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01·小雅·四牡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4
  • 閱讀54522
  •   四牡騑騑,周道倭遲。豈不懷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1」
      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懷歸?王事靡盬,不遑啟處。「2」
      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3」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4」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5」

      《詩經·小雅·四牡》,按照《毛詩傳》所做的小序,是爲了慰問使臣而作的一首詩,“勞使臣之來也。有功而見知則說矣。”《鄭箋》對這句話的注解是:“(周)文王爲西伯之時,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纣王)。使臣以王事往來于其職,于其來也,陳其功苦以歌樂之。”按《漢典》“勞”的釋義,就是“用言語或實物慰問:慰~。~軍(慰勞軍隊)。”

      宋代大儒朱熹《詩集傳·小雅·四牡》一章之後的注解中,也對《毛傳》和《鄭箋》的說法予以贊同:

      此勞使臣之詩也。夫君之使臣,臣之事君,禮也。故爲臣者奔走于王事,特以盡其職分之所當爲而已,何敢自以爲勞哉?然君之心則不敢以是而自安也,故燕飨之際,序其情以闵其勞。言駕此四牡而出使於外,其道路之回遠如此。當是時,豈不思歸乎?特以王事不可以不堅固,不敢徇私以廢公,是以內顧而傷悲也。臣勞於事而不自言,君探其情而代之言。上下之間,可謂各盡其道矣。

      朱子又引用《毛傳》說:“思歸者,私恩也。靡盬者,公義也。傷悲者,情思也。無私恩,非孝子也。無公義,非忠臣也。君子不以私害公,不以家事辭王事。”又引範氏的話說:“臣之事上也,必先公而後私。君之勞臣也,必先恩而後義。”

      這裏的範氏就是宋代的大學者範祖禹。範祖禹(1041-1098),字淳甫(淳,或作醇、純,甫或作父),一字夢得,漢族,成都華陽人。著名史學家,“三範修史”之一(另二範分別是範鎮、範沖)。他著有《唐鑒》十二卷,《帝學》八卷,《仁宗政典》六卷;而《唐鑒》深明唐三百年治亂,學者尊之,將其目爲唐鑒公。《宋史本傳》又著文集五十五卷,《宋史藝文志》並行于世。可見,此範氏真是“學識淵博”啊,作爲後生朱熹(1130~1200)當然對其尊之有加,在《詩集傳》中有很多處引用“範氏曰”也就不足爲奇了。

      在詩經學上,向來分爲漢學與宋學兩大風格的學派,漢學派以西漢初大小毛公所作的《毛傳》、東漢末鄭玄爲《毛傳》所做箋注而形成的《鄭箋》,及唐代貞觀時孔穎達的《毛詩正義》爲代表,宋學派則以朱熹的《詩集傳》爲代表。總體上說,漢學派追求“透過現象看本質”,往往是透過時代大背景,試圖將《詩經》中的每一首詩與某件曆史大事件,或某個曆史人物聯系起來。因此,在《毛傳》的每首詩前都有段簡短的文字,說明這首詩是怎麽來的,或者是派什麽用的。這段文字就是“小序”,或稱爲《毛詩序》或《毛序》。而宋學派主張廢除《毛序》,只從《詩經》文本入手,探求詩篇的本意。現代學者大多比較傾向于宋學派,可稱爲“望文生義”。

      朱子對《詩經》的很多篇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的,評語中有不少“淫詩、淫事、淫女”之類的字眼。這個話題,我將在其它文章中專論,就不在此處贅述了。

      但是,關于《四牡》這首詩,朱子的總評與《毛傳》《鄭箋》的思想卻是高度一致。

      從該詩的字面表象看,好似是當時的一個“公務員”在發牢騷:整日價爲了“王事”,即“公家的事”,以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公務”,忙前忙後,駕著驷馬“公務車”到處“出差”,奔東奔西,不得休息,連鳥兒都能在灌木叢歇歇腳、享受成雙成對的歡樂,可我呢,天天忙啊忙,家也不能回,哪裏還有空閑時間奉養父母?

      現代學派都贊同這種“望文生義”式的解釋,而將漢學派和宋學派對此詩的解釋說成是“曲解”。

      鄙人比較贊同漢學和宋學兩派的注解,被現代派貶低的“曲解”才是本詩的真解。

      “思歸者,私恩也。靡盬者,公義也。傷悲者,情思也。無私恩,非孝子也。無公義,非忠臣也。君子不以私害公,不以家事辭王事。”多麽深刻而精辟的注解!放之于今亦可矣,上級與下級之間,長輩與小輩之間,同事朋友之間,莫不此理也。真所謂“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是也!

      想來兩千多年前的孔聖人在刪定《詩經》該篇時,他老人家也一定是這麽想的。若世人都能明白個中道理,並誠能加以實踐的話,世間哪裏還有什麽紛爭和爾虞我詐!

      如此,則這首詩根本不是什麽“寫某個公務纏身的小官吏駕駛四馬快車奔走在漫長征途而思念故鄉、思念父母的行役詩”,而是對一個恪盡職守、公而忘私的“公務員”的熱情贊歌!

      看,他正駕著馬車往我們這邊來了!

      四匹公馬刷刷齊,駕著車兒一路馳,
      大路寬闊通遙遠,誰說我心不想歸?
      公家事情沒做完,我心不可空傷悲!

      四匹公馬刷刷齊,黑鬣白馬好神奇,
      鑾鈴叮叮馬喘息,誰說我心不想回?
      公事沒完心不安,哪能享受好時節!

      鵓鳩翩翩齊翺翔,忽上忽下嬉鬧忙,
      成雙成對棲樹上,相扶相攜整衣妝。
      我的公事還沒完,怎得閒暇把父養!

      鵓鳩翩翩齊翺翔,飛來飛去對對雙,
      柞樹杞樹真茂密,收翅歇腳停其上。
      我的公事還沒完,怎能有空把母養!

      一心駕著我四駱,快快趕路急忙忙,
      馬兒疾疾往前走,誰說我心不思鄉?
      作此一歌遊子吟,只把老母來念想!

      【注】爲便于讀者更好地體會詩文意境,文章開始的原詩,及文章末尾的對其改寫,均使用繁體字,敬請諒解。

      「1」 騑(fēi)騑:行不止之貌。周道:大路。倭(wēi)遲(yí):亦作“逶迤”,道路迂回遥遠的樣子。靡盬(gǔ):没有止息。

      「2」 嘽(tān)嘽:喘息的樣子。不遑:没有闲暇。居處:指在家安居休息。

      「3」 鵻(zhuī):也叫鵓鳩、夫不。苞栩(xǔ):茂密的柞樹。將父:奉養父親(下一章“將母”意類同)。

      「4」 苞杞:茂密的杞樹。

      「5」 驟:疾馳貌。駸駸(qīn):形容馬走得很快。諗:(shěn):想念。

      2020年1月24日星期五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01·小雅·四牡

      本文鏈接:/content/321662.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