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18·小雅·采芑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2-17
  • 閱讀35361
  •   「一章」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1」
      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幹之試。「2」
      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3」
      路車有奭,簟茀魚服,鉤膺鞗革。「4」

      「二章」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5」
      方叔涖止,其車三千,旂旐央央。「6」
      方叔率止,約軧錯衡,八鸞瑲瑲。「7」
      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瑲蔥珩。「8」

      「三章」
      鴥彼飛隼,其飛戾天,亦集爰止。「9」
      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幹之試。
      方叔率止,鉦人伐鼓,陳師鞠旅。「10」
      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11」

      「四章」
      蠢爾蠻荊,大邦爲雠。「12」
      方叔元老,克壯其猶。「13」
      方叔率止,執訊獲醜。「14」
      戎車嘽嘽,嘽嘽焞焞,如霆如雷。「15」
      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16」

      漢學、宋學均認爲《小雅·采芑》是描述周宣王南征的詩。《毛傳》該詩小序:“《采芑》,宣王南征也。”唐代孔穎達《毛詩正義》:“謂宣王命方叔南征蠻荊之國。”朱熹《詩集傳》第一章注:“宣王之時,蠻荊背叛。王命方叔南征。”

      《古詩文網》認爲此詩並非實寫戰爭,而是寫一次軍事演習。

      從整詩結構和詩文內容看,《小雅·采芑》與《六月》對戰爭的描寫都有很大的區別。《六月》共六章,在描述北伐玁狁時,基本是按照戰爭起因、戰前准備、作戰,及凱旋而歸後的慶功宴這樣的順序展開的。所以,其描述戰爭的脈絡較爲清晰。而《采芑》包含的四章,前三章都是在對本次南征的統帥方叔及其師旅的裝備和儀容的描述,一句也沒提到打仗,真的像是在給讀者展示一場閱兵典禮。只有第四章才有關于對敵作戰的描述。所以,難怪《古詩文網》將該詩說成是寫軍事演習,連第四章也被認爲只是對蠻荊的告誡,而不是真實的戰爭及其結果。

      其實,周宣王南征蠻荊和北伐玁狁,確實是曆史上真實發生的大事件,這在很多曆史資料中都有記載。《詩經》産生于西周初期至春秋時代,是當時一個很重要的典籍,當然會對同時代發生的大事有所記載。《小雅·六月》記錄的就是宣王北伐玁狁之事,而《小雅·采芑》記錄的則是宣王南征蠻荊之事。那麽,爲什麽《古詩文網》說它是“軍事演習的記述”呢?

      我們且看看清代方玉潤在其《詩經原始》中關于“閱詩審題”的一段論述,或許能解上述之惑。方氏曰:

      凡作詩必先立題,題立不佳,則詩必不佳。閱詩亦必須審題,題審不真,則更不能識人詩之所以佳。如前章《六月》一詩,誰人不知其爲宣王北伐?此詩(指《采芑》)誰又不知其爲宣王南征?然同一征伐也,而詩則有作于出師之時,或作于班師之後,或天子勞之而賜以詩,或僚庶頌之而獻以句,且有局外旁觀,發爲詠歌以紀其事。

      方氏上述一段話的主旨就是告誡我們,在讀詩時,一定要弄清楚詩作的背景及詩意主旨,還有其作者、創作時間點和創作動機等。按方氏的觀點,《采芑》這首詩的作者很可能是一位旅居蠻荊的周人。他說:

      如許大篇文字,而發端乃以采芑起興,何能相稱?蓋此詩非當局人作,且非王朝人語;乃南方詩人從旁得觀方叔軍容之盛,知其克成大功,歌以誌喜。如杜甫《觀安西兵過》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諸詩。故先從己身所居之地興起。及入題,乃曰“方叔涖止”。

      方玉潤同時也認爲,這位詩人必定不是蠻荊人,而是一位旅居蠻荊者。“且其人(上文說的詩人)亦非荊人,必詩人之流寓蠻荊者。不然,荊人何以自謂‘蠢爾蠻荊’耶?”

      或許方氏所論也只是一家之說而已。但從其論述可以得知,他是贊成漢學和宋學關于該詩主旨的觀點的,即《采芑》是對周宣王南征蠻荊的描述。

      至于該詩所描述的,到底是實際戰爭還是一場軍事演習,讀者大可自己去想象。鄙人傾向于漢學、宋學和方玉潤的觀點,即《采芑》所描述的是宣王時期南征蠻荊的實際戰爭,而對《古詩文網》所說的“軍事演習記錄”論則不敢苟同。

      《小雅·采芑》分爲四章,每章十二句,句式都是四字句,句式結構很整齊。章結構中,前三章相同,每三句組成一個詩意組;第四章的結構不同,前面三個詩意組,每組由兩句組成,後兩個詩意組,每組包含三句。這樣的章句劃分法,從《毛傳》開始就定下來了,到朱熹的《詩集傳》及現代學者,都沒有異議。

      第一章,興。《毛傳》“宣王能新美天下之士,然後用之。”《鄭箋》“興者,新美之喻,和治其家,養育其身也。”即以采芑于新田、菑畝起興,引出後面詩文,其實是表達詩人的“宣王能新美天下之士,然後用之”之意。

      芑(qǐ)是一種野菜。《詩集傳》:“芑,苦菜也。青白色。摘其葉有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爲茹。卽今苦藚(xù,無對應的簡化字)菜。宜馬食,軍行采之,人馬皆可食也。”以芑隱喻天下之士。“于彼新田,于此菑畝”說的是在新田、菑畝中采芑,隱喻天下到處都有可爲國所用的有用之人。

      《毛傳》:“田一歲曰菑(zī),二歲曰新田,三歲曰畲(yú)。”開墾荒地使之爲田,第一年的稱爲菑,種了一年後第二年稱爲新田,第三年則稱爲畬。不論是幾年的田,都是可以采芑的地方,比喻王土之中到處都有可用之人,以此表達“宣王能新美天下之士,然後用之”這個主旨。

      方叔,宣王卿士,受命爲將者也,是本次南征的領軍統帥。“涖止”就是親臨軍中,“涖”與“莅”同,來到之意。“其車三千”是說本次出征軍衆的數量。《詩集傳》:“蓋兵車一乘,甲士三人,歩卒七十二人,又二十五人將重車在後,凡百人也。”以此計算,則此次出征的人數多達三十萬。爲何要出動這麽多的兵力?對此,《鄭箋》說:“宣王承亂,羨卒盡起。”周宣王繼位時,正值北方玁狁和西方戎夷內侵,以及南方蠻荊叛亂,王朝甚危。所以,宣王爲了盡快平定外亂,將國內所有能動員的力量都動員起來,以抗擊外敵。羨卒就是正卒之外的兵卒,相當于現今的“預備役士兵”。

      “師幹之試”是說軍隊人數衆多,而且訓練有素。師是衆軍士之意,幹,扞(hàn,同捍)也,抵禦和保衛之意。試,就是訓練的意思。

      這樣的一支訓練有素的龐大隊伍,是由方叔來統帥的。“率”就是統帥的意思。方叔乘坐的是四騏拉著的路車。騏(qí)是有青黑色紋理的馬,四匹馬都神采奕奕,走起路來整齊劃一。路車是諸侯才能乘坐的車。在《國風·秦風·渭陽》篇,朱熹《詩集傳》注釋說:“路車,諸侯之車也。”方叔是宣王的卿士,並不是諸侯,按禮制,可以乘坐諸侯之車嗎?詩人在第四章中對這個問題做了回答,“方叔元老”,元老是五伯之長,出于諸侯,即比諸侯的地位還要高。那麽,方叔乘坐路車當然就是符合禮制的了。

      接下來,詩人對方叔乘坐的路車做了細致的描述。“路車有奭(shī)”,路車漆成了紅色。奭是紅色。“簟(diàn)茀(fú)魚服”,車廂用鲨魚皮做裝飾,車廂後部供人出入處用方文竹簟之席遮擋。“簟茀”是用于遮擋車後部的竹席子,其上有方形紋路。“魚服”是用鲨魚皮裝飾車廂。駕車的四匹馬則“鈎膺鞗(tiáo)革”,馬脖子和馬胸裝飾的帶子都有銅鈎配飾,馬絡頭下面也有下垂的配飾。《毛傳》“鈎膺,樊纓也。”樊纓是絡馬的帶飾,樊是馬腹帶,纓是馬頸革。“鞗革”是馬絡頭上的下垂裝飾物。

      第二章,興。這一章的結構與第一章相同,首先也是從采芑起興,然後是對方叔所率軍隊的描述,以及方叔所穿服飾、所乘之車的描述。作者進行這些描述的目的,是爲了展現南征軍隊的強大和領軍統帥方叔的威儀。

      “于彼中鄉”就是“于彼鄉中”,即在鄉中(原野上)采芑。旂(qí)旐(zhào)是兩種軍旗,旂上畫有兩條交叉纏繞的龍圖案,旐上畫有龜蛇圖案。“央央”是形容旗幟鮮明、隨風飄蕩的樣子。

      方叔乘坐的車子“約軝錯衡”,車榖用漆成紅色的皮革纏束著,車廂兩邊的扶手也雕刻了花紋。“約軝”就是“以皮纏束兵車之榖,而朱之也”,“軝(qí,無對應的簡化字)”是車毂兩端有紅色皮革裝飾的部分;“衡”是車廂上兩邊的扶手,“錯”是花紋。駕車的馬“八鸾玱玱”,每匹馬的馬口銜鐵兩邊各挂一個鈴(稱爲“鸾”),四匹馬,所以有八鸾;“玱玱(qiāng)”是馬行走或奔跑時,八鸾的锵锵聲。

      再看方叔的穿着,“服其命服”,穿着天子所赐的礼服;礼服什么样子?“朱芾(fú)斯皇,有玱葱珩(héng)”,红色的蔽膝光彩夺目,佩挂的葱珩玱玱叮当。这里,“芾”读音为fú,指的是蔽膝,与现在称为“围裙”者相仿,有带子系在腰间,挡在膝前起到保护作用,防止箭射或刀砍等,皮革制。 ——《国风·召南·甘棠》篇“蔽芾甘棠”中的“芾”读音为fèi,小貌 ——“皇”,犹煌煌,光彩夺目之意。“斯、有”均为语气词,作用是调节句子字节。“有玱葱珩”之“玱”是玉佩相碰发出的叮当声。“葱”,苍色如葱者也。珩,佩首横玉也。

      第三章,興。這一章是描述方叔所率軍隊的軍威。前三句以疾速飛翔、一飛沖天的隼,興勇往直前的士兵。

      “鴥(yù,沒有對應的簡化字)”是形容鳥飛迅疾的樣子,“隼(sǔn)”,據《漢典》釋義,是一種飼養馴熟後,可以幫助打獵的鳥,亦稱“鹘(hú)”。《鄭箋》:“隼,急疾之鳥也,飛乃至天,喻士卒勁勇,能深攻入敵也。”

      在《詩經》中,類似于“鴥彼飛隼”這樣的句型很多,主語(隼)、謂語(飛)倒裝,修飾詞(鴥,修飾飛,做狀語)置前,大家在讀《詩經》時必須了解。其它相似例子如:《湛露》中的“蓼彼蕭斯,零露湑兮”兩句,都是主語在後,補語在前的主補結構(“鴥彼飛隼”是主謂狀結構)。

      “亦集爰止”,終究會停在其應該在的位置。《鄭箋》說:“爰,于也。亦集于其所止,喻士卒須命乃行也。”

      接下來的三句,“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幹之試”,是第一章相同語句的重複,按《鄭箋》的解釋,是“三稱此者,重師也”,是對士卒的重視。

      後面兩句“钲人伐鼓,陳師鞠旅”都用到了一種修辭方法“互文”。“钲人伐鼓”意爲敲钲擊鼓。钲(zhēng)是一種銅制的打擊樂器,形似鍾而狹長,有長柄可執,口向上以物擊之而鳴,是古代行軍樂器,用來調整或停止步伐。古代行軍打仗,尤其是兩軍對壘時,就是靠钲和鼓這兩種樂器來指揮行動的,《毛傳》說:“伐,擊也。钲以靜之,鼓以動之。”

      “钲人伐鼓”並不是說管钲的人擊鼓,而是钲、鼓各有人司,分別按照指揮官的命令,敲钲或擊鼓,以此來指揮大軍的行動。

      同樣,“陳師鞠旅”的修辭法也是互文,師和旅都是有陳有鞠的,完全根據軍事行動的需要而決定。陳,陳列之意,就是將部隊集合起來,站成隊列;鞠,告誡之意,就是“長官訓話”或戰前動員。《鄭箋》說:“二千五百人爲師,五百人爲旅。此言將戰之日,陳列其師旅,誓告之也。陳師告旅,亦互言之。”

      互文是古文中用得比較多的一種修辭法,讀者需要對其有一定的了解。簡單來說,互文就是“參互成文,含而見文。”它是這樣一種互辭形式:上下兩句或一句話中的兩個部分,看似各說兩件事,實則是互相呼應,互相闡發,互相補充,說的是一件事。由上下文意互相交錯,互相滲透,互相補充來表達一個完整句子意思的修辭方法。在形式上有單句、對句、隔句和排句等多種。“钲人伐鼓”和“陳師鞠旅”就都屬于單句形式的互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百度文庫《互文》,這裏就不展開說了。

      “顯允方叔”,多麽高貴偉大的方叔啊。“淵淵”和“闐闐(tián)”都是擊鼓聲。《鄭箋》說:“‘伐鼓淵淵’,謂戰時進士衆也。至戰止將歸,又振旅伐鼓阗阗然。”振旅就是戰罷回師。程子曰:“振旅亦以鼓行金止。”

      第四章,賦。與前三章以物起興,再引出它意的方法不同,這一章采用賦的手法,對戰鬥過程進行平鋪直敘。你們這些愚蠢的蠻荊,竟然敢與我們大邦爲敵。元老方叔,身經百戰,早就謀劃好了克敵制勝的計謀,揮師一出,立取勝利,抓獲的俘虜一串一串的。戰場上兵車進退有節,迅如疾雷。威名遠揚的方叔,曾經征伐過玁狁,蠻荊聽到了方叔的大名,嚇得趕緊來歸降。

      “蠢爾蠻荊”是周朝對南方民族的蔑稱,相當于“你們這些愚蠢的南蠻子”。“大邦爲仇”是說“你們竟敢與我們大國爲敵!”大邦,指的周朝。元老,《毛傳》說:“元,大也。五官之長,出於諸侯,曰天子之老。”可見方叔的地位之高,這也解釋了第一章中不是諸侯的方叔爲何可以乘坐只有諸侯才有資格乘坐的路車。

      “方叔率止,執訊獲醜”,是說方叔率衆戰勝敵人,抓獲很多的俘虜。《鄭箋》說:“方叔率其士衆,執將可言問、所獲敵人之衆以還歸也。”

      “戎車啴啴(tān),啴啴焞焞(tūn),如霆如雷”三句,是對戰場上戰車行動的描述。《毛傳》:“啴啴,衆也。焞焞,盛也。”《鄭箋》:“言戎車既衆盛,其威又如雷霆。”

      “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三句,則是說方叔威名遠播,蠻荊聽說是征伐玁狁的方叔來了,就嚇得趕緊前來歸降。朱熹《詩集傳》:“方叔蓋嘗與于北伐之功者。是以蠻荊聞其名而皆來畏服也。”

      好一個威名遠播的大帥方叔,好一支戰無不勝的威猛之師!下面就讓我們一起觀摩一下這支降服不臣的英雄隊伍吧!

      菑畝新田皆有芑,好比選士處處宜。
      芑之味苦可爲食,士之新美能衛旗。
      方叔大帥親臨視,戎車三千好整齊。
      士卒皆可佐師用,捍衛天威不可欺。
      方叔率師去征南,威名赫赫令敵寒。
      四騏路車大帥坐,四騏健壯又威嚴。
      車身雕紅鯊皮飾,方文竹席護後盤;
      馬脖馬腹銅鉤墜,馬龍頭下鈴閒閒。

      新田原野皆有芑,好比造士處處宜。
      芑之味苦可爲食,士之新美能捍旗。
      方叔大帥親臨視,戎車三千好整齊。
      臥龜盤蛇是爲旐,交龍翻飛乃是旂。
      方叔爲將戎車率,紅革裹在車榖外。
      車身扶手雕紋理,馬鸞鈴聲傳清邁。
      天子禮服賜方叔,方叔身著尊榮在。
      朱紅蔽膝奪人目,蔥綠蒼珩無可賽。

      隼鳥翺翔飛上天,終須集於巢所邊。
      勁勇士卒能殺敵,按令行事不可偏。
      方叔大帥親臨視,戰車排排整三千。
      士卒皆可佐師用,捍衛國威保青天。
      方叔爲將率征軍,同仇敵愾一條心。
      方叔高貴又英偉,運籌帷幄掌萬軍。
      軍紀嚴明有威儀,進則擊鼓止鳴金。
      一鼓作氣破敵陣,緩鼓聲聲暖人心。

      愚蠢蠻荊侵我邊,不自量力想翻天。
      侵我南境賊不遜,天子震怒發天威。
      天子之老我方叔,大展奇謀將敵退。
      方叔率軍上前線,一戰奏凱擒敵魁。
      當日戰事好慘烈,不敢回首往事追。
      戰車橫衝又直撞,車轍軋過如炸雷。
      方叔高貴又英偉,聲名威震四海邊。
      前日北伐玁狁潰,今番南征蠻荊歸。

      「1」 薄言:句首語氣助詞。《毛傳》:興也。芑,菜也。田一歲曰菑,二歲曰新田,三岁日畲(yú)。宣王能新美天下之士,然後用之。《鄭箋》云:興者,新美之喻,和治其家,養育其身也。士,軍士也。
      「2」 涖(lì):臨。止:句末語助詞,無實義,讀音zhī,輕讀短促。《毛傳》:方叔,卿士也,受命而爲將。干,扞(hàn,同捍,抵禦、保衛之意)。試,用也。《鄭箋》:方叔臨視此戎車三千乘,其士卒皆有佐師捍敵之用爾。司馬法:“兵車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
      「3」 騏(qí):青底黑紋的馬。翼翼:整齊嚴謹的樣子。《鄭箋》:率者,率此戎車士卒而行也。翼翼,壯健貌。
      「4」 《古詩文網》:簟(diàn)茀(fú):遮擋戰車後部的竹席子。魚服:鯊魚皮裝飾的車箱。鉤(gōu)膺(yīng):帶有銅製鈎飾的馬胸帶。鞗(tiáo)革:皮革製成的馬繮繩。《毛傳》:奭(shī),赤貌。鉤膺,樊纓也。《鄭箋》:茀之言蔽也,车之蔽饰,象席文也。鱼服,矢服也。鞗革,辔首垂也。
      「5」 《毛傳》:鄉,所也。《鄭箋》:中鄉,美地名。
      「6」 旂(qí):畫有兩條交叉纏繞的龍圖案的旗。旐(zhào):畫有龜蛇圖案的旗。央央:旗幟鮮明、隨風飄蕩的樣子。《鄭箋》:交龍爲旂。
      「7」 約軝(qí):用皮革約束車軸露出車輪的部分。錯衡:在戰車扶手的横木上飾以紋。瑲瑲(qiāng):象聲詞,金玉撞擊聲。
      「8」 芾(fú),通“韍”,皮製的蔽膝,類似現今的圍裙。有瑲:即“瑲瑲”。葱珩(héng):翠綠色的佩玉。《毛傳》:朱芾,黄朱芾也。皇,猶煌煌也。瑲,珩声也。葱,蒼也(草色、深青色)。三命葱珩,言周室之强,車服之美也。言其强美,斯劣矣。《鄭箋》:命服者,命爲將,受王命之服也。天子之服,韋弁服,朱衣裳也。
      「9」 《古詩文網》:鴥(yù),鳥飛迅疾的樣子。隼(sǔn),一類猛禽。戾(lì),到達。止,止息。《鄭箋》:隼,急疾之鳥也,飛乃至天,喻士卒勁勇,能深攻入敵也。爰,於也。亦集於其所止,喻士卒須命乃行也。
      「10」 鉦(zhēng):一種銅製的打擊樂器,形似鐘而狹長,有長柄可執,口向上以物擊之而鳴。是古代行軍樂器,用來調整或停止步伐。陳,陳列。鞠:訓告。《毛傳》:伐,擊也。鉦以靜之,鼓以動之。鞠,告也。《鄭箋》:鉦也,鼓也,各有人焉。言鉦人伐鼓,互言爾(互文)。二千五百人爲師,五百人爲旅。此言將戰之日,陳列其師旅,誓告之也。陳師告旅,亦互言之(互文)。
      「11」 顯允:高貴英伟。渊渊:象聲詞,擊鼓聲。振旅:整頓隊伍,指收兵。闐闐(tián):擊鼓聲。《毛傳》:渊渊,鼓聲也。入曰振旅,復長幼也。《鄭箋》云:伐鼓淵淵,謂戰時進士眾也。至戰止將歸,又振旅伐鼓闐闐然。振猶止也。旅,鐘也。《春秋傳》曰“出曰治兵,入曰振旅”,其禮一也。
      「12」 《古詩文網》:蠢,愚蠢,無知的舉動。蠻荊,對南方部族的蔑稱。大邦,大國,指周王朝。《毛傳》:蠢,動也。蠻荊,荆州之蠻也。《鄭箋》云:大邦,列国之大也。蠢,《爾雅》“不逊也”。
      「13」 《古詩文網》:元老,年長功高的老臣。克:能。壯:光大。猶,通“猷”,謀略。《毛傳》:元,大也。五官之長,出於諸侯,曰天子之老。壯,大。猶,道也。《鄭箋》云:猶,謀也。謀,兵謀也。
      「14」 《古詩文網》:執訊,捉住審訊。獲醜:俘虏。《鄭箋》:方叔率其士眾,執將可言問、所獲敵人之眾以還歸也。
      「15」 《古詩文網》:嘽嘽(tān),兵車行走的聲音。焞焞(tūn),車馬眾多的樣子。《毛傳》:嘽嘽,眾也。焞焞,盛也。《鄭箋》云:言戎車既眾盛,其威又如雷霆。言虽久在外,無疲勞也。
      「16」 《古詩文網》:玁(xiǎn)狁(yǔn):古代少數民族匈奴在周朝時的名稱。來:語助詞。威:威服。“蠻荆來威”即“來威蠻荆”。《鄭箋》云:方叔先與吉甫征伐玁狁,今特往伐蠻荆,皆使來服於宣王之威,美其功之多也。

      2020年2月17日星期一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18·小雅·采芑

      本文鏈接:/content/322591.html

      验证码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