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900英里(第二章 羔羊与以撒)

  • 作者: 千萬好將息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06
  • 閱讀26129
  •   二 羔羊与以撒

      張擎不喜歡坐什麽動車高鐵,火車哐當哐當的開才有那個味兒,而且他想的是我晚上睡一覺就到了,何必大白天的坐好幾個小時呢,耽誤事,反正他是理解不了說是火車上睡不著的人,“有床有被窩還能睡不著覺了?”他是不信的,他想的是當兵那時候找塊石頭就枕在腦袋底下睡覺了,能有睡不著的道理嗎,“那還是不困。”張擎是偵察兵,連隊裏出了名的,戰友叫他“狗肺子”,因爲天生就能跑,新兵連的時候就能五公裏越野不帶喘大氣的“虎犢子”,後來軍區練兵,越野也都是他上去跑個第一第二的回來,要不是有這兩條腿上的功夫,也不至于那麽皮還沒被老班長打斷腿,“你就是仗著你這腿金貴,團長都說了要給你這狗腿子護住了,要不然我早把你腿打斷了。”班長生氣了就這麽說他,一到這時候張擎就更皮了,知道班長家裏有個女兒,就說那肯定的啊以後留著收你閨女呢是不是,然後給班長氣的抽他,罵他還敢打我閨女主意,今天犯紀律也給你的腿打折。許是一語成谶,現在張擎確實是收了班長的閨女,但是不是給當新郎官,是給小姑娘當幹爹。

      張擎心裏尋思著,尋思到後半夜,眼皮上下打架實在是受不了了,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就睡過去了,等醒過來就是臥鋪車廂裏面的早上的廣播,反正是一些聽不出來是什麽玩意的歌,這玩意比部隊的起床號好用多了,剛響起來就讓人想爬起來把廣播給敲碎喽。張擎起床把軍大衣扔在鋪位上然後去開水間打水泡一碗泡面,然後去洗漱間再洗把臉,回到走道旁邊的小桌板旁邊,撂下泡面解決了這頓早餐。車窗外面的風景呼嘯而過,看著就像是電線杆向著後面疾馳而過,旅程和生活還是有區別的,沿途的風景一點點的變化讓你能清晰地意識到,看這個景象估計是要進城了,生活有的時候沒有這種循序漸進,可能就是一瞬間忽然就崩塌了或者一瞬間忽然就重新搭建起來了,就像老班長從生龍活虎到沒了就一天不到,就像自己的幹女兒從普通的女學生到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就幾個小時,像張擎從孤家寡人到現在要拼命養家,其實就一句話,當然張擎想不到生活,他能想到的就是老老實實吃完泡面一會回去把錢先存了,張擎和他這名字也一樣,只掌擎天,擎的不大,但是總是一方天地。

      火車進了站,張擎也不著急,反正到站八點多,再晚個點現在也得是九點多了,幹閨女也上學去了,自己也就不著急了,一會去存個錢回家換身衣服洗個澡,下午去接著幹活,張擎在北京還有個別的活,說的高級一點是自由職業者,其實就是在健身房給人家當散打陪練,畢竟按照張擎的想法畢竟自己是炮彈坑裏面跑過的人,還能讓這些人給打壞了?真打壞了還不夠丟人的呢,所以就在這幹了有些時日,每個月在這也能賺點錢,加上自己去東北倒騰東西的錢月入也有個小三萬了,這錢交了房租再抛去吃穿,張擎自己其實是真的用不了這麽多,用不著這麽著急賺這麽多冒這麽大風險,但是張擎想的就是不能虧待了自家閨女,而且閨女學習好,不得存錢供她上大學嗎,窮養兒富養女,這點道理張擎自認特別懂,可得給自己這幹閨女養的又好看又能耐的,等以後下去見班長,就奚落奚落他老人家,你看看吧,你活你活不過我,這養孩子你也沒有我厲害,估計能給班長氣的再死過去一回,一想到這個張擎還真的來勁了,樂呵的回家准備換衣服收拾東西了。

      本來之前戰友幫忙找的房子在昌平,又便宜又大,戰友就怕他虧待了班長閨女,尋思著咋的把住的錢省下來點,能對閨女好點。張擎也沒想這些,但是就是不想住,房子租在朝陽,兩房一廳大通透,戰友來看的時候都給嚇壞了,尋思著這房子這得多貴,那閨女還能吃上飯嗎,但是等看到閨女吃好喝好,哥幾個心裏可就泛起嘀咕了,過來問張擎這房子多少錢一個月,張擎一挑大拇哥,“不錯吧,八千一個月,我跟房東談的好好的。”戰友其實也都是和張擎之前差不多的日子,咋能花這麽多錢租房子住啊,當時就驚了個跟頭,緊忙問問張擎不能是把班長出事的補償款給用了吧,張擎一聽這話抄起拖鞋就往這幾位身上招呼,“我張擎是那人嗎?錢都在晴晴卡裏呢,咋的給你看看存折啊!”戰友們一看張擎真的急了,不像是騙人,就沒在說啥,就是背後總是研究張擎這人是不是販毒去了,要不然咋能這麽有錢。

      張擎回到家,衣服一脫。往客廳沙發上一扔,回到裏屋把自己內兜裏揣的兩萬塊錢拿出來,換了個信封包著打算一會去銀行存起來,這功夫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天花板。

      “舒坦!”

      到了下班的時候了,其實林靖骁下午沒課也沒什麽事早就可以走了,一般他也是下午就回家了,他在朝陽買了套房子,也不大當然是對于現在還住在四合院裏的林老爺子家來說不大,三房兩廳正經事中産階級的配置,一間書房一間更衣間一間臥室,林靖骁這小日子過得算是非常美滿,畢竟是自己獨身一人也完全不用在意其他人,不過雖說是一個人,林靖骁倒是把自己這小日子過得很滋潤,很有這個小資本主義的影子。

      林靖骁先去車庫取車,學校其實是有車位的,但是畢竟是學校露天的車位,這大冬天的發動都難,再加上剛開始上車的時候這車裏比外面這天還糟心,坐裏面說不出的難過,所以林靖骁就在隔壁大廈的車庫買了個車位用著,本來旁邊大廈是寫字樓車位是不對外的,但是林公子什麽身份,要是連個車位都要不到也是夠丟份的了。英菲尼迪,林靖骁頂喜歡這牌子,開著舒服,或者說核心還是“不俗”,他覺得像是奔馳啊、寶馬啊,或者像發小喜歡的賓利,用發小的話說,“這賓利啊,看著就高貴。”林靖骁是不喜歡的,看著就貴,開車也不是爲了給別人看的,還不是爲了自己舒服,但是他還是忘了人家就是讓別人看著才舒服。

      林靖骁開車往家走,沿途都能看見忙忙碌碌的人,用句話說就是,世界忙忙碌碌但是和他都無關。林靖骁左手架在車窗上,右手握著方向盤,偶爾換擋也是右手快速離開方向盤然後推一下檔把就又回來繼續握住方向盤,一雙套著漆皮皮鞋的腳快速的踩著踏板,沒辦法就,京城堵車也是常態,離合器刹車油門踩的像跳舞,才能在車流中一停一頓的前進,總是要緊緊的跟上前車就好像要親到前車的車屁股才能不讓緊隨其後的出租車狂按喇叭,嘀嘀嘀的真的心煩,林靖骁這麽想著。繞過兩個街口,到了家,林靖骁一如既往的開車進車庫找到自己的車位就直接下車回家,畢竟沒有結婚成家,沒有坐在車裏享受最後的甯靜這一說。

      走到電梯間,按一下向上的按鈕,林靖骁就安安靜靜的等電梯,安靜是安靜,但是林靖骁整個人看起來有一點莫名的局促不安,沒什麽辦法,小的時候在圖書館讓電梯正經結結實實的嚇唬了一次,導致現在整個人對著電梯就有說不出的害怕,但是林公子倒是不太在乎,害怕是害怕,但是不耽擱我用他,無非就是幾分鍾的事情而已,他這麽想起來就讓自己踏實一些,不過其實比起坐電梯的恐懼,更讓他害怕的可能是按電梯按鈕的時候,齁髒齁髒的,他是真的覺得髒,許是有點潔癖但是又不太嚴重的那種,當然就是他自己覺得,換個人都覺得這個人啊,事多,少爺命,當然林靖骁是不知道別人怎麽想的,他也懶得知道。

      哔哔哔的按幾個密碼,打開門回了家,用林靖骁的話說就是,熙熙攘攘的一天就算是了了,先去廚房准備今天的晚飯,畢竟追求精神是追求精神,但是還沒到辟谷的那天不是,沒有那個層次還不至于茶飯不思,但是他可不知道,他看起書來是真的茶飯不思。晚餐是例行的雞胸肉奶昔,黑暗的不能再黑暗的料理了,頂難吃的東西換個人可能聞著就討厭,但是林靖骁是喝的毫無影響。林靖骁打開攪拌機,從冰箱裏取出來今天分量的雞胸肉、西藍花還有搭配的水果,丟進攪拌機裏再加點水就攪拌起來了,嗡嗡嗡的轉個五分鍾,就倒出來一大杯綠油油的液體,只能說是液體因爲實在是沒辦法叫他奶昔,但是林公子不在乎這些東西,端起杯子一口氣就都喝下去了,這就算是今兒個的晚餐了。

      林靖骁洗了洗杯子和攪拌機,把被子丟進消毒櫃,就准備換衣服休息一下了,今天不想看書,就換好睡衣坐在沙發上歇一會。林靖骁打開酒櫃,拿一支瓊瑤漿出來,再從櫃子裏拿出一支橡木煙鬥,保溫櫃裏磨一點煙絲塞在煙鬥裏,站起身順手把煙鬥放在桌子上,唱片架子上哪一張唱片今天聽,才是最重要的問題。“唐璜吧。”伸手從架子頂層拉出一張唱片來,拿起絨布仔細的擦拭一遍,然後放在唱機上,放下探針。

      林靖骁回到沙發上,點燃煙絲,用力吸了一口老煙鬥,津巴布韋的煙絲,他不像別人一樣抽古巴的煙絲,玩古巴的雪茄,他喜歡這種,沒那麽細致有點沖,吸進去像小刀劃嗓子一樣的感覺,他吐一口煙出來,輕咳了一下,靠在沙發上擡頭看著天花板,唱片才剛剛放到序曲。

      “沒勁!”

      本文標題:900英里(第二章 羔羊与以撒)

      本文鏈接:/content/323412.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