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春雨夏風

  • 作者: 娜日蘇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1-06-18
  • 閱讀17753
  •   序幕
      
      窗外的第一場春雨伴著雪花飄飛著,那冷冽的風依然讓我覺得寒冬猶在,就像很久很久以前,我在雨中望著你越來越模糊身影的那個夜晚,傷心的淚水與紛飛的雨滴混合,在扭曲的臉上凝結爲,閃閃發亮的剔透水晶;現在也不知是在夢中還是幻覺裏面,好像時光又回到了那遺忘已久的時刻,我弄不清楚爲什麽思緒會回到那個時候?既然回憶重現于腦海,那麽,就讓墨汁記住我們所經曆的悲歡離合,還有那讓人陶醉的,春雨的曼舞與夏風的低吟吧…
      
      在陽光明媚的晴天裏,這座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中等城市,顯得尤爲意氣風發;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所以,各條大街和小馬路被人來人往,擠得略顯擁擠。但在一條馬路上,一個穿著土黃色格子裙的女孩,卻好像根本不在乎時不時被經過身邊的行人撞一下,她還在嘴裏輕輕哼著平時最喜歡的一首歌;從衣著打扮上看,她似乎是剛剛放學的女國中生,看上去,今天她的心情與這風和日麗的春日一樣美好,因爲她是一路蹦蹦跳跳著往家跑去的,就像一只快樂的喜鵲,永遠不知道憂傷與痛苦是什麽滋味似的;十六歲的春雨,和所有同齡女孩一樣,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精靈,每天活在憧憬未來要當公主的美夢裏,從不曾真正睜開她那雙美麗閃亮的眼眸,認真看看周圍現實的一切,仿佛那些悲與煩本不該屬于她,反正,還有母親和最親愛的夏風哥幫她頂著呢!
      
      春雨這幾天心情特別的好,因爲她所日思夜想的夏風哥哥,就快要服滿兩年軍役回來了,這讓春雨開心不已!這天,她一進家門就隱約聽見母親在跟人閑聊的聲音,母親用非常親切的口吻問道:“這兩年在部隊上服役還好吧,我看你怎麽比以前更瘦了呢?是不是部隊的夥食不好啊?”只聽對方馬上答道:“我們那兒夥食挺好的,可能是訓練強度太大的緣故吧,您別擔心,沒事兒。”聽到這麽說,母親又說:“這下好了,你終于退役了,我得好好替你補一補啦!”只聽對方呵呵笑著說:“謝謝媽。”母親溫和地說:“你是我的女婿,你跟我用不著客氣。”雖然對方還是一臉的憨笑,但眼神裏卻掠過一絲不自然。在玄關換鞋的春雨,一開始她還猜測家裏今天究竟來了什麽客人,讓一向不苟言笑的母親如此高興呢?當她聽出是夏風的聲音時,開心壞了!她邊喊著:“媽,是夏風哥哥回來了嗎?”邊來不及放下書包,就疾步跑進客廳了!看見母親和穿著一身橄榄綠軍裝的夏風哥哥,正坐在沙發上閑聊呢,她望著那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顆因驚喜而感到狂跳不已的心了,不顧一切跑上前去,一下抱住了正要站起來的夏風,輕快地問道:“夏風哥哥,你是今天回來的嗎?怎麽不提前通知我一下呢?我好去接你呀,我還以爲還要過些日子你才回來呢,沒想到,今天就回來了,真是太好了!”然後有些傷感地對夏風輕聲說:“你知道嗎?這兩年我有多想你嗎?有時候真想飛到你身邊去啊!”夏風一手輕柔地撫摸著春雨腦後的馬尾辮,另一只手則緊緊摟著春雨的腰部,良久,他才慢慢放開春雨,然後含著笑回答:“我也想你,不過,因爲我是一名普通士兵,平常不能隨意和家人聯系,因此沒有常常給你寫信,你沒生我的氣吧?”春雨看著眼前這個臉龐比以前略顯消瘦,而且皮膚又有些偏黑的男人,心疼地說:“夏風哥哥,這兩年你受苦了!”說著,竟然哽咽了,夏風只是微笑著說道:“你不覺得我比從前身體健壯了許多嗎?哦,對了,這次沒告訴你們我回來的准確日期,就是想要給你和媽一個驚喜。”春雨微笑著點了點頭;而坐在旁邊一直靜靜注視著兩個孩子親熱的母親,這時欣慰地笑了笑,他在心裏暗暗想著:“看來給他們辦喜事的時候快了…”過了一會兒,母親柔聲提醒著女兒:“春雨,你快放開夏風,先讓他去沖個涼吧,你瞧他剛從軍營回來滿身都是灰塵!一會兒就要開飯了,有什麽話等會兒再慢慢聊吧,反正夏風現在退役了,以後有的是時間陪你聊!”聽了母親的話,春雨略有羞澀地將環于夏風脖頸上的雙臂緩緩拿下來,並低著頭輕聲說:“夏風哥哥,我先帶你去房間吧,你的房間還保持著以前一樣,什麽都沒改變。”夏風笑了下,對母親說:“媽,我先上樓了。”然後再彎下身去提起自己的迷彩背包,又對春雨軟聲回道:“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還是陪媽坐一會兒吧,我馬上就下來。”說完,就快步向樓上走去了;望著女兒若有所失的表情,歐陽夫人把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後笑著打趣道:“看看,古話真是說得好啊!真的是女大不中留,瞧你這副花癡樣,我看還是早點把你嫁給夏風的好,省得你害相思病。”春雨紅著小臉嬌聲叫道:“媽…我哪有,你這是瞎說什麽呀?這讓夏風哥哥聽見多尴尬呀,真是的!”歐陽夫人咯咯笑著回答道:“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本來這件事十五年前領他進我們歐陽家的時候就說定了的。”春雨還想爭辯些什麽,但她可是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第二章
      
      吃飯的中間,春雨一邊爲夏風夾菜,一邊滿面笑容地看著夏風的俊臉問:“夏風哥哥,現在你服完兵役了,接下來想幹什麽呢?是不是想繼續讀金融管理的研究生課程啊?”不等夏風回答,就聽歐陽夫人接過話茬說道:“讀什麽研究生啊,當然是來公司幫我啦!他也該替我分擔分擔了;而且我都安排好了,先讓他當我的總裁助理,等熟悉了公司的運作流程再去進修也不遲嘛!”聽母親已經爲夏風安排好了工作,春雨心裏很是高興,可她又擔心夏風另有打算,因此一眼默默吃飯夏風說道:“媽,你還沒問夏風哥哥是什麽意思呢,就這麽擅自決定了?”這時,夏風淡笑著說道:“我沒意見,我都聽媽的。”歐陽夫人滿意地說道:“還是夏風懂我的心思啊!就你事兒多。”春雨撅著小嘴從旁故意說道:“夏風哥哥總是這樣,媽說什麽你都不反對,我以爲這兩年會有所改變呢,沒想到,現在還是一樣惟命是從。”歐陽夫人得意地說道:“那當然啦!誰讓他是我的未來女婿呢,丈母娘疼女婿天經地義,而聽我的話也是他的本分嘛,呵呵…”聽了這話,春雨的臉一下子變得紅彤彤的,她匆匆瞟了一眼臉上也是一片紅暈的夏風,低聲嘟囔了一句:“什麽女婿不女婿的。”就低頭大口大口地吃起碗裏的飯,不敢再多說什麽話了,就怕母親再次口無遮攔地又說出一些讓人感到害羞的話。
      
      深邃的夜空是那麽的甯靜,一輪亮晃晃的明月懸挂于天際,旁邊無數顆閃亮的星辰散發出數不清的耀眼光束,照亮著只有陣陣微風拂過的寂靜夜晚。飯後,春雨和夏風來到莊園後花園裏散步,他們緊緊握著彼此的手,緩緩走在用碎石鋪成的小道上,誰也不說話,只聽著互相的均勻呼吸聲;當走到一張有镂空花紋的白色秋千椅旁時,他們不約而同停下腳步相視微笑,因爲此時他們的眼前出現了很多關于童年的溫馨回憶,想到那些已很遙遠的美好畫面,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四五歲的春雨穿著一件淡粉色公主裙喜洋洋地坐在這張秋千上,讓站在身後已是陽光少年的夏風幫她推著秋千,想起這樣溫暖的情景,不禁讓春雨莞爾一笑,她擡起頭笑著問夏風:“哥,你還記得嗎?小時候我總喜歡纏著你幫我推秋千,而你從來沒有拒絕過我。”夏風用深情的眼神看著春雨,語氣溫柔地答道:“以後我更不會拒絕你任何要求,我發誓!”聽著夏風的誓言,春雨有些感動,她拉起夏風的手並肩坐在了秋千椅上,然後很嬌羞地吻了一下夏風的臉頰。
      
      春雨把頭靠在夏風的肩膀上,靜靜欣賞著明亮月色中爭相綻放的各種美麗的花卉,而空氣中仿佛也彌漫著醉人的淡淡幽香;春雨突然低聲呢喃道:“夏風哥哥,你的手心變得好粗糙哦!是不是每天拿著槍訓練才弄成這樣啊,好可憐啊!”夏風擡起另一只手拍了拍春雨的臉頰說:“沒事的,過幾天就會好的,不用擔心,你沒覺得我比兩年前強壯了許多嗎?”春雨甜笑著說道:“這句話你已經問過我了,不過,我也覺得你的身體比從前魁梧了不少呢!”頓了一下,又說道:“嗯…可媽媽爲什麽說你變瘦了呢?”夏風淺笑著答道:“在所有母親眼中,可能覺得自己的孩子永遠營養不良吧。”春雨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好不容易忍住笑,盯著夏風那張有些奇怪表情的臉說:“夏風哥哥,你什麽時候也變得這麽有幽默感了?”說完後,春雨又笑了一陣,而夏風則是一直溫柔地看著春雨巧笑的嬌顔,並不答話;春雨笑過之後,仰望著遙遠的星空,幽幽地說道:“你怎麽不說話了?我問你,在部隊這兩年的時間裏,有沒有時刻想著我啊?我可是每天都在想你呢!”夏風動容地側身一下將春雨的雙肩用雙手緊緊抓住,然後激動地說道:“我也是,雨兒,你知道嗎?我有多想你,你的一颦一笑時常會出現在我的夢裏,我能熬過這兩年的單調兵役生活,全是你給我的力量!”在此刻,春雨的心裏湧起一股感動!她大膽用雙臂環住夏風的脖子,目不轉睛盯著他的眼眸,再慢慢將雙唇靠近他的嘴唇,青澀地輕輕吻住,夏風也順勢摟住春雨熱烈地回應!不知過了多久?進行熱吻的一對戀人,才戀戀不舍地分開;春雨紅著臉說:“夏風哥哥,我就知道你不會忘了我的,其實我真的好愛你喲,想永遠跟你在一起,永不分離!”說完這段話後,就從秋千上快速站起身來,低頭看了一眼有些發呆的夏風,然後輕笑著跑回屋裏去了,而夏風則在秋千坐了很久才回過神;他皺著眉苦澀地喃喃自語道:“雨兒,謝謝你對我的這片情意,可是…對不起,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麽好,也許…我真的不配得到你這份純潔的愛…原諒我。”
      
      第三章
      
      盛夏時節的南方,時而像火爐上的蒸籠令人悶熱難耐,有的時候卻一連幾日陰雨不斷!這天晚上,因爲外面下著纏綿細雨,春雨和夏風沒有辦法像往常那樣出去散步,所以只能窩在家裏無聊地看電視節目;歐陽夫人也因爲沒有什麽重要的應酬活動,所以,這一家三口難得都坐在客廳裏看著引人發笑的娛樂節目;春雨因爲節目好搞笑,因此,坐在沙發上笑得前仰後合連拿在手中的蘋果也顧不上吃了,只是哈哈大笑個沒完!母親看女兒笑成那個樣子,不禁問:“就那麽好笑,我怎麽覺得這個節目很無聊呢?”聽母親這麽說,春雨忍住笑反問道:“媽,您不覺得那個主持人很好笑嗎?該不會您在商場上呆的時間太久了,神經都麻木了吧。”母親看女兒在打趣自己,笑罵道:“你這黃毛丫頭竟敢說你媽老糊塗了,嗯!”見春雨又在聚精會神地看節目,只好作罷。過了一會兒,歐陽夫人好像突然想到什麽,她笑眯眯地問旁邊的夏風道:“夏風啊,你到公司已經有三四個月了,對工作環境還習慣嗎?覺得怎麽樣?”夏風微笑著地回答說:“謝謝媽關心,我對公司的工作已經很適應了,也和同事相處得很開心,挺好的。”歐陽夫人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這下我也不必爲你再擔心了,你要好好努力哦!”夏風順從地回答道:“媽,我知道了。”兩三分鍾以後歐陽夫人又開口道:“夏風啊,當初雨兒她爸把你從孤兒院接到我們歐陽家的時候,那年你正好是十二歲吧。”看到夏風點頭答應,她接著說道:“那年你爸也不知道中了什麽邪?非要給雨兒找個童養女婿,說什麽以後如果他不在了,我和雨兒好有個依靠的人,好像那時他已經預感到自己不久于人世了似的,所以,沒過幾天他就把你直接從孤兒院裏以養子的名義領了回來,誰知道三個月後他就真的去世了,並在彌留之際,訂下了你和雨兒的婚事,這些你還記得吧。”說到最後,歐陽夫人已經是淚流滿面了;每當想起這些往事歐陽夫人都會忍不住傷心,本來坐在夏風身邊高高興興吃著蘋果看電視的春雨,此時也被母親的情緒所感染同樣難過地抽泣起來,雖然她對父親的印象只是通過他生前所拍的照片,以及媽媽和夏風哥哥的講述,但她仍然深愛著自己的父親,因爲她總覺得自己的父親一定是個很優秀的男人!這就是所謂的血濃于水吧…
      
      夏風也是一臉的悲傷,因爲他最崇拜的偶像就是養父,他一臉堅定地說道:“媽,是爸和您讓我重新擁有了一個溫暖的家,並給了我歐陽這個尊貴的姓氏,使我能夠挺直腰杆在社會上做人,因此,你們賜予我的這一切,我都終身難忘!媽,您放心,我絕不會讓您還有爸的在天之靈失望的。”歐陽夫人從女兒手裏接過一張面巾紙擦了擦臉頰上的淚痕,清了清哽咽的嗓子,動情地看了看夏風,很是欣慰地說道:“媽就知道,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好孩子,自從把你從孤兒院接回來的那天起,我們就把你當成親生兒子養了,這麽多年過去了,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辜負我和你爸的期望,是不是?”見夏風點頭稱是,頓了一下,她忽然又破涕爲笑地說道:“好了好了,不談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兒啦!趁今晚都在正好來說說你們倆的婚事…”聽到這句話,夏風和春雨不約而同將目光射向母親的臉龐,神情很是詫異,春雨先趕緊將身體挪到母親身邊情急地問道:“媽,您不會是想讓我和夏風哥哥這麽早就結婚吧,跟您說,我不同意啊!”歐陽夫人先是滿臉疑惑表情看了一眼女兒,然後笑道:“你爲什麽不同意啊?你不是一直都喜歡夏風的嗎,怎麽現在又不願意跟他結婚了呢?我還以爲你恨不得馬上嫁給他呢!”春雨撅著櫻桃小嘴說道:“人家只是擔心我還在讀高中,怕在學校引起什麽流言蜚語,影響不好嘛!再說,夏風哥哥剛進公司才幾個月,工作怕是還沒上軌道呢吧?我們這麽早就結婚,您看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啊?我的意思是再過一段時間…”講到這裏她停下來,偷偷瞟了一眼夏風這時的表情。一直沈默無語的夏風此刻也附和道:“媽,我覺得雨兒的考慮有道理,她的學業和我的工作正處于關鍵時刻,我看還是等雨兒高中畢業之後再來談這件事吧,我想,這樣比較更妥帖些,您說呢?”歐陽夫人並不急著立刻給出答複,她先是優雅地伸手端起茶幾上的菊花茶,淺淺品了一口,又若有所思地呆了幾分鍾後,才顯出爲難的表情說道:“我明白你們所考慮的問題,對你們兩個人的前途來說的確很重要,說實話,我也爲你們的將來想了很久,本來也打算過兩年再讓你們結婚的,可是…你們也知道,公司內部總有一些對我們歐陽家族的産業虎視眈眈、窺視已久的小人;自從夏風來公司上班以後,他們最近好像有所動向,不安于現狀開始蠢蠢欲動了,所以我不得不提早讓你們完婚,盡快把總裁的位子傳給夏風,也好使那些居心叵測的人,早點打消爭奪公司總裁職位的愚蠢貪念!”春雨了解到母親的良苦用心之後,乖巧地挽著母親的手臂撒嬌地說道:“媽媽,你早點告訴我們這些情況就好了嘛!原來您是怕公司裏有人搞謀權活動,毀了爸爸辛苦創下的這份産業啊;要不然這樣好了,我和夏風哥哥先訂婚,您看好不好?”說完又轉過頭問夏風:“夏風哥哥,你覺得怎麽樣?”夏風爽快地答應道:“我一切都聽媽和你的。”歐陽夫人看女兒這麽體諒她的一片苦心,又是感動又是欣慰!隨後又聽到夏風也這麽痛快就答應了,歐陽夫人更高興得簡直不知接下來該怎麽辦好了,她甚至也不管天色已晚直接就拿起放在茶幾上的電話,想馬上給算命先生打電話詢問適合訂婚的黃道吉日,正准備撥號時,卻被女兒攔住了,春雨搶過電話對母親說:“媽!這麽晚了,您真想給算命先生打電話嗎?”歐陽夫人疑惑地問道:“你怎麽知道我要給誰打電話?”春雨放下電話挽起母親的手臂俏笑著說道:“我是您女兒啊,當然知道媽媽的心思啦!哈哈…”歐陽夫人看著女兒那天真可愛的臉龐,也只好摸了摸她的臉頰,軟聲嬌斥道:覺得有些失禮嗎?我看還是明天您再打過去的好,省得人家不高興。”歐陽夫人聽春雨說得有道理,就說道:“那好吧,就算你說得對,明天我還是親自去一趟,讓大師好好給你們挑個吉利日子。”說完,又看了一眼身邊的兩個孩子,不禁感慨道:““一說到談婚論嫁就是不一樣了,就這麽一會兒功夫,就連我的小雨兒也變成大人了,連想問題都周全了呢!呵呵…”聽到母親的調侃,滿臉是紅暈地嬌叱道:“媽媽討厭啦!人家好心好意提醒您,您卻笑話我,哼!再也不幫您說話了!”歐陽夫人笑了笑忽然溫情地又說一句:“孩子,你們放心吧,媽一定會給你們挑個黃道吉日,還會給你們舉辦一場非常熱鬧的訂婚儀式!”說著,她把夏風也拉到身旁讓他坐下,然後摟著孩子們感慨地說道:“時間過得可真快呀,一轉眼,我的寶貝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了!我也老喽…”春雨撒嬌道:“媽,您永遠也不會老!”
      
      第四章
      
      正當歐陽夫人發表無限感慨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歐陽夫人奇怪道:“這麽晚了,有誰會來?而且外面還下著雨。”這時,正在廚房切水果的傭人福媽聽見門鈴響,就趕忙在圍裙上擦擦手小跑著從廚房出來去開門了,而坐在客廳三個人也都奇怪地看了互相一眼從沙發上站起來向玄關走來;春雨和歐陽夫人一同向門那邊望去,並猜測著這麽晚了會有什麽人來造訪?還是冒著雨;而夏風則不太在意這麽晚來的是何人。
      
      此時外面還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只聽從門口隱約傳來福媽有些爲難的聲音:“這位先生…您不能這樣擅自闖入他人住宅的!請問您到底要找誰啊?”對方是一個聲音聽起來渾厚低沈的男人,從他說話的語氣裏可以判斷出他現在好像很是憤怒的樣子,他在門口高聲喊著:“歐陽夏風,你這個王八蛋快點給我滾出來,別像膽小的烏龜一樣在屋裏躲著,我今天非要把你揍扁不可,你個混蛋!”歐陽夫人詫異地轉頭問,神色變得有些異樣的夏風:“你最近在外面或者公司得罪什麽人了嗎?”其實,夏風聽見罵他這個人的聲音有點熟悉,似乎是與他一起服過兵役戰友阿槐的;一確定這個聲音是阿槐的,夏風就感覺心裏頓時非常不安!但還是鎮定地准備去外面看看究竟是什麽人大半夜的,在大門前這樣大聲叫罵?他真的害怕阿槐這麽快就出現了;歐陽夫人和春雨也壯著膽子跟在夏風身後,想瞧瞧到底是什麽人?但還等他們走到玄關呢,迎面就有一個身材魁梧高大,皮膚漆黑、一雙眼睛裏含著炯炯火焰的男人,和福媽半推半就著就進到屋裏來了,他一看到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夏風,不由分說上來就給了有點恍惚的夏風一記猛牶!歐陽夫人與春雨嚇得都驚呼了一聲;那個男人無視身邊幾個女人受驚的模樣,咬牙切齒地說:“歐陽夏風,你這個人面獸心的混蛋,枉費我一直把你當做兄弟看了!剛才這一拳是替我那可憐的妹妹打的,你聽好喽,我不會這麽容易就放過你的!”聽見阿槐這麽說,夏風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站在一旁的春雨這時趕緊近前扶住嘴角流血,身體搖搖晃晃的夏風,還眼含憤怒地瞪著一身迷彩打扮的阿槐。而此時,一個身穿淺藍色連衣裙的長發女子,站在玄關處喊道:“哥,不要打了!我們還是走吧。”這個時候,春雨和母親才知道還有一個女孩站在後面,因爲她低著頭所以沒辦法看清楚相貌;輕聲說完,女孩又低頭靜靜地站在一邊了,少時,她看見哥哥又要打夏風,就跑過去抓住兄長的胳膊,哭著懇求他不要再動手了,阿槐卻甩掉她的手臂,憤恨地說道:“你怎麽這麽沒用啊?被人欺負了還不敢吭聲,我替你出氣,你還舍不得這個無情無義的家夥!你真是…”只聽那個女孩慢慢擡起頭,望著阿槐用軟綿綿的哭音哀求道:“哥,我們回去吧,不要再鬧啦,就當你妹妹笨,有眼無珠好不好?”阿槐看了看可憐兮兮的妹妹,又望了一眼表情苦澀的夏風,用滿是憐惜地口吻說道:“就算你再笨、再眼力不好,也是我唯一的妹妹啊!而且現在不管我們做什麽?一切都不能再恢複到以前了,而且你肚子裏不是已經…”不等阿槐說完,那個已是滿面淚水的女孩,就驚慌失措地厲聲喝止道:“你別再說了,我們還是快回去吧,求你了,哥!”只見她一邊拉著不情願就這樣離開的阿槐往外走,一邊還用戀戀不舍的淚眼回頭看著欲言又止的夏風。
      
      正在這時,一直靜觀整個事態發展的歐陽夫人,用既平和而又威嚴的口氣說道:“這位小姐請稍等一下,我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你們兄妹兩個三更半夜冒雨前來我家,令兄一進門就莫名其妙地打了我兒子,這不是什麽惡作劇之類的吧,您能否給我解釋一下,爲什麽剛才令兄要打我的兒子呢?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麽誤會呢?”那個女孩停下腳步,一臉抱歉地說:“對不起夫人,因爲我哥哥與歐陽先生有些誤會,所以他喝了一點酒之後,就深夜來和歐陽先生算賬,真的很抱歉。”歐陽夫人則是滿是懷疑地問:“事情真的像你所說那麽簡單嗎?我聽你哥哥說的,似乎另有隱情啊?”本來就一肚子火氣的阿槐,見歐陽夫人這麽問,就幹脆從妹妹的手裏抽出自己的胳膊,回轉身子大踏步走到歐陽夫人的面前,很是不客氣地說道:“夫人,您是這個混蛋家夥的母親吧。”見歐陽夫人點頭,阿槐繼續說道:“那我就跟您長話短說吧。”說著他又停頓了一下,不自覺地看向妹妹說道:“我妹妹曉漾她…懷了您兒子的孩子了!現在已經三個月多了…”阿槐剛艱難地說完深深舒了一口氣,又補充道:“我怎麽也沒想到,我最好的戰友竟然搞大人家肚子之後,就這樣心安理得地不辭而別了!”哥哥剛說完,他妹妹曉漾就幹脆蹲到地上放聲大哭起來,那傷心欲絕的樣子,真淒慘!這一切讓歐陽夫人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麽處理?她緊鎖眉峰看向處于呆滯狀態的夏風。

      本文標題:春雨夏風

      本文鏈接:/content/121860.html

      验证码
      • 評論
      246938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