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節日征文春節
文章內容頁

2020年的最後一籠包子

  • 作者: 清禾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2
  • 閱讀42142
  •   一大早,我像往常一样来到校園旁边的小吃胡同,胡同里零散几个人找吃的。此时的胡同格外宽敞,和以往水泄不通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色儿门都关闭着,门上豁然贴着“假期休息,节后开业,敬请原谅。”转一个拐角儿才发现一个妇人也在收拾东西,问了一下:“还有吃的吗?”“最后一笼包子,也准备回家了。”看着表,才八点半不到。拿着呼呼喷着腾腾热气的包子,却找不到一处避风的地方。吸着冷气的包子很快没有了气息。

      偌大的校園,安静许多,昔日青春的脸庞,轻盈的脚步没有了。校園像结了冰的湖面,一切生机都埋葬在寒冰之下。“嗯,腊月27”接近春節,如果不是因为这最后一笼包子,我大概感觉不到快要过年了。这种候鸟般迁徙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但随着交通的发达,农村人靠勤劳的双手,以及培养子女上大学逐渐定居在城市,春运也变得越来越不明显,想想十多年前大部分是绿皮火车,过年前一个月人们已经彻夜在火车站排队了。硬座儿只是一种奢望,夜晚的无座则是常态。

      春運火車開動前的瘋狂,對于外地上學或者打工的人,一輩子也不會忘。翻越欄杆,穿越窗戶似乎成了那時一種不被落下的進出方式。火車慢慢的迂回前進,因爲慢才感覺濃濃的年味。

      如今人们变的不再像以前春節回家那么单纯。同一列车再也不会互动,甚至互相提防,如果你碰他一下,踩他一脚,那是天理难容。生活条件好,经济改善了,结果就该是这样财大气粗?!

      現在的人病得不輕,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誰都逃脫不了,也別想等閑視之。

      三尺講堂、黑板、粉筆已成爲曆史,那首《童年》再也無法喚起當今童年的夢。人從一出生很快步入老年。本分老實踏實肯幹的結局,遠不如偷奸耍滑的一點歪腦筋。到人生最後一刻,他還給你一頂大帽子叫做:這就是命。

      無疑悲劇最多的發生在農民出身子弟。自古有雪上加霜,和錦上添花,卻少有雪中送炭。吃水不忘挖井人變的像口頭禅,難道挖井的工作就該定義成卑賤廉價,如果大抵有一點良心,這些人本可以在城市生活的很好。真可謂卑鄙是卑鄙者的座右銘。這也難怪,很多所謂導師也被卑鄙過,似乎各行各業都有一層窗戶紙不能被捅破,這也衍生出各種光怪陸離牛鬼蛇神的假象,但仍會被冠冕堂房的叫做“傳承”。當然,也有很多的行業的導師是高尚的,總是給予學生力所能及的物質和精神的鼓勵以及真槍實彈,這才是師者。

      接近年底以往宣扬春節欢乐气氛的主持界也以另一种方式沸腾了,记者们也忙着层出不穷的编排各种可以爆的新料。这个春節之前的场面可谓热闹非凡,又五味杂陈。

      新的“非典”卷土重來,一扇門,門的一面是冒著被直接傳染的危險解救社會燃眉之急,隨時要穿著隔離衣,隨時待命。就如今晚,本來急診已經忙的不可開交,又有ICU的鈴聲,這邊發熱門診又打來電話催促說可疑感染武漢病毒肺炎病人(說是這個病人在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呆了一小時,又有發熱,血象很高)。還沒有經過培訓就上崗,而且刻不容緩,這個節骨眼上你不上還指望誰上,陌生的環境,陌生的裝備,一切都是陌生的,這究竟是多大的勇氣,爲了不讓家人擔憂,只能寄希望于一切都安好,也必須這樣,這就是中國的醫療環境。幸好幾個熟悉流程的老師幫我戴口罩和穿所謂“猴衣”令我很感動,就這樣和疑似病人接觸了。現在呢,完事了,仍被隔離著等專家鑒定結果。第一次隱隱體會到曾經在非典死亡線上那些救治病人的決心和勇氣,這是場看不見的硝煙戰火。這是最難能可貴的品質,和保衛祖國沖在第一線的戰士一樣。剛傳來消息,這個可疑病人家屬正和急診大夫吵架的很嚴重,說被限制了,實際不是限制。

      門的另一面是無力挽救被社會報複的奮戰在一線的健康衛士,這是農夫與蛇的真實在現,你可以選擇不珍惜自己生命,但就是無權泯滅人性的亂殺無辜,更何況是一心想把你治好的人。沈默是金的結局就是在沈默中滅亡,醫療界需要呐喊:你可以宣揚文藝界泰鬥卓越的功勳,卻不能對無數身處極端危險,攻克病毒細菌小人物們以漠視,還能奢望什麽呢!這真是冰火兩重天。一百多前有個諾貝爾科學家研究人體奧秘時發現一個有趣現象,大概意思是:普羅大衆更習慣于爲看得見聽得見的東西立碑,哥白尼就是個反例。他說人的天性總是習慣于簡單的重複;而逃避從事複雜精細的創新的行爲。看來這被證明是對的,不分歲月!

      一個人能經過幾場電影和作秀變得衣食無憂並成爲年輕人的偶像,甚至不惜親人的生命,其魔力如此。一個科學家用一輩子的心血僅夠全家溫飽,仍被記者追問最後會捐獻什麽,不得已科學家只好捐贈自己的遺體,卻仍得不到世人的理解和包容,稍一放縱就前功盡棄,被認爲丟失了人性變成了衣冠情獸,仿佛學者生來就該清風明月,青燈古卷。這究竟是媒體引導標榜誰的價值觀,還是我們本性的使然?

      最後一籠包子涼了,誰也不知道誰的餡是什麽,它不在是豬肉大蔥餡兒那麽標准的答案。

      本文標題:2020年的最後一籠包子

      本文鏈接:/content/321592.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