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梅(之一)

  • 作者: 春江青葦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1-05
  • 閱讀21958
  • 梅(之一)

      一、桃李滿園

      春風越吹越暖,轉眼就進入了一九六六年的四月,一年一度的高考急速逼近。

      淩晨五點來鍾,橫江市第一中學高三(2)班女生梅遠習慣性地醒來,像機器一樣把昨晚擺放在床裏邊的衣服拉進了被筒,毫無聲息地窩在被子裏把衣服穿上了身,只花了兩三分鍾時間,這是她在進入高三後練出的功夫。高三要複習迎接高考,同學們都在進行最後的沖刺,有許多同學不顧一切地開夜車,起早貪黑地讀書,做練習題。學校爲了保護同學們的身體,不允許大家打消耗戰,作出了強行規定,每晚響過熄燈鈴就必須按時就寢,誰也不准挑燈夜戰,早上響過起床鈴才能穿衣,違者要公開在全校張貼檢討,並在課堂上罰站,甚至要罰掃地。梅遠是個守規矩的好學生,不敢違反校令,每天都按時就寢,但早上總是偷偷地趕早起床。

      梅遠穿好衣服,輕輕地坐起來,拿起床頭的毛巾、牙刷和書本,像貓一樣溜下床,蹑手蹑腳地走到寢室的門邊。

      睡在寢室門邊的陳定春發現了梅遠,問:“誰呀,起這麽早幹什麽?”

      梅遠機敏地小聲說:“上廁所。”

      成定春“嗯嗯”著,沒有追問。

      梅遠輕輕地拉開了寢室的門,側身滑了出去,又輕輕帶上門,神不知,鬼不覺。

      梅遠走出寢室後,把書本裝進了上衣。這時候天還沒有亮,滿天星鬥朝她眨著眼睛,她顧不上欣賞繁星朗月,急速來到寢室前面的荷花塘邊,三下兩下刷了牙,洗了臉,把牙刷、牙膏和那條補過的毛巾藏進了荷花塘邊的楊柳叢中,朝遠處桃林邊的一盞路燈走去。

      梅遠在路燈下站定,看到前方竹林旁的路燈下有一個人影,勾著頭正在看書,她認出那是他們班的男生艾問江。梅遠心想,還有比她起得早的,夜裏沒睡覺呀,看來他真要拼命了!艾問江各科成績都優異,物理顯得格外突出,外號叫愛因斯坦,而且這個外號就是梅遠給他起的。這人那麽好的成績還這樣拼死拼活的,梅遠感到自己的壓力更大。班主任程彩雲老師透露,艾問江打算第一志願要填報清華大學物理系,第二志願填報北京大學物理系,第三志願填報中國科技大學物理系,而且是否服從分配欄不填,也就是非以上三個名校不上。他現在大概是爲了確保萬無一失,要抓緊一分一秒的時間進行地毯式複習。

      梅遠快速翻開書,趕快抓緊複習,不想別人的事,只把艾問江這樣勤奮上進的同學當榜樣,把高考前這一段比金子還貴重的複習時間充分利用好。

      艾問江爲什麽要到竹林邊的路燈下看書呢?個中緣由只有艾問江自己心裏知道,梅遠並不知情。原因是有一天淩晨五點來鍾,艾問江正在桃林邊的路燈下看書,看到梅遠勾著腰急匆匆地從他面前走過,躲到竹林邊的路燈下看書去了。竹林邊的那盞路燈比較遠,又不隱蔽,對一個女生來說不太方便,從第二天淩晨起,艾問江就把桃林邊的路燈讓了出來,自己就到竹林邊的路燈下去複習。艾問江一貫敬佩梅遠,梅遠聰明過人,並且特別勤奮,學習成績在高三年級的三個班中堪稱首屈一指。梅遠對醫學很感興趣,她想考醫科大學,將來當個醫生。盡管她說能考個一般的醫科大學就心滿意足,但一跟人說起北京醫學院或上海醫學院,就控制不住地神采飛揚。因此,梅遠在高二時就得了個雅號,叫做梅醫生。艾問江斷定梅遠將要沖刺名牌醫科大學,果然她每天像夜貓子一樣起早複習,而且她的特點是穩打穩紮,一直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就像一架讀書的機器,平時她也是考試的機器,每考必勝。學海奇迹層出不窮,越是像梅遠這樣的好學生越努力。不用言說,艾問江對梅遠有好感,他把桃林邊的路燈讓給了梅遠,那個地方比較隱蔽,不易被人發現,而且離女生寢室相對較近。

      梅遠今天手上拿的是英語複習材料,其實梅遠對英語課本已能倒背如流,她只是不放心,怕有疏忽的地方,害怕一旦放松了,熟悉的知識也會生疏。還有她覺得常複習,能常新,能加深理解,能增加熟練程度。她知道報考醫科大學英語成績很重要,要想高考成績滿意就要穿釘鞋上寶塔,把穩又把穩才行。高考是一考定終身,絕不能馬虎,要實行命運突破,關鍵在此一舉,這叫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浪費了青春,哭都來不及。人生能有幾次高考,誰不盼望金榜題名。再說,她家境貧寒,年幼喪父,她和母親相依爲命。母親不識字,只能靠賣點五香蠶豆、山芋、菱角等供她上學,她當然要分外苦讀,她學成了,就能掙錢養母親,到時候母親也不要頂著風雨烈日沿街叫賣。

      天放亮了,梅远也不知道,她一心只读圣贤书。起床铃响了,梅远倒是听到了,但不关她的事,她早就起床了,她马上胆大起来,起床铃一响早读就是光明正大的事,再不用提心吊胆。现在天也亮了,不需要依靠路灯了,对着晨光閱讀更加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梅遠離開了路燈,步入了桃林間的小徑,一邊背書一邊朝著竹林方向度去。她雙手後背,輕聲背誦著英語詞句,她背誦的不是課本上的英文,而是英語課文的中文譯文。她背著,背著,就忘記了一切,她被課文融化了,她融化在桃花飄飄灑灑的美麗早晨,不經意走近了艾問江也不知道。

      艾問江看到梅遠旁若無人地來到他的附近,就笑著說:“梅醫生,你真能趕早啊!”

      梅遠這才發現自己來到了艾問江所在的地界,快樂地招呼道:“愛因斯坦先生,你一夜沒睡覺呀?爲了提高個人的學習成績,竟然肆意耗費公家的路燈燈光!”

      艾問江說:“你懊惱嗎?是不是你這個起大早的,卻遇到了我這個不睡覺的!”

      “嘿嘿——”梅遠笑容滿面,說:“我哪能跟你比,你在爭奪今年的全國狀元,我爲進入最低錄取分數線奮鬥!”

      艾問江哈哈一笑,說:“對,對!你是偉大的謙虛者,我是渺小的驕傲者,你是我的崇高榜樣!”

      梅遠笑得忍不住了,用書蒙住臉,說:“哦,哦,你是聳立在我面前的一座高大的碑塔!”

      艾問江眼睛一閉,故作悲哀地說:“親愛的,那我不就壯烈地嗚呼啦!”

      梅遠臉上一陣發紅,說:“你什麽意思呀?酸溜溜的!”

      艾問江說:“你不是在複習英語嗎?老外說親愛的,或是說我愛你,不就是表示親密嗎?我們都是老同學了,再有兩三個月就要各奔東西了,分別後這輩子還不知道能不能再相見,現在說點帶感情的話,也許能留下終生紀念!”

      “不跟你說了!”梅遠瞟了一眼朝氣蓬勃的艾問江,說:你是愛因斯坦,又是詩人,我說不過你,我走了!“

      梅遠走後,艾問江也走進了竹林深處。

      这时候,朝霞飘上了校園中部的宝塔顶,红中流金。同学们都起床了,校園里书声、歌声一片,所有的道路上,花丛中,绿树下,都是散散落落的同学们,不仅高三、初三的同学们在抓紧复习,其他年级的同学们也在刻苦学习,还没有到早读时间,同学们已经提前进入了早读。晨光下,胭红的桃花烂熳,绿树迎风,处处书声,春色满园。

      梅遠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只覺得臉上暖呼呼的,太陽照著她的臉龐,她明晰的面頰就像一朵粉紅的桃花,清秀的眉毛和略長的發辮閃著亮亮的光。她沈浸在書中,身後卻傳來一縷悠揚的笛聲,轉頭一看,是他們班的音樂家秦永龍在邊走邊吹竹笛。她想,這個音樂家,複習這麽緊張,還如此消閑。

      秦永龍快速趕上梅遠,說:“梅醫生,別看書了,剛才打過早操鈴了,大家都在往操場那邊趕。”

      梅遠朝四方看看,同學們都在朝著操場奔走跑,她握起書本,也跑了起來。

      秦永龍把竹笛和褲子後口袋裏的書本插到一起,跟著梅遠一起跑步。

      秦永龍跨了兩步,與梅遠並肩跑著,他問梅遠:“梅醫生,你對醫道感興趣,我最近常常頭昏,這是怎麽回事?”

      梅遠說:“大概是複習緊張和勞累引起的,你悠著點。”

      “不一定吧?”秦永龍說:“我問過仇瓊和歸二寶他們,他們都說不頭昏。”

      梅遠說:“各人情況不一樣,比如仇瓊,她頭昏什麽?她複習又不認真,寅時一下,卯時一下,她又不怕考不上大學,她父親是軍分區司令,她可以保送上軍事院校,她才不會爲高考拼身體呢?歸二寶一貫成績不好,他對高考不抱希望,明顯是破罐子破摔,把複習只當玩,他怎麽會頭昏呢?你呢,心有淩雲大志,一心要考最好的音樂學院,將來要當世界級的音樂巨人,拼命地複習,吃得又沒有人家好,營養跟不上,你能不頭昏嗎?”

      秦永龍說:“梅醫生說得對,說得對,你是華佗在世,扁鵲再生。不過你高看我了,我胸無大志,連小志也是一般般,哪想考什麽最好的學校,只要不考砸就給老天磕頭,能上個師範院校的音樂系就滿足了。至于世界級的音樂巨人,將來就讓我的學生們當吧!”

      “拉倒吧!”梅遠斜著眼看看秦永龍說,“你心有多高,路人皆知,還跟我之乎者也,努力上進有什麽不對,現在不拼到什麽時候拼,拼命學習又不犯罪,你跟我遮遮掩掩的幹什麽?”

      說話間,操場到了,秦永龍和梅遠並肩站到了他們班的隊伍後面,梅遠把書本裝進了口袋。

      梅遠接著她剛才和秦永龍談論的話題,繼續小聲對秦永龍說:“你買不起好吃的,回家時,拿點雞蛋或別的好東西來,食堂裏不是代加工嗎?你一天吃兩個雞蛋,頭昏也許就能好一點。”

      秦永龍很爲難地說:“我家在農村,雞蛋是有啊,可是我家的雞蛋要賣錢買油鹽鹹淡,我要是把雞蛋拿來吃了,一家人的日子怎麽過呀!”

      “呀,你死頭腦子呀!”梅遠並不苟同地說,“不就兩個多月了嗎?你吃一點雞蛋就把家裏吃窮啦?即使你家裏沒有雞蛋,借也要借呀!不要爲了幾個雞蛋,誤了一生。再說,你除了吃雞蛋,你家裏還能有什麽東西給你吃呀……”

      “二位在討論什麽,是在討論題目呀?”艾問江咚地一下站到了梅遠和秦永龍身後,忙不叠地伸著頭問。

      “咂,咂!”梅遠看也不看艾問江,閉上眼說,“就有這麽一種人,聽到有人說話就以爲人家在討論題目。這回你失望了,我們在研究未來的世界大戰。像你,題目迷!”

      艾問江根本不信梅遠的話,他還是不死心地問秦永龍:“兄弟,你們是在討論……”

      正在這時候,廣播裏傳來值日老師雄渾有力的聲音:“同學們請注意了,每班按兩路縱隊排列,前後左右對齊。立定——呈廣播操隊列拉開——廣播操現在開始,預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

      操场上,师生们沐浴着朝阳,整齐地做着广播操,就像春燕展翅,翩翩舞动,又像雄鹰起飞,器宇轩昂。整个操场显得朝气勃发,飘扬着青春的气息,校園习习生辉。

      廣播操做到第四節時,艾問江又偷偷地問梅遠:“梅醫生,你們剛才討論的是立體幾何嗎?”

      梅遠噗嗤一笑,小聲地說:“你說得差不多,我們剛才是在討論雞蛋。”

      艾問江說:“別保守……”

      站在艾問江後面的班主任程燦雲聽到艾問江跟梅遠在開小會,就低聲提醒:“你們集中精力做廣播操,不要幹擾別人。”

      艾問江和梅遠同時嚇得伸了伸舌頭,立即打住,認真地做著廣播操。

      十五分鍾過去,值日老師洪亮地喊了一聲:“停——”接著繼續激昂高亢地發著號令:“立正——向前走——立正——從初一(1)班開始,跑步走——”

      同學們按照值日老師的口令,開始跑步,操場上響起了咚咚的跑步聲,花朵一般的同學們,迎著朝陽,健步奔跑,他們正在奔向未來,奔向希望。

      横江市第一中学是完全中学,高初中都有,而且是一个老学校,在清末就建校,现在是省级重点中学。校園非常美丽,当年建校是按照花园设计的,学校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有十个荷花塘,还建有梅园,竹园、松园,柳园等校園中的花园,并有一座小山,一座古塔,校舍散落在山水和花园之间,幽静如画。操场很标准,跑道是正规的五百米长度,同学们每天早晨做完早操都要按规定在跑道上跑五圈。

      跑步結束後,同學回到原地。

      值日老師發出號令:“各班仍然呈兩路縱隊站齊,立定——稍息——現在開早會,請焦永校長講話。”

      焦永校長說:“同學們,我講兩件事,第一件,高三、初三的同學們,面臨著升學大考,現在複習很緊張,同學們精神很飽滿,自覺性很高,現在我並不擔心同學們複習不認真,而是很關心同學們合理安排時間,注意身體健康,不少畢業班的同學,日以繼夜,連睡覺都覺得耽誤時間,這樣不行呀!一定要勞逸結合,保護好體魄,要做到精神煥發地迎接升學考試,既要考出好成績,又要有個強健的身體。希望同學們不要緊張,全校師生對你們是有信心的。去年我們學校高三的畢業生只有兩個同學未考上大學,我們慎重地預計今年的高三的同學們並不比上一屆差,某些方面更加特色,我們希望今年高三的同學們能創造奇迹,來個高考滿堂紅(同學們頓時熱烈鼓掌)!今年初三的同學們,從現在掌握的情況看,成績也非常優異,我們爲此高興,我們希望中考後,這些同學們能順利進入上一級學校深造,更希望有一批同學能留在我們學校上高中!總之希望同學們到時候考出好成績,也有一個充滿青春活力的好身體,好狀態!第二件,希望非畢業班的同學們,要向畢業班的學兄學姐們看齊,努力學習,現在就打好基礎,發揚我們學校的同學們一貫品學兼優的好傳統。也希望非畢業班的同學們,以實際行動支之厴I班的同學們安心複習應考,你們把學校的公益性事情擔負起來,搞好清潔衛生等公益性勞動,畢業班從現在起就不參加那些活動了,他們的任務由非畢業班承擔。爲了給畢業班的同學們增加營養,學校打算近期把學校農場的豬殺了,都給畢業班的同學們吃,爲他們補補腦子,讓他們身體更強壯(此時,梅遠用手輕輕捅了一下秦永龍的背,意思是秦永龍這下能減輕頭昏了),非畢業班的同學們不要有意見,以後每年學校仍然照此往下進行。好,我說完了,請同學們務必記住!”

      全操場掌聲一片,震蕩著流霞飛彩的晨空。

      值日老師發出愉悅而洪亮的口令:“立正——解散——”

      同學們應聲疏散,操場上晨光燦爛,同學們猶如在晨光裏飛舞的蝴蝶。

      梅远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木梳,边走边梳着头发,编着辫子。梅远一贯惜时如金,从来没用正经时间梳理打扮过自己,喜欢边走路边梳头,更加喜欢边梳头边看书。她三把两把就把两条辫子料理好了,顺手朝后一甩,双手随之摸了一下额头,她也没有流海,只是把几根散发抹平了完事。她经过一番简略的打理,倒也显得仪容整齐,精神抖擞,透着浓浓的青春气息,就像校園里的一枝花朵。她收起小木梳,顺手又从口袋里抽出书本,边走边看。

      秦永龍走到梅遠身邊,說:“梅醫生,行啦,你不要看許多書了,你看許多書幹什麽?高考考不了那麽多東西,你准備上了大學以後考人家教授呀!”

      梅遠說:“你不服氣呀,盯著我幹什麽?你不看看,這一路有多少人在看書呀!”

      梅遠說得不錯,邊走邊苦讀的大有人在,絕非是她梅遠一人。

      這時候,清脆嘹亮的早讀鈴聲響了,還在路上行走的同學們瞬間奔跑起來,抓緊往教室裏趕。

      高三(2)班的教室裏鴉雀無聲,同學們都在悶頭複習。進入總複習以來,早讀時已沒有人朗讀,那些基礎性學習早就完成了,同學們不是做題目,就是在默背課文或是定理、定律、定義之類。這時候各科的授課老師已把各門課的複習提綱、重點問題等爲同學們梳理一清,同學們遇到,疑難問題還可以提出來,請老師進行解答。至此同學們該提的問題已經提得差不多了,只是個別同學偶爾提出一兩個新問題,涉及整體的已經很少。

      早讀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班主任程燦雲老師走上了講台,她說:“同學們,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是星期天,按照總複習安排,下周起我們的複習就進入了新階段,這個階段的安排是同學們自由複習,爲下下個階段的模擬考試做准備,大家複習一定要抓住老師們提供的複習提綱和重點,攻克疑難問題,遇到疑難問題,要及時求教各科老師,老師們從早讀到晚自習,都在學校裏。還有,從下周起我們星期天就不休息了,我不說大家星期天也沒休息過。沒有住校的同學,也要搬到學校裏來住,只能中午時間回家吃頓飯,增加一點營養,其他時間就集中精力複習。家住外地或農村的同學,星期天就不要回家了。我們要按照焦永校長在早會的要求,即要刻苦複習,又要注意身體,有准備地從容應考。我再把我教的語文課複習給大家說一下,主要是再強調一下作文,高考作文,這些年來都是論述文,大家要記住,不要走偏方向,論述文寫作的三個要點一定要牢牢記住,其一是論點,其二是論理,其三是論據,天下論述文都跑不掉這三個要點,三個要點寫全了,文章就出來了。寫作文一定要寫自己熟悉的問題,要寫熟悉的話,要寫熟悉的字,不熟悉的就回避,沾都不要沾,把這些都記住了,作文就不怕了。我提供給大家的範文,一定要看熟了,要記住梗概,跑不了那幾個模式。基礎知識方面,要重視古文,重點又是先秦部分,唐宋散文及詩詞,其中主要又是翻譯、解詞。最後講一個問題,就是漢語拼音大家要重視,這種好撿的分題目切不要出差錯一定要把分數玫绞郑瑹o非就是聲母、韻母、聲調,無非就是拼音翻漢字,漢字飯拼音,一定要注意按普通話掌握漢語拼音,從現在起,誰也不准說方言,說好普通話,漢語拼音就有保證,而且得來費力不大,這種便宜爲什麽不撿,應考,就要撿一分是一分。好,別的不說了。”

      程燦雲老師說完,大家又複習了一會,早餐鈴響了,同學們呼啦一下都往寢室裏跑,趕快去拿碗筷,肚子早就空空然也。

      秦永龍邊跑邊喊劉家忠:“小妖精,快點跑,這一周我們兩個是夥食值日生,我們直接到食堂裏去擡飯桶。”

      小妖精劉家忠大聲答道:“孩子,不要以爲自己是音樂家,嗓子好,就鬼嘶鬼叫,老孫來也——”

      秦永龍和劉家忠最先跑進了食堂,一人伸出一只胳膊,擡起飯桶就走,秦永龍伸出一只手,抓起了裝著半盆鹹菜的小臉盆。

      秦永龍和劉家忠把飯桶擡進了寢室,同學們都拿著碗在等著,秦永龍拿起打稀飯的鐵瓢,開始給同學們打稀飯,劉家忠在一旁給同學們發鹹菜。一瓢稀飯,一小撮鹹菜,這就是同學們的全部早餐食品,充饑都談不上,很難說得上有多少營養。莘莘學子,淒淒寒窗,如此之苦也。

      食堂裏的飯桶被擡得就剩下一個了,孤零零的桶旁呆呆地站著高三(2)班的班長周玉霞,本周她和梅遠是女生夥食值日生,她昨天晚上就與梅遠說了,可是梅遠到現在還沒到食堂裏來。這周玉霞性格溫和,遇事不急,所以能當班長。她喜歡生物,背書的功夫又出奇地好,所以她想報考生物專業,爭取將來能當生物學家,所以得了個毛毛蟲的綽號。她看梅遠還沒到,起初並不大急,反而拿出英語來看。看著,看著,還不見梅遠的影子,她就著急了,心想這個偉大無比的梅醫生,一定是把值日的事忘了。

      周玉霞趕快跑回女生寢室去找梅遠,女同學們都拿著飯碗在眼巴巴地等著開飯,把飯碗敲得叮叮當當地響。他們見了周玉霞就七嘴八舌地叫嚷起來:“毛毛蟲,你班長是怎麽當的,弄得我們吃不上早飯!你該當何罪?”

      周玉霞說:“我哪有罪,是梅醫生罪該萬死!”

      梅遠說:“我何罪之有,我又不是班長!”

      周玉霞說:“你今天不是和我一起值日嗎?你在幹什麽?”

      梅遠趕快把手中的飯缸子往自己的床上一扔,做著揖說:“老朽有罪,罪不可赦,老朽年高,把這等大事忘了,快走,快走!”

      梅遠說著拉起周玉霞拼命往食堂裏跑。

      一群女生無奈地苦笑起來。

      外交家陳定春說:“這個梅醫生除了能記住書,別的什麽也記不住。她若幹年後要是結婚了,可能連老公也會被忘記掉!”

      外號叫做皮球的小胖子仇瓊說:“那好呀,梅醫生忘記了老公,你正好把他撿了!”

      女同學們頓時拍手大笑。

      本文標題:梅(之一)

      本文鏈接:/content/303635.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