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校園文学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童年

  • 作者: 藍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2-28
  • 閱讀3677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有歡樂也有痛苦,還有那些一生都抹不去的記憶。

      我出生在一個工人家庭,媽媽每天很晚才下班,倒不是因爲她在車間裏加班,而是下了班以後,她去水房洗家裏的床單、被套還有一家人的髒衣服。爸爸下班以後,他領著三個女兒忙著做晚飯。

      我和哥哥一個五歲,一個七歲,他叫小文,我叫小武。白天只有小哥倆在家,父母都去上班了,姐姐們去上學校念書。這個時候,哥哥總是對我說:“小武,你要炕還是要地?”,我四下張望,炕上的被褥需要整理,地上橫七豎八的物件需要擺放整齊。我說:“要炕!”,然後,兩個小哥倆疊被的疊被、掃地的掃地,開始忙碌起來。

      有天晚上,媽媽回家了,她飯也沒有吃,自己在炕上打滾哭,全家人勸了好一會兒,媽媽說:“車間主任說我把廠裏的花包皮(原棉進廠時的包裝布,很粗糙,工人們私下用來做毛巾)偷回家了,他說我每天最後一個回家,就是爲了偷東西!”,媽媽抹了一把鼻涕,“我從來不動工廠的東西,有一次,我撿到一件工作服,都毫不猶豫地還給人家。”爸爸說,“主任明天再找你談話,你怎麽回答?”,媽媽目光堅定地說:“我要是偷花包皮,我三歲孩子都怕!我要是沒都,我誰都不怕!”。這件事以後,媽媽常常教育我們:咱們人窮志不短,身正不怕影子斜!

      兩年以後,哥哥上學了,家裏只剩下我一個人。爸爸說:“把小武送幼兒園啊。”,媽媽說:“去幼兒園?每個月饷包要做六塊錢啊,我舍不得呀!”。早晨,我一覺醒來,四周空落落的,只有我一個人在炕上睡覺,孤單寂寞,加上害怕襲來,我獨自哭了好一會兒,然後我去竈台找一點殘羹剩飯。我站在炕邊,眼睛一直盯著桌子上的鍾表,家裏只有“滴答、滴答”的聲音。大姐和二姐念中學,由于學校離家3裏地以外,她們每天中午都帶著飯盒在學校吃。只有念小學的哥哥和三姐回家吃中午飯,他倆邊吃飯,邊談論著學校裏面發生的事情,我盡管聽不懂,也在一句不落地聽著。

      一天早上,我在睡夢中被爸爸叫醒,他質問我,“小武,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往隔壁老王家扔大糞了?”,我恍惚之中記得夜裏在院子裏大便,因爲害怕被家裏人發現,迷迷糊糊地用鐵鍁揚到鄰居家的院子裏。

      爲什麽會這樣呢?原來,家裏已經幾個月沒有吃豬肉了。晚飯的時候,大姐端著一盆豬肉蘿蔔。“今晚誰也不許挑肉,我專門負責盛菜!”。爲了吃更多的肉,我只好一碗接著一晚吃個不停。爲了平息老王全家人的怒火,媽媽一聲不吭地拿著抹布,挨個地方擦,直到人家滿意爲止。這件事,好長時間成了全家人飯後茶余的笑談。

      姐姐們放暑假了,我總是喜歡跟著她們的後面,因爲沒有人願意帶著我,她們都叫我“跟屁蟲”。有一次,大姐領著五六個同學往城裏走,她一直叮囑我,不要跟著她們。可是,我就是不聽,偏要跟著。我們來到一個供銷社,大姐買了一筐蘿蔔,叫我看著這筐蘿蔔,不許走。我坐在那裏兩個小時了,有兩個好心的姊妹倆認出了我,她們說道:“這個小孩挺可憐的,我認識她姐姐。”,就這樣,姐倆擡著20斤蘿蔔,把我送回家了。

      媽媽知道了這件事,對我說:“武兒,你自己擱家裏悶不悶呀?”,

      我說:“媽媽,我想去外邊和小朋友玩。”,

      媽媽說:“你不要和那些孩子玩,他們會欺負你的。等我抓些大鵝和你玩,哈。”。

      沒過多久,家了養了兩只大鵝,還有幾只雞。前院是雞窩,後院是鵝窩。我很喜歡大鵝,雪白的肚子,長長的脖子,走起路來晃著身體。一位鄰居告訴我媽:我看見你家小武,經常騎著大鵝。媽媽對我說:“以後別騎著大鵝,它啄你眼睛怎麽辦呀?”。

      哥哥很淘氣,有一次,他竟然對著雞窩撒尿,其中一只公雞,照著他的小雞雞就是一口。“哎媽呀,出血啦!”,哥哥立刻被送到醫院處置了。媽媽很擔心,哥哥將來能不能留下後遺症?後來,那只公雞被宰殺了。

      到了九月份,小學開始招生了,二姐領著我去報名。僅僅上了一周的學,老師通知我,“你的年齡差一歲,等明年才能來報到。”。我心裏十分失落,如果去學校通融一下,或者改改戶口本,不就能夠繼續念書了嗎?這件事我一直覺得:有人在背後倒鬼,怎麽都上了,又下來了?

      這一年秋天,爸爸被車間選派去做脫産民兵。媽媽對爸爸說:“你是個班長,在裏面管別人。你把武兒帶去吧。”。過了幾個月,爸爸用自行車帶著我回家,他對我說,“這些餅幹給你哥哥吃,你平日吃了不少。”。

      這天,媽媽拉著我的手問道:“小武,你在民兵指揮部這幾個月吃的怎麽樣?”,

      我說:“可好了,還要排骨呢?”,

      “你的小臉圓乎乎的,胖啦!”,媽媽輕輕地捏了一下我的小臉蛋,“我們在家裏上頓靠、下頓靠,你跟著你爸爸享點福,所以叫你爸爸帶上你。”。

      是啊,那個年代,家裏的窩頭餅子分著吃,每個人每個月才三兩豆油,菜裏面沒有葷腥。大米、白面都吃不上,在玉米面餅子上面抹上一層大醬吃起來可香啦!

      就在舉國上下悼念偉大領袖的那一年,我正式上小學了。那天上午,我們全校師生排著長隊,帶著黑紗去俱樂部開追悼會。在會場上,媽媽因爲悲傷過度,哮喘病發作,去醫院輸液。一個普通的紗廠工人對主席的感情是最真摯的。媽媽的童年生活那在萬惡的舊社會,五歲的時候隨著家裏人闖關東,來到了日本鐵蹄踐踏下的東北大連。家裏姊妹12個,由于生活所迫,她八歲就去日本紗廠做童工,受盡了鬼子漢奸的剝削和壓迫,這種切身的感受,我們這一代都沒有體會到。

      盡管我的童年,因爲家裏很窮,快樂和幸福很少,但是和媽媽那一代人相比,我還能苛求什麽呢?

      本文標題:童年

      本文鏈接:/content/323124.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