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隨時光消逝的約定:第七十九章:意料之外(二)

  • 作者: 華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9-01
  • 閱讀51258
  •   頂著躊躇的心理,齊安迪排除萬難答應下來,可徐紫瀾不但沒好轉還變本加厲,痛得死去活來的。

      事已至此,端倪明顯,她這不是怄氣假裝,而是來真的。

      他不驚不訝,平靜如常。

      她身體不好,從小就如此,他是知道的,不足以爲此奇怪。

      他二話不說立即把她送去醫院,幸好,經過一系列治療,她有驚無險,轉危爲安。

      住了一段時間的院,她漸漸康複。

      這天,他來到醫院找到她,說要同她去看Anne,一番輾轉,她答應了,兩人一起離院。

      離院後,他們並肩來到酒店,這是Anne暫居之處。

      進到酒店內,來到Anne所住的房間,徐紫瀾頓步眺望,一張大理石制成的橢圓形茶幾和幾張椅子停在廳中間,一旁擺著尚未洗幹淨的碗筷,難道剛剛有人在用膳?

      思蜀未完,又把目光投向牆上,一張大照片跑進眼眸,Anne正是主人翁,視線再往下移一寸,整整七張小照片作陪襯,正好湊個七星伴月,很有看頭。

      萬籁俱靜,鴉雀無聲,了無人影。

      周圍靜得可怕,靜得詭異,靜得讓人心驚,就算紙片落地的聲響都能清晰入耳。

      徐紫瀾眼珠滾滾轉,Anne去哪了,怎麽一直不見人,她不在,那這些碗筷是怎麽回事?

      蓦然回首間,余光一瞥齊安迪,問道“我能去看看她嗎,他在哪?”

      他送她一個微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見狀,她心生歡喜,踏前幾步,邁進那個小間內。

      裏頭也是靜得出奇,除兩人腳步聲外,再也感覺不到任何聲響,門也只是輕輕掩上,指頭一碰,就裂開一條縫。

      她好奇地往裏瞥,隱約瞧見床上有個人影。

      “有人嗎?”徐紫瀾輕輕喚道再柔柔推門,生怕直接破門而入會讓裏頭的人著驚。

      果然是Anne。

      她大吃一驚,現在的Anne和往日相比堪稱大相徑庭,一縷長發淩亂無比以致完全蓋住雙頰,再也睹不清過去那清純可愛的臉。

      她呆呆縮在床邊一角,雙手環過胸前,精神恍惚,臉頰憔悴,恰恰應了一句話‘衣帶漸寬終不悔,爲伊消得人憔悴’。

      此情此景,徐紫瀾眼裏含著傷心淚,自言自語輕歎息“見她這個樣子,我心裏好難過啊!”。

      齊安迪滿臉茫然地看著她。

      “你應該好好照顧她,不需要顧及我,我早就習慣單身主義的日子,爸媽去世早,小時候爺爺工作忙,沒時間陪我,我便學會了一個人吃,一個人玩,一個人睡。”

      頂著房裏那一絲微弱的光,她再說“爲讓家裏看起來沒那麽安靜,我常常開著電視,有時在看電視中入睡,有時在吃飯中入睡,在這孤單日子裏,幸好有你作伴,後來你也走了,我又恢複爲孤身主義了。”

      不知爲何,總覺雙臉熱熱的,原來又是淚水滿臉頰,擦幹眼淚回頭望,他已不再看著她。

      她仰脖擡頭,陽台上,幾顆星星點綴在這漆黑的夜幕中,一種不知名的花香點點沁來,心曠神怡,傷感少了。

      不知又過多久,她冷冷開口“我該走了。”

      “我送你。”話還未完,他便腳步匆匆,待她側過身,他已走下陽台。

      一個一個挫折源源不斷地襲來,早讓一衆人力不從心。

      林立雯意外受傷住院,許龍和徐泳喬的感情再度被僵住,然後Anne父母遭機禍出事,Anne精神嚴重受創,接近崩潰。

      意外接二連三,大衆疲憊不堪,這一切並沒感動上天打開憐憫之門,結束痛苦。

      這段時間裏,徐紫瀾犯病了好幾次,Aaron多次登門欲送安慰,但都被拒之門外。

      終有一人置身事外,當大家都被意外折磨得不成樣子,一直稱接近徐紫瀾另有目的的楊宇清卻沒有動作,除每天准時上班,又按時下班外,如同什麽事都沒發生一樣。

      時間從指縫中溜過,悄無聲息,不知不覺,又溜走一個多月。

      在這一個月裏,所有新聞都圍繞Anne父母機禍一事展開,齊安迪時常被邀請出席接受采訪,纏得他焦頭爛額,幸好有個好大哥兼經紀,替他跑腿,讓他遠離紛紛擾擾。

      翌日清早,Henry來到二樓,本來要給弟弟帶個消息,離得大老遠就嗅到一股濃郁的酒味。

      順著氣味走,得到他房內,眼前淩亂不堪,衣服撒滿地,床頭櫃還擱著未飲完的啤酒。

      還是這樣吊兒郎當。

      Henry久久定睛未能晃過神,此情此景,似曾相識,靜神回憶,正和剛回國時的狀態幾乎相同。

      再把目光來個回轉,弟弟在床上,過去輕晃動他幾下“你別喝那麽多酒,只會借酒消愁愁更愁,起來,給你說個事。”

      “你說就行,我聽著。”齊安迪冷漠地回答,將臉轉至另一邊,隨手把一旁枕頭拽過來壓到腦袋上。

      “剛剛總公司的李制片打來電話,說下午約我們見面,時間在四時半,我還要把事情轉告給Aaron,畢竟你們兩個都是公司的簽約歌手。”Henry說道。

      “那他有沒有說有什麽事?”齊安迪帶著些許驚訝地問道。

      “那倒沒說。”Henry抓抓頭發,似乎想到一種可能,往下道“你猜會不會是跟Anne有關,他聽說了Anne的事,所以過來想慰問她?”

      “這個可能性不大。”齊安迪稍加肯定說道。

      “這幾天一直都有記者找上門,不過都被我搞定了。”Henry接聲說,話後,回頭望,齊安迪已挺身坐起。

      不知何時,忽聽手機中傳出幾聲鬧鈴,兄弟倆低眸一看,下午四時十五分。

      齊安迪一改往日傲慢作風,以最快速度跑進浴室洗個澡,刷個牙,服務一瞬出來後,已是四時二十五分。

      Henry突地恐慌,隨後說“還沒告訴Aaron。”

      “那你就告訴呀。”齊安迪冷冷出聲。

      他們對話以後,Henry拿出手機,給Aaron發一條信息,把事情來龍去脈說清楚,隨後便出發了。

      兄弟倆抵達目的地已是傍晚,現場只見李制片,不見Aaron,半小時後,他才姗姗來遲,主角齊聚,好戲接著上演。

      “我這次約你們出來,是想和你們談一件事。”李制片先將目光投至Aaron,隨後又轉至齊安迪,略帶疾言說道。

      當著這三人,他語聲更勵“我了解到你們差不多一個星期沒上節目,也不接受采訪,Andy還說得過去,因爲Anne出事了,所以沒心情,Aaron,你呢?請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Aaron冷冷回應“我沒什麽好解釋的。”

      李制片頓時面紅耳赤,兩眼金星,再高音調說“你這是什麽態度,我把你簽回來不是讓你遊手好閑的,若再這麽下去,我不得不考慮與你解約,再續簽新人的問題。”

      齊安迪一顫,原來他這次來就是故找借口談解約問題。

      思及至此,他毅然起立,剛欲開口,卻被一旁的Aaron搶走已到喉嚨的台詞,他不假思索地說“好,既然這樣,我自動退出。”

      “你说什么?”李制片双目圆睁, 难以置信,但亦有惊喜,本来就想让他们解约,竟阴差阳错不费吹灰之力办得妥妥的。

      齊安迪微微一笑,歪打正著也合了自己心意,在經曆這麽多的人世滄桑,早就看盡世態炎涼,早有退出江湖的打算,只因一直沒機會說出口。

      “好,既如此,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Evan,出來吧!”李制片斬釘截鐵地說。

      本文標題:隨時光消逝的約定:第七十九章:意料之外(二)

      本文鏈接:/content/330064.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