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內容頁

南宮適(kuò)不是南宮適(shì)

  • 作者: 濱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7-21
  • 閱讀175886
  •   “老古董又在咬文嚼字了。”阿文對阿張說。

      “呵呵,讓他去咬呗。”

      見阿張不感興趣,阿文掃興地埋頭繼續刷他的朋友圈。

      “哎,”阿張見阿文沒聲音,反而起了好奇心,“他這回咬什麽文嚼什麽字啊?”

      “還不是校門口那條路的名字麽。”

      “哦,那有什麽好咬的?路牌上的漢語拼音就是那麽標的,六(liù)安路啊。”

      “不對。”阿文說,“老古董說那不是六(liù)安路,而是六(lù)安路。”

      “爲什麽?”

      “老古董说了,六做数字意义时,读音为 liù,做地名意义时,读音为 lù。”

      “真的啊?”阿張停下了手中的遊戲。

      “嗯,”阿文证实说:“老古董搬出了《现代汉语大字典》做证明。我们看他翻的那一页,字典上还真是那么解释的,并且举了做地名读音为 lù 的实际例子:安徽省的六安、江苏省的六合。”

      “哦,那我們以後也不能再說是六(liù)安路了,否則我們不是白字先生了嗎?”阿張有些自嘲似地說。

      阿文低下頭繼續刷著朋友圈,阿張晃動下鼠標繼續著遊戲。

      “要說啊,”阿張將鼠標在暫停按鈕上點了一下,“這個老古董還真有些學問。”

      “嗯,是的,我也這麽認爲的。”

      顯然,阿文和阿張對老古董的話題還沒有盡興。

      “你知道吧?”這回是阿張想說了,“上次系裏組織春遊,我和他走一起,爬山時我的鞋帶松了,我讓他等一等,我系(xì)一下鞋帶,你猜他怎麽說?”

      “他肯定跟你說是系(jì)鞋帶,不是系(xì)鞋帶吧?”

      “嗯。”阿張回道:“他說‘鞋帶有什麽好戲的?你要戲就去戲校花呗。’嚓,老古董開起玩笑來一點都不古董!”

      “嗨,”阿文說,“這算什麽。上一次我和他一起看一個神話電視劇《山海經之赤影傳說》,心月狐說要去湯(tāng)谷,他立馬就炮轟演員沒文化,說那是湯(yáng)谷,神話裏太陽出來的地方。”

      “嗯,我还听他批过一个《诗经》诵读主播,说‘淇水什么时候变成了汤(tāng)了?明明是汤汤(shāng shāng)嘛!’”

      “嗯,我上次一時心血來潮讀《阿房宮賦》,剛讀了賦名就被老古董給笑話了。”

      “他肯定是跟你說‘老兄,你把阿(ē)房(páng)宮改名爲阿(ā)房(fáng)宮,人家秦始皇要找你算賬的。’是不是?”

      “哎!是啊,你怎麽知道的?”

      “我聽他講過。”阿張說。

      “他也忒那個了,”阿文顯然覺得老古董沒那個必要,“現在什麽時代了,我們又不是專業的文字工作者,去咬文嚼字幹嘛啊?”

      “嗨,”阿張替老古董糾正起阿文來,“你還真別那麽說,我覺得老古董的認真勁是有道理的。”

      “怎麽說?”

      阿張清了清嗓子,繼續道:“他說,文字是一個民族的文化之根,漢字就是我們華夏族的文化之根,我們就得把每個字的正確讀音和用法給掌握好了,不能縱容白字先生。他還以英語的冠詞爲例證明他的說法的正確性。

      “他问我:‘在英语中你能把定冠词和不定冠词替换着用吗?辅音字母前的 a 和元音字母前的 an 可以随便用吗?’

      “我回答他說:‘當然不行。’

      “他反問我說:‘那麽漢字的讀音爲什麽允許讀錯呢?’

      “我被他問得無話可說,當然,在心裏還真佩服他的認真勁。”

      “呵呵,”阿文覺得和阿張有些不在一個頻道上,想結束這個話題,“繼續遊戲!”

      “好,”阿張也有類似的感覺,趁機下台,“繼續刷朋友圈!”

      2019年7月21日星期日

      本文標題:南宮適(kuò)不是南宮適(shì)

      本文鏈接:/content/314088.html

      验证码
      • 評論
      2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