:同“荷”,穿蓑衣,戴斗笠。蓑(suō):草制雨衣。笠:竹條、竹葉編織的斗笠,形狀像草帽,可遮陽遮雨。餱(hóu):干粮。
      「7」 物:毛色。有三十種不同毛色的牛羊。三十是虛數,并非确指。牲:牺牲,用以祭祀的牲畜。具:具備。
      「8」 以:取。薪:粗柴。蒸:細柴。雌雄:“飞曰雌雄,走曰牝牡”,此句言猎取飛禽。
      「9」 矜矜(jīn):強健貌,另一說為小心翼翼。兢兢(jīng):強壯貌,另一說為謹慎緊隨貌,指羊怕失羣。骞(qiān):本義為馬腹病。損失,此指走失。崩:散亂。
      「10」 麾(huī):揮。肱(ɡōnɡ):手臂。畢:全。既:盡。升:把牛(羊)趕進圈內。
      「11」 眾:眾魚。旐(zhào):畫有龜蛇的旗,人口少的郊縣所建。旟(yǔ):畫有鷹隼的旗,人口眾多的州所建。
      「12」 大(tài)人:即太卜,周代掌占卜的官员。
      「13」 溱溱(zhēn):同“蓁蓁”,人民眾盛貌。

      2020年3月9日星期一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30·小雅·無羊

      本文鏈接:/content/323514.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