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900英里(第一章 海边与山顶)

  • 作者: 千萬好將息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06
  • 閱讀35377
  •   楔子

      921英裏,1482公裏
      是雅典到耶路撒冷的距離
      是外在的客觀和內在的信仰的距離
      是商人航海的距離
      也是信徒朝聖的距離
      是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像你從心走到另一顆心

      一 海边与山顶

      哈爾濱的冬天頂冷,零下二三十度的天,鐵人出去也凍結實了,張擎身子硬實,倒是還扛得住寒風,他踢了踢軍勾靴子上的雪,吐了口唾沫“呸,齁冷”,踮著腳蹦哒著,把手揣在袖子裏,“這天兒啥貂皮羽絨衣沒鬼用,還是這軍大衣帶勁喲!”但是說完話還是得縮頭彎腰,話說多了凍牙花子,他這麽想著。

      打張擎複員那天開始算也兩年半了,頭半年找了個大廈做保安,說起來倒是也還好,賺不到什麽大錢,但是日子還過得下去,畢竟他也沒什麽需求。後來就是老班長忽然出事人沒了,自己還嘴欠答應了幫忙照顧老班長的女兒,“呸,你個多嘴的玩意!”說是這麽說,張擎對這個幹女兒倒是上心,不然也不至于大冬天的跑這緊北邊幹這種話。半個小時之前,張擎剛交完貨,這一趟也算是摟下來個兩萬多塊,這錢現在就在內兜裏面揣著,銀子放心口才踏實,他打小就這麽想的。

      一個月走一趟,火車去俄羅斯,哐當哐當的顛他三天才能出境,外面呆三天收貨,牙膏皮子裏面一塞,打包行李箱,哐當哐當的再坐回來,倒是也還好,就是出入境提心吊膽的,畢竟不是早年間了,風險還是蠻大的,“生不逢時啊!哈哈哈……”他踢了腳雪,笑的開懷,一不小心被北風嗆個正著,把嘴邊的笑硬生生給噎回去了,他尴尬的縮了縮脖子,縮脖子可能是在連隊裏養成的習慣,張擎人皮著呢,每次說了點啥不對勁的話老班長作勢要打,他就縮縮脖子,“娘的,仗著官大欺負我。”張擎捉摸著不對,我咋現在還怕個死鬼呢,心理尋思著這話但是卻完全沒想到自己還拼了命賺錢養著人家閨女呢。

      其实张擎算是这伙子去俄罗斯倒腾东西的人里面赚的最少的,别人跑一趟下来少说也是五六万上下,有个老哥说,“出来干这个两年了都置不起房子车的,那你光嫖都不行,你还得不少赌呢。”张擎还就是那置办不了房子和车的人,不是他赌了也不是他嫖了,是他不敢,不敢一个月跑两趟,也不敢像别人一样大包小裹的带那么些货回来,他就是两个大皮箱,这一趟能收个两万块钱就真的很知足了,为啥不干大点,因为他害怕,害怕他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把自己撂在东北了,别管是死外面还是坐了局子,他自己倒是不在乎,怕的是北京还留了个干闺女呢,小姑娘才16岁,他这要是撒手人寰了,那孩子还不得饿死在首都啊,这要是在下面见着班长不得给他头都拧下来啊,“呸呸!”想到这张擎紧忙吐了两口唾沫,“咋还有这咒自己的呢,我且得活着呢。”不过干是干着这违法的活,张擎心里也算是有点数,说到底是当过兵的人,真要是伤天害理倒是也干不出来,这一个月一趟跑点货也就是往回带点银制品啊小玩意啥的,也就是倒个差价,伤天害理取人性命这事咱还是不能干,他总是这么安慰自己,这样能让自己干这些犯法的事的时候罪恶感轻一点。张擎这边也是刚交完货,一路小跑着准备坐公交车 去火车站,“这老板都跟有病一样,交个货你说惴堑猛饨吲芨銎ò !彼匙诺揽谕屡茏排员呤枪踝罘被地儿了,大雪下面的道面和那些南方人想的雪景可是差多了,美个屁啊,张擎就不喜欢那些没瞧见过就寻思着好看的人,这大车一轧白雪都变黑了,还不够脏的呢,张擎一边想一边躲着,可别给我这军勾鞋弄脏了。

      廣場上大雪紛飛,把漂亮的洋蔥頂蓋了個結結實實,可是反而這被雪蓋上的樣子仿佛更合適,大概是東正教堂就適合這北方的寒天,張擎剛好小跑著路過,看見了一大片遊客在廣場上看著雪景也不管那臉蛋都給凍得通紅,還有那個在大雪地裏吹個薩克斯的,“也不怕給你那嘴凍上。”張擎嗤之以鼻。

      “裝逼。”

      北京也確實是冷,但是那是比嶺南,真和這東北西北的比起來還是暖和,但是這時候也是零下的日子口,但是仗著北方帶著暖氣,這屋裏還真就挺暖和的,林靖骁也穿得單薄,倒不是身子多硬火氣多重,畢竟不是江湖好漢,全是因爲這屋子裏有暖氣,出門也都是開著車,就沒什麽能接觸到寒風的時間。

      林靖骁今兒下午沒課就在辦公室坐著,主要是沒什麽回家的興致,這時候也不是出去賞景的時候,自己家境富裕自己的哥們夥計也都個頂個的頑主,這時候都說不定在哪玩呢,自己也是沒什麽事情做,再加上自打喜歡上宗教學之後就不怎麽樂意和這些人出去瘋了,“忒俗。”林靖骁喝口茶水吐出這麽倆字來,到底是北京人,味兒是不足了,但是話還帶著點腔調,但是終歸是大學裏面教書,學科還是聽著就讓人犯怵的那種,總得有點不一樣的地方,他不聽歌,也不像他有的朋友那樣聽戲聽曲,他聽歌劇,聽交響樂,用他自己的話說,“不俗。”但是確實是少了點人氣兒。他從外面留學回來,歐洲西亞也都轉了個遍,能收的知識收了個遍,能拿的獎也拿了個遍,用他發小的話說就是,“骁哥現在就差參禅悟道了,悟了人就走了,這人間估計是沒啥遺憾了。”聽著好像不對味,但是還真就是實情,他也不缺錢也不缺身份,現在就剩個精神追求了。

      人,很多時候和這個名字分不開關系,林靖骁跟他這名字就一樣,骁騎沖陣,一路盡是坦途就沒怎麽遇到過坎,當然也可能是他確實是托生的好,林老爺子祖上就留下了不少東西,真就和郭老師說于大爺他家那樣,本來正常林靖骁也應該是當個頑主,沒事逗逗草蟲,玩玩鳥,調戲調戲良家婦女,或者仗著自己長得好看家裏給點路子去拍個電影什麽的,總之是玩是怎麽樣都玩得起的,但是小少爺十二歲那年看了本書之後就不玩了,每天就往書房裏面一坐,出門也是直接就去圖書館,因爲這個可把小哥幾個給嚇壞了,林老爺子倒是沒說什麽,心裏覺著奇怪,但是書房裏幹點什麽也比出去惹禍強,也就沒去過問。等到高中畢了業,和家裏人說了一聲就考到國外去了,學的是什麽宗教學,剛聽說的時候給老爺子差點嚇了一個跟頭,林老爺子也是當年的老頑主了,還想著兒子這是跑出去當和尚去了,說什麽不讓兒子去了,還是家裏老太太給求得情,在家裏給老頭子好頓勸,說這外國也沒有那和尚啊,是不是,兒子樂意學啥就學啥,老爺子扭回頭尋思著也是這麽個道理,就還是給林靖骁給放出去了。這邊林靖骁畢業了提前修了學分連著碩士博士一塊都給拿了,傳回來給林家也算是長了臉,可是畢業了他也沒回家,直接打包行李跟著隊伍去了西亞,說是那邊有什麽東西對他研究有幫助,林老爺子是歲數大了但是還天天門口躺椅上看報紙呢,這西亞中東的天天打仗,這自己四十歲才得著的獨苗要是沒了,不得把自己給悔死,這回老爺子也是下了決心了,老太太勸也不好使了說什麽就得讓兒子回來,林靖骁也幹得徹底,你說什麽也不好使了,在西亞一待就是三年,前幾年這才剛剛回國,京城裏找個大學教書,畢竟是外面拿遍了獎的人,學校還是爭著搶著往自己這招呼,老爺子這邊可不管你回來幹什麽,能完整著回來就行,兒子回來進屋頭一件事就是趕緊拉過來抱抱,完事就想看看兒子沒少點啥零件吧,林靖骁的冷淡性子哪管他這個不著調的爹想什麽甩了一句沒事就轉身出去了,第二天就搬出去住了,給老爺子扔院子裏天天跟老太太歎氣。

      林靖骁正喝著茶,有一搭沒一搭的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估計是下課了,有個老師回來了,女老師,剛剛做的講師,這學校裏對他有想法的女老師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人長得好,啥也不缺,怎麽想也是騎著白馬的那種人啊,女老師下課回來看見林老師還在,就想著搭個話,“林老師聽說了嗎?好像那邊又有人因爲……”林靖骁其實對這些八卦什麽的不怎麽感興趣,但是今天心情不錯就先聽著,聽著隔壁那個大言不慚特別拿自己當回事的老師鬧了笑話,他其實也挺開心,沒什麽大反應但是總是開心的,“今天開心,聽喜歌劇。”他嗤笑一聲。

      “傻逼。”

      本文標題:900英里(第一章 海边与山顶)

      本文鏈接:/content/323411.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