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校園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內容頁

十元人生

  • 作者: 南夼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2-25
  • 閱讀24496
  •   他終于被網管趕出來了,像送瘟神一樣以“很客氣”的方式。原因是他身上濃重的氣味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其他人的上網環境,准確地說是空氣,叫他“臭道夫”一點不爲過。在大家強烈要求下,網管扛不住壓力只得“請”他出去。駐紮在網吧整整兩個星期,他對外面的世界沒有絲毫想念,卻因爲資金不充裕進入不了遊戲而感到很苦惱。即使這樣,他仍不願離開網吧,看別人玩也是種快樂。用最後的十元錢硬撐了兩天,被趕出來時渾身上下還剩三塊錢。兩天用七塊錢,鬼知道他經曆了什麽!也許他還想用剩下的三塊再撐個一兩天,不曾想這麽快就被掃地出門。

      許久未見的陽光來得格外刺眼,閉眼適應了好一會兒才睜開。他就像一只被主人抛棄的小狗在網吧門口踟蹰著,遲遲不肯離去。也許是因爲他覺得沒處可去,也許是因爲別的什麽。遊蕩在大街上,遇到一條流浪狗,他們很快成了好朋友,對視的眼神裏充滿了惺惺相惜。  

      我知道不到走投無路的境地他是不會回來的,他是我的同學,我們都叫他林。自從林進入遊戲世界後就再沒有出來過,活脫脫變了一個人,要他去上課簡直是奢望,在學校出現只有一個目的:借錢。這次遇到他估計也不例外,但已經沒有人會借錢給他了,包括我。也沒有人會再相信他了,包括他的父母。林的父母以前一直以爲他在大學聽話懂事,是個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孩子,也是他們全部的希望。直到林要錢越來越多,越來越勤,瞞不住了才露出馬腳。二老痛心疾首,對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都沒能把他拉出網吧,還被林一次又一次騙走錢。後來直接斷了對林的經濟支持,但他還是東借西借混了兩個多月。

      我是從圖書館回來准備去小賣店時看到林的,他應該沒有注意到我。見他先進了店我就改道回了宿舍。  

      他在小店裏徘徊許久,三張紙幣在手心攥出了汗也不知道該買什麽,他實在太餓了。一包辣條好像不能滿足什麽,可是一個最便宜的面包也要五塊錢。他是一個一直缺錢的人,但這一次似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他的手機早就被當掉了,父母的號碼一直熟記于心,他想用剩下的錢給家裏打電話求助,可是當他想起那串數字時,第一次,他感到羞愧。

      正當他面對一堆“美食”垂涎無奈時一個女生進到店裏來,問老板娘有沒有鏡子,說是她的那塊早上梳頭不小心打碎了,想重新添置一塊。老板娘熱情地帶她去貨架挑選,邊走邊小心著懷裏的孩子,連說話的聲音都壓得很低。小家夥睡得正香呢!

      女生選好一塊,問老板娘價錢,老板娘說:“這個嘛,八塊。”

      女生開始還價:“阿姨,便宜點呗!”

      老板娘:“小姑娘呀,少不了啦,沒要你多的,就幾毛錢的生意。”女生見老板娘沒有讓步的意思就點頭答應,然後從錢包掏出一張十元紙幣遞給老板娘。老板娘抱著孩子謄不出手找錢,便順手接過來放到了貨架上,接著掏出隨身帶的錢准備找給小姑娘。不巧,零錢不夠,應該找給女生兩元,卻只有一元零錢。老板娘招呼女生到門口櫃台找錢,女生跟了過去。那張十元紙幣就這樣離開了兩人視線,依然靜靜地躺在貨架上。他就在不遠處,一切都看在眼裏,當然也看到了那十元錢。他雙眼緊緊盯著那張錢,身體鬼使神差地向它移動,腦子裏滿是校門口那家小餐館的回鍋肉蓋飯,那麽香,十二塊一份,飯管飽,還有免費泡菜。他的手靠近那張紙幣,慢悠悠地,像是在等待什麽。身體裏有另一個聲音,微弱而堅決:“不能碰!”

      可惜已經遲了,手指在距離“錢”五公分的地方只遲疑了一秒,緊接著一把抓起塞進褲兜。眼疾手快,刹那間他面色蒼白,足用了十多秒才定下神來,若無其事地向門口走去。這時老板娘風風火火地闖過來直奔貨架,他有種不好的預感,也有意加快了腳步,在經過老板娘的一瞬心跳到了嗓子眼,呼吸快要停止了。老板娘沖到貨架前掃了一眼,轉頭就是一吼:“站住!”這一吼,吼亂了他的心神,他知道大事不妙,但還是裝作沒聽見繼續朝門口走。只差幾步就出門了,老板娘見他沒有反應便大步流星追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胳膊:“站住,小夥子,把錢交出來!”他脹紅了臉,強作鎮定裝傻道:“老板娘,什麽錢,你搞錯了吧?!”老板娘又說:“剛才我放在那個貨架上十塊錢,現在不見了。這店裏只有你一個客人,肯定是你偷的。”他正欲爲自己開脫,老板娘指了指貨架上方挂著的攝像頭。他徹底傻眼了,鐵證如山不得不認。怎麽就忘了店裏安裝了監控器了呢,他實在太餓了!“趕緊交出來,不然我叫保衛處的人來看監控錄像,到時候有你好看的。都多大的人了,幹些偷雞摸狗的勾當,還大學生呢,知不知道羞恥倆字咋寫?那麽多年書也是讀到後腦勺去了,真不知道爹娘怎麽教的,還是爹娘就這德性…………”他沒有一句還口的話,頭壓得低低的,像是要掉了。慢悠悠地從兜裏摸出那張十元紙幣輕輕地放在櫃台上,在老板娘滔滔不絕的罵聲中消失在夜色裏。

      他走在校園小路上,下课铃响起,对他的鼓膜是一次久违的问候。有人群从教室里涌出来,他们和林一样的年纪,他们身上有他没有的朝气;有情侣手牵着手从他身旁走过,他们看起来很甜蜜;有少年踩着滑板飞驰,有笑声萦绕他周围。他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错过的太多,看得到却抓不到;他像一只孤魂野鬼,在等待宿命的轮回。有那么一瞬,他忘记了饥饿痛苦,忘记了自己是谁。风静静吹,今晚的月亮不会早睡。

      賣店的燈還亮著,不過窗簾已放下,看樣子快要打烊了。林徑直走進去拿了一本信簽紙和一支筆,把三元錢拍在老板娘面前就走了。他沒有理會那個女人的任何言語,甚至都沒有看她一眼。他看不到,也聽不到。  

      周六,宿舍只有我一個人在。正准備洗漱睡覺,林敲響了我的門。“借我十塊錢”一開門他就迫不及待地說,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本不想理他,可是他遞給我一張信簽紙:“這是欠條,包括以前借的,以後一定還你。”他看我的眼神有那麽一點不一樣,像是在祈求,又藏著骨頭。我選擇用十元錢打發他走,他硬要把“借條”塞給我。我不知道那晚他塞出去了多少張“借條”,我又是第幾個,但他第二天就消失了,是徹底的消失。在此之前有很多人見過他,但之後沒有人找到過他,或許是因爲不想找。林的父母在跟學校糾纏的時候收到一條信息:我很好,暫時不要找我。

      我們一致認爲他在走之前還坑了我們一把。  

      兩年後,我們忙著做論文,忙著實習,忙著聚會和道別,我們要畢業了。百年不看QQ的我居然忙裏偷閑逛起空間來,突然來了一條消息,是林發的紅包。點開一看:十元。我正想罵他一頓,他先開口發來一段語音:“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罵吧,我聽著呢,我今天就是來找罵的。”他這一說弄得我是哭笑不得,氣全消了,然後和他聊了幾句。
      

      他现在在不知名的远方小镇开了个网吧,名字叫“十元网咖”。 “那晚我在小卖店门口看到你,以为你也要进去,就先进去了。虽然没有等到你,不过谢谢你当初是唯一一个接我“借条”的人。”

      “呵呵!”

      本文標題:十元人生

      本文鏈接:/content/322941.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