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27·小雅·黃鳥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3-03
  • 閱讀25262
  •   「一章」
      黃鳥黃鳥,無集于榖,無啄我粟。「1」
      此邦之人,不我肯穀。「2」
      言旋言歸,復我邦族。「3」

      「二章」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4」
      此邦之人,不可與明。「5」
      言旋言歸,復我諸兄。「6」

      「三章」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無啄我黍。「7」
      此邦之人,不可與處。「8」
      言旋言歸,復我諸父。「9」

      《小雅·黃鳥》這首詩的創作背景與詩意主旨,古今學者有兩種主要的觀點。其一是以《毛傳》、《鄭箋》爲代表的漢學派“刺宣王”觀點。《毛傳》該詩小序:“《黃鳥》,刺宣王也。”《鄭箋》:“刺其以陰禮教親而不至,聯兄弟之不固。”何謂“陰禮”?《周禮·地官司徒·大司徒》鄭玄注說:“陰禮,謂男女之禮。昏姻以時,男不曠,女不怨。”《毛詩正義》:“謂之陰者,以男女夫婦,寢席之上,陰私之事,故謂之陰禮。”

      因此,《鄭箋》的解釋就是認爲《黃鳥》這首詩是“刺”宣王在男女婚姻和兄弟相友這兩方面都沒做好。

      另一種是朱熹《詩集傳》爲代表的宋學派“他鄉不如故鄉”觀點。朱子引用東萊呂氏的話說:“宣王之末,民有失所者,意他國之可居也。及其至彼,則又不若故鄉焉,故思而欲歸。使民如此,亦異于還定、安集之時矣。”

      清代學者方玉潤認爲是“刺民風偷薄”。他認爲朱子的說法,實際上是說宣王治下的王國比他國好。《詩經原始》:“若《集傳》及諸家所雲,民適異國,不得其所,即投婚姻亦不見收恤,不如仍歸故土之爲善,則是美宣王矣,又何刺之有耶?”

      與古今其他學者的觀點相同,他認爲《黃鳥》與下一篇《我行其野》大體相類,屬于姊妹篇。《詩經原始》:“此(指《黃鳥》)不過泛言邦人之不可與處,下章(指《我行其野》)則並指婚姻亦不肯相恤。”

      方氏說該詩是刺民風偷薄,“總以見人心澆漓,日趨愈下,有滔滔難返之勢。”同時又指出民風偷薄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上位者的不作爲,“其所以至民如此者,豈無故與?”然後,引用王氏的“六行教民”說,得出結論“此可見民之薄實由上之失其教也。”

      方氏的這些論述,其實也是從側面證明了漢學“刺宣王”說有其道理。以朱子爲代表的“他鄉不如故鄉”說,可以認爲是一種“以文論詩”觀。現代學者大多承繼和贊同朱子的觀點。

      《小雅·黃鳥》分爲三章,每章七句,句式都是四字句。三章的結構完全相同,每一章只是少數幾個字有替換,屬于非常典型的疊詠體。三章采用的表現手法也都是比。

      第一章,比。詩篇原文:
      黃鳥黃鳥,無集于榖,無啄我粟。
      此邦之人,不我肯穀。
      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黃鳥黃鳥,不要落在我的榖樹上,不要吃我的粟子。這裏的人對我一點都不友善。我還是回去吧,回到我的故鄉去。

      “黄鸟”,比喻那些对我(诗意主角)不友善,而又侵占掠夺我的财物的人。“榖(gǔ)”是一种树,即楮(chǔ)树。“粟(sù)”是一种谷类作物,俗称小米。“不我肯穀(gǔ)”是倒装句,即“不肯穀我”,不肯善待我的意思。请注意,“不我肯穀”之“穀”与“無集于榖”之“榖”,两者读音一样,但字形却不同。后者为一种树名,无对应的简化字,前者为善待之意,对应的简化字为“谷”。“ 言旋言歸,復我邦族”,还是回去吧,回到我的故乡去吧。“言”为语助词,无实义。“旋”即“还(读音也是xuán)”,回去之意。

      第二章,比。詩篇原文: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
      此邦之人,不可與明。
      言旋言歸,復我諸兄。

      這一章是第一章的疊詠。桑,即榖;梁,即粟。明,《鄭箋》:“明當爲盟。盟,信也。”“不可與明”即沒信用,說話不算數。“復我諸兄”,回到我的兄弟們身邊去。“諸兄”是宗族中同輩兄弟。

      第三章,興。詩篇原文: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無啄我黍。
      此邦之人,不可與處。
      言旋言歸,復我諸父。

      這一章也是第一章的疊詠。栩(xǔ),即榖、桑;黍(shǔ),即粟、梁。與處,相處的意思。“復我諸父”,回到我諸父的身邊去。“諸父”是宗族中與父親同輩的伯伯、叔叔們。

      總之,《小雅·黃鳥》文字上是在說民風日下,或此鄉不如我的故鄉,但實際上是對上位者失之于教的諷刺。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細細品味下作者的良苦用心吧!

      可惡黃鳥如老鼠,不要飛上我樹榖;
      黃黃鳥兒快走開,不要吃我小米粟。
      此邦之人少善意,欺我外鄉不肯處。
      還是快快回去吧,回到故鄉歸故土。

      可惡黃鳥如老鼠,不要偷吃我桑果。
      黃黃鳥兒快走開,不要吃我高粱穀。
      此邦之人無信用,與他相盟難作數。
      還是快快回去吧,回到諸兄諸弟所。

      可惡黃鳥如老鼠,不要飛上我樹栩。
      黃黃鳥兒快走開,不要吃我田中黍。
      此地之人難說話,真的不知怎麼處。
      還是快快回去吧,孝敬叔伯歸舊所。

      「1」 黄鳥:黄雀,喜吃粮食,這裡是比喻對詩意主角“我”不善之人。榖(gǔ):樹名,即楮樹。
      「2」 《毛傳》:穀,善也。《鄭箋》云:不肯以善道與我。
      「3」 言:語助詞,無實義。旋:通“還(xuán)”,回歸。復:返回,回去。邦族:邦國家族。
      「4」 粱:粟类,高粱。
      「5」 《鄭箋》云:“明”當為“盟”。盟,信也。
      「6」 諸兄:邦族中諸位同辈。
      「7」 栩(xǔ):柞樹。黍(shǔ):古代專指一種子實叫黍子的一年生草本植物。葉線形,子實淡黄色,去皮後稱黄米。
      「8」 與處:共處,相處。
      「9」 諸父:族中長辈,即伯、叔之總稱。

      2020年3月3日星期二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27·小雅·黃鳥

      本文鏈接:/content/323279.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