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愛情故事
文章內容頁

聖雪戀(2)

  • 作者: 踏夢者雪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8-05
  • 閱讀154528
  •   十幾年後雙胞胎姐姐的講述回憶妹妹的過往:


      她讓我收獲很多,她讓我找到自己,她讓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和過去。她依然是我羨慕不已。


      搖曳的燈光以爲是希望,可是飛過去卻讓自已損落。輕輕的我在臨睡前那些日子,打開我妹妹的筆記,看這對天生的人兒相互私語,今天再次和大家看這些故事。


      此刻我以是短發,爲什麽攬下淚水,淨博,啊,你的聖雪,我的踏夢者。如果你離開,我也夢斷魂飛。


      淨博啊,比起帶著恥辱的記憶活著,死亡是我最好的選擇。是啊多麽痛苦的心裏話!


      聖雪的靈魂又哭了,淚水好燙,心啊寄托著你。我爲何追憶,又甘願用淚水淨化自己!


      你看看我又在想,想你的淚兒就這樣灑落。我靜靜的看著燈光默默的想著你啊。


      淨博,你生病了,叔叔寫信給我並且寄來了,你爲我寫的《聖雪戀》。不,那是我和你的故事,我仿佛回到那無憂純真的日子。仿佛在次牽著你的手,在夜裏在白天我們就那樣的。看你,你一定要等我好嗎?你說要在手術前知道我的點滴。我就真的又要哭了,我又是多麽幸福的人兒。比起你爲我流的淚,我的淚多麽的平淡無奇啊。這讓我憂心!那幽怨撒嬌的成了以往的回想。想想此刻的冰冷,你如此深情,我怎做淡薄。


      可是,好吧我再也不能,再虧欠你了。既然你要知道我離開你這些年的一切情況,可,不然你就無法在痛苦的活下去了。你如此這樣我又怎麽可以辜負我們的一切。在爲這渺小的骨氣虛僞的自尊而對你隱瞞呢。你的胸膛你的臂彎你要知道我是如何的需要你啊!尚若你不堅持,而我孤獨何用。


      我在回憶時,也記得一些發生在我當前的片段,那些日子裏。


      你想聽,我就說,我微笑的流著淚高興的靜靜的告訴你哦。


      他叫歐陽淨博,妹妹心中的歐陽淨博。


      淨博,他是我聖雪妹妹的鄰居兒時的玩伴,心中的戀人也是她一生的托付。可這個小夥子這個給過妹妹無數幫助,純真善良的人兒。在得到我妹妹的消息時卻不幸的離開了我們。她們不應該這樣痛苦,而上天釀就的痛苦卻灑向這對可愛的人兒。此刻他們已長眠厮守在一起。盡管我很悲痛,我容然祝福這對戀人。一個善良純真個性鮮明,受我尊重的女孩。一個優雅淳樸高尚脫俗,才華橫溢的男孩。她們即便彼此沒有得到對方的一個吻,確以一生相許,暗自相互傾慕彼此的心,而長久的厮守在那裏。仿佛上天的雲雨孕育著一對兒女,此刻又將這對美妙的靈魂收回那裏。可不是嗎,這對可憐的情人兒!你們看!


      淨博啊,


      當時到了看守所一道鐵門前,一個端莊的阿姨看了看我,又看了下嫌疑罪證,又看一看我。說了句,‘長得特標致可人,看不出來居然幹這事’。她當時的言語情形,就讓我覺得自己像一個人盡可夫的蕩婦,受盡大媽辱罵那一刻怎能張嘴,畢竟她滿嘴道德啊。這該死的無知,莫名的心啊,我原以爲過幾天就會放我走,那是多麽可悲的想法,無知究竟又多麽害人。就像劣質的教育可以使人變得愚鈍一樣。此刻我才意識到不會了,我就是恐懼知道自己不幸命運已經開始。我又有何顔面再去愛你呢,我發現自己再也配不上你了。可此刻我的命運又怎麽去清楚地真實展現啊。可不是我和你又一樣的,諒解原諒以愛的心去生活嗎,這不就是我們的共同點嗎。不就是,我身邊這樣對我的人們嗎。我想象的安慰給這些一個理由啊!可,這樣又多麽的大膽和貪婪。


      淨博,那天,我從派出所連同他們一起,押解到看守所,在車上同周圍的的目光,窗外的景物,離我越來越遠,心仿佛成了倒影沈重的頭,又似乎在周圍飄蕩,而我自己卻動蕩不了分毫,擡起頭都需要莫大的力氣,都需要勇氣,低下的頭好累,可又怎麽擡。


      那樣子,接著登記完以後,一個戴眼鏡的阿姨把我領進第二道鐵門,領我進一個有格擋布簾的鐵房間,她猛的熟練地拉開叫我進來,看著她,我嚇壞了,這感覺太過凶狠。布簾晃動,然後啊盯著我,她凶惡狠狠的重重的說,把衣服脫了,我緊張的低頭哆嗦的脫下外套。抖動的拿著這衣服,她突然拿過外套,翻了翻仍在一旁的筐子內,緊接著又大聲說把褲子脫了。我緊張恐懼滾燙的紅著臉無意識的脫下褲子。她拿過去又翻了翻,然後扶了扶她的眼睛上下打量我,此刻如果可以選擇我可以屈膝而跪,尚若能改變此刻這顆無助的心,羞憤的自尊啊從經的那份骨氣,都可以下跪。心啊,對我而言此刻已蕩然無存。你是不知道我走到這裏,又經曆了多少未知的事件,人啊不失去怎麽也想象不吃什麽是自由!突然,她,我,啊,低拎著褲子猛地抽了過來,她瞪著眼睛再次大聲喊道“脫光了”。淨博,當時我的淚,那淚水滴落在我的肩膀,我的手臂上。我羞愧的雙手就這樣護住自己的私處。淨博,你不知道嗎!長大後我在沒有啊,即使洗澡我也總只是在家裏一個人。閨蜜面前也沒有脫的如此一絲不挂,我是多麽的羞憤,你知道我是多麽的無知軟弱啊。而此刻我能做什麽呢啊,這一切不都是應該的嗎,我的天任憑我如何都是無能爲力的咎由自取啊!


      如今我們提倡文明,立志于好的教育給人們擁有的尊重人格人權人性。此刻一個嫌疑犯人在此時此刻像我妹妹一樣或迷失的小女孩。不是和我妹妹一樣被一些不道德的執法者所欺辱嗎?她們表面光環四射她們是孩子的母親丈夫的溫柔摯愛。你看看她又多麽值得人們尊重的執法者。以這樣鮮明的方式去嫉惡如仇,不是嗎,人們對她致敬國家以她爲基石,光芒四射的代表啊。一樣女兒的媽媽和孩子的爸爸們。在這看不到無從知曉的世界裏,你們厭煩的工作情緒摻雜額外的情感這樣去做啊!理直氣壯的去做這些理所當然。也許這些是符合法律的程序,也許這些是必須要的流程,也許是人們需要的樣子,可我們的善良該不該給一點出來,如果是你們親人骨肉呢?


      淨博,我的心,此刻我是多麽需要你的溫暖啊!接著她又猛抽打我幾下,扶住她的眼鏡厲聲喊到,把手放下來。當時你知道嗎,我再也沒有什麽了。我的淚水啊,就一顆顆不停的往下掉。我祈求的淚水不停滴落,不知過了多久,她看了看我,然後狠狠的說,哭什麽哭有你罪受,又咬著牙抽了幾下說,進去打死你。淨博哦,我的淚水它啪嗒,啪嗒的落下。朦胧中看到它落在地上破碎渾濁的鋪開了。那一刻我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了,我身體在接受一切,卻滿腦子的回憶。我的臉印著她的指印可我恨的是自己,再也講不出羞愧的語言。此刻,


      此刻,人們無需此刻去可憐一個嫌疑犯,此刻只是合服法律的一道程序流程。我們備受尊敬令人敬畏的執法人員,只是履行一如往常的工作而已。而對此罪犯這些不正是人們希望看到的不是嗎?可有些只是執法者累積的經驗,方便于管理,它和法律有什麽關系兀


      可一個女孩無知無助的女孩,人們可不可以可憐可憐她們,此刻我的內心就泛起了恻隱之心。只因爲她是我的妹妹,聖雪妹妹姐姐的妹妹我的親人,姐姐多想給你幫助和溫暖。可不你們不也是人們的姐妹兒女嗎?你們親人對你也有我這樣的心。如果此刻她是你的女兒姐妹,你也會泛起酸楚的憐憫之情,盡管她是個嫌疑犯不是嗎?


      淨博啊多希望你能夠,快來幫幫我這無助的人兒吧,我要崩潰了。那時我就想,可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力氣就痛苦的堅持。就這樣不知道多久!也許我該懦弱的死去可我想證明自己,這些不應該對待我是清白的啊。


      我是多麽的疲倦可是我又該怎麽辦呢?我這樣無知的人兒,多麽的有愧于你。而我覺得自己再也不能愛慕于你。那淚水和回憶怎麽就這樣痛苦與美好呢?我又怎麽會原諒自己啊,可不是在這羞恥的地方,我這不就是羞恥的一部分嗎。我多想人們抛開我的心看著她的清白是否無瑕。這樣反而是我需要最簡單給以自己的自尊自重。這也會讓人們更快的原諒我嗎?覺得我所經曆的這些是不應該的。足以,使我在羁絆中死去,我多希望自己死去!


      可這樣並不會好反而創造出這些,畏罪自殺,畏罪自殘,死了就叫這個,沒死就是那個。多少人都會膽怯經受不住去逃避這些,而面對屈辱而活。不是嗎,此刻她是多麽的渺小,以至于面對人們所說所知的,並不是她們真正所知,它讓她這樣的恐懼。那些漂亮的詞彙並不是!人們是不會想象出來的不是嗎?而人們不是也常常是否也有這樣的感覺嗎?無奈的屈服于權貴,疲乏的避開眼睛繼續生活不是嗎?我難以想象的安慰自己。


      淨博哦


      我多想飛過這一段!最肮髒的地方是看守所。這裏不止是藏汙納垢卑鄙狡詐的地方,不止是罪惡的集散地,不止是人類醜惡的陰暗之地,不止是卑賤下流的罪惡心房,惡之鬼臉肮髒之毒賤。她傳播滋養各種犯罪手段她們相互交流。她百般狡辯竭盡所能的狡辯罪行。她令人發指窮凶極惡的講述她的罪惡,而沒有半分憐憫。她卑賤的肝腸寸斷聲淚涕淋的承認罪行,而過後卻沒有真正的良知體現。她無知,她沒有人性,她殘忍,她軟弱,她陰險,她狡詐,她卑鄙,她可恨,她也許可憐,她也是個好人,也許有個她是清白的。


      看守所時依然英勇的刑警警察們與罪犯鬥智鬥勇,通過各種手段最終獲得勝利。她們從此消失繼續親手繩之以法罪犯。人們不知多數無知的罪犯並沒有絲毫感知,不知道一個字一句話會使自己清白或許根本不懂自己在犯罪。不知道默許和她們引導暗示結果就這樣,她們並不會說因爲所受教育有限,無知與不懂法。這裏有一個農村罪犯罪名聚衆鬥毆搶劫判了20年,我和她談過,她說我不知道自己在犯罪,我們老家村裏經常打架,有的受傷了腿被打斷了或者被打死了。都通過相互道歉和解,或是賠些錢就又和好如初。有錢人打死人撞死人賠些錢就這樣而已。我爸爸跟人打架腿被人砍傷人家賠了點錢,就這樣也沒有經過任何法律別說看到什麽警察。都是一些親友鄰居說事和解了。當我出來打工有幾個老鄉被人欺負叫我幫他們架勢,去了她們吵幾句最後散了,後來又找我去架勢我就去幫個人場,結果她們打起來我嚇得趕緊躲在一邊,對方被她們打傷後來死了,聽說裏面還有個警察的子女。我被抓進來後經過審訊也得知有個同鄉還在打架時候,拿了人家的金項鏈物品。我當時就一直哭一直哭。把情況都跟他們如實的說了,當時她們在飯店談判,我那是夜班,就在旁邊的桌子上睡著了。我在法庭否認搶劫。公訴人問我去了嗎,我說去了。她說承認了就行。最後我上訴,維持原判。當中開庭前有過退檢一次。第二次並沒開庭直接給的判決書我簽了字。就想好好表現早點出去,人家說申訴不給減刑。判決書有句話說我夥同他人密謀實施了搶劫。我每當想起這句話就恨那些審訊我的刑警。我真的沒有搶劫啊我發誓。後來就這樣懂了慢慢也就理解了最後就這樣,有些認罪服法有些認罪伏法。就是這個伏字,此刻出獄也這樣一生都對這個字感到痛苦這個伏字。其他人被槍斃的死緩的無期徒刑的和我這個最輕的20年。對方是受害者我們是萬惡的罪犯盡管我當中也被打死了一個老鄉啊。那項鏈在你死了的手裏!


      人們不必怎樣想,罪犯罪惡必須受到嚴懲。你們看我一樣和受害人有一顆憎恨罪惡的心。不是嗎?我們又是何等的爲親人的遭遇傷心啊!怎麽又不會去憎恨呢!我什麽也不能給她,可我容然給她以愛,畢竟我們是姐妹!


      那天,以及那些天和那些罪犯


      我進入一個房間她抓住我的頭發,讓我頭靠牆壁我怒視著她。她打了我幾個耳光我站起來吼到爲什麽打我,她們一起圍住我,我去按了警鈴,她把我打到在地。警官來了把我帶走談心,把她靠在鐵門上。我換了房間警官走後她喊叫著告訴她們,說我不懂規矩。我在她的房間,她跟我講這裏私下的規矩,她晚上給我洗澡讓我嘴含著茶杯蓋子叫我番號,我怒視著她沒像她們一樣。她打我,我站起來倒下,我努力站起來按警鈴。警官來了跟我談心,又一個她又被,铐在門上她跟警官說我不懂規矩。警官跟我談一些或暗示那些規矩,因爲她爲什麽打我。警官又把我換房間跟她說別在搞,警官走後,她們交流喊叫著,好好搞搞路子不懂規矩並且辱罵。她們那些人新人第一次坐牢的新人們,個個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後來她侮辱的推搡我問我話,我閉著嘴,沒做過牢看不出來真有種啊,說話的就是警官說的排頭1號。有兩個所謂的老資格辱罵我,我仍然怒視著她們。第二天她們,又不停罵我,我站起來怒視著她們,她們一起打我,我努力的站起來按警鈴。警官來了這次沒有人被上手铐,我被帶走談心。她跟我講規矩我身心疲憊饑寒交迫的,松了松堅毅的牙齒。我換了房間,就這樣我不太記得這是第幾個房間,好像6個也許7個或許不止。那一刻我跟所有的受害人一樣,我多希望她們都該被槍斃,我也一樣被槍斃。我多麽痛恨自己,我又多厭惡她們。我的自尊心咀嚼著我的心,我痛苦的哪怕我死了也不會妥協這規矩。


      有時候人們堅定的認爲有些事不會改變,有些事會成爲習慣。伴隨著時間和一些意外的境遇,我們有些不可能的想法和現實。不就這樣改變了嗎,不可能成爲沒有不可能。取決于我們自己取決于人們的心,而人們的願望卻卻包裹在你的意志當中。政府和人們是分不開的而更高明的最終是人們。


      最後我被調到一個所謂少年間。


      可我多想忘記以上的那些房間。此刻我多希望從這裏開始,雖然一樣惡心,可她們是少女,未成年的孩子,我可以忍受她們給我的侮辱,可以原諒她們,而你們也會這樣做的不是嗎?,


      換房間的那些天,


      淨博啊,被殴打时候我没有流眼泪,可我流眼泪只是没有人看见。


      不是的,在警官那裏我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雨珠,她不停歇。可當我要回到房間,即將要看到她們,我的淚珠就被我止住了,盡管眼睛透紅我也一臉倔強,表情嚴肅。以前只有你看到我那個樣子,而現在我確實無法忍受這些該死的眼淚。我該怎麽辦難道只能真如,記憶是相見的一種方法,忘卻是自由的一種形式。可是我想,我能真,如其所說的那樣表現出這樣。我想不是嗎?一個自愛的人在任何環境中都會保持自己的純潔!


      可我的心,我的直覺,怎麽就隱約的感到我莫名的罪惡啊!至今我隱約模糊的聯想怎麽會進來,成爲一個罪人,看我又多麽的糊塗啊,怎麽就突然和我的妹妹,就成爲嫌疑犯,她看我的眼神,她又爲什麽撒謊呢?你又能想到我和我妹妹的心嗎?我怎會被人看成出賣帶壞妹妹的人啊。當我明白了那些,即使我仍然同警察說,我說的是真相,可妹妹說的卻讓我顯得那樣無力。你們會認爲可恥的姐姐爲了擺脫罪行,把責任推到妹妹身上。更何況如果你就會這樣做,就像你不會傷害我不是嗎,就像母親不會傷害幼小的子女,幼小的孩子也不是一樣愛自己的媽媽嗎?你不會用這樣的的愛去大義滅親的。而我卻這樣做了,盡管我妹妹矢口否認。這罪惡的名譽就使我講出真相,我又是有多麽的痛苦。


      後來經過新的證據和聖雪妹妹的妹妹講述。最後通過查證取證,我妹妹聖雪無罪。我可以想象我妹妹被那些提審的日子裏,她又多麽的痛苦。人們不會體會那種煎熬與內心的折磨。她的痛苦強烈的多至幾倍啊?她的恐懼足以讓她做什麽都可以,只要可以不接受屈辱。再此我不便公布她的判決書,因爲我找到我的妹妹無罪的證明,聖雪的妹妹再次因爲自己的汙蔑僞證而入獄。我很感謝她能夠幡然醒悟,並且使我的妹妹洗清冤屈。最後人們會知道究竟具體發生了什麽,如何致使這樣的悲劇發生了。


      少年間


      她和把我抓進來得人這個人我並不認識。一起其中的一個她們說是我同案犯,就在把我們領到了第三道鐵門,一個略染金色頭發的警官把我領進屋裏。她告訴我她性丁,以後我就在她管理的房間,我朦胧中看到牆上的鍾那時是深夜12點了。從派出所帶進看守所我不知道她們都說些什麽。可我已經很清楚的把一切真實的情況都講了。我總是流著淚兒就這樣盡可能的說清楚。丁警官她說要是有什麽思想就和她談談。她講話很和氣,可我似乎忘記了自己,忘記自己的存在。被這突如其來的恐懼和無知的心蒙蔽了心神。


      那一如既往的頭疼麻木感讓我找不到真正的自己!


      一切漆黑渺茫,朦胧空曠的心沒有節奏的跳動,就這樣跟隨由著這些事,跟著這些人任由其發展!就像我頭疼麻痹的時候只能保持半分清醒痛苦的控制一半的自己!


      我妹妹的筆記有幾頁被折疊就是以上那些。也許她真的不想記憶中有那些。那些自己深感罪惡的心。人們也許就不知道這些人!看不到那些罪惡,看似完善的機制反而催生促成孕育了一些罪惡。人們怎麽也不會相信明白,所知的罪惡只是你所看到的。人們的沈默不就是助長造就了這些嗎。也不是同樣這樣那樣的一樣生活嗎?人們會從這裏看到自己的影子。引起自己的思考延伸更多的沈思。


      她把我帶到了9號房間,說是少年間,可我已經18歲了盡管看起來沒這麽大,後來才知道她是在照顧我。打開鐵門有2個夜間執勤的犯人,其中有一個幫我鋪好我領來的被褥和放好一些生活物品。我站在一邊,看到一排人,頭腳交叉的滿滿擠在一條木板上。一條兩肩寬的走道裏也睡滿了人,每隔幾平米,木板下有一個洞。裏面放著材料包,我的也在最後的那個洞裏。每個洞裏都放著好幾個編織袋.從大鐵窗那頭直到鐵門跟前,大鐵窗下面一條走廊,走道裏睡滿了人.對面走廊牆壁有個桌子上面一台電視,伸手夠不到的電視上方一扇小鐵窗.外面的天還在院內!四周這鐵門鐵窗和這高高而冰冷的牆壁。


      到了鐵門前一個人的長度就不再是木板,地上鋪的是冰冷的瓷磚。我就睡在門口瓷磚上,身邊還有兩個不大的小女孩。我的頭緊挨著鐵門,身體緊貼著左手邊的一個台階,台階半米處是大小便池。只是一個洞而她反而自由的聯系到了外面。


      人們不知道的這就是看守所,犯人的主要生活區域。就這麽大80平米左右住著20幾個人你不用去想象,吃喝拉撒洗澡睡覺洗衣服一切都在這裏,鐵門鐵窗在我們眼裏這樣。而她們在這裏,絕不同如你們簡單能理解那些,鐵門鐵窗鐵鎖鏈嚴寒酷暑在這裏。人們不必憐憫,罪惡本來就該服法,伏法認罪本應該接受這樣的痛苦改造。而那些多次接受改造的人,你們的人性呢,你們在這種痛苦中沒有絲毫悔恨嗎。你們罪惡的心在罪惡的地方,繼續罪惡的肆虐。沒有真正的清醒,不去真正的悔改,你怎麽又能得到靈魂的真正覺醒啊!人們也絕不會諒解原諒你這樣的人。你也只會痛苦的活著,或許你也習慣不以爲恥。可總有一天你會醒悟,如孩童一樣哭泣而得到人們的原諒。


      我的頭緊挨著鐵門,身體緊貼著左手邊的一個台階。淨博,啊,我是多麽想你恩。我帶著淚水看到,台階上有一個馬桶平平的周邊也很幹淨。馬桶南,邊牆,是一個半米高的池子,池子邊有塊平台,放著擺放整齊的杯子裏面都放著牙刷。杯子上面有兩個鋼制鐵管整齊的挂滿了毛巾。鐵門對面是很大的鐵窗,淨博啊,你看我渾濁的淚水,怎麽也止不住,求你來爲我止住淚水,抹去淚痕好嘛?回憶啊,看我,裹著被子,緊張恐懼疲倦的蜷縮,看著這一切。不知是寒冷,還是害怕的身體,不停的顫抖,淚兒不見了,它藏在手臂下,手臂擋住眼睛,燈光幽暗的發亮。就在此時那個老太太看上去有50多歲的樣子,這裏也有關系。紅外線,我是真的看不清它的面孔,卻詭異的感受到,深邃的可怕。淨博我這無知的心,微弱的仿佛一驚即碎,我害怕的多麽無助。她走過來了,用腳狠狠踢了我,我,嗯……她叫我把手臂放下來。我立刻放回被子裏,那擋著眼睛的胳膊!那個年輕很漂亮的小女孩輕輕彎下身子,輕聲細語的告訴我,別怕明天我會教你的,記住我的話3天內別和人講話,別人和你說你也別理會別開口。那個鐵窗邊上的1號位置的大姐,她問你什麽你就回答。休息時一定要坐好把身子坐直貼住牆壁。靜坐時一定挺直做好記住哦。記住我的話3天後我在跟你聊天,你的頭發真長,你真漂亮。趕緊睡吧,記住我的話。


      哪裏都有善良的人都有善良的心。不管出于怎樣都一樣的可愛使人溫暖。即使很短暫的感覺,至少一樣的使你感到激動。心頭湧起感恩泛起人性的漣漪。冷漠殘酷,此刻也不是從你的心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嗎。人們無助時得到幫助,同樣的看到經受那時和自己一樣苦難的人,不也會伸出自己的手,泛起內心一樣的漣漪嗎?


      我感激的點點頭,閉上了眼睛。朦胧中仿佛有你的聲音,我半睡半醒時,聽到她們談論,那個年長的說,她長像明星那個叫李恩美的。那個年輕的執勤女孩接著說,我細看她真太像李恩美,李恩美就是啊和那個歌星簡直像極了!那個年輕的女孩接著說,她和我們真的不一樣。朦胧中不知道她們誰說到,警官來打卡了,別說了。聽見啪啪的腳步聲,我在疲憊朦胧的迷亂中或許在回憶中睡去。


      看我那時候有著無數的幸福,耀眼的榮耀多麽高貴的象征。鮮花掌聲那些是我陶醉過的榮譽。而此刻也讓我感到珍惜感動,因爲那時我妹妹第一次聽到我的名字李恩美。李恩美,我是您李聖雪的姐姐。我的妹妹你在那裏,我在那裏。而我們的境遇截然不同,可我卻萬萬不及你勇敢堅毅。若你不是堅持叫聖雪,我多想叫你兒時的名字,恩熙啊,恩熙啊恩熙,對不起我又流淚了!

      本文標題:聖雪戀(2)

      本文鏈接:/content/314723.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