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03·小雅·常棣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6
  • 閱讀55969
  •   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1」
      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2」
      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每有良朋,況也永歎。「3」
      兄弟鬩于牆,外禦其務。每有良朋,烝也無戎。「4」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5」
      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6」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7」
      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8」

      這首《小雅·常棣》,《毛傳》小序這樣寫道:《常棣》,燕兄弟也。闵管、蔡之失道,故作《常棣》焉。

      在小序的後面鄭玄作箋說:“周公弔二叔之不鹹,而使兄弟之恩疏,召公爲作此詩而歌之以親之。”

      詩經宋學派代表人物朱熹對此表示認同,他的《詩集傳》對此詩的注解也是基于“告訴世人兄弟的重要性”這樣的核心而展開的。

      現代派的觀點與朱子的相同。從《常棣》全詩文字看,也確實都是在強調兄弟和好的重要性。

      那麽,《毛傳》小序中所說的管、蔡失道,以及《鄭箋》所說的周公弔二叔之不鹹,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們都知道,周朝的開國者爲周文王姬昌。相傳文王有百子,即有一百個兒子。在姬昌還是西伯侯的時候,曾經被殷纣王拘押在羑裏,他的大兒子伯邑考爲了救父親,毅然趕赴商朝都城朝歌做人質,結果被昏庸殘暴的纣王給做成了人肉醬。後來,姬昌回到周地,他的二兒子姬發會天下八百諸侯,討伐纣王,推翻了商朝,建立了周朝。姬發就是周武王。

      在周武王討伐纣王的戰爭中,他的九十八個兄弟都立下了赫赫戰功,因此,周朝建立後,理所當然地都受到了分封。管、蔡就是其中的兩個兄弟,稱爲管叔、蔡叔。周武王是個明君,雖然推翻了商朝,逼迫纣王自殺,卻並沒有將商纣的子孫全部誅殺,而是保留了殷商的祭祀,將殷商的遺民分給了纣王的兒子武庚,讓其管理統治殷商遺民居住的殷商故地朝歌。但周武王又害怕武庚有異心,爲了防止武庚造反,同時將朝歌以東的地區、朝歌以西地區和朝歌以北的地區分別劃分給了他的三弟管叔、五弟蔡叔和八弟霍叔作爲封地,讓管叔、蔡叔、霍叔共同監視武庚,稱之爲“三監”。

      後來沒幾年,周武王因病去世,他的兒子周成王繼承了王位。可是周成王當時還在襁褓之中,如何能執政治國?于是,周武王的四弟周公旦因而攝政,替周成王代理國事。這讓他的二哥管叔十分不滿,按照長幼之序,應該是他做那個攝政王,甚至于王。所以,他就四處散播謠言,說周公有想要奪去皇位的心。這讓一直都在等待機會複國的武庚覺得找到了機會。于是,武庚便聯合了管叔、蔡叔、霍叔,煽動殷商舊地東夷的幾個部落,打著清君側的名義,起兵反周,曆史上將這一事件稱之爲“三監之亂”。

      周公旦親自帶兵東征,經過三年的征討,終于平定了三監之亂。平亂之後,周公回到都城,在宗親們的接風洗塵宴上,他看著滿座的宗族親戚其樂融融,不禁想起被自己誅殺的管叔、囚禁的蔡叔和流放的霍叔,心裏當然感慨萬千,喝起酒來肯定也是愁緒重重。這個情形被他的另一位兄弟召(shào)公看在眼中,當然也心有觸動。于是,召公就爲周公作了此詩。

      《常棣》全詩分爲八章,每章四句,除了第四章首句“兄弟阋于牆”五字之外,其它每句均爲四個字,可以說全詩非常整齊。全詩采用賦與興兩種手法,從各方面強調了兄弟和睦、兄弟相幫的重要性。

      第一章,首先用常棣之華起興。常棣是一種類似于李子樹的落葉灌木,一般在五月開紅色花(也有白色花)。詩中的“華”讀音爲huā,就是“花”。我們知道,花都是有花萼的,即詩中的“鄂”。常棣開的花很好看,豈不也是要花萼托住的嗎?以興兄弟相互間幫助。

      第二章,死喪是人人皆畏的事情,別人都會躲得遠遠的,唯有自己的兄弟才會思念死去的兄弟。至于積屍于原野之間,也只有兄弟相求。

      第三章,有急難時也只能靠兄弟相救,即使有好朋友,那也不過陪著你長歎而已。脊令即“鹡鸰”,是一種逐水而食的水鳥,“在原”就是說這種靠水而生的鳥落到原野上,比喻兄弟有難。

      第四章,兄弟間有時會有爭吵,但那也只是在家裏(牆內),一旦家族遭遇外侮,那兄弟們肯定會一起共同抵禦的。這裏又拿“良朋”作比,雖然有“良朋”,最終也不會幫助你(抵禦外侮)。

      第五章,喪亂、外侮平定了,家族安甯了,兄弟的重要性反而淡薄了,有時還不如朋友。這是一種感慨和歎息。在現實中,我們也肯定有過這樣的經驗。

      第六、七章,其實也是感慨,或者是一種期盼,詩人給我們展現的是一幅數代同堂、家庭和睦、兄悌弟敬、夫婦好合的和樂景象。笾和豆是古代的兩種盛食物的常用容器,笾是竹制的,豆是木制的。傧是陳列的意思。饫指的是家庭成員或家族成員在一起的飲宴,不像接待外客那樣正兒八經的。根據《毛傳》的說法,“和”是九族會,“九族會曰和”,《鄭箋》對此進一步解釋說“九族,從己上至高祖下及玄孫之親也。”也就是“高祖、曾祖、祖父、父親、己身、子、孫、曾孫、玄孫”九代。想一下,要是真的九代人聚在一起吃飯喝酒,那是何等的幸福和美啊!

      因此,第八章進一步感歎道,兄弟和,就和順了你全家,快樂了你的妻子和兒女。最後,詩人慨然道:“究竟是不是這個理,你好好地想一想吧!”

      現在我們常聽到“家和萬事興”,說的不也是這個理嗎?

      常棣之樹開滿花,朵朵花兒放光華,
      不是花萼相守護,花瓣散落定無他;
      天下喧喧人紛紛,燈火闌珊尋知音,
      尋遍高山與流水,回首還是兄弟親。

      人間畏懼莫死喪,他人避之若仇樣,
      唯有自家兄和弟,相恤思念深哀傷;
      倘有不幸喪荒原,暴屍高崗或低田,
      別望他人將你收,唯有兄弟肯相憐。

      鶺鴒本是水中鳥,逐水而食好逍遙,
      一日落在原野中,撲騰急飛不能逃;
      善良同門座上賓,海闊天空談笑聲,
      果得兄弟有急難,目目相瞪長向歎。

      設有不幸兄弟爭,家醜不可揚外人,
      同仇敵愾抵外侮,兄弟同心保家門;
      高朋滿座天下論,徹夜談心不盡興,
      風吹柴扉纚纚嚮,無人往視探究竟。

      救難救急靠兄弟,喪亂之時更如是,
      其時良朋唯長歎,坐觀壁上冷眼看;
      喪亂既過轉太平,居家日子複安寧,
      可歎嫌隙漸漸成,兄弟反不如友生。

      願得闔家常燕飲,每日醉飽好安神,
      南山竹籩盛果品,北嶺木豆裝肉葷;
      父祖曾高四上人,子孫曾玄眾後生,
      兄弟次第按位坐,九族和樂親愛親。

      願得家和萬事興,願得家寧人太平,
      夫妻好合如琴瑟,和諧之音時時聞;
      願得兄弟手足情,骨肉相連不離分,
      兄弟和合心連心,和和樂樂一家親。

      兄悌弟敬親其親,室家相宜外人敬,
      夫妻和合情意濃,施(yì)及兒孫樂家人;
      兄弟當親人皆認,遇事不可忘初心,
      勸君細細深思忖,孰是孰非要分明!

      「1」 華:即花。鄂:花萼,通常為綠色,可大可小,包在花蕾外面,起保護花蕾的作用。不:豈不。韡韡(wěi):鮮明茂盛的樣子。
      「2」 威:畏惧,可怕。孔,很,最。懷:思念、關懷。裒(póu):聚集。求矣:言求兄弟也。
      「3」 脊令(jílíng):通作“鶺鴒”,即“雝渠”,一種逐水而食的水鳥。每:雖然。良:善,要好。況:茲,也不過。永歎:長歎。
      「4」 鬩(xì):争吵。牆:牆內,家庭之内。外:牆外。禦:抵抗。務(wǔ):侮。烝(zhēng):久也,也有說是發語詞。戎:相助。
      「5」 友生:友人。《毛傳》:兄弟尚恩恰恰然。朋友以義切切然。《鄭箋》:安寧之時,以禮義相琢磨,則友生急。
      「6」 儐(bīn):陳列。籩(biān)、豆:祭祀或燕饗時用來盛食物的器具。籩用竹製,豆用木製。飫(yù):宴飲同姓的私宴。具:通“俱”,意為到齊了。孺,屬也。屬者,以昭穆相次序。即按照辈分排定座次。另一種解釋,孺:相親。
      「7」 好合:相親相愛。翕(xī):聚合,和好。湛(dān):喜樂。
      「8」 宜:安,和順。帑(nú):通“孥”,兒女。究:深思。圖:思慮。亶(dǎn):信,確實。然:如此。

      2020年1月26日星期日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03·小雅·常棣

      本文鏈接:/content/321728.html

      验证码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