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雜文評論諷刺幽默
文章內容頁

酒局

  • 作者: 熊氏家良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3-07
  • 閱讀23306
  • 酒局

      酒局,仍是當今社會交友不可缺失之形式,雖然中央三令五申反複強調禁止吃喝,但官場上、生宜人似乎少了飯局,辦事總覺不踏實。

      公務員中午不准喝酒,即使是生宜人因洽談業務隨時開車也不敢喝,時間通常都安排在晚上,周末最多。所請之人,事先應了解客人之間的人脈與交情,避免相互尴尬。

      酒店不一定要豪華,較偏僻又不顯眼,能停車,菜有特色,或燒鴨、燒魚、或炖雞另有一番風味。

      主人一般提前一小時就到酒店,按人數多寡選定包廂,通常是多留幾個空位,以備領導或老板隨帶秘書或司機。到了酒店,先看菜譜,特色、特點菜肴葷素搭配,如今酒店均把一盤盤五顔六色的菜,用透明燈片噴繪,嵌于顯著位的牆框裏,標有價目,也擺有實物樣品,或價格標至竹簽上,一目了然,點完菜,手捏一紮竹簽,俨然一個算命先生。一般提前敲定幾個大菜和一缽湯罐,炒菜與小碟隨桌添加。擺好隨帶煙酒和果汁飲料。

      距約定時間半小時,主人拿出手機又逐個撥打電話,或發微信定位。重複著同一句話:“領導或兄弟,到哪?,就等你一個人了。”其實只到了一、二個人,固意這麽說,對方回話:“到了,到了,已經到酒店門口了”,或者說:“幾分鍾就到,”其實剛出門甚至還沒動身。總有姗姗來遲者,明明在外與美女聊天閑逛,卻故意來遲,美其名曰:剛散會,或說剛談一單生宜。

      酒局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重量級人物、老板或德高望重的名人,均安排在對門的上方座位,旁邊便隨主人,依序排列,靠外傳菜位置最次,每傳一盤菜便起身讓位,且易沾油葷,一般晚輩或謙恭者,只好座于此位。

      菜未上桌之前,主人按座位每人遞上一包香煙,又把置于桌面上兩包香煙撕口,見人一支。女性大多不抽,但出于禮儀,順便也要問詢。香煙之價位看辦事目標大小,一般均在千元一條,低勿少于四百。然後呼叫服務員開啓酒瓶,五百元以上的高檔酒和紅酒不帶獎券,三百元左右的酒,外包盒隨10元或20元不等的獎簽,這是酒商的一種銷售謀略,刺激消費。若主人顯擺大氣,獎券歸予啓瓶者或桌上美女。

      主人给客人酎酒时,会说上一两句客套话,无非是“今天请诸位来,没什么事,很久不见,想念兄弟们,在一起聚聚”之类,有些主人,明存有事相求,故作沉默,碍于人多,或酒桌上直接谈问题,存有不雅之嫌,什么也不说。有时客人也会催主人说上两句,说的也是客套话,然后宣布酒席开始。主人便会拨动转桌,把桌上最具特色的菜转至领导或老板面前,然后夹着筷子示意其他人趁热吃菜。随后开始介绍客人的身份。发改委的发科长他就说发主任,银行的钱姓信贷员就说钱行长,公安局的公警官就称公局长,房地产项目部房经理就呼房总。酷似一位组织部长,他把每个人都现场提拔了一番。一个桌子上全是领导与老板,没有虚职。大家也不客气。不认识的,还相互点头,表示知道了面熟,非常自然。很明显,大家对自已的称呼很满意。偶尔极个别的会谦虚一下,模模糊糊地说:“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职员,” 解释的声音极其微弱,恐怕连自己都未听清。若有听到的人就说:“快了,快了,很快就提拔了,”谦虚的人听后信心大增,笑容可掬。

      介紹完客人後,主人開始手擎酒杯,與左右兩側主客碰響酒杯後,又用左手攤開,示意各位,大家紛紛起立,主人爲表誠意,第一杯先幹,客人隨意,一般從左推轉,順此類推,每人舉著酒杯都會說兩句好話。然後邊吃菜、邊呷酒、邊聊談。

      真正沒有酒性的人,主人酎酒時,雙手掩杯,求饒關照,也有貪杯者,主人倒酒時,唯恐少酎,但也故作客氣,酒瓶口對著自已的杯口嘩嘩的灌注,任其酎溢,也沒有攔阻的意思,最多伸出一根食指,敲打著自己的酒杯,“好了,好了,”兩杯白酒過後,開始進入自由階段,單挑對飲,滿桌的人稱兄道弟,花姐靓妹,推杯問盞,恰似相見恨晚。其實之前誰與誰亳無交情,幾百年的酒文化,就這麽神奇。

      若遇到老乡战友同学等,便是“我俩干一下”,若对方是女性,干字便说得特别重,我干了,美女随意,有的美女盛情难却,只好呷上一口,然后是掩面含媚。但也有美女,为呈“巾帼”之雄,一干见底,于是满桌哄赞。老朋友、新朋友的,一推一盏,几个回合下来,有人说吃不消,又吼又喊,不喝、不喝,留点、留点,贪酒的人便说,不行,你这杯中酒却不能浪费,为了提升气氛,有些人开始 “串座”,谓之“串座”,就是端起酒杯起身到朋友面前敬酒,这样的礼遇目前算是高规格的,右手与你碰杯,左手搭在你肩上,你不喝,他久站,情面难耐,没人能够拒绝,于是,酒又是海喝一通。

      几番下来,几瓶白酒就见底了,主人便喊酒店老板,再拿两瓶白酒来,确实不胜酒力者,连喊“不拿了,不拿了,拿来也喝不了。” 其中不乏贪杯者,暗悦,却不做声,主人便解口说:“能喝也不拿了,那就搬箱啤酒刷刷口吧。”老板便搬来一箱啤酒,全部打开,一人发一瓶,接下来,便是一场啤酒战,如此这般,各人的酒就喝得差不多了。于是,“局长、行长、主任、老板们” 互加微信,日后有个相互通融。宴席结束时,争说下次我请,场面异常热烈,称兄道弟,握住的手紧紧不放,拥抱起来如胶似漆,下次再聚往往只是一说,你勿当真。

      最近幾年,蓮塘因強勸狂喝,出了不少酒中人殇事件,致使賠飲者男性賠五萬,女性喝紅酒者也要賠三萬,在此規勸君,酒莫喝過頭。

      本文標題:酒局

      本文鏈接:/content/308825.html

      验证码
      • 評論
      8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